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一些知识分子为什么痴迷“法轮功”

王黎明

 

人本网艺术鉴赏

在同“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斗争中,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和令人困惑的现象是,确实有一些知识分子相信所谓“法轮大法”的荒唐说教。其中不仅有学习自然科学的,也有学习社会科学的,甚至有学习医学的;不仅在国内有,在海外的留学人员中也有。“法轮功”练习者曾以此自豪地说,同其他功法相比,“法轮功”练习者中知识层次高的人所占比例最高。那些文化水平不高、科学知识贫乏的人相信“法轮功”歪理邪说、上当受骗可以理解,那么,为什么一些教授、研究员、博士也会痴迷“法轮功”呢?这确实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本文拟就此做一简要分析。

部分知识分子痴迷“法轮功”原因比较复杂,既有一般痴迷者的共性的原因,更有其特殊原因。一般说来,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

1、由怀疑论走向邪教。怀疑论是一种否定外在客观世界的存在,否定人可以认识外在客观世界的哲学观点。我们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来认识客观世界,但是,由于各种条件的限制,不同的认识主体所能认识的客观世界都只是有限的一部分,他们所揭示的客观真理都只具有相对性,只是相对真理。或者说,当人们发现了自然界的一些奥妙,认识了一些规律时,总会有更多的问题摆在面前。科学技术的发展仅有四百多年的历史,在茫茫宇宙中尚有许多不能认识的现象和规律,这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科学总在为我们开辟认识世界的道路,但绝不可能穷尽真理。可是,李洪志却在《转法轮》一书中东拼西凑了古今中外许多所谓“不解之迷”,进而对所有邪教的共同天敌——科学,大肆诋毁。他攻击“科学是邪教”,“现在的科学不算科学……因为用这个科学这条路永远都探测不到这个宇宙的奥妙”,“人类现在的科学,实质上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对宇宙、对人类、对生命的认识都是错误的”。鼓吹他的“法轮大法”是“世界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是“最高科学”。标榜要真正认识世界,唯一的途径就是修炼“法轮大法”,因为只有“大法”,才达到了“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妙的洞见,无所不包”,才能“破除一切谬见”,才“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正是在李洪志及其“法轮大法”的蛊惑下,一些知识分子以人类认识的有限性、客观真理的相对性为由,放弃了科学认识论,陷入了怀疑论,最终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所俘虏。

2、由神秘主义走向邪教。按道理讲,知识分子是相信科学,反对神秘主义的。因为神秘主义与科学风马牛不相及,它是宗教唯心主义世界观,主张人和神或超自然存在之间直接交往,并认为人能从这种交往中领悟到宇宙的“奥妙”。但是,当一些知识分子接触到某些所谓“超常”、“特异”、“神秘”的现象后,他们所特有的探索精神如果不能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和基础之上,反而会使他们比一般群众更容易着迷于邪教。这里涉及到前一段炒得比较热的“特异功能”问题。毫无疑问,一些所谓“气功大师”利用“特异功能”骗了不少人,但值得注意的是,气功习练者、包括“法轮功”练习者在入静状态下,确实产生了一些平常人体会不到的感受。在“法轮功”问题暴露前,医学界、气功界也没有认真研究、科学解释这类现象,致使人们的这些感受或不对外人讲,或加以神秘化。一些知识分子尽管知识渊博,但不可能专门去研究这些感受和现象。因而,当一些知识分子在习练“法轮功”过程中感受到这些“特异”体验,又不能加以科学解释的时候,就容易被邪教所吸引,好奇心使他们越陷越深。

3、由经验论走向邪教。一些知识分子的知识结构不合理,在不熟悉的领域中缺少理性分析,也是他们上当受骗的重要原因。李洪志的《转法轮》一书十分庞杂,古代与现代、中国与外国,天文、物理、医学、气功、宗教、儒、释、道无所不包,尽管是胡拼乱凑,但也使人眼花缭乱,不知底细的人甚至认为这是一本“奇书”,为李洪志的无所不知所折服。例如,一些学习工程、技术的知识分子,缺少社会科学知识,被李洪志的所谓渊博的中国传统文化知识所欺骗。而一些学社会科学的人,又被李洪志似是而非的所谓“科学”所蒙哄。这些知识分子知识面都比较窄,往往缺乏一般的社会常识,一出自己的研究领域,就完全凭一时的经验办事,对问题很难有理性的判断和思考,上当受骗也就在情理之中。“法轮功”是个典型的邪教,如果真正具有较高、较丰富的知识,就不会被邪教所欺骗。但是,一些知识分子只凭感觉和经验,仅仅是因为练“法轮功”后“觉”得身体状况好转了,就轻易拜倒在“法轮大法”的旗下,以至在政府宣布取缔之后,还要为“法轮功”鸣冤叫屈。对问题缺少理性分析,仅仅抱住身体状况有所好转这个现象,就在重大的政治斗争面前丧失立场,这是典型的经验论。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这里我们已经了如指掌地看清,什么是从自然科学到神秘主义的最可靠的道路。这并不是自然哲学的过度理论化,而是蔑视一切理论、不相信一切思维的最肤浅的经验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三卷第481页)最糟糕的是,有些人还自恃有知识,认为自己是博士、教授、名牌大学的高才生,往往听不进不同意见,最后在邪教组织中越陷越深。

4、归根到底,缺少科学精神是他们走向邪教的主观原因。一些知识分子尽管掌握了一些科学知识、了解了一些科学方法,但是,却不具有科学精神。而不具备科学精神,就容易成为邪教的牺牲品。

理性批判、客观分析和实践检验是科学精神的根本灵魂。具有科学精神,首先就要具有理性批判的意识。科学鼓励怀疑和批判,欢迎探讨和争论。理性的批判的意识,就是独立思考的意识。科学不会膜拜任何超自然的“神”和装扮成神的“大师”,当然不会看不出李洪志这样一个超级骗子的本来面目。什么“我有无数法身”,什么“我给你们每个人腹部下一个法轮”,什么“修在自己,功在师傅”,什么“只有我在真正度人”,这种种胡说八道哪有一点科学的味道?如果具有理性批判精神,就不会拜倒在这样一个江湖骗子面前。

其次,要具有实践检验的意识。对于一切科学的新观点、新理论、新发现,科学家都要进行重复性检验,都要用科学实验和社会实践来检验,没有客观证据的任何说教都是不足为凭的。“一切物质都是由水构成的,连钢铁都可以榨出水来,甚至可以化解成水”,“人的思维就是人的元神发出来的”,“月亮就是史前人造的,它里边是空的。史前人类很发达。”李洪志的这些信口开河,哪一条经得起实践检验?可是,如果没有实践检验的意识,就只有听信“师傅”的胡说八道了。

当然,科学精神还应该包括开拓创新的意识、研发应用的意识、为科学真理献身的精神等等。总之,不具备科学精神,就等于在思想上解除了武装,其严重后果就是被邪教俘虏,成为邪教的牺牲品。

5、知识分子痴迷邪教,也具有一般练功者的一些共性的原因。例如,从众心理。一位经济学硕士说,开始她并不相信《转法轮》中讲的那些,但长时间的集体交流心得体会,许多人现身说法,慢慢地,她也相信“法轮功”的神奇了。这就是从众心理在起作用。又如,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的共同心理要求。“法轮功”练习者中有的体弱多病,有的事业、工作、婚姻不顺利,在社会大变革中心理不平衡,他们需要心理安慰,“法轮功”练习者群体恰恰能够提供这种心理安慰,一些知识分子因此走进“法轮功”的泥淖。最重要的是,在改革开放的条件下,经济领域中的深刻变革,使一些人(包括部分知识分子)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发生变化,他们的共产主义信念淡漠了,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动摇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生观、价值观抛弃了,最后接受了“法轮大法”那一套。其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当然,在现实生活中,一个人往往具有多重性格,扮演多个角色。痴迷“法轮功”的原因往往是多重的、复杂的,对每一个具体的人痴迷邪教的原因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

我们认真分析一些知识分子痴迷“法轮功”的原因有两重意义。

其一,找准痴迷原因,就为成功的教育转化工作奠定了基础,可以有针对性地对他们开展帮教,从而达到事半功倍的目的。

从目前教育转化工作的实践来看,教育转化知识分子痴迷者的难度是比较大的。因为一旦他们的思想被邪教控制,知识分子原有的一些优势就不复存在,他们像大多数痴迷者一样,头脑封闭,与世隔绝;思维偏执,只相信李洪志的话;心灵扭曲,失去人性和理性;行为极端,与法律对抗,不计后果。另外,他们还有一条不利的因素,即自认为自己有知识,水平高,一般人很难做他们的工作。

做好知识分子痴迷者的教育转化工作,要认真抓好以下几个环节:一要找准症结,制定方案。要分析每一个痴迷者究竟是在哪一个问题上、因什么原因失足的,找出其思想症结所在,制定周密的帮教方案。根据其思想上的主要问题,安排适当的帮教人员。一般说来,对知识分子痴迷者进行帮教的人员,文化水平要高一些,知识面要宽一些,理论根底要牢一些,论辩能力要强一些。二要情感召唤,与其交流。一般来说,在帮教工作的最初阶段,“法轮功”痴迷者的对立情绪大都十分激烈。有些人甚至以绝食、自残等方式拒绝帮教。我们的帮教人员,必须以极大的爱心、坚定的信心、非常的耐心进行工作。要用真诚的爱心打动他们,使他们确实感受到亲情和温暖,逐渐与我们对话和交流。“士可杀不可辱”的观念使得知识分子痴迷者格外敏感,因此对他们的帮教要特别注意政策、注意方式方法,在人格上尊重他们,以我们的行动感化他们,进而达到与其交流的目的。三要抓住要害,心理攻坚。这是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是撕开痴迷者思想防线的重要阶段。一般说来,知识分子痴迷者在此阶段一定会用“法轮大法”那套歪理邪说与我们的帮教人员顽固地争辩。而我们就要做好充分准备,在掌握大量理论武器、法律武器、事实材料的基础上,与之进行摆事实,讲道理的激烈思想交锋。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要充分发挥已转化了的原“法轮功”练习者现身说法的作用,运用矛盾意向法,抓住其要害问题,揭露“法轮大法”自相矛盾的地方(此类矛盾比比皆是),引导知识分子痴迷者内心的矛盾冲突升级,使之开始怀疑“法轮大法”,促其思想上“破壳”,即开始打破邪教对其的思想控制。经验证明,只要思想上打开缺口,离其思想防线全线崩溃的时候就不远了。四要公开表态,剖析本质。在被帮教的“法轮功”练习者出现思想松动以后,要趁热打铁,引导他们学习大量的正面材料,进而剖析“法轮功”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反科学的本质。写出批判“法轮功”的文字材料,并在公开场合进行批判发言。此阶段“法轮功”练习者如同一场噩梦醒来,情绪非常激动,有的痛哭不止。要因势利导,引导他们在深入揭批李洪志的同时,回首自己的痴迷历程,剖析自我。此阶段要注意发挥知识分子接受正面材料快,写揭批材料水平高和大会发言表达能力强、发言效果好的优势,引导他们在思想上与“法轮功”歪理邪说坚决划清界限。五要上缴物品,交代问题。此阶段要求已转化者把家中藏匿的书籍、录像带、李洪志画像、练功服等“法轮功”物品上缴。交代参与非法活动的问题。这对每个转化者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这样做能够检验转化的真伪,进一步巩固教育转化的成果。

其二,分析部分知识分子痴迷“法轮功”的原因,从长远看,有利于我们总结与“法轮功”斗争的经验教训。一大批知识分子上当受骗,在思想上放弃了马克思主义,成了“法轮功”邪教教主的崇拜者、追随者,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破坏政治安定,干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其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我们要从学校教育、社会教育上找原因,从党的思想政治工作方面总结教训。同时,全社会科学精神的宣传、及全民族科学精神的培养,无疑应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进程中的一项重大工程。□

(作者:北京市人民政府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助理巡视员)

 

发布时间:2010/1/19 23:21:00

我有话说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20    19    1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