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从宗教伦理角度审视法轮功之沦丧道德观

漠中泉

 

美术作品欣赏

直到今天,法轮功依然谎称自己是一个“救度众生”的修炼组织,打着“真善忍”的幌子混迹于宗教之列,李洪志本人也以“宗教领袖”招摇撞骗,而且多次发表“经文”、“讲法”明示,只有修炼法轮功,才能提升人类的道德水平,才能避免因人类道德败坏而导致地球爆炸的厄运。李洪志自认为同“法轮大法”相比,任何宗教在各个方面都难以企及,自然更包括道德水平。

本文将传统宗教伦理和法轮功的“道德观”作一比较,孰优孰劣,读者自有公论。

一、宗教基本伦理价值追求与法轮功所谓的“真善忍”

宗教基本伦理价值追求是“扬善抑恶”。世界各大宗教以及大多数传统宗教虽然各有不同的伦理追求,但都把扬善抑恶作为不同伦理追求中共有的终极价值。麦金太尔曾说:“假如宗教要成功地提出一套教规或一套目标,它就必须表明依据这些教规或目标的生活在人们对什么是善作出独立判断方面,是富有成效的。”①

在西方传统宗教中,犹太教从古时起就归纳出了正义(jusuce)、节制(remperance)、诸善德,而后的基督教教会学者扩充了这些善德,认为它们是整个宗教伦理生活的枢纽。规定了神学道德的目的就在于趋善避恶,这样就将人的行为引向上帝,因为上帝即是至善。

扬善抑恶也是印度教、佛教、中国禅宗伦理价值的核心要素和基本内容。如大乘佛教本着自利利他、益己益他的原则,对善恶的界定更加注重修行生活,注重在世俗伦理意义上的善恶道德规范对修行者内心与行为的要求。

伊斯兰教伦理的主旨亦是劝善戒恶,《古兰经》及《圣训》中有关人的行为规范的内容所占的比例,是远远超过神论的。可以说,它们本身就是道德经典。《古兰经》的整个内容体系都离不开“善”、“恶”,离不开赏善罚恶这个根本的道德主题。

李洪志作为道德标榜的“真、善、忍”从字面意思来讲,貌似传统宗教的伦理价值追求,也同中国传统道德所倡导的真善美相吻合。李洪志正是巧妙地利用了群众对真、善、美的向往,把历史上形成的、人民群众所追求的、传统宗教所倡导的这些美好东西,加以歪曲改造,作为自己的“独创”来欺骗他人。

李洪志说,“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等等。(《转法轮》)

不少修炼者步入“法轮功”的初衷就是受“真、善、忍”的吸引。不可否认,大多数痴迷者在刚接触法轮功时,他们内心深处应该是真诚地追求真、善、忍。一些人在练功的过程中确实改正了一些抽烟、喝酒、赌博等坏习惯,在遇到矛盾时也能忍让。这也是法轮功初期得到发展的重要原因,是法轮功组织和痴迷者自我标榜和反驳批评反对声音的主要托辞。

然而,李洪志提出“真、善、忍”这一美妙口号,并不是要大法弟子真的去践行“真、善、忍”。而是将其当作伪装和诱饵,挂在法轮功的“帐篷”之外,吸引不明就里者加入法轮功组织。稍加分析就可以知道李洪志“真、善、忍”的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看看李洪志的书籍、“经文”、“讲法”,法轮功诋毁现实世界,说“地球该销毁”,说“人类道德败坏到极点”,科学是邪教,宗教一无是处,这哪里看出法轮功有一点“真、善、忍”的影子?衡量法轮功是不是“真、善、忍”,不仅要看李洪志说了什么,更要看他做了什么。法轮功制造“围攻中南海事件”、“天安门自焚事件”、传播“九评共产党”、鼓动“退党、退团、退队”等所作所为,让其假善真恶的本质在事实面前暴露无遗。

相对于传统宗教伦理价值追求的扬善抑恶,法轮功假善真恶的“邪教道德观”自然是原形毕露。

二、宗教戒律的道德约束与法轮功的恶意教唆

各宗教大都特别重视制定伦理原则、准则或规范,以此来加强信徒的品德修养并约束、指导其日常行为。戒律清规的条文体现着理念对欲念的束缚,是内在约束和外在规范的统一,不仅是制恶的约束,还是行善的督约,同时还具有具体问题具体处理的机动性。例如,《圣经、旧约》中曾287次提到“约”,就是集信仰、法律、伦理为一体的广义的社会规范,他加强了人与人之间,特别是以色列人民之间的团结与统一。

素有“小道藏”之称的《云笈七签》汇编了多种道教戒律,这些清规戒律大都在信仰理论或某种因果报应观念的支撑下,以神明的威严以及严明的赏罚预言来规范人的行为,强化信徒头脑中的趋善弃恶观念,旨在规劝信徒以戒律规范行为来修身处世,反映出宗教伦理制度内在的自律及对人际关系和世俗社会生活的深切关怀。

相对于《圣经、旧约》教化以色列人民团结和道教规劝信徒修身处世、关注社会、趋善弃恶,李洪志则反其道而行,千方百计教唆信徒同家庭、社会对立,仇视国家和政府。

从法轮功教义可知,它的极端破坏性特征十分鲜明。从它出笼那天起,就埋下恶变的种子,而且这种极端性理念正在变得越来越具有攻击性和政治性。

法轮功教义在多个方面体现了破坏性社会张力,篇幅所限,难以穷尽,此处仅列举一二予以印证。

1、法轮功教义指挥鼓动信徒对抗、推翻政府。在经常性散布政府无用论邪说的基础上,以“经文”、“讲法”形式为信徒布置推翻共产党、推翻中国政府的具体任务。如,要求信徒传播“九评共产党”,为瓦解共产党大造舆论;要求信徒直接劝说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少先队员退出其组织,以达到瓦解共产党现有执政力量的目的。

“党现在不但行了恶,而且罪不可赦,性质不同了,自然也就祸及了中共的党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分,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向世间转轮》)

“在‘九评’以后出现一个情况,就是代表家人声明退党。个别的家人不干,不干不行!我就代表你退党了。”(《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法轮功教义要求信徒采取多种方式进行捣乱破坏。如法轮功组织在非典、禽流感、汶川地震、举办奥运会等等中国人们遇到天灾人祸或是喜庆之时,逢喜必闹、逢灾必闹、逢事必闹的反政府、反社会本质暴露无遗。

“中国大陆上所有发生的一切天灾人祸,已经是针对那里众生对大法犯下罪恶的警告。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大法坚不可摧》)

“大面积的人有了业力怎么办?那就会出现地震、火灾、水灾,甚至于瘟疫和战争。”(《欧洲讲法》)

“奥运好像还得几年,邪党能不能挺到那个时候还难说。给不给它露脸的机会不是人说了算的。人类社会不是给它开创的,露什么脸?”(《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法轮功教义鼓动信徒采取自杀、自焚等方式实现圆满,鼓动信徒割断同家人和社会的联系

“其实这也是到了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作为一个修炼者你们已经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从放下生死中走过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转法轮》)

“今生我是你的亲人,来世那说不定又是谁的亲人呢,咱们就是一世的缘分。”(《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三、宗教泛爱主义伦理与法轮功的利己排他思想

一般社会伦理的爱常常是一种差等之爱,倾向于由亲及疏、由近及远、由己到人,强调一个限度,超出这个限度,恨就是合理。宗教伦理大都包含超越于一般社会伦理的挚爱,要信徒爱自己、爱亲友和爱邻人,还要爱自己不爱的人,在对人及物的关系上表现出泛爱的倾向。如,犹太教要求“伸张正义,实行不变的爱”。②基督教《圣经·马太福音》提出“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世传佛教有“舍身饲虎”、“割肉贸鸽”的故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其教理大慈大悲的广度和深度。宗教普世伦理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当作最低限度的伦理,将“爱人如己”作为最高伦理,并成为宗教伦理在回应全球问题的价值规范。

自称为超越所有宗教的法轮功,它的心胸极度狭隘,满世界都是敌人和对手,对整个人类社会无比敌视,对人类、宗教、科学、气功、医学等等现实社会中一切优秀成果全盘否定。认为这些所有的一切都远远比不上法轮大法,都属于淘汰和销毁的范畴。

“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那叫:形神全灭!”(《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

“科学不叫人重德,不叫人从善,叫人发泄一切欲望,破坏着人类生存的环境,破坏着人类的本性和人的规范。从这一点上看,这个科学又是个邪教。”(《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和《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的讲话》)

“本世纪所产生的宗教,何止本世纪,前几个世纪在世界各地有许多新教产生,这些大多都属于假的。”(《转法轮》)

“有些人你看他练功,其实都叫附体得了。为什么招来附体了?全国各地练功的人,有多少人身后有附体的?要讲出来很多人会不敢练功,为数相当吓人的!”(《转法轮》)

附注:

1、A、麦金太尔:《伦理学简史》

2、《圣经·弥迦书》

 

发布时间:2010/2/19 20:34:00

我有话说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