简体  繁体
打印

 

这就是我的“福报”吗?

郑建国(口述)楚莫(整理)

 

美术作品欣赏

我叫郑建国,45岁,是山东邹城市一名普通工人。我是一个性格内向,少言寡语、爱钻牛角尖的人,认准的事一定要弄个明白。在单位要好的朋友也不多,大家给我的评价就是普通老实人。本来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因为误信了法轮功,我的生活在悄悄地发生着改变。

由于我的朋友少,又不喜欢热闹,除了上班、照顾家庭,就是回家看书。由于单位效益不好,工资又低,老婆没事就唠叨我没本事、挣不了大钱,她和儿子跟着我受罪。长期的生活压力和自卑心理让我患上了神经衰弱综合症,从1996年初开始,就常常难以入睡,胡思乱想,精神萎靡,全身乏力,做起事来没劲头。

1998年初,老同学李强告诉我,他在练习法轮功,只要练了这种功,精神和身体都能得到升华,不用吃药、打针,百病皆治,还能强身健体。一想既能治病又不花钱,急于摆脱病痛折磨的我立刻就被吸引。从那时起,我就把同学送我的《转法轮》当成至宝,开始潜心练习法轮功,并不时的和他探讨心得。

因为我比较钻研又爱看书,也可能是由于有了精神依托,一段时间后我觉的病情有所减轻。尝到了“甜头”,我更是对法轮功深信不疑。慢慢地,“真、善、忍”、“做好人”成为了我追求的人生理想。我一心想着“开天目”、“度人”、“圆满”等,一头钻进李洪志编造的谎言中不能自拔,平时家庭也照顾的少了,工作的责任心也随之下滑,整天沉迷在法轮功的梦幻里。

2007年初,李强找到我,对我说:“‘师父’说了,要想‘圆满’必须‘走出去’、‘讲真相’,要不就前功尽弃。”在他的拉拢和说服下,我为了“上层次”、“成神”、早日“上天堂”,就和他们一起外出“讲真相”、“弘法”,还经常夜出晨归。妻子看到我这个样子,经常质问我,我又不敢说。因为妻子不相信法轮功,所以我们三天两头的吵架,以前的幸福日子离我渐行渐远。为了“上层次”,我按照“师父”说的放弃亲情,看破红尘,每天除了练功就是偷偷的外出“讲真相”、“弘法”。妻子见我如此不可理喻,慢慢的就不管我了,我反倒高兴地认为,现在少了阻挡我修炼的“魔”,有朝一日我上了“层次”,成了“神”带给你福报,你就知道我的好了。

从2008年11月开始,我经常肚子痛。妻子劝我去医院,我压根不理,她背着我去医院咨询,被我知道后大骂一通。我心中暗想,这是“业”,只有勤修炼,才能“消”,去医院那是“掉层次”,是和《转法轮》相违背的,我绝不能前功尽弃。渐渐地,这种疼痛越来越频繁,有时疼得我在地上打滚。我那时只想着“消业”,想着这是“师父”的“考验”,想着要得“福报”,相信凭着自己的努力,“师父”一定会看得见,一定会来助我的。

2009年3月的一天,我正在练功打坐,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就晕在了地上,妻子发现后赶紧把我送到了医院,经检查是急性肠炎。等我醒来时大夫告诉我,幸亏送的及时,再晚点就肠穿孔了,可能有生命危险。我在想自己前世究竟有多少“业”,需要我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来还?万能的“师父”啊,你就这样的让我“消业”、“上层次”?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你在哪儿?在我快要付出生命的时候,你又在哪儿?我突然感觉到“消业”、“上层次”,练功能治病的想法非常的可笑。

残酷的现实终于让我如梦方醒,原来法轮功是骗人的。在医院的精心治疗和亲人们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我的病很快就好了。我也更加的明白,法轮功不但治不了病还会贻误病情。法轮功不是神功,而是地地道道的害人功。

 

发布时间:2012/3/19 11:12:00

我有话说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