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農村村名和宗教信仰

 

人本網藝術鑒賞

本文屬于村莊名稱和宗教社會學、社會民衆心理學,富含社會批判成分,對舊制度疾首蹙額。村莊,人類聚落發展中的一種低級形式。村莊聚落約起源于舊石器時代中期。自然村名的一端和原始自然宗教、血緣紐帶、偶像崇拜、個人迷信、聖人崇拜有關。這一切停留在自然崇拜的宗教初級階段,沒有邁出一步,進入超驗、超凡、純精神的絕對宗教。一神信仰和絕對宗教標志著人類信仰發展的至高點。但有些自然村落名稱,離不開與寺廟觀庵的密切關系。佛道二教推崇自然,具有原始自然宗教、天人合一的傾向,停留在經驗世界。這就有了在凡間、在鄉野、在草廬、在茅屋、在塵世、在鄉村家門口進入佛國和道家長生殿。

村名學發凡

中國宗教屬于世俗化信仰,缺乏超性,這比諸西方現代世俗神學要早得多,也世俗得有些兒離譜。信財神鬼神牛神馬神山林草澤之神,這也進入村莊名稱裏。聖俗不分,仙凡一體,神魔一家,混亂不堪。現世利益,物欲橫流,亵渎侮慢聖靈神仙大不敬之事,屢有發生。鄙陋雅俗凡聖混雜,土地、財富、瑪門、草澤、山林,也是神聖處所。村莊和村名成宗教聖物,足資證之。中國流俗宗教,現世追慕多于來生希冀,當下急務大于未來企盼,功利庶物高于精神不知幾許遠矣,缺少屬靈性。中國宗教即使講來生末世,也還停留在原始樸野現世物質境界。中國宗教缺乏超驗精神和屬靈追索。中國村莊名,屬于空間物質文化,沒有對于未來的企盼,缺乏時間流逝。逝者如斯,本是正道,卻成爲哀歎。村落鄉間代表僵固文明。時間停滯了。聖俗不分的宗教影響村莊名稱。聖經則不同。聖經說,這民這國,他們各樣的工作,他們壇上所獻的,都不算爲聖,必算汙穢。(該2:10-14)。

中國村落更多體現華夏原始農耕文明的自然狀態。農耕文明的農民在長期生産實踐中形成一種適應農業生産和生活需要的社會制度、禮俗習慣、村落結構、家族形式、民間信仰、禮拜儀式等文化集合。這裏的信仰多爲自然宗教,崇拜自然事物和自然力。傳統中國社會最初的宗教以自然崇拜爲主。自然宗教觀念和崇拜形式包括萬物有靈論、拜物教、圖騰崇拜、崇拜山神、海神、河伯、日神等自然神。日月星辰、山川河嶽、草木房舍、風雪雷雨等被視爲神聖存在,因而産生敬畏和依賴感,甚至影響村莊命名。中國神祇屬于農耕自然、閉關自守、僵化封閉、關起門來稱王稱霸的土皇帝。這和村落的自閉症是統一的。

山川大地上星星點點布滿村落。每一個村名,都有一段動人心弦的曆史趣聞和神奇傳說,都有一段奇特的厚重曆史,都有各自瑰麗的人鬼、人神、人妖、人畜、人禽不了情。村名秤佛道,欲借神佛之助力以懲治、恐嚇妖氛鬼域,用幻想的力量驅妖伏魔祛病除災。村名的命名與思想觀念也有關,融入民衆的價值取向。村名體現宗教文化,寺、庵、廟、佛、殿、龍、塔、觀、祠、香坊等字,不勝枚舉。

二、村名與民間雜祀原始神話

有的村名和原始宗教、自然崇拜、圖騰禁忌有關。洪荒遠古,自然經濟、自然村落、自然狀態、自然宗教、自然神靈、自然崇拜、自然哲學、自然親情、自然倫常、自然道德,天人合一,沒有曆史,缺乏演進,封閉僵化,以農爲本,重農抑商,安土重遷,年湮(yān)代遠,是中國村莊的特點。村名中的宗教因素寄托先民祈福禳災、人壽年豐的美好祈昐。

中國傳統村落聚族而居,同姓同族,形成村莊。同姓之人有共同祖先,同屬一個家族,通過祭祀活動聯絡感情,強化宗族意識。族際械鬥,時有發生。因而多有祝家莊、張家坡、李家屯、劉莊。這與中國宗法制度傳承有密切聯系。許多村名以姓氏命名,有共同祖先,有祠堂聚集,祭拜祖先。同根同源意識,至今左右社會行爲。祭祀祖先、祭祖、祭黃帝、炎帝、祭孔、祭堯舜禹關公屬于宗法觀念。這是一種無奈的行爲,虛飾和粉飾表面團結。同一姓氏子孫以共同傳人自居,其實內部紛爭不絕如縷。古代,家便是國,國便是家,家國一體。宗廟也就成爲國家象征。宗廟祭祀,就是祖先祭祀。以姓氏爲村名,因而就具有宗法宗教意義。“中國家族制度長盛不衰的顯著標志,是族權在社會生活中的強大影響。”。

家族觀念、祭祀祖先等,至今仍左右中國人的生活。這裏,宗族和宗教信念,就拉扯關系。“中國農村村名和宗法宗族關系”就是題中之義。宗法制度、祖先崇拜、宗族祭祀,亦爲遠古初民時代中華宗教士特産。中國傳統舊宗教集父權、神權、皇權、族權、夫權于一身。家族聚居,李莊張村,劉凹趙坡,重血緣。家族制度、祠堂,乃有國家,但不是成熟國家。早熟文明即未熟文化,屬于前現代亞細亞生産生活方式。宗族宗法制度,屬前現代。村名與宗法制度有聯系,說明沒有成熟完備法律體制,一切處在探索中。冤假錯案,屢見不鮮,層出不窮。前現代田園牧歌式的生活不值得稱頌。溫情脈脈的面紗之下,是勾心鬥角。勾鬥也可以,但也要有拳擊摔跤規則。貧窮饑餓疾病愚昧松散集權壓迫蹂躏,是前現代主題曲。傳統村落的衰落,是曆史必然。

四、村名與佛教

佛教雖非中國本土宗教,但國人並不拒斥。漢唐氣象,雍容恢弘,不懼洋教,反而赴西天取經。許多村名受佛教浸潤,民衆習焉不察,或欣然接受。本文涉及農村自然聚落稱謂中含有佛道二教及民間雜祀崇拜的詞綴現象。青青翠竹,盡是法身,郁郁黃花,無非般若。平常心是道。在吾國,普通村莊的名稱,也顯示佛教道教民間雜神文化的遺留。佛教是出世的宗教,離世修行。但佛教信衆又生活在現世。所以許多村名帶有佛教印記。重要的是,村名屬于民間戲谑,不很嚴肅,屬于俗文化。另一方面,村名取佛教語彙,受佛教影響。

五、村名與道教

道教信仰神仙,本爲民間信仰,清末再次成爲民間宗教。道教在社會上層的存在形態與社會下層的存在形態,有明顯差異。我國民間,佛教、道教廟宇寺觀,星羅棋布。以宗教廟宇爲地名,遍布山野水鄉。有的村名不叫村、寨、莊、屯,而只取或直呼宗教聖地名稱,以代表村落名稱。如,佛頭寺、玉皇廟、三佛殿、道庵、鞏家香坊等。

六、村名與民間喪葬陋俗

七、結語

傳統原生態村名是自古既有、經久流傳的。村名可以說是社會曆史的縮影、活化石,承載著曆史文化內涵,折射一個地域的文化傳承,象征一種特定宗教情懷和因緣。村野匹夫,無意識深處,潛移默化,積澱著傳統教化。村名蘊含了豐富的文化意蘊,是文化的根系所在。村名蘊含著豐富的曆史文明遺存,承載著逝去歲月的文化信息。地名村名對研究地理、曆史、交通、經濟、風俗有助。隨著曆史的發展,村名經曆急劇演化。村名記載著先民筚路藍縷,以啓山林的艱辛奮進。通過了解村名淵源,可以加深對故鄉的摯愛。

長期文化積澱形成的心理定勢仍然存在。但大部分人不明白廟中神靈的確切含義,一味焚香叩禱,只求保佑平安、卻病延年。所以,村名裏的宗教雜神名稱,其實更多地無關乎信念、信仰,無關乎超驗追求。宗教性質的村名不表明任何宗教情懷和笃信虔誠。它是經驗世界的俗事庶務。說是鬧著玩兒,娛樂,也不爲過。有人俏皮地說,佛教興盛的“後果”,連村名都這麽有文化。

宗教地名,數量衆多,並不就表明信仰虔敬笃誠,也不是信仰多元寬容、異見爭鳴。雜亂不是寬宏大量。中國鄉間,縣縣有文廟,村村有武廟。民間百姓見佛磕頭,逢廟燒香,對于教義信條反不上心。聖俗不分、仙魔同源、官匪一家。此乃多神崇拜的實用社會心態。當今之世,傳統民間信仰、自然宗教意識回歸,積重難返的農耕文明之牛頭馬面、雷公電母、竈君財神、老樹成精、狐仙蛇精、山神水怪、巫醫卦師、物質崇拜的痼疾複發。佛教聖地香火昂貴、賺錢牟利、腐敗庸俗、信仰失真,村名之宗教真谛和意義逐漸淡化。這引起廣泛關注。

 

發布時間:2020/1/3 18:07:00,來源:爱思想网

我有話說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40    39    3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