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从现代文化角度反邪教文化

福建师范大学 吴名

 

邪教的产生和蔓延有文化、政治的、经济的原因,但是,它之所以久禁不止,更多的来说应是文化的根源。所以,要探讨反邪教的社会机制,从文化的角度进行是必不可少的。

一、要认清邪教产生的文化背景

“文化是人类创造的不同形态的特质所构成的复合体”。尽管邪教是人类社会肌体上的一颗毒瘤,归结起来它仍属于精神文化的范畴。所以邪教的产生仍然有某种文化产生的一般特征。

1、历史文化因素——当代邪教文化具有文化的历史积累。中国当代邪教的滋生蔓延与传统文化中某些文化结丛的影响是分不开的,其中主要是民间信仰。民间信仰在中国一直存在,历史很长。而且民间信仰根植于民间文化,融于民俗活动中,影响和支配着民众的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许多信仰者“遵照诸神众灵的旨意和天意注定的命运来安排自己的日常生活和采取他们的行动”。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曾一度被当作“封建迷信”的民间信仰迅速恢复并发展起来,社会影响越来越大。这些影响有积极和消极两方面。从消极方面看,它促使局部地区封建迷信泛滥、修宫建庙耗费大量物力增加城乡经济负担、冲击主流文化的建设等,尤其是民间信仰的广泛存在使邪说易被广泛接受。有人甚至说“尽管这种信仰不是邪教信仰,但二者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化”。这主要在于民间信仰的特点决定了民间信仰广泛存在使邪说易被接受:一、信仰的多样性使经过自我造神的邪教教主容易让民众产生崇拜。中国民间信仰的形式是“万灵崇拜”和“多神崇拜”:人们崇拜自然物、自然力,崇拜创世神、守护神、谷神、祖神等幻想物,崇拜神仙、圣人等附会以超自然力的人物,崇拜幻想的超自然力的灵魂、偶像巫术,人们不是崇拜一个对象而是多种神灵一起崇拜。只要是神就能得到人们的崇拜。这种特征使得当邪教教主以神的面貌或神在人间的化身出现时让人们容易接受并产生崇拜。因此当季三保以“神所立的基督”、华雪和以“基督再生”、吴扬明以“被主立为神”、刘家国以“主二次道成肉身来人间”、李洪志以“佛、大觉者”的面貌出现时,一些民众毫不犹豫地崇拜上了。二、信仰的动机和目的的功利性特征使部份民众易加入许诺某种好处的邪教。民众的“万灵崇拜”和“万神崇拜”是根据自己的需要进行的,人们用崇拜的各种手段与神鬼进行的是利益的酬答互换,人们信奉鬼神是由于有祈福禳灾、祛病驱邪的功利要求的。因此,不少民众拜求、讨好民间崇信的吉神、凶神,善鬼、恶鬼,逢庙烧香、见神磕头向神灵表达着自己的功利性要求。尤其当遭遇到人力不可及不可抗拒的天灾人祸时,“他们便不顾一切地烧香叩头,供祭神鬼,向各路神仙鬼怪等超人的魔力求助”。因此,当邪教以神的名义出现并许诺入教能满足他们某种欲求而且恰逢有这方面的问题要解决时,许多民众就会不顾一切地冲入陷阱。与此同时,他们也遵循着与神灵进行利益交换的原则,把大量钱财或者肉体交给邪教教主以获得教主的保护、免去“世纪末日”之灾或者得到“圆满”等,这就难怪中国当代那几个邪教教主一个个都赚得钵足盘满、妃子成群。三、民间信仰的神秘性特点也容易增加对神秘的邪教的迷信。中国民间信仰活动有着巫术特色,人们对使用着千奇百怪的法具、有神必莫测手段、咒语的巫师无限崇拜。当邪教也利用巫术的方法手段表演、吸收教徒时,往往也就容易在信仰者中产生共鸣,进而对神秘的邪教产生迷信。

2、直接的文化因素——有利于邪教滋生蔓延的文化广为传播。

改革开放以来,包括传统迷信、气功、伪科学、人体遥感遥测、人体特异功能、飞碟、外星人等内容在内的神秘文化异军突起,迅速在全社会形成一股热潮。这股热潮的兴起是邪教滋生蔓延的直接文化因素:伪科学直接给了邪教理论来源、迷信泛滥给邪教提供了思想的心理的基础、歪理邪说有了生存的社会土壤,等等。

(1)传统迷信的复苏与泛滥。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经历着社会转型、体制转轨的急剧社会变迁,深切地感受到了生存的压力,风险意识和危机意识也空前增强。对起伏不定的命运、对未来的神秘感和不安感使许多人欲寻求精神安慰。这是人们相信迷信的心理基础。而与此同时,民主法制建设落后、文化建设不力及社会控制相对弱化的状况让迷信活动有机会泛滥起来,于是扶乩、算命、八字、相面、占卜、测字、风水、跳神等传统的迷信活动迅速恢复起来,形成一股热潮。90年代初,福建农村经济调查队在10个县市30个行政村作过一项调查,发现30个村中看相算命、看风水、跳大神的人员有100多个!有一项公众迷信态度的调查,结果显示,国民大多相信算命这类迷信活动,而且各种年龄段的人中有近50%的人曾经算过命。由此也就可以看出迷信在我国泛滥的程度了。1在当代,迷信思想和活动是邪教产生的肥沃土壤,迷信的泛滥给邪教的滋生蔓延提供了思想基础:迷信活动所用的种种欺骗社会弱势群体的手段随着迷信的泛滥而被部份人接受,与迷信性质相似的邪教就可以利用这些手段去招收信徒;迷信在不少社会领域中有根深蒂固的影响,有一定的群众心理基础,当邪教教主传播带有迷信色彩的教义时,具有迷信思想的人缺乏理性判断而迎合赞同;迷信思想在一些领域中对科学尚不能解释的、尚未认识的现象、事物所做的牵强附会的解释往往又被邪教直接转化为教义进行宣传,这更容易引起迷信者的共鸣……等等。

(2)伪科学的流播。

现代迷信——伪科学在邪教滋生蔓延中也有重要影响,它为邪教提供了“理论依据”。自二十世纪80年代以来,伪科学就在中国开始流播。在中国流行的伪科学及其对邪教滋生的影响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①把传统文化装扮成现代科学型。他们把传统文化,尤其是传统神秘文化装扮成现代科学甚至是超现代科学进行推销。一个典型是把《周易》解释成是集预测、未来学、宇宙理论等于一体的科学大成,把《周易》说成是算命的高级科学。在一班人的推动下,全社会形成一股《周易》热潮。在这股热潮的影响下,出现了算命热、风水热,以及用计算机算命的“现代科技”也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这些带有现代科学色彩的迷信的流传为人们坚信“命运”等思想提供了看似科学的理论或技术支持。还有一个重要的典型是被称作是“人体科学”的特异功能。70年代末,在中国也出现了特异功能热,一大批自称能耳朵认字、意念移物、意念致动等特异功能人出现了。到了80年代初期,随着“气功外气”的出现,一大批的科学工作者、医学工作者、新闻工作者、文艺工作者极力用各种手段去证明气功能导致特异功能的出现,并以各种理论论证说这就是人体科学。他们还给这类现象贴上“传统文化的现代化”的标签,论证说这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华。结果是在全社会形成一股神怪气功热——许多自称有特异功能的大气功师、借科学名义行骗的骗子在江湖上闪亮登场。一些神怪气功组织也在这种背景下出现了。“人体科学”理论和思想在全社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它让人以为练功、出功能是有科学理论支持的。这些在民众中形成了刻板印象。邪教说教在大众中有迷信作为刻板印象,当然也就容易流传。②国外伪科学渗透型。当我们引进西方科学技术的时候,一些伪科学也跟着传播进来。主要有大预言、外星人、占星术、现代灵学等。其中一些与邪教的滋生有直接的联系,最具影响力的是世纪末大劫难的预言作为“21世纪的科学”引进了我国。这些以“科学”论证过的世纪末劫难就成为邪教“世界末日来临说”的直接理论来源。门徒会、三元教、黄坛教、灵灵教、达米宣教会……等邪教所宣称的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论与这些结论是一至的。

二、加强文化建设,从根源上杜绝邪教的产生和蔓延

从以上邪教产生的文化背景来看,要从根源上杜绝邪教的产生,就要建立反邪教的文化机制:

1、要在全社会倡导科学精神

人们之所以相信鬼神、迷信思想,或者一些有知识的人也被邪教所蒙蔽,与人们的认识有关,但与人们缺乏科学精神更有关。要清除迷信思想,强化社会的软控制防治邪教少不了要形成科学精神这一社会集体意识。如何才能在我国构建科学精神呢?

首先,要在科技工作者中倡导科学精神。因为科技工作者是科学技术发展和创新的主体,也是弘扬当代中国科学精神的主体。只有依靠科技工作者才能得以实践和传播科学精神。

其次,构建科学精神还要提高大众的科学意识和素质。科学精神不仅是科技工作者在科学研究中所持的态度,还是广大民众生活、工作中的指导思想、价值理念。这就要求扫清民众中神怪信仰、迷信思想,树立科学意识。其中,建立民间信仰的引导机制是提高大众科学意识和素质、预防邪教再次复发的重要一环。前文的分析已表明民间信仰中包含有大量鬼神的内容,也是邪教滋生蔓延的一个文化背景,而民间信仰作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在我国仍有其存在的现实依据。对此,我们在现有条件下不能压制、取消民间信仰的情况下,我们就只有既克服其消极的东西又充分发挥其合理性,也就是要建立科学的引导机制。为此我们可以在对民间信仰的神鬼思想进行批判的基础上进行移易改造,引导人们朝向科学无神论的思想上发展;可以建立民间信仰行为的规范机制,建立重大民间信仰活动的申报制、失范的追究制、惩罚制等控制机制,避免民间信仰的消极因素作用的扩大化;还要对民间信仰的社会功能进行合理利用和转换,对现实中对社会发展有正功能的要保护而对消极部分则要坚决取缔,把民间信仰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2、重视人文关怀。

我们知道在当代社会人文关怀要求不断提高,老年人希望被重视、中年人希望减轻压力、青年人需要解除迷惘,这都会促使寻找伦理性的社会关怀。正当的社会关怀得不到,欺骗性的关怀就会趁虚而入,邪教教义就是这种欺骗性的关怀。因而重视人文关怀是防止人们被邪教吸引的重要手段。我们既要倡导科学精神,也要倡导人文精神,重视人文关怀:要切实关注弱势群体的需要,把人文关怀落实于最急迫之处。我国邪教教徒大部份是弱势群体成员,他们落入邪教表面的生理关怀和心理关怀的陷阱中与他们有这方面的需求有关。需要在正当途径中不易满足,寻求非正式社会支持也就在情理中。要关注这部份人的需求,首先要从物质上进行。就目前来看,也就是要积极推进社会保障机制的完善,以缓解弱势群体因经济困顿而引起的无助、失望、悲观的心理。特别要注重医疗保险制度、养老保险制度的完善。前面的分析表明,邪教往往就是利用健体强身、治病疗疾作为滋生的突破口的和吸引民众入教的招牌。这当然与我们的医疗条件、治病环境不能满足需求有关。因而只有尽可能完善这方面的建设,才能减少邪教滋生蔓延的机会。相关的职能部门应正视这个问题,在普及医疗常识、健全医疗服务机构、改善医疗条件、切实减轻群众医疗负担方面多做些工作。重视人文关怀还要关注人们的心灵需求,引导人们树立科学信仰。如上所分析,人们信仰的缺乏、价值观念的迷惘是人们加入邪教思想原因。当代社会转型期,权威思想和权威信仰受到多元文化的冲击,相当部份已不再是人们坚定的信念。各种信仰相互冲撞,原有主导信仰经受分裂与瓦解,新的主导信仰正处于嬗变与整合中,尚未确立起权威地位,出现了信仰真空。邪教就是当人们信仰出现危机时以一套错误的系统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以欺骗的手段给人以“关怀”出现的,诚如辛格所说“邪教对教徒施加各种影响,使教徒一旦醒悟也无力反抗,其中最初施加的影响可能是信仰。”这除了要求要尽快确立起符合现实社会的科学的主导信仰以外,还要求进行人们的信念教育,引导人们树立科学信仰。

3、关注舆论监督与宣传媒体、科研力量等在防治邪教中的作用。

文化管理不力、社会文化控制偏差是邪教滋生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因此要加强社会的软控制防治邪教就要重视文化控制,特别是要重视舆论监督、宣传媒体、科研力量方面的建设。为此应要:坚持“双百方针”,让社会认清邪教的真相与危害。国外防治邪教的手段之一在于能充分暴露邪教的本来面目,防止人们不明真相而陷入其中。法国“反邪教部际委员会”的职责之一就是调查并公布邪教的活动情况;美国家庭基金会也在宣传教育方面下力气。从邪教法轮功起源发展过程来看,没有彻底地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让不符合科学精神的言论得以自由发表而宣传科学反对伪科学的批评之声却得不到自由发出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一段时间,一方面宣传伪科学、伪气功的文章、书籍铺天盖地,另一方面宣传科学、对伪科学质疑的言论却很难与大众见面,因而就形成了歪理邪说横行的局面。因此,要防治邪教,就应真正地贯彻“双百方针”,敢于让揭露社会丑陋现象的言论出现在宣传媒体上,敢于让不同声音出现在大众眼前。另外也应严格的按照法律来管理文化市场,让违法的邪说宣传在市场上不能立足。贯彻“双百方针”不是说就不要文化市场的管理了,依法进行文化管理是堵住邪说流行的重要手段,尤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更应当加强。要发挥科研资源与公众教育网络在控防邪教中的作用。国外对邪教的社会控制经验说明,科研资源和公众教育网络在控防邪教中的作用不容低估。邪教现象作为一种社会现象,需要社会科学的深入研究。这些研究当然离不开科研资源,需要科研单位的共同努力。就目前来看,对邪教的活动动机、行为理论、活动规律、易发周期、邪教教众与社会的冲突心理以及控防邪教活动的执法人员的理论培训等都需要科研部门的研究。而我国目前尚未有这方面的专门机构,也没有专门的学术团体在活动。因而从长远的观点看,应建立长期专门从事邪教研究的学术机构,或者鼓励个人专门从事这项研究。另外,还要把研究成果推向公众,也就是说要重视公众教育。邪教的本质、危害、活动情况只有通过一系列的教育才能传达给民众,进而转变为公众的知识,让公众在认清邪教的基础上与邪教绝缘。国外大多设有专门的咨询机构或服务部门以让人们识别邪教及如何从邪教摆脱出来。我国到现在为此还没有这种机构,还无法以专业的机构为民众提供相应的服务,但我国可以用丰富的公众教育网络来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如,利用学校对青少年进行远离邪教的教育、利用社区文化设施进行不参与邪教活动的宣传等。

 

发布时间:2007/1/22 10:37:50

我有话说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4    3    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