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甯園革命烈士紀念碑的曆史細節

律神湖

 

關于在天津甯園(即北甯公園)疊翠山上建立革命烈士紀念碑的緣由,長期莫衷一是。直到《天津日報》2019年8月25日《尋訪“紅色印迹”》欄目載文,人們才對其來曆有所了解。

原來:“1949年1月到2月期間,哈爾濱鐵路局鐵路工務段技術主任傅昌武、人民解放軍某部工兵一連排長張煥文、戰士孫德全,爲搶修鐵路掃除地雷,在歸程壓道車上因地雷爆炸犧牲。在平津戰役中,津浦大廠工人共産黨員王德發向我軍傳送信號而犧牲。工人郭書文在新河采車場附近,搶修鐵路信號燈,踏觸地雷,因公殉職。另有16位鐵路職工在戰爭中犧牲。1949年2月,鐵路局在甯園禮堂舉行追悼大會……決議,爲紀念烈士,將在甯園內建碑以志永恒。”此載亦有未詳之處,且稍有差池,如“孫德全”應爲孫德金之誤。

筆者近檢天津《進步日報》,發現1949年2月27日所載《在天津解放戰爭中死難鐵路工人機道處明日開會追悼》一文,可作重要補充:“在天津解放戰爭中,鐵路員工和解放軍工兵配合,曾英勇地進行掃雷工作。哈爾濱鐵路工務段技術主任傅昌武、工兵排長張煥文和工兵孫德金,不幸因此在一月十九日犧牲。軍管會鐵道處定明日上午九時,在甯園禮堂舉行追悼大會,以悼念這三位爲鐵路線掃雷及其他在解放戰爭中死難的鐵路工人。傅昌武是一位極度忠于人民解放事業的技術人才。張煥文曾經在西營門冒極大危險,蹲在坦克車上完成掃雷任務,獲得部隊裏‘特等模範’的褒揚。孫德金是最英勇的掃雷工兵之一。一月十九日,他們三人同時在西站附近掃雷的壓道車上犧牲。”此文披露的曆史細節清晰,堪爲佐證。

筆者再經挖掘文獻史料,將傅昌武烈士的生平脈絡初步梳理如下:傅昌武生于1921年,黑龍江省呼蘭縣人,1946年參加革命,任哈爾濱鐵路管理局綏化鐵路地區鐵骊工務段技術主任。平津戰役開始後,鐵路搶修工程量大且急迫,傅昌武積極報名支援前線,于1948年12月22日帶隊入關。

天津戰役于1949年1月14日打響後,傅昌武等冒著槍林彈雨前進,以鐵路戰士身份入城,負責勘察鐵路。天津東站至西站的部分鐵路當時已被毀壞,敵人還在沿線埋設了地雷,導致工人不敢上路。傅昌武等鐵路戰士承擔了危險程度很高的“溜道”工作,每天徒步往返15公裏之多。一旦發現地雷,他們就趕緊配合工兵挖除排險。1月19日,他們在西站一帶,把起出的一批地雷裝車運往安全地帶,以便引爆。一顆美式地雷突然在途中爆炸,彈片貫穿傅昌武腹部。他倒在血泊中,再也沒能醒來。

1949年3月8日,傅昌武烈士的靈柩被運回哈爾濱。東北鐵路職工總會組成治喪委員會,3月11日至13日爲公祭日。哈爾濱工務段禮堂裏布滿了各界敬送的挽聯、花圈。其靈柩被安葬後,《火車頭報》還于3月22日以整版刊登傅昌武烈士事迹和紀念文章。1958年5月6日,其靈柩被移至哈爾濱革命烈士公墓。1983年4月12日,其遺骨被取出火化,骨灰被安放到哈爾濱烈士陵園,並將從其棺椁裏取出的遺物妥存于展櫃中至今。

傅昌武犧牲時,其小女兒傅萬琳還不滿兩周歲。傅萬琳後來回憶:“起墳那天,我看到父親的遺體,他的頭上包著紗布,身穿淺綠色軍大衣……”

 

發布時間:2021/9/27 10:38:00,來源:今晚报

我有話說

book 津门底蕴
首页    17    16    1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