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女星》編輯部曾收到少女時代趙一曼的求援來稿

天津女星社對趙一曼的幫助

楊仲達

 

在天津市檔案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展覽中,陳列有趙一曼的遺書與母子合影。參觀群衆往往在此駐足良久。在將近百年以前,趙一曼和天津還有一段不爲人知的往事。甚至可以說,是天津這座城市改變了趙一曼的命運。

《女星》收到一封求援來稿

1924年7月3日晚,天津《女星》編輯部的李峙山拆閱了一篇來稿,題爲《請看我的家庭》,這篇自述性質的稿件,以滿腔悲憤,聲淚俱下般洋洋灑灑寫了兩千六百余字,把一個少女在孤立無助情況下的絕望和信賴都傾吐了出來,完全地是把《女星》當作了自己的依靠。

“全世界的姊妹們,請看我的家庭,是何等的守舊!是何等的黑暗!我自生長在這黑暗家庭中,十數載以來,並沒有見過絲毫的光亮。閻王似的家長哥哥死死把我關在那鐵籬城中,受那黑暗之苦……務望親愛的同志,援助我,替我做主呀……”

作者敘述自己在封建家庭中的苦難遭遇,控訴約束婦女的所謂“七出”和“四從”,反抗男人對女人的壓迫,向往“社交公開”“平等自由”的生活,她訴說痛恨,提出要讀書的權利。全文一氣呵成,一怒到底,基調是呐喊和咆哮的,文辭是不加修飾的,現在看來雖顯幼稚但是激揚著鬥爭精神,把滿腔的怒火都投向了她的哥哥,這個封建家長的化身,並旗幟鮮明地宣告自身的覺悟。

作者署名李一超。編輯李峙山將原稿標題改爲《在家長式的哥嫂下生活的李—超女士》,刊登在1924年8月11日出版的《女星》第51期上。李峙山並爲此篇文章寫了署名按語:“這篇稿子——原名《請看我的家庭》——是七月三日晚收到的,本可早在《婦女日報》上發表。因投稿者聲明要登載《女星》,而收稿時又正值《女星》稿已發印,故遲至今日始與讀者相見。我已將我個人的意見寫信告訴伊了。讀者如有好的辦法,請即刻寫信來,我當轉達。峙山。”

李一超的文章發表後,引起強烈反響,《女星》編輯部和李峙山陸續收到全國各地的讀者來信30多封。是年8月18日的《女星》第52期率先發表署名續先的《我先說句幼稚的話》,支持作者脫離苦海、立身社會,鼓起勇氣進行抵抗,逃到上海或者天津雲雲。

再過一周以後,8月25日的《女星》第53期,特辟《援助李一超》專欄,從30多封來信中摘要發表了7封,編者李峙山仍加了署名按語,她說:“自本刊發表李一超女士自述的那篇文章後,接連收到同情援助的函件三十余通。除聲明不願發表的以外,均摘錄下。足見中國人並不是沒有同情與互助精神。可是李一超現在四川,需過些時候才能領到諸君的盛意。我在這裏先代表伊致謝一聲。峙山。”

所刊登的來信分別是落款標明寫于17日北京的張萍英、索陶、LC、盧少元,寫于16日南京的希平,寫于14日南京一農的世桂,“你不相識的朋友”王文彬的七位文章,他們都以極大的熱情,從道義精神和生活物質的各個方面爲李一超提供幫助。

李一超求援事件波及範圍之廣、反應速度之快,令人始料未及。8月11日見到的文章,而其回饋在25日又在《女星》發表,須知那是依靠普通郵寄的二十世紀二十年代,而不是電子郵件的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來自天津和全國的援手一定是極大地鼓舞了李一超。

在婦女運動中的女星社

一個四川少女,在她危急時刻,把自述文章寄給了《女星》,可見天津女星社當時在全國婦女界的地位。

女星社由在天津以鄧穎超爲代表的一批在五四運動中逐步成長起來,已經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新青年創辦于1923年4月,是繼天津女界愛國同志會、女權運動同盟會直隸支部之後,在婦女運動中湧現出的又一個進步團體。成員鄧穎超、李峙山、谌小岑、王貞儒、劉清揚等,都曾經是覺悟社的成員,它雖然不是覺悟社的直接延續,但和覺悟社有著不可分割的血脈關系。

《女星》在1923年4月25日創刊,最早是愛國教育家、達仁女校校長馬千裏主辦的《新民意報》的副刊之一。它以戰鬥的姿態,活潑的形式,如訴家常的態度和豐富多彩的活動,宣傳婦女解放,主張女權獨立,積極爲仍在封建舊式家庭痛苦中的女性呼號。它把婦女姐妹團結起來,組織起來,開展起了一場包括戀愛、婚姻、生育、家庭、教育、職業等各方面涉及女性的革命。覺悟社曾經的重要成員,周恩來入黨介紹人之一的劉清揚在回到天津後,于1924年元旦又創辦《婦女日報》,《女星》自第37期改爲周刊並附在其後出版。一直到1924年9月底,它隨著《婦女日報》的停刊而停刊。

從援助李一超事件可見當年天津女星社和《女星》社刊影響力之大。

李一超就是趙一曼

李一超是控訴少女的筆名,她原名李坤泰,字淑甯,1905年10月25日出生在四川省宜賓縣白花場柏楊嘴一戶地主家庭裏。她的父親去世後,由兄長李席儒主持家政,自此失學,飽受兄嫂壓迫。她堅持自修,並在大姐夫鄭佑之函授輔導下學習。鄭佑之1922年經恽代英介紹在川南泸州加入中國共産黨,後于1931年爲敵所害而犧牲。

在鄭佑之的引導下,李一超的思想發生了飛躍。1923年,鄭佑之介紹李一超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當時李一超再度向哥嫂提出到宜賓讀書的請求,又遭到反對與訓斥,她才因此寫出那篇自述文章,並經鄭佑之潤色寄給天津《女星》周刊。

在得到《女星》的聲援之後,1925年4月,李一超和二姐李坤傑共同成立了“宜賓縣白花場婦女解放同盟會”,婦女解放運動在四川家鄉開展起來。

1926年春天,李一超終于走出故土,考進宜賓女中,也就在那一年,她加入了中國共産黨,並又考入黃埔軍校武漢分校第六期女生隊。

1935年秋,李一超任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三軍一師二團政委,那時她化名趙一曼,威震日僞敵膽,但在1936年不幸被俘就義。她在獄中曾寫下一首《濱江述懷》:“誓志爲人不爲家,跨江渡海走天涯。男兒若是全都好,女子緣何分外差?未惜頭顱新故國,甘將熱血沃中華。白山黑水除敵寇,笑看旌旗紅似花。”趙一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女性,她的革命生涯是起步于天津女星社的。

 

發布時間:2021/3/11 15:00:00,來源:今晚报

我有話說

book 津门底蕴
首页    17    16    1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