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博物馆里的记忆--天津文庙博物馆的沧桑故事

 

每一座博物馆里都珍藏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好似一本有趣的历史书。

形形色色的展品中凝结着各种各样的往事,

好似一座记忆的宝库。

在2017年国际博物馆日来临之际,

滨海广播《城市记忆》联合市文广局博物馆处推出系列专题《博物馆里的记忆》,

走进天津的特色博物馆,

带您领略那些散落在不同时空中的记忆故事。

这里,不仅曾经传出过纪念先贤的礼乐歌舞之声,还能听到朗朗读书声;

这里,不仅是凭吊孔子的宗庙场所,还是天津教育的发祥地。

这里有津门著名书法家题写的匾额,这里有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落,更重要的,这里如今是一座博物馆,用新的生机传承着天津文脉的延续。

今天的《城市记忆》,我们一起走进天津文庙博物馆,聆听它的古今沧桑故事。

每一年的春季和秋季,在天津南开区东门里大街的文庙博物馆里,都会举行隆重的纪念孔子诞辰的庆典,除去典礼表演本身,承载这盛大场面的古建筑就足够吸引无数的观众驻足流连。这个建于明代的建筑群落,是全国唯一的府县合一的古建筑群。

历史上的天津,西临九河下梢,东靠渤海湾,是北方重要的出海口,也历来是兵家的必争之地。明朝的永乐二年(1404年),朝廷在天津正式设卫建城,以后又设了“天津左卫”和“天津右卫”。据记载,当时天津戍守的军人足额计算约有一万六千八百人,加上家属及随军移居的人口,其数量已经不在少数。这些人员定居下来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子女的教育问题。于是,在明政府统一政令下,天津开始了官办儒学的发展历史。

由于最初天津卫主要的居民由士兵及其家属构成,因此那时的天津有着重武轻文的社会传统。明代天津城里设有专门培养武生的“武学”和武庙。

“夫治世尚文,遭乱尚武。文武递用,长久之道。”随着明朝统治权利的巩固,天津地位不断上升,从军事建制的“卫”像综合城市过渡,文化教育缺失的问题日益凸显,这时,天津左卫指挥佥事朱胜站了出来。天津文庙博物馆陈彤主任介绍:

天津文庙是始建于明正统元年,就是公元1436年,由当时的左卫指挥使朱胜捐出自己的私宅,首建的是“堂斋”、“公廨”,就是作为当时是一个学习的地方,学校。建这个学就是为了解决卫戍子弟教育的问题,那时候天津大多数都是士兵和他们的家属们,那时候的天津“尚武之风盛行”,“万灶沿河而居”嘛,为了解决他们的教育问题,所以朱胜就捐出私宅建了这个文庙。确实文庙建立以后天津的整个民风就从“尚武”逐渐地往“尚文”的这种方向过度了,确实对天津的社会风气的形成作用比较大。

最初的时候,武学的教员称为“科正”,一般由武举来担任。武生中文才优秀的,才可以进入文学深造。一直到雍正年间,取消了武学,一并“裁归儒学”。

雍正九年,天津升州为府,并在附郭设置天津县。此后,天津的官办学校,就有“府学”和“县学”两级,都设在文庙内。天津市文化局文物处研究员,文物保护和古建筑专家魏克晶先生介绍:

像文庙,文庙就有府庙跟县庙。为什么这样呢?这个祭祀孔子,府的官员只能在府庙祭祀,县的官员不能进府庙里来祭祀,县必须再盖一个县文庙来祭祀。所以天津的文庙叫府县并存的,东面大的琉璃瓦的,是府的,规格高,西面盖了一个县的,紧接着盖的是青瓦的,规格低一些。每年春秋两季祭祀孔子的时候,府庙都来祭祀。

来到文庙博物馆参观,看建筑是关键。文庙作为天津的名胜已保存将近600年,这个建筑群落整体分为三个部分,西侧为县学文庙,中央为府学文庙,东侧为文昌祠。府学文庙从南至北由万仞宫墙(照壁)、泮池、棂星门、大成门、大成殿和崇圣祠以及东、西配殿组成,县学文庙在布局上与府学文庙相同。府庙建筑体量大,覆盖黄琉璃瓦,是规格等级最高的古建筑。县庙建筑体量小,但都是青砖、青瓦。

提到文庙,人们自然会想到近几年重新开始恢复的“祭孔”活动。孔子是儒家学派的创始人,而儒学也是当时社会的正统思想。因此,供奉孔子的文庙,不但是官办儒学的最佳地点,同时也是历朝历代官方“祭孔”的场所。天津文庙博物馆陈彤主任说,如今馆内陈列有《府庙大成殿复原陈列》和《孔子生平展》,现藏文物主要是祭孔礼、乐器。比较重要的有编磬、古琴、古瑟、建鼓、应鼓、搏鼓以及铜爵、竹篚、竹笾等等,这些藏品表现了中华两千年的传统文化和儒家思想:

天津文庙在历史上除了是学宫,就是政府官员祭祀孔子的地方,历史上我们能看到祭孔的最早的资料是在明洪志十七年,正好是天津设卫筑城的100年。但是就目前的史料来讲没有更详细的记载了。然后之后就是在康熙年间,与一位名叫孟宗舜的人有关,他是天津籍,但是在常州任知府。念及家乡的仪章缺略,特捐廉创办乐舞,筹备的这些乐器、舞具,这些礼乐器具,天津重新恢复了祭孔。民国时候也有祭孔。把928号作为孔诞日,那个时候学生们都要放假回家吃捞面。报纸上有报道,档案馆有些记载。

提到民国年间的“祭孔”,曾经家住东门里金家大院的孟宪宁先生回忆说,他家隔壁,也是他后来的岳父家,就是老城里赫赫有名的“世进士第”鼓楼东姚家,而姚家曾经的掌门人八爷姚惜云就在旧日的“祭孔”活动中担当重要的角色:

我们姚家的这位八爷,过去文庙祭孔他是祭孔的童子,吹笙什么的在里面。穿着名仕的衣服。姚惜云,在天津曲艺界挺有名的。门匾世进士第,从明朝就在这儿。

历年来的祭孔大典上,担任主祭官、陪祭官以及进行礼乐表演的人中不乏知名人士,除了刚刚提到的姚八爷姚惜云外,著名歌唱家李光曦少年时期也曾在祭孔典礼上担任演唱。天津文庙博物馆陈彤主任现在还存有李光曦1942年在文庙参与祭孔活动的照片:

民国时期的祭孔还是很受重视的,当时有社会教育办事处,还有天津孔教会他们都特别注重祭孔活动,尤其当时的严范孙他们都是积极来组织,也是由小学生来充当乐舞生的。1942年的时候,著名歌唱家李光曦还在文庙祭过孔,14年的时候他还故地重游,他来这回忆,他当时13岁。

当然,除了供奉孔子和举行“祭孔”大典外,实际上天津文庙还兼具教育机构的重要功能。

在如今天津文庙博物馆前,还能看到由天津著名书法家华世奎先生亲笔书写“德配天地”的过街牌楼。而当时,天津城的教育行政机构“儒学署”,就设于文庙内。儒学署的教育长官,其职责除管理全县文武生员外,还兼任奉祀官。

由于天津地方官吏和地方绅商历来有支持地方文化教育事业的优良传统,因此明清时期天津的官办儒学教育是很有成绩的。据史料统计,天津自1447年产生了第一位举人王鹓后,便人才辈出,其中在乾隆时期就有30人金榜题名。截至光绪三十年,也就是1905年最后一次科举考试,天津共有进士111人,书法家华世奎也是光绪年间的举人。史书记载的天津周人龙“一门三进士”、李光先“兄弟五子登科”以及鼓楼东姚家的“世进士第”,都说明了天津古代儒学的教学成就。

光绪末年,随着天津近代新式学堂的大量创建,天津旧式儒学教育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文庙并没有就此停止对天津教育文化的贡献。天津历史、民俗研究学者张显明先生说:

文庙,一直到袁世凯时期,1902年来到天津当直隶总督,八国联军走了以后,他来推行了新的教育制度,把府县儒学署都给撤了。这个文庙的功能才结束。撤了以后他成立了一个叫直隶提学史,就是省教育厅的厅长,在天津有个学务处,就代替了府县儒学署的功能了,但是地方都保留下来了,后来就成立了一个崇化学会。

在今天的南开区鼓楼西侧北城街,有一座现代化中学,教学楼顶上是书法家董欣武先生题写的“崇化中学”几个遒劲有力的榜书大字,像是一块赫然醒目的招牌,不时引得路人驻足关注。而在文庙博物馆内配殿外,一块写有“传统文化的守望者——天津崇化学会成立九十周年记”仿古的牌匾同样引人注目。崇华中学和崇化学会,它们之间的渊源又是怎样的呢?

由早期的崇化学会发展演变而来崇华中学至今已经有90年的历史,无论是最初的崇化学会,还是后来的崇化中学,它始终是天津倡导和弘扬民族文化的先锋和旗帜。而它的创始人之一,就是在中国教育发展史上做出过重要贡献的严修严范孙先生。

清末民初,著名教育家严范孙先生、卢木斋先生、林墨青先生等人都热心于中国的教育活动,广开教育门路。在兴办新式教育,特别是在废除科举制度的过程中,严范孙和卢木斋两位先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新中国学前教育学科的重要奠基人、幼儿教育工作者卢乐山女士,是严范孙先生的外孙女,同时也是卢木斋先生的孙女,她讲到:

他跟卢木斋都是赶在新旧变换的时期,主要他们反对科举制度,卢木斋更强一点。觉得那个没用,应该实际一点,培养人应该有用。那种八股文的考试,就是升官。所以兴办学校,也立了一些教育制度。

严范孙先生是近代著名的教育改革先驱者,他毕其一生实践着自己的一个思想,就是把私塾改造为学校。同时,他也用一生来努力实现自己“通中西之学,通今古之变,通文理之用“的学术理想。南开系列学校就是他傲人的成绩。

然而到了1927年,时年67岁严范孙先生认为,国人不能只学习西方新学而荒废了自己的传统文化,于是他和著名书法家华世奎、教育家林墨青等人共同发起创办一个研究国学的民间团体——崇化学会。当年8月,崇化学会成立,它是与严先生早年创办的南开中学不同的另一所学校。严范孙先生的外孙女卢乐山女士说:

到晚年,他又觉得一些老的东西、古的东西,都抛弃了,他就成立了一个文化学会,把老头请出来,讲这些老东西。一方面他可能是觉得古的东西都没了,就举办文化学会。

学会创办伊始,当时天津文化教育界的名人李琴湘、赵元礼、高凌雯、金钺等人联合协助筹设,并取“崇乡党之化,以厉贤才”之意,冠以“天津崇化学会”的名字。学会由严范孙先生垫付开办经费,并着手向社会各界筹集资金,并以严家居住的老城西北角四棵树家宅的檀香馆为讲堂,成立讲习科。

学会成立2年后,严范孙先生病故,英商平和洋行的买办杜克臣先生将由他创办的天津行商分所的房子提供给了崇化学会继续办学。

上世纪初,伴随着中国文化及教育现代化的步伐,中国社会曾兴起一股‘废庙兴学’之风,由于这个运动的影响,再加上支持崇化学会的杜克臣先生后来也病故了,于是在1935年,崇化学会挪到了文庙。这里的讲师都是义务授课,学员也不收学费,还对于学习优秀的学生设有奖学金。天津历史、民俗研究学者张显明先生讲到:

1935年。因为他们学生不多,他们就占了东箭道里面的这个府儒学署。进去以后,前面是名伦堂,好像一个客厅一样,后面有很多房子,老师备课用。这样从1935年,这就变成了崇化学会。也不收什么学费,有钱的人交一点杂费,穷的人连杂费也不收。

当时在社会上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穷广东,阔耀华,要饭花子上崇化。这也充分的体现出了崇化学校立足公益的特点。曾住在老城里二道街石桥胡同的苗谊明先生也是崇化中学的学生,他讲到:

我们那时候说穷广东、阔耀华、要饭花子上崇化。就是穷人上广东中学,收的学费也低,阔人上耀华,起码是拉着包月的洋车去或者家里就有那个车。要饭花子,老城里最穷的人上。要现在一看就不叫学校了,要嘛没嘛。开运动会做起跑的那个枪,都得化学老师现做。我们那个化学李老师,做着做着自个儿炸了,炸得满脸都是血。我们一个同学正好路过,他就喊李老师炸了。别的老师赶进去。都穷成那样,发令炮都买不起。教育经费特缺。

可无论在多么艰苦的条件下,崇化却始终把办学之路坚持了下来。张显明先生的中学时代也是在后来由崇化学会演变而来的崇化中学度过的,对于崇化学会和崇化中学的历史,他非常清楚:

到了1937年日本进天津了,他们想停,但又怕停下来日本人把文庙给占了,所以他们就没停,继续办。所以在日伪时期,停了时间不长。华世奎后来也病故了,他们又选出了一个李金藻做董事。华世奎是1941年病故的,换了李金藻,负责筹备钱,所以责任重大,但是还没有收入。到了1947年,他们一看这个大庙这么大的地方空着,就办个中学吧。这样在庙里办了个中学,儒学署是学会,两个庙府庙和县庙都归中学了。

龚望(左二)、冯谦谦(左四)、王坚白(左五)是崇化学会的同学

1947年,崇化学会增设崇化初级中学,公推曾任湖南、江西、河北等省教育厅长,时年77岁的李琴湘为董事长,聘请国学大师郭霭春为校长。当时崇化的师资力量很强,多为名师名家,如文化大家龚望,古钱币专家唐石父等。温家宝总理的祖父温阆仙,在五十年代初期也曾经担任过崇化中学的语文教师。讲到崇化中学的教师们,张显明先生对自己的学生时代还记忆犹新:

我上崇化的时候,47年成立,我48年就考上了。比如教音乐有一个老师,叫任丙乾。他给我们讲的音乐课确实特殊,他一上来给我们讲公车谱,这是唱昆曲用的,但是曲艺里面有单弦,或者有学问的,他们记谱子也用公车谱,写出来是工尺谱。

1952年,崇化中学更名为天津市第三十一中学,地点仍然还在文庙内。家住原东门里二道街石桥胡同的苗谊明先生就是三十一中的学生,他说:

当初31中就在现在的孔庙里头。天津府的那个大殿就是31中的礼堂,我们一聚会、演节目联欢都在那儿。天津府的大殿旁边的两溜侧殿,一个侧殿当中打一道墙,就变成两个教室,一共四个教室。天津县的那个地方,也是两个侧殿,也是有两个教室。另外那个侧殿断开以后一个是保健室,还一个就是图书室。然后天津县那个大殿就是文科老师的备课室。数理化在天津府的侧门一进去一个大院里面一个大厅,现在去还能看见,那个屋子更大。其他还有几个教室。

1959年,三十一中开设了高中,同一年的秋天迁往北马路,2003年恢复了老校名——崇化中学。天津文庙博物馆陈彤主任说,至今还有很多老崇化的毕业生到文庙博物馆来看建筑,回忆他们的往昔岁月:

大殿就是大礼堂、配殿就是教室。有很多老先生来了看说我们当时就是在这上学。文庙在历史上一直作为文化教育用地,所以主体的建筑和规格都是得以保留的,像崇化学会在文庙这兴办教育,所以对文庙主体的环境和建筑都是起到保护作用的,后来又是少儿图书馆占用这个地方,所以也是保护的。近两年经过两次大修,最近的一次是07年到09年,10年重新对外开放。主体的建筑都是按明清的建制保留下来的,没有被破坏。这在咱们全国的文庙中也是比较难得的。

不但是建筑保留下了岁月的记忆,重要的祭孔大典也已经成为每年文庙博物馆的常态活动。如今,天津文庙博物馆恢复了春秋两季的祭孔活动,并由此形成了每年举办的“国学文化节”,将少儿开笔礼、青年成人礼以及公益国学讲座等内容纳入其中,古典而庄严的的典礼重现津门大地,标志着以儒学为代表的华夏传统文化走向复兴。

 

发布时间:2020/1/2 10:13:00,来源:天津滨海广播

我有话说

book 津门底蕴
首页    14    13    1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