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关于法轮功练习者对健康认知情况的调查分析

石蓓 鲁青荪

 

调查结果表

2009年10月,我们对“法轮功练习者对健康知识的认知情况”进行了调查分析。以法轮功群体为试验组,以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的“健康”概念为标准,从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力三个维度与普通人群体进行对比。结果显示:二者对健康知识的认知存有较大差异。经分析,造成这种差异的重要原因是“法轮功理论”,法轮功的歪理邪说直接影响了法轮功练习者的身心健康和生活水平。

一、资料与方法

1.调查时间及范围。2009年10月9日至11月8日;以青岛市某行政区划为调查单位。

2.调查组成员。以执业医师、心理医师和有关社区工作人员组成。

3.调查对象。试验组(习练法轮功达8年以上)40人,男7人,女33人;年龄43―83岁,平均57.9岁。对照组(普通人)119人,男32人,女87人;年龄45―81岁,平均58.8岁。

4.调查方法。

(1)问卷调查。试验组与对照组一起答内容相同的问卷,由社区工作人员收卷时在问卷左上方暗做标记,以分出试验组。发放调查问卷205份,收回200份,删除不合格问卷41份。

(2)座谈讨论。对个别模糊问题进行讨论,以明其义。

(3)深入调查。采取走访受试者邻居、朋友、同事,与愿意配合调查的家庭成员或本人直接谈话等方法,全面了解受试者的相关情况。

5.调查说明。对受试者的心理调查,主要由心理医生通过座谈会谈话或家庭走访完成。受试者生活水平调查,以当地每月每户人均收入525元为准,凡低于此数的列为困难户。受试者社交状况调查,以走访与受试者交往密切者为主。受试者重大事件调查,主要包括婚姻状况(未婚、离婚、再婚)、家庭成员状况(夫妻、子女及其他成员的关系情况)、意外事件(车祸、溺水、火灾等致死致残情况)、工作事业状况(下岗失业、在职无业、仕途不顺等)、重大疾病状况(癌症、久病不愈等慢性病)。

二、调查结果(见调查结果表)

三、结果分析

1、对健康概念认知相同性的分析

世界卫生组织(WHO)提出: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或不虚弱,而是身体的、心理和社会适应力均处于完满的状况。它包含了身体(生理)、心理和社会适应力三个方面,通常认为:

身体(生理)健康,指的是身体各项生理指标波动在正常范围,具有较好抗病力和康复力。一般不生病或者生病后易康复,包括身体强壮、头发有光泽和睡眠良好等特点。

心理健康,指生活在一定社会环境中的个体,在高级神经功能和智力正常的情况下,情绪稳定、行为适度,具有协调关系和适应环境的能力,以及在本身及环境条件许可的范围内所能达到的心理最佳功能状态。

社会适应力是指人对复杂多变的社会和自然环境做出适合生存的反应能力。一个人如果没有良好的社会适应能力,就会对其身体和心理健康带来很大危害,进而影响到个体生存。

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练习者与普通人对上述健康三维度(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适应力)的前两者都得全票,但“社会适应力”一项得票都不多。这说明,法轮功练习者对健康概念的认知上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异,并没有什么超常的“眼力”。受试者在对社会适应力问题进行讨论时,大多数人认为“社会适应力”外延广泛,伸缩性大,难以界定,不应包含在健康概念中。一个人的身体和心理健康,其社会适应力必然强大一些;但社会适应力强,却不一定表示身体或心理健康,如张海迪、霍金等人,虽然社会适应力特别强,但身体却有残疾。

身体健康是基础,心理健康是保障,而社会适应力则是二者的综合表现(有人将适应力归于心理健康范畴),三者既相对独立又密切联系,既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张海迪、霍金等人头脑再发达、意志再坚强、适应力再强,也无法替代身体上的残疾;同样,身体有残疾,并不代表智力上有残疾,或许正是这种残疾激发出了坚强的意志,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身体上的缺陷,使他们像正常人一样为社会做贡献,显示出了超强的社会适应力,所以社会适应力不应排除在健康概念之外。

2、对身体健康认知差异的分析

对“白色物质”的认知差异表明双方对身体健康的看法不同。中医提出“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的健康理念,这是中医学对人体最佳生命活动状态的高度概括,并作为判断人体健康的标准而广泛应用。世界卫生组织(WHO)为中老年人制定了“五好”健康标准。“五好”,一是胃口好不挑食;二是二便好,排便通畅;三是睡眠好;四是语言表达好,说话流畅;五是腿脚好,行动自如。

而法轮功有关身体健康的观点是什么呢?

一是“奶白体”“净白体”决定人体是否健康,有无疾病。《转法轮》写道:“不炼功的人身体的气很混,炼功之后可能清亮起来。……就進入了奶白体状态”、“再往前走,就進入了世间法与出世间法之间的过渡层次,叫作净白体(也叫晶白体)状态……真正走入那个形式的时候,整个身体完全是由高能量物质构成的了”,李洪志认为体内含有白色物质越多越好,若达到高度纯净状态,身体就会转化为“佛体”,自然就百病不侵了。

二是“功柱”越高越健康。《转法轮》写道:“你不断的提高,不断的往上修炼,你的功柱也在不断的往上突破”、“如果你想超出它的三界,你的功柱修的很高很高的,你不就突破它的三界了吗?”功柱的高低代表修炼者功力的大小,功柱越高功力越大,身体越健康,高到一定程度就成了不灭的“佛道神”。

三是“法轮”是保证健康的法宝。《转法轮》写道:“法轮是宇宙的缩影,……他在正转的过程中,会自动的从宇宙中吸取能量,他自身还会演化能量,供给你身体所有各个部份演化所需要的能量。……他打出去的能量,在你身体周围的人都会受益”“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李洪志给习炼者下的“法轮”功能神奇,是修炼者的“护身符”,有了这个“法轮”就不必担心健康问题了。

所谓的“奶白体”、“净白体”、“功柱”和“法轮”,完全是李洪志主观臆造出来的,是荒诞的想象而已,既不能被医学科学所证实,又不能被临床实践所验证,纯属无稽之谈。

对“做坏事就生病”的认知差异表明双方对病因的看法不同。中医认为导致身体疾患的因素有外因六淫、内因七情及不内外因饮食劳倦虫兽伤等;西医认为引起疾病的因素主要有生物、理化以及其它因素(先天异常等)。法轮功练习者则认为疾病是业力所致,什么是业力?李洪志说“做了坏事得到黑色物质——业力”。“人为什么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它是导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这是最主要的一种病的来源”。“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这是法轮功有关医学知识的基础和核心,其它观点都是它的延伸。

对“医院诊治不可靠”的认知差异表明双方对医疗技术的看法不同。中医主要运用望闻问切,辨证论治,讲究对症下药、方药针灸、推拿按摩、气功运动等。西医诊治是从微观角度,以现代科技为手段,结合人体结构诊治疾病,方法上有手术和非手术两大类。由于诊断科学、疗效可靠,所以普通人生病都会寻医问药,或中医或西医、或中西医结合治疗,很少怀疑现代医疗技术。法轮功群体认为“一般的气功治病和医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难往后推移了,推到后半生或以后去了,业力根本没有动。”“医院有的病检查不出来,但是确实有病。有的人检查出来病了,也不知道叫什么名,都没有见过的病,医院统称‘现代病’。”李洪志对弟子又提出了要求,“法轮大法的弟子都不允许看病,你看病就不是我法轮大法的人”。有病怎么办?“相信炼功能炼好,把药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给你治了。”怎么治疗呢?“给病人念一念此书,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疗效又如何?我地大法弟子刘某某系家族练功,其父亲患高血压病多年,坚信大法消业祛病。病危时,宁可读大法书籍也不去医院,去世时只有52岁。

众所周知,中、西医科学技术为人类的身体健康做出了贡献,如50年代,我国平均寿命为35岁,60年代为57岁,现已达到了70岁之上。相反,号称“法轮功在医学界的领军人物”封莉莉患胰腺癌,却坚信法轮功能使她康复,结果早早病亡。

3、对心理健康认知差异的分析

表中显示,法轮功练习者心理问题显著多于普通人,主要有:

认知混乱。一是过度自夸。李洪志吹嘘说:“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所以法轮功练习者自诩为“超常人”,理念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二是随意选择。李洪志把佛教有关“业力”的观点和道德范畴的概念生搬硬套到医学领域,拼凑出“业力致病”“道德致病”等怪论。如“最主要的我看还是人类道德水准的低下,造成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病,医院治不了,吃药也不好使,……”三是混淆概念。常人变成了“超常人”,治病叫净化身体(清理身体),气功锻炼变成了修炼,治病健身变成了消业、免灾和圆满,科学与迷信不分,气功与宗教混淆等,背离了概念原义造成了认知混乱。

疑病心理。就是担心生病,害怕甚至恐惧疾病的心理。普通人的心理也会因身体不适而发生变化,当疾病治愈或症状消失之后,这种不安就会随之消失,即使不治之症也会以适当的方法予以接受。而疑病心理则是在客观上疾病并不存在或业已治愈或症状消失,但她们仍有明显感觉,就像久坐汽车的人,即使下了车,身体还会感觉继续晃动。其主要原因是患者的主观体验太强,注意力集中在自身健康上,体察细微,稍有不适,也会引起警觉,长期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与细微的症状体验,在脑中形成了习惯性固执。以更年期综合征为例,以中年女性为主,长达十年之久,主要因女性激素减少而引起的生理变化,以症状多而游走、痛苦多而持久,医院查而无病为特点,绝大多数无需治疗,即可自愈。在法轮功群体中,大多数练功的最初目的都是为了治病健身,女性多于男性。现已60多岁的女性练习者虽然过了更年期(或反复的练习者),仍抱着法轮功不放,一旦脱离就会感到往日的症状又重新出现,其疑病心理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极端心理。人都具有多重性格,主要有内向、外向两种。如外向性格的人,为了看天上的飞机而不顾脚下的道路,结果跌倒了;内向性格的人则因太关注脚下的道路,而失去了看飞机的机会;只有边看路边看飞机的人才是协调一致的。内向与外向如同钟摆的两极,或左或右。法轮功痴迷者也是如此,有时表现极端外向,即精神趋向于外界,对法轮功盲目崇拜,忘乎所以、忘却自己、无所顾忌地去追求,即使“跌倒”了也在所不惜,具有“献身”精神。有时又表现的极端内向,特别关注自己的内心世界,对外界存在高度的戒备和敌意,无论什么好心善意、科学道理全都不加区别地予以排斥。在健康问题上,否定现代的医学知识,执着于法轮功的健康观点,出现了拒医拒药的现象。人的精神生活要圆满周全,全靠内外协调一致,如果过久地出现片面性,就会走向极端。

反常心理。主要是指在主观上无根据地歪曲甚至颠倒客观事实,把正常当作不正常,把不正常当作正常。如普通人对生的欲望和对死的排斥是正常心理;如果出现了对生的排斥、对死的渴望则为反常心理现象。而法轮功正是这种反常心理的根源。李洪志认为:人因罪恶深重而坠落到地球上,疾病与痛苦的本质是业力太重,要想消除业力,摆脱痛苦,唯一的途径就是修炼法轮功,修炼的最终目的就是“圆满上苍穹”(死亡),明确告诉练习者生是痛苦的,死才是幸福的,即生不如死!导致诸多的法轮功痴迷者为求“圆满”而放弃生命,自杀身亡。如我地法轮功痴迷者丛某某因家庭琐事与家人发生争吵,结果跳楼身亡。

4、社会适应力差异的分析

调查显示,法轮功痴迷者的社会适应力低于普通人。

重大挫折事件多。人生在世,祸福相依。在重大挫折面前,要么积极应对,吸取教训,振作精神,从头再来;要么消极应付,怨天尤人,逃避困难。法轮功群体中经历重大不幸事件明显高于普通人,有的因婚姻不幸而痛不欲生,有的因意外火灾而痛失子女等。面对残酷的事实,心情压抑,痛苦难诉,悲观绝望等,身心受到了巨大的创伤。痛定之后,对“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深感不解。“久病乱投医”,法轮功正好迎合了他们的身心需求:祛病健身,消除身体疾痛;消业免灾,抚平心理创伤;唯心迷信,解答心中困惑;修炼圆满,寄托再生来世。这不仅没有解决他们的困惑与迷茫,反而把他们带入了更虚无的迷途之中,迷失自我,是非不辨,逃避现实,憧憬成仙成佛,把迷信当信仰,不能正确对待社会和人生,视生命如儿戏,加重了自杀自残倾向。

社会交际能力差。通过走访了解到,法轮功群体在社交上与众不同,交际的范围主要是家庭成员和法轮功圈内人员。在单位除了工作关系外,很少与人沟通,更谈不上“深交”“私交”。孤独自闭是其特点,一是将自己孤立于常人社会之外,法轮功群体认为,他们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超常人,理念与常人不同──“在常人中你看这个理以为是对的,可它不是真的对。”“人们认为对的事情其实很多都是错的”。道不同不相为谋,理念不同难以沟通。二是自我封闭于诸文化之外。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中华文化的博大胸怀。李洪志却对弟子们讲“修炼历来讲不二法门,你要修炼这一门,就看这一门的经”。“法是讲给修炼人听的,所以一定要专一,连其他功法的意念都不能掺杂进去的”。所以法轮功群体成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转法轮》,视野狭窄,心胸狭隘,在同样的挫折面前,不良情绪无人倾述,难以宣泄,心理承受能力也就比常人差,只能“自我郁闷”,久而久之,影响了身体健康。

社会工作能力弱。一是下岗的法轮功练习者再就业能力弱,虽多次工作,终因无法适应而闲置在家;另部分则大多从事家政、清洁或传销等技术含量较低的工作。二是在职法轮功练习者辞职的多,如我地李某某已40多岁,在工作中突然辞职,让单位百思不解,后经调查,才知道她习练法轮功,辞职回家是为了加紧修炼,等待最后的圆满。法轮功练习者认为:人类道德败坏,世无净土,人生的意义在于修炼,“一人修炼,全家受益”,最终目的是圆满,除此之外,一切都毫无意义。在他们心中,修炼比工作更迫切,圆满比生活更重要,直接影响了工作能力,进而导致了生活水平下降,困难家庭显著多于普通群体。

法轮功群体对健康知识认知上出现了重大的偏差,这是“学法、用法”的必然结果,对他们的健康、生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和后果,孰是孰非?用世界著名心理学家森田正马的话来作评判“把不可能看作不可能,顺从于这些叫‘正信’。歪曲因果法则,把不可能看为可能,欺骗和敷衍自己,以眼前虚伪的安心来慰藉自己,这就叫迷信。”

主要参考资料:

1、赵旸《中老年养生保健百科》,中国纺织出版社。

2、李洪志《转法轮》。

3、《让我们也来关注身体健康》,北大教授齐国力健康讲座。

 

发布时间:2010/2/7 11:29:00

我有话说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