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反邪教任重道遠

徐人仲

 

邪教“法輪功”經過5年的批判,在有些人心目中會感到膩煩,覺得它已是一條“死狗”了。其實,情況並不是這樣。

一、法輪功局部反彈,相當猖狂

在1999年,以法輪功圍攻中南海爲爆發點,它的邪教真面目終于完全暴露。1999年,我國依法取締了這個邪教,國內媒體紛紛揭發批判李洪志。法輪功在天安門廣場進行自焚事件,震動了國內外廣大群衆善良的心。以後通過揭露法輪功殘害2000多人的血腥罪行,揭露他大搞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編造異端邪說、不講人道、不講人性等本質,成爲中國人民唾棄的人類渣滓。

但是,法輪功從來沒有停止過反對中國社會主義的活動,最近,他們經常用反標、大幅橫幅、反動口號,破壞了社會的和諧。他們打電話到居民家中,露骨地反對社會主義改革和建設,惡毒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他們違反國際規定,多次非法攻擊我電視衛星,2005年7月4日,亞太衛星集團宣布:7月3日,法輪功信號惡意攻擊亞太衛星8個C頻道轉發器進行12次幹擾。現在已經一次幹擾達十幾個頻道。事實表明,法輪功仍在猖狂地“咬人”。法輪功發行的《大紀元報》和境外密謀,抛出《九評共産黨》的反黨文章。他們還組織不明真相的人到一些居民家裏去爭奪群衆,“說服”人們進行所謂“三退”(即退黨、退團、退少先隊),大肆制造謠言,蠱惑人心。

2005年7月7日中組部舉行記者招待會指出,“前一段時間境外的個別網站發布了所謂數以千計的黨員要求退黨的消息,還登了一些人的退黨聲明。據調查,這是別有用心的人造的謠言。據對其中一些所謂刊登聲明、要求退黨的黨員的情況進行了解,發現或者是查無此人,或者是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爲一些早已定居國外的人編造的故事。謠言中包括一位著名作家,叫孟偉哉,說他已經退黨了。孟偉哉聽了十分氣憤,已經向有關媒體聲明,自己並沒有退黨。”這正是對法輪功的猖狂進攻的有力反擊。

二、法輪功像某些“非政府組織”搞“顔色革命”,得到某些敵對勢力的支持

法輪功現在正納入“顔色革命”的“軌道”。

前幾年在境外的“民運分子”,已經鳥獸散,這時,美國的右翼勢力把法輪功作爲進行“顔色革命”的“特洛伊木馬”,精心培育:

1.在政治上庇護。1999年11月3日,通過了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法輪功的“反華決議”,紐約地方移民法院給李洪志提供“政治庇護”,以後,不斷在“政治上”給予“庇護和保護”。

2.把法輪功當作一種“宗教”,美國國務院的每年一度的“世界宗教自由報告”總是把它視爲一個“合法組織”,口口聲聲攻擊中國“取締法輪功”,要爲它“平反”,一個國家的國務院居然這樣保護法輪功。

3.爲法輪功分子的反華活動大開方便之門,他們在美國要什麽有什麽,要進行什麽活動就進行什麽活動,在國際上肆無忌憚。

4.更重要的是在經濟上大力支持。法輪功的活動需要大量經費,美國來“買單”。近幾年來法輪功作爲“非政府組織”也在“顔色革命”中初露鋒芒。

1982年裏根總統成立了“美國全國民主基金會(NED)時就進行了“顔色革命”。那個“基金會”對一些國家的“非政府組織”進行經濟資助,使它成爲西方在別國進行“顔色革命”的特洛伊木馬。據新華社報道,“美國國務院每年用在所謂‘推動全球民主’方面的總支出高達10億美元。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查理•鮑徹說:‘我們的錢沒有提供給候選人,而是提供給這個(選舉)進程,提供給了確保一個自由公正選舉制度。’”看,這話不是欲蓋彌彰嗎?還有像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退下來後擔任“民主黨國家研究所”的委員會主席,“推廣民主”,在“顔色革命”中起了重要作用。

法輪功就是新條件下的“顔色革命”工具

它充當反對中國社會主義的凶惡打手,俨然像一個“小政府”,有骨幹精英,有組織機構,它創辦了免費的“報紙”,建立了“明慧網”等網站,它一次反動宣傳僅郵資就達3000萬元,在2005年的一次境外的法輪功講經課上,居然糾集了洋教徒、土教徒4000多人,在會上齊聲叫什麽“好”。

對邪教,美國也是采取“雙重標准”。今年7月,美國對本國的邪教“末世聖徒教會”教主傑夫斯進行通緝;而對中國的邪教法輪功,則盡力“庇護”。

在反邪教中鞏固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

有人說:現在跟國民黨都握手言歡,爲什麽對邪教、僞科學卻過不去?這種話把不同性質的事情混爲一談了。國民黨到大陸進行“和平之旅”,那是維護祖國的統一;而邪教、僞科學則是不利于構建和諧社會的,怎麽能把兩者等同呢?就拿2004年出版的《中國類科學》一書,它變著法兒爲“僞科學”制造輿論。該書第一章的小題是“撲朔迷離的人體特異功能”,把耳朵“聽字”的“唐雨事件”作爲突出的範例(唐雨,四川人,8歲時因“耳朵認字”成了“實驗人物”。1987年10月,20歲的唐雨“聲稱”自己不能“耳朵認字”了)。第二章小題是“科學,五花八門”,提出“構造荒謬學說本身不犯罪,人們有權相信荒謬的東西”。並說“嚴新神功、沈昌神功、李洪志法輪功,說人家沒有理論,人家肯定不同意你的說法”等等。對“李洪志法輪功”用“狡辯”來爲他鳴不平,提倡“狡辯法”。第三章小題是“若隱若現的界限”。第四章:“尋找新的理論”。第五章:“介入類科學的著名科學家”。用世界上某些有迷信活動的科學家作爲“僞科學”的擋箭牌。第六章:類科學的界定、類型機構。等等。

這本書的序中說,“用‘類科學’而不用‘僞科學’,想淡化意識形態特征”。可在書的小結中又說:“僞科學、反科學,既是學術界問題,也是政治名詞,關鍵是誰控制著話語權,誰在中心,誰在邊緣,科學與僞科學的劃界問題”實際上轉化爲“規則和遵守規則”的問題,“凡符合科學共同體制定的規則的行爲和結果都屬于科學。”這種分析法也很有問題,首先要搞清僞科學和科學的界限,這是要害,必須分清是非,而不是“誰控制話語權”。“類科學(即僞科學)並非只是江湖人士、無知者或者級別不高的科學工作者的某些行爲。世界一流科學家也指出過類科學研究。”這本書作者自稱“學院型類科學(即僞科學)工作者”。他認爲這類僞科學工作者對“社會沒有什麽危害”。應該得到鼓勵。

像這樣打著科學的旗號爲“僞科學”進行狡辯的論調,怎麽對社會“沒有危害”呢?

這本書還說:“科學主義也是一種僞科學,以科學主義爲基礎的科學衛道士、江湖理性主義者,捍衛的並不是真正的科學,更不是科學精神,是一種簡單的過時的扣帽子的行爲。”對廣大堅持科學的人“倒打一耙”,咬定是搞“科學主義”,是搞僞科學。

這本書提出:一、僞科學(類科學)是好東西,我們不應當反對。二、僞科學(類科學)能“開闊思路,引起人們的創新精神”。我國一流科學家也曾支持過僞科學(類科學)。三、法輪功也有“道理”,含糊地肯定了邪教。四、凡反對僞科學的,就是“科學主義”,他們就靠“把握話語權”吃飯,等等。

《中國類科學》這本書道貌岸然,骨子裏爲僞科學翻案,把世界上的“僞”和“真”混在一起,以欺騙某些好“思辨”的人。

不要上法輪功和僞科學的當

對法輪功,對僞科學,我們要在“源頭”上做深入細致的工作。

1.必須從捍衛社會主義的高度來認識它。不是我們對法輪功“過不去”,而是它始終對我們社會主義“過不去”;它希望我們不要“搞意識形態”,而它卻在“搞意識形態”;它反對中國有什麽“神”,而法輪功在竭力鼓吹自己的“神”,以自造的神,自造的神化理論,隨心所欲地“解釋”世界。他們的言行充分表明它們搞的就是“顔色革命”的一套。如若對此放松了警惕,一旦讓他們得手,到那時再來收拾局面,那就悔之晚矣!對僞科學也是這樣,不反對僞科學,讓僞科學泛濫,作爲第一生産力的科學技術就不能得到發揚。因此不是對某某人過不去,而是對他們的“觀點”過不去,必須“正視”那些“觀點”。

2.對法輪功頭頭要堅決鬥爭,對法輪功的一般“癡迷者”要極其關愛,繼續“轉化”,鞏固成果。這是一場思想深度很深的“韌性”工作,要用共産黨員先進性的要求來加強。對僞科學也必須作細致工作,既分清是非,又團結同志。

3.千萬不要上當。“法輪功”邪教等在許多場合打著僞善的旗號,吸引不明真相的人們,對此要堅決揭露,切不要能把錯誤的、邪惡的當作正確的來宣揚。構建和諧社會,就包括消除這種不和諧的因素。2001年1月,國內一些報紙發表《奧爾布賴特:要做慈愛的外祖母》的報道,說她從國務卿的位置上退下來後,要做富有“人情味”的慈愛的外祖母,事實上她做了大量支持“顔色革命”的工作,根本不是“慈愛的外婆”!這個面目應該看清。(上海反邪教網)

 

發布時間:2005/11/2 18:45:52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1.[遊客]邪教害人!(提交时间:2009/8/12 18:39:44)


book 信仰論壇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