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凝矚芸芳裏那扇小窗

閻曉明

 

人本網藝術鑒賞

建設路芸芳裏2號,新生社舊址。百年之前,這裏是英租界的達文波道。最近兩次去芸芳裏,均在2020年。一次是陪天津電視台《曙光》攝制組拍《覓渡》那集;另一次是陪祖光導演的攝制組,也是拍與紀念建黨百年相關的紀錄片。走近那幢飽經滄桑的小樓,有了一個新的發現,舊窗已換成了鋁合金的新窗。于是,一種怅然若失感竟浮上心頭——我曾久久伫立于前的那扇百葉窗呢?我曾久久凝矚的那扇漆皮皆脫、白木盡裸的原裝小窗呢?

  關于新生社與天津地方黨組織建立的關系,鄧穎超1959年接受天津市革命資料編纂委員會采訪時曾講:“于方舟是新生社中心領導人之一,他經過五四新思潮的影響,便成爲我們那批人當中入黨最早的一個,是天津黨組織最早的成員之一。”李大钊之孫李建生曾于2016年撰文《鐵肩道義 矢志不渝》其中稱:“我爺爺對天津黨團組織建設十分關注,在他的親自指導下,1919年9月建立了天津革命團體組織新生社(今和平區建設路芸芳裏2號)。1920年,在他的安排和支持下,以新生社爲基礎成立了馬克思主義研究會,這個研究會後來成爲天津早期社會主義青年團的組織基礎。”1924年9月中共天津地方執行委員會成立後,芸芳裏那扇百葉窗後的許多面孔都擔起了重要工作。其中,于方舟擔任委員長(中共四大後改稱書記),李培良、盧紹亭擔任農工部正、副主任,安幸生擔任總工會主席,辛璞田擔任學聯主席。

  小時候,我家距芸芳裏其實不遠,但我15歲便遠赴河西走廊西端屯墾戍邊,故未曾得以瞻仰新生社舊址。40歲調回天津後,因母親系于方舟獨女,她囑我多收集先烈資料,我便多次來此。常常,凝望小窗,會想象窗內的外祖父和那一張張青春洋溢的面孔,曾怎樣秘密習讀馬克思的書。羅章龍在《椿園載記》談及李大钊創建馬克思學說研究會時,曾列出計有153人的《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發起人及部分會員名錄》,其中便有于方舟、安幸生等4名新生社成員。他們從北京將恩師李大钊的教誨帶回天津,不就是在芸芳裏的那扇小窗後向如饑似渴的社員們傳導的麽?曾任天津第一個黨小組組長的于樹德,是李大钊在北洋法政學堂讀書時的同學。他1979年接受黨史專家肖甡采訪時說:“天津一開始就有兩派馬克思主義組織,一派是我和于方舟、鄧穎超等人,受李大钊的影響很大。我們這一派組織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和社會主義青年團,後來很多人加入了共産黨。”

  撫今追昔,芸芳裏小窗的舊貌雖已不在,但百年前小窗內那群年輕人所追求的初心卻依然未泯,且正在化爲我們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壯志雄心……

 

發布時間:2021/6/28 10:33:00,來源:今晚报

我有話說

book 津门底蕴
首页    17    16    1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