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從稱謂變化看李洪志的自我神化過程

鄭怡

 

美術作品欣賞

李洪志本是一介凡人,自從1992年創立了法輪功,先是在全國各地忙著辦培訓班,之後是莅臨各種法會“講法”,法輪功被取締後,又逃到境外忙不疊的“護法”,相應的,弟子對李洪志的稱謂也經曆了由“先生”到“老師”、由”老師“到”師父“、由“師父”到“尊師”的變化,這種層層遞進的稱謂變化是李洪志自我神化的表現,是爲李洪志加強對弟子的精神控制服務的。

第一個稱謂是“先生”

這是李洪志要求法輪功研究會授予他的第一個頭銜。在未修煉法輪功的常人眼中,李洪志也是一個常人,因爲他會一點氣功的皮毛,所以也有人調侃地稱他爲“李大師”,但比較鄭重的稱謂還應該是“先生”。在1994年6月出版的《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和稍後出版的《轉法輪》兩書中,書後附有李洪志的小傳,其中均稱李洪志爲“先生”,不知這樣做是不是依據了國際慣例,但在李洪志眼裏,一個當了多年小號手、招待員和保衛幹事的初中畢業生能夠被尊稱爲“先生”,雖是自任會長的“法輪功研究會”自己人擡舉自己人,但也讓李洪志的自尊心和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也是李洪志自封的一個供常人使用和呼喚的“頭銜”。

第二個稱謂是“老師”

李洪志要求所有學員都必須對他畢恭畢敬。1992年5月,李洪志要出來傳授法輪功,當時趕上氣功熱的大潮,法輪功以一個氣功組織的面目出現,大家都在忙著辦班掙錢,李洪志的法輪功自然也不能免俗。從1992年5月到1994年年底,李洪志在全國各地開辦法輪功培訓班56期。既是辦班,在三尺講台上堂而皇之地授課,那台下的聽衆就是“學員”,台上講課的自然就應該稱“老師”。《轉法輪》一書是李洪志在各地的講演集,在《轉法輪》裏,李洪志規定,學員要稱自己是“老師”。從“先生”到“老師”的稱謂變化,表明法輪功隊伍的擴張和壯大,也表明李洪志要從精神上控制學員。唐代大散文家韓愈在《師說》中說,“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李洪志當上了學員的老師,就將普通功法對其創始人和“一把手”所稱的“創始人”、“掌門人”等等這些稱謂扔到了垃圾堆裏,開始享受起爲人師表、受人尊重、控制學員的好處來。當然,在辦班後期和整理出版《轉法輪》的過程中,李洪志已經認識到必須實現從授課傳功到法會講法的轉變,自己才能上一個“層次”,那樣自己就必須當“師父”,將所有的學員當“弟子”,所以即使是在《轉法輪》裏,李洪志自封的稱謂也開始使用“師父”,而且,兩個稱謂交叉使用的情況多次出現。如李洪志說,“不得管傳播法輪大法的學員(弟子)叫做老師、大師等,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這種稱謂的交叉使用反映了李洪志此時的投機心理,一女二嫁,既想搞邪教的精神崇拜,又不肯丟掉做“學問”的幌子。

第三個稱謂是“師父”

由“老師”到“師父”的變化,李洪志突出的是對弟子的再造之恩。《轉法輪》的開篇有《論語》一文,在這篇文章中,李洪志說,“‘佛法’是最精深的”,他的法輪功不再是一種普通的氣功,而是“宇宙大法”,他自己創立了“佛法”,就是“宇宙主佛”。這之後,李洪志覺得稱老師也有點太平常了,爲了以示自己和那些滿身粉塵、整天與孩子爲伍的普通老師的區別,李洪志在新經文中開始叫弟子稱他爲“師父”。李洪志欽定的《法輪大法弟子傳法傳功規定》中說,“一切法輪大法弟子在傳法時,只能用‘李洪志師父講……’,或者是‘李洪志師父說……’,絕對不得用自己的感覺、所見、所知和其它法門的東西當作李洪志的大法,否則傳的就不是法輪大法,一律視爲破壞法輪大法。”請注意,在這裏,李洪志自稱是法輪功學員的“師父”,法輪功學員都是自己的“弟子”,這和工廠裏“老師傅”帶“徒弟”是兩碼事。“師父”和“師傅”雖是一字之差,字音也接近,但意義還是有差別的。查新華字典,“傅”的涵義是“輔助,教導”,“師傅”是“教導人的人”,中國古代多用單音節字,雖然自古就有“一日爲師,終身爲父”的古訓,但“師父”和“師傅”還是有明顯不同的。“師傅”這一稱謂,很明顯有兄長的意思,相對應的是“徒弟”,更像是一個小弟弟,即使是“師徒如父子”吧,也是親密無間的意思。而法輪功所稱的“師父”與“弟子”,則突出的是父子關系,突出的是師父對弟子的再造之恩,這樣,李洪志就進一步神化了自己,更加增強了對信徒的精神控制。

非常具有佐證意義的一件事情是,2009年6月24日,明慧網刊發了一篇《我們應該改口了》的稿件,文章說,“很長時間想寫出來一直沒寫,我發現有的同修特別是一些老大法弟子當中特別突出,在一起切磋提到師父時、就一口一個‘老師’、‘老師’的叫,我聽了就覺的心裏不是滋味,每次我都提醒同修還是要改稱‘師父’好。初期師父在講法中是說過:你叫我什麽都行、叫我名字、叫老師都行。可是今天師父早已把我們這些學員都當作弟子來帶了,我們還要把自己當‘學員’一樣對待老師嗎?我悟到老師和“師父’這一詞、決不是一個稱呼的問題、‘師父’這一詞的內涵太深了,可惜我表達不出來。師父所給予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是用人類任何的語言也無法表達的,豈止是再造之恩啊!那人類還有什麽樣的尊稱能配的起對我們恩師的稱呼啊!還得用讓常人能理解的稱呼,實在是沒有啊!也只有‘師父’這一詞了。所以同修們還是改口稱‘師父’吧!”

第四個稱謂是“尊師”

這是李洪志自我神化登峰造極的表現。近年來,法會交流稿件和逢年過節弟子給李洪志的賀卡中,每每尊稱“師父”李洪志爲“尊師”。原因大概是《西遊記》裏,豬八戒叫唐僧也叫“師父”,豬八戒又饞又懶又好色的,法輪弟子都不屑與他爲伍,他們認爲法輪功的“師父”也不應該有這樣的“弟子”。再說唐僧前世是金蟬子,盡管傳說中是釋迦牟尼的二徒弟,其實也不過是個昆蟲轉世。師父李洪志貴爲“宇宙主佛”,法力不知比釋迦牟尼大多少倍,因此再叫師父爲“師父”,非但不足以表示敬仰之情,簡直是對師父的侮辱了。

從法輪功弟子對李洪志的稱謂的變化看,法輪功作爲一個新興的膜拜團體,對其教主的個人崇拜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雖說是教徒的狂熱,其實與李洪志的一再暗示、提醒和要求是分不開的。境外的一些邪教如奧姆真理教甚至讓信徒掏腰包“喝聖水”,其實就是教主的洗澡水。法輪功的教主逃到了國外,李洪志沒法讓弟子們喝到自己的洗腳水,只有在稱謂上大做文章。這種極端神化教主的背後,實質上是法輪功邪教本性的表現,就是一個邪教越是發展到了最後,越是要加強對信徒的精神控制,越是要樹立和服從教主的絕對權威,也只有這樣,邪教才能得到苟延殘喘。但是,邪教就是邪教,紙裏畢竟包不住火,不管李洪志如何的神化自己,要求弟子對他的稱謂如何變化,都不會影響法輪功走向滅亡的曆史大趨勢,這一點,人們堅信不疑!

 

發布時間:2010/3/26 5:20:00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2.[遊客]同修們還是改口稱‘師父’吧(提交时间:2010/3/29 18:41:44)

1.[遊客]“尊師”(提交时间:2010/3/29 18:40:53)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