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神化欺骗几时休?

赵清源

 

美术作品欣赏

自我神化是所有邪教最明显的共同特点。不论是古代的邪教教主,还是当代的邪教教主,他们无一例外的都要通过各种方式进行自我神化,通过神化成为信众们精神上的主宰者和操纵者。法轮功邪教及教主李洪志也未能脱俗,自诩为“宇宙最高神”的李洪志当然技高一筹,通过用“文化”包装“神灵论”,实施了“神传文化”的最新自我神化手段。法轮功媒体更是逢迎“主佛”胃口,在“人神同在”上大做宣传文章,和历史上众多邪教主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这到不是因为他李大师水平比别的“神”高,本事比别的“神”大,而是大师的脸皮确实比别的“神”厚,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这才有了他说话可以不受人间语法、规则等的限制,所以,任凭大师胡言乱语入会欺骗弟子也就不足为怪了。

李洪志为了需要,可以编造个人简历,自称与佛祖同日诞生,是佛祖转世;他为了证明自己有本事,可以吹嘘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特异功能,有保护法轮功修炼者的巨大神通,能推迟地球爆炸的时间,特别是李大师逃到境外后,他的神功更是见长,他不仅能阻止地球爆炸,还能防止宇宙爆炸;他为了抬高自己,自诩具有比老子、释迦牟尼、耶稣还高的道行;他还吹牛皮,什么出口即文章,言语变成“经文”;他为了故弄玄虚借以骗人,迷惑信徒,编造了“佛体”、“最主体”、“肉身”、“真身”、“法身”、“真神”、“功身”、“表面的我”、“真正的我”等概念真可谓五花八门。

为了印证法轮功的神奇,厚颜无耻地编造各种法轮神迹,什么默念“九字真言”就可以保平安,“天灭中国”石是神意,灵猪预言今年米贵,明年房子无人睡失败,近日又造几个“神蛋”(实为臭蛋笔者注)表明神到人间,企图愚弄弟子,等等这些无非是李洪志为了进一步神化自己保住佛位的需要。

特别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在编造圆满彻底破产的情况下,转而利用国内社会出现的各种矛盾,疯狂地开始反华反功,南方雪灾他撕破了佛脸,说是神对人类破坏环境的惩罚;3.14汶川大地震他说不是天灾是人祸等等。从反对奥运失败继而又开始抵制奥运,抵制奥运再遭失败,干脆进行破坏奥运,最终也只能是失败。这些无疑给无所不能的李洪志一记响亮的耳光,也让跟随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们大失所望。

然而,尽管李洪志竭力地神化自己,说自己是最高的神,其他的佛、道、神在他面前都是可笑的;说自己嘴里说出的话就是“宇宙大法”;说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但是,头脑稍微清醒一点的“法轮功”分子应该都会发现,李洪志的言论和行为根本就不像神,他也根本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他的牛皮一个个地破灭,他越神化就越邪乎,他的神通没有让世人看到一点效应。于是,李洪志在他们心目中的绝对权威开始动摇了,他们不再把李洪志当作至高无上的神了,他们也不再服从李洪志了。这从李洪志的“新经文”里可以看到蔑视李洪志绝对权威的种种现象。他们有的借口“法身”和李洪志对着干。李洪志自己说他的肉身在三界内,法身在三界外;弟子修炼的层次高了,就能见到他的“法身”。于是,有些“法轮功”分子就说自己“开天目”的时候,见到了李洪志的“法身”,“法身”告诉他(她)应该如何如何做,和“新经文”说的不一样。他们和李洪志对着干,结果从者如云。甚至有人提出“真正的师父在天上”、“要与世间的师父决裂”。虽然李洪志在所谓的“新经文”里几次三番地阻止、恐吓甚至诅咒,但是这些人却依然我行我素;借口“以法为师”,不尊重李洪志。当“法轮功”组织内部出现“以人为师”的现象时,李洪志曾经通过“新经文”要求弟子要“以法为师”,不要“以人为师”。可是李洪志没想到,有些“法轮功”分子却以此为借口,主张不用尊重“师父”了,只要遵照“法”就行了。他们开始议论“法”和“师父”谁高谁低,开始对李洪志评头论足、议论纷纷。李洪志大为光火,恐吓这些人将会被“毁掉”,可是也没什么明显的效果;热心“假经文”超过“真经文”。李洪志在一次讲话中说:“在中国大陆,有个别地区还有拿假经文在传的,甚至有人还执著得不行还去背,不但背,还到处去拿到学员中去宣传。”当然,这些所谓的“假经文”也是李洪志炮制出来的,李洪志出于某种目的才把它叫做“假经文”,但是,许多“法轮功”分子以“假经文”对抗“真经文”,却显示出他们不再绝对信任李洪志了,如此等等不再一一列举。

这就说明欺骗一个人总比较容易,欺骗多数人就极困难;长期欺骗一个人,虽难而有可能,要达到长期欺骗多数人就绝无可能,这个道理是不言自明的。法轮功邪教组织及李洪志无论如何变换花样,无论如何巧舌如簧的自我吹嘘,自我神化,最终也摆脱不了失败的可耻下场。

 

发布时间:2010/3/26 5:22:00

我有话说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