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635家護理機構入圍 天津長護險啓航

袁誠

 

“當你老了,頭發白了,睡意昏沈;當你老了,走不動了;爐火旁打盹,回憶青春……”每個人都有年老的時候,曆經滄桑歲月後身體機能大幅下降,有的甚至出現重度失能。此時再堅強的人也離不開他人的照護。如何讓老年人擁有體面、幸福的晚年,讓重度失能的人得到悉心、專業的照顧?或許,天津正在試點的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能夠給出一定答案。

超12300人達標

作爲繼養老、醫療、工傷、失業、生育保險後的“第六險”,長期護理保險是我國應對人口老齡化的重要部署,也是天津市2021年20項民心工程項目之一。

考慮到天津較爲嚴峻的老齡化形勢和日漸增長的失能老人照護需求,天津較早開始研究長護險問題。

“早在2016年左右便開展過相關課題研究,對天津市的失能老人現狀、護理平均成本、重度失能評定標准、長護險籌資機制等做過大量調研。”一位曾參與天津長護險試點探索的負責人向新金融記者透露,“當時還請了上海、湖北等地專家交流經驗,形成了長護險試點的總體框架思路,爲試點做了充分准備。”

2020年9月,天津市被國家確定爲第二批長護險試點城市之一。同年12月,天津市政府印發《天津市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實施方案》。有了前期的調研鋪墊,天津陸續完成長護險試點實施方案和細則、失能評定辦法、定點護理機構管理辦法、委托經辦意見等“1+11”的配套政策制定,建立試點骨幹政策體系,並在2021年6月1日起正式啓動長期護理保險護理服務和待遇支付。

盡管長護險試點上線時間不長,但申請的熱情很高。僅6月1日上線當天,天津長護險信息系統內已生成護理服務項目工單2300多份,當日完成護理服務參保人員近50人。河西區、南開區、河東區、河北區、東麗區、濱海新區、寶坻區、薊州區等區率先啓動機構或居家護理服務工作。

天津市醫保局副局長高連歡表示,截至6月15日,天津市56家失能評定機構已爲集中申請人員進行失能評定,經過評定後達到重度失能標准12300余人。確定635家定點護理機構,其中養老機構295家,醫療機構166家,日間照料服務中心174家。同時組織定點護理機構及時對接服務重度失能人員,已經與7800余名重度失能人員“一對一”簽訂護理服務協議,已經護理計劃的近6800人,已經入戶(入院)提供長護險護理服務28740余人次。此外,開通4006972666天津市長護險咨詢服務熱線,累計接聽電話近6200單,客戶評價綜合滿意度96.71%。

以服務換待遇

眼下,天津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長護險試點,更多的護理機構陸續被納入,更多的重度失能老人經評定後進入長護險範疇。

“我們是5月份進入長護險定點護理機構名單的,之後一直在做准備和對接工作,比如人員培訓、入戶篩查、材料審核、信息采集與提交等。目前已有3位老人通過了重度失能評定,即將享受長護險待遇。”天津經濟開發區一位參與長護險試點的養老機構負責人告訴新金融記者,長護險試點給重度失能老人減輕了不少經濟負擔,以機構護理來算,每位符合要求的老人每天能報銷50元左右。

新金融記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國家第一批長護險試點實踐中,曾出現現金補貼的待遇方式,但給予現金補貼並不能有效評估和改善失能老人的照護水平。天津市醫保局方面稱,作爲一項全新的社會保險制度,長護險試點不同于養老福利政策,不會發放現金補貼,重度失能人員相關護理費用,在長護險報銷基礎上,個人還需要負擔一部分費用,體現社會保險責任分擔的原則。

目前天津長護險試點的待遇標准主要分爲機構護理和居家護理兩種。不同的護理方式,對應的報銷待遇略有不同。其中入住定點護理機構接受機構護理服務的,按照每人每天70元標准,基金支付70%,全年人均支付約1.8萬元;接受定點護理機構居家護理服務的,按照每人每月2100元標准,基金支付75%,全年人均支付約1.9萬元。

換句話說,如果居家護理的話,長護險每月能報銷大概1600元;機構護理的話,一個月報銷大概1500元。打個比方,原先雇人照顧失能老人花5000元,實施長護險後只需要大概3400元,原先住在養老機構一個月花費6000元,只要4500元,一定程度上減輕了失能老人家庭的經濟負擔。

越是重度失能的老人,越需要耐心、專業的照顧。從長護險試點的照護方式來看,無論是機構照護、(機構)上門照護,還是居家照護,變化的是方式,不變的是服務要求,最終以高品質的服務換來報銷待遇。

目前來看,入住在養老、醫療等機構養老的失能老人統一由養老機構進行初篩評定,居家養老的則需要由老人家屬向養老服務機構提出申請。比如居家養老的申請人可以就近找一家養老服務機構,由服務機構代爲申請,申請完之後,長護險經辦機構會安排工作人員上門評定。

有人可能會問,爲了獲得長護險服務,居家護理的失能老人家屬或保姆需要先與定點護理機構建立勞務關系,之後再由定點服務機構將長護險保障資金劃撥給個人。這種“二傳手”的方式是否會給居家護理的人員帶來不便?

前述參與天津長護險試點探索的負責人稱,要求居家護理的失能老人家屬或保姆與定點服務機構建立聯系是爲了確保居家護理服務的質量,使之更爲專業規範。同時由定點護理機構提出申請、統一代辦,也可以減輕失能老人家屬“來回跑腿”的負擔,提高辦事效率。

爲回應親屬照顧問題,充實長護險服務力量,天津市長護險試點政策規定,同時符合以下條件的家屬可以爲重度失能人員提供長期護理服務,即:與定點護理機構簽訂勞動(勞務)合同;納入定點護理機構人員統一管理,接受日常的規範化培訓;取得經市民政局、市人社局或者市衛生健康委及其認定或者委托的培訓機構培訓合格並頒發結業證書。

“需要說明的是,家屬與定點護理機構並不是簡單‘挂靠’關系,定點護理機構需要對家屬進行統一、規範的日常管理,家屬也要主動、嚴格地接受定點護理機構日常培訓。”天津市醫保局有關負責人稱,家屬照顧時,天津市長護險報銷待遇發放至定點護理機構,並不會發放到家屬或重度失能人員本人。定點護理機構應根據家屬勞動量合理支付報酬。

9家商保公司中標

放眼全國,目前長護險試點覆蓋約50個城市,涉及近1.2億參保人。從經辦方式上看,大部分地區采取委托經辦的方式開展試點。天津同樣如此,主要由天津市醫療保障經辦機構負責提供長期護理保險經辦服務。

南開大學衛生經濟與醫療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朱銘來告訴新金融記者,長護險是一個嶄新的險種,涉及審核、評估、基金支付、考核等方方面面,交給商業保險公司經辦、談判,更接近市場化、社會化運作,也能夠減輕政府管理的壓力。試點中,商保公司成爲具體的經營者,政府相關部門則發揮著監督引導的作用。

今年3月,天津市醫療保障基金管理中心曾發布長期護理保險項目采購需求,通過公開招標方式,委托商業保險公司經辦長護險業務,試點期間委托經辦時限爲兩年。經辦機構主要負責天津長護險費用審核、結算和支付等各項工作。

招投標後,哪些商業保險公司入圍天津長護險試點?

新金融記者從天津市政府采購網獲悉,今年4月,中國人壽天津市分公司、中國太平洋人壽保險天津分公司、太平養老保險天津分公司、中國人保健康天津分公司、泰康人壽保險天津分公司、泰康養老保險天津分公司、中國人保財險天津市分公司、光大永明人壽保險天津分公司、中國太平洋財産保險天津分公司等9家商業保險公司中標天津長護險項目。

從招標文件中可以看到,長護險項目將天津分成三個服務片區,每個服務片區均設立3包,共9包,片區內實行一主二副共保模式,主承辦機構牽頭負責片區內委托經辦服務工作。

具體來說,第一片區爲河東區、東麗區、甯河區、濱海新區,共約226萬參保人;第二片區爲和平區、河北區、北辰區、武清區、寶坻區、薊州區,共約193萬參保人;第三片區爲河西區、南開區、紅橋區、西青區、津南區、靜海區,共約191萬參保人。

對照來看,中國人壽天津市分公司、中國太平洋人壽保險天津分公司、太平養老保險天津分公司這3家公司分別爲第一、第二、第三片區的主承辦機構,分別承擔各片區的50%份額。另據天津市醫保局有關負責人6月18日披露,目前9家商業保險經辦機構已完成長護險綜合服務中心(1家)、片區中心(3家)、轄區分中心(21家)等委托經辦機構選址、崗位設置和人員招聘等工作,將按要求開展對外服務。

“我們最近收到了很多參保人的申請,忙著對申請資料進行審核和派單。主要看一下參保人的材料是否填寫得完整准確,有沒有需要補充的,如果沒問題的話我們就會派單給失能評定機構,然後由評定機構上門評定,看一下是否達到標准。”參與長護險試點的中國人壽天津一家分支機構的工作人員向新金融記者透露,長護險試點上線後,公司收到了近百份申請文件,已符合重度失能評定標准的有65人。

籌資機制待完善

試點階段,在天津市參加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員同步參加長期護理保險,預計覆蓋約610萬人,其中,在職職工(含靈活就業人員)390萬人,退休人員約220萬人。據天津市醫保局有關負責人稱,未來結合經濟發展水平、資金籌集能力和保障需要等因素,參保對象還將逐步擴大至居民醫保參保人員,實現全覆蓋。

不過從籌資機制上看,長護險籌資是從職工醫保單位繳費和個人賬戶劃出一部分,不新增單位和個人繳費負擔。但考慮到長護險試點涉及退休人員較多、資金主要來自年輕醫保成員繳納等因素,長護險保障資金的支付是否存在較大的壓力、如何確保未來可持續性引發思考。

按照規定,天津長護險試點單位和個人繳費標准原則上分別按照職工工資總額、上年度天津市職工平均工資的0.16%確定。具體來看,試點階段,單位繳費每人每年120元,個人繳費每人每年120元,其中,單位繳費從其繳納的職工醫保費中按月劃出;個人繳費從其繳納的大額救助費中按月劃出。

“短期內支付壓力還是可以接受,但長遠角度來說還是要單獨征繳。”朱銘來認爲,隨著人口老齡化逐步加劇,未來失能老人的人數會越來越多,尤其是未來居民醫保也將納入實現全覆蓋,需要對籌資機制做長遠規劃。

考慮到長護險的需求和潛力巨大,此前多位兩會代表委員建言,將長護險確立爲獨立險種,進一步完善籌資機制,探討由個人、用人單位和財政合理分擔責任,保證制度未來長期可持續。

業界稱,目前正在試點的長護險制度將爲未來完善籌資機制和待遇制度積累經驗。“經過一兩年的試點,我們可以知道這一年長護險基金究竟花了多少錢,資金夠不夠用、基金支付率多高,然後結合實際情況來探討和確定未來長護險征繳的基數水平。”受訪者稱。

國際上看,日本、德國等地護理服務同樣包括機構護理和居民護理,其中日本主要是提供護理實物給付,德國則既有實物給付,也有現金給付方式。“從日本等國老齡化進度和護理籌資機制來看,老齡化速度可能超出我們的測算,護理基金支付的壓力也會與日俱增。像日本近20年來,護理服務的費率已經翻倍,我們需要做好心理准備。”朱銘來同時認爲,國際護理服務中引入了大量智能化應用,如喂飯機器人、助浴機器人等,這些也是未來進一步探索的方向。

 

發布時間:2021/6/28 10:51:00,來源:新金融观察

我有話說

book 投资理财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