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文字巫术”剖析

骆志军

 

美术作品欣赏

不少论者揭露和剖析了LI洪志诸如“附体”、“除魔”、“摄魂大法”、“降神”、“发正念”等邪招都是古代巫术的翻版,这些邪招的共同点是具有表演性和仪式性。而LI洪志经文中,大量存在的巫术,则是非表演、非仪式的文字,笔者称之为“文字巫术”。

什么叫“文字巫术”?先从人们所熟悉的《红楼梦》中的一次巫术说起。

在赵姨娘的策划下,巫师马道婆将王熙凤、贾宝玉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人上,用针钉上,然后暗念咒语,企图害死凤姐和宝玉。

这里,有三个关节点:巫师使用的纸人,是仿照凤姐和宝玉的模样制作的;巫师使用了凤姐、宝玉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这些文字,以为这些文字便可代替其本人;巫师用针扎模仿真人的纸人和与真人相关的文字,便以为可以加害于真人。

在马道婆实施巫术所使用的工具或媒介中,有纸人、针及文字,笔者将以文字为媒介施用的巫术称为“文字巫术”。LI洪志就是一个极端迷信“文字巫术”的当代巫师。比如他蛊惑弟子大肆制作、传播所谓“真相人民币”,写上咒骂中国和中共的文字,以为如此便可以获得“天灭”之效果,酷似马道婆的作为。

在他的所谓“经文”里,这些“文字巫术”分门别类,一套一套的。

——“预言”类。此类文字专供大法弟子抹黑和扰乱世界使用,其共同特征是将预言鼓噪得有鼻子有眼的,几能乱真,但最终还是被现实戳穿。比如,LI洪志写过《预言参考》一文,胡说“当前在中国所发生的事是历史上就已经安排好了的”,授意FA轮功“媒体强调古代预言,讲中共鸡年死亡等……”(《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在《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中预言说“萨斯病能在北京出现,甚至能攻入中南海,使它的政治局常委都倒下几个”,徒成世人笑柄。连LI洪志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我以前讲过有很多预言到了最后的时候都不准确了”。(《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

——诅咒类。诅咒是古代巫术中一个专门方术,它是企图借助语言的魔力,达到加害对方的目的。最常见的形式是面对面的诅咒,不得好死、千刀万剐等等。更多的是通过诅咒对方的名字达到巫术的目的。LI洪志作为当代巫师已不采取这种面对面、口语式的诅咒术了,而是在经文中大量炮制诅咒式文字,供信徒在媒体宣传和面对公众“讲真相”时使用。从诅咒对象看,除FA轮功以外,世界上所有国家、组织和个人概莫能外,就连作为FA轮功总部栖身地的美国及其总统也被反复诅咒,比如前总统布什被LI洪志授意大JI元诅咒为玩偶,现任总统奥巴马在竞选期间被LI洪志授意阿波罗网站诅咒犯了四宗欺骗罪。出于反华反共的反动立场,LI洪志诅咒中共和中国更是不遗余力,据统计,LI洪志新经文中,恶毒诅咒“中国”共893次,诅咒“中共”859次。

——咒语类。咒语与诅咒的区别是,咒语是巫师制作的一种文字工具,而诅咒则是运用语言实施巫术的一种行为。巫师认为,咒语就是有一定能量的信息。古代巫术中咒语的文字表现形式是符箓,FA轮功的所谓护身符当属此列。但LI洪志提供给信徒的咒语更大量的是单纯的文字,从明慧网发表的大法弟子的文章看,LI洪志经文中许多简短的单词、熟语和句子甚至整篇经文都被当成咒语使用。而所谓“FA轮大法好!ZHEN善忍好!”的“九字真言”则是在FA轮功组织里最为流行的咒语。吉林省某大法弟子在明慧网载文《用神通是为了救人》,介绍使用LI洪志传授的咒语妄图害人的具体情形时说:“一次我被绑架后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新生号。这监号人员流动较大,环境很复杂。有个贩毒的,人很恶,面相也凶,大家都很怕她,恶警就让她当号长。她把我们几位同修分开,不许我们学法练功交流,还指使其他刑事犯罪人员看着我们。我们通过不同方式讲真相也没有太大改变。一天背到师父《正念制止行恶》这篇经文,动了一念:让她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业力回到她身上来偿还。随即她开始发烧,揪的额头、脖子上都是红疙瘩,痛苦的不断撕扯自己的衣服,也说不出话来冲大家喊了,明白的时候还说是作孽了,管FA轮功受惩罚了。”这完全是自欺欺人,该文紧接着承认,这个被咒语施害的号长并没有停止工作。

为了配合实施“文字巫术”,LI洪志还使出了两项邪招。

一是竭力神化自己经文中的文字,以为这些文字神威越大,加害于人的效果就越好。“我的书中每一个字,在浅层次上看是一个法轮;在深层次上看那就是我的法身,连偏旁部首都是单个的,经过你的嘴念出来的时候,那也是不一样的。”“如果抄错一个字,就全部重来,全部从新抄。”(《在北京FA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ZHUAN法轮》……每个字的背后都有无数的层层叠叠的佛、道、神,数不清有多少。”(《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大家可别小看了大法的每一个字,每一个字的背后都是佛,每一个字都是法。”(《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二是竭力用“文字巫术”先控制信徒,以为弟子越笃信这些文字,其加害于外人的效果就越好,因为面对面使用“文字巫术”害人的不是LI洪志而是弟子。他立下律条说,“谁也不能去动那个经书的一个字!按照经书的原义去悟,去修!谁也不能够随意的解释佛经中的任何一个字。”(《佛教中的教训》)他甚至在“阅读《ZHUAN法轮》须知”蛮横地规定:“不要在《ZHUAN法轮》书中写字、画线或做记号。”

“任何改变大觉者原话的行为都是乱法……严重的干扰了正法,其实他们早已在地狱里了。”(《末劫时的人类》)

LI洪志为何特别依赖“文字巫术”呢?

一者,当今绝大多数民众对传统巫术的把戏早已嗤之以鼻,再依葫芦画瓢地照搬表演性和仪式性的巫术已经难以骗人了。现实生活里巫婆神汉最最发愁也是无法做到的是如何表演自己原本不存在的法力。LI洪志在洪法初期也曾当场表演过给人治病和清理身体的巫术,无一成功。因为这类巫术需要当场动作,更需要立马见效,必然露出马脚。所以LI洪志绞尽了脑汁,创新巫术,使出了“文字巫术”,认为信则灵,总会有人相信,而且一些巫术文字不灵了,还可以编造新的“文字巫术”进行修补,反正万千汉字的排列组合是没有穷尽的。

二者,作为当代巫师,LI洪志有两个优势,一是拥有大量的信徒,二是拥有强大的媒体,唯以文字为媒介才可以使FA轮功的巫术得以广泛传播。

但是,正如英国人类学者弗雷泽所正确指出的那样,巫术“是一种伪科学,也是一种没有成效的技艺。”事实也证明,无论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在任何地方,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巫术都不曾发生过任何的效力。LI洪志的“文字巫术”当然也如此(当然,LI洪志和FA轮功作为西方某些势力手中的一块筹码也许有点作用,那又当别论了)。这是因为,语言文字是思想的外壳,而思想是客观事实的反映,语言文字本身不能绕过思想而直接作用于客观事实,比如,FA轮功的所谓人民币“真相币”之类巫术除了贻笑大方而外,不会有任何人信以为真,因为它完全违背了客观事实。

对一个事物进行全方位透视才能认清其全貌和本质。对LI洪志经文亦是如此,它既是邪教教主的歪理邪说,是精神骗子的谎言大成,也是热昏病人的胡言乱语,还是奸佞巫师的妖言汇编。

 

发布时间:2010/6/2 13:26:00

我有话说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