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邪教信仰難以轉變的心理原因及識別

嚴梅福

 

人本網藝術鑒賞

一、邪教信仰的穩固性使得邪教信徒難以救治

1,邪教信仰具有宗教信仰的堅韌性

宗教信仰是信仰中的一種,宗教信仰和所有信仰一樣,屬于人的高級心理活動。它能給人注入神聖的目標,體現著一個人的向往和追求,爲人生提供慰藉,表征著人對終極關懷的渴望,是人存在和活動的強大精神支柱、行爲指南和力量源泉。法國社會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認爲,信仰的力量是人類所能支配的一切力量中最爲驚人的力量,它可以喚起個體靈魂裏一般不可能摧毀的力量,使得一個人變成自己的夢想奴隸。宗教信仰一旦形成,它就會表現出頑強的堅韌性,極其穩固和難以改變。試想,你能說服藏胞不再一跪一拜一匍伏地去朝聖嗎?這是因爲宗教信仰能使信徒産生一種爲踐行自己宗教願望的意志力。這種非理性的力量可以讓人數十年如一日,恒久而不改其衷地堅持和爲實現自己的信仰而殚精竭力,忘死舍生。一位印度教徒握拳十余載不松開,指甲嵌入手掌肉內幾公分,就是這種意志力的寫照。邪教信仰當然不是宗教信仰,但爲什麽各類邪教信仰者卻也和宗教信仰者一樣,對自己的信仰極具堅韌性和穩固性,難以改變和得到救治呢?對這一令人費解的問題的直接回答是因爲邪教信仰和宗教信仰在心理上有不少相似性或同根性。

2.邪教信仰爲什麽會和宗教信仰具有相似性或同根性

心理學認爲,這是因爲與曆時彌久的正統宗教不同,舉凡邪教都沒有自己系統的教理、教義、教規,更缺少一套完整的唯心主義理論體系作支撐。它們只能冒用宗教名義,打著宗教旗號,盜用宗教的基本概念,篡改宗教的教理、教義、教規,以魚目混珠的方式來蒙哄信衆,讓信衆將其當做正統宗教來信仰。盜用和冒充的結果就使得邪教信仰與宗教信仰在心理上難免有著諸多的同根性和相同點,這種同根和相同就必然使邪教信仰也如同宗教信仰一樣,具有超強的穩固性、不懈的堅韌性,從而顯得特別難以改變。對此,從事邪教救治工作的人體會尤深,一位參與救治“全能神”信徒的人就感觸良深地說:“救治的難度之大,非親曆者難以體味。”探明了這一點,邪教信徒之所以難以在救治中得到轉變的原因就昭然若揭了。

二、導致救治難的邪教與宗教信仰心理上的相似性

1、認知上的相似性

(1)都是有神論

邪教與宗教信仰者都持唯心主義世界觀,都是唯心主義者,並且都是客觀唯心主義者,都認爲宇宙是由一種超自然的精神力量神所主宰,宇宙的運轉乃至存亡皆由神把持,世間萬物的生滅,每個人的命運,人間的禍福都爲神所安排,人只能當神的奴仆。

(2)都是有靈論

邪教和宗教宣揚的都是靈魂不死的鬼魂觀,都認爲肉體會死亡,靈魂則不死,肉體只是靈魂的軀殼或短暫的承載物。

(3)都深信有教主爲之構築的天國

邪教與宗教信仰者都認爲有“天國”,那裏是神所在的國度,仙山瓊閣,錦衣玉食,是真正的溫柔富貴之鄉,幸福無疆之地。在天國裏,天天是良辰美景,朝朝是歌舞升平,生命在那裏不再有死亡的威脅,個個都是長生不老客,並從此永遠不再進地獄,永遠擺脫了輪回之苦。

(4)都具有神聖崇拜

邪教與宗教信仰者都是神聖崇拜者,都有自己崇拜的神聖對象,它們可以是太陽、可以是火、也可以是上帝、安拉、佛陀、老子、吉姆·瓊斯、李洪志等等。

(5)都具有反科學的認識觀

邪教與宗教信仰者對世界的認識都是反科學的。由于人的認識能力的有限性,所以科學再發達,也不可能把人類面臨的所有奧秘都揭示得罄盡無遺。並且科學技術每前進一步,每解決一個問題,都會出現更多問題需要解決。科學知識越豐富,我們所面臨的未知世界就越寬廣,且遇到的大多是更深層次的問題。當某些自然或社會現象不能用當代科學來解釋時,宗教特別是邪教就會趁虛而入,它只需用一句話就能解釋清楚;“這都是萬能之神安排的!”所以,哪裏有未知領域,哪裏就會是宗教和邪教傳播自己觀點以捕獲信徒,擴大營壘的最佳地區。宗教和邪教爲了自身的存在,都必然要持反科學技術的認識觀。。

(6)共同的神力拯救觀

邪教與宗教信仰者都有著強烈的神力拯救觀:一場大病得以痊愈,是他所信仰的神在暗中保護他;一場災難能夠幸免,是神在讓他躲過了這一劫;做生意能賺一把,兒子能順利考上大學也都是神在暗中保佑。一位基督教徒非常認真地告訴筆者,他八歲的兒子從二樓涼台上摔下來,除了頭上破了一點皮之外,全身無什麽重大損害,這都是由于他信仰上帝,上帝保佑的結果。試想,如果李洪志告訴這位虔誠的基督教徒這樣一件事:“在長春,有個法輪功學員家旁在蓋樓,現在這個樓蓋的可夠高的,這個學員從家裏走出來不遠,一根鐵管子就從那高樓上垂直下來了,馬路上的人都驚呆了。他說:誰拍我?他還以爲誰照他的腦袋拍了一下呢。就在這一瞬間回頭的時候,看到頭上一個大法輪在那兒轉呢,這根鐵管子順著頭就滑下來了。滑下來之後插在地上不倒。那要真插到人身上,大家想一想,那麽重,那真串糖葫蘆一樣,一穿到底,是很危險的!”這位信徒是絕不會有半點置疑的。說不定也會成爲他信奉的另外一個神,神力拯救觀念就這樣在每一個邪教信與宗教信仰者心理上強烈地存在著。

(7)都具有非理性特點

與科學信仰不同,宗教和邪教信仰都是一種非理性信仰。二者的思維既不遵守形式邏輯也不遵守辯證邏輯規則,經不起推敲、質疑和拷問。比如,邪教與宗教信仰者都相信靈魂會轉生是不死的。這就是說,世界上的靈魂的數量應當是固定的,可世界的人口已經由1910年的17億增長到了1950年的25億,再進一步增長到2014年的77億億,如果加上有史以來亡故的人口,那靈魂就不知增加了多少倍。是誰制造了這麽多新的靈魂?如果靈魂真的不死,這世界能裝得下嗎?我們還可以這樣問邪教與宗教信仰者,如果真的有神和上帝、佛陀,他們是善良和慈悲的,更是萬能的,那麽,世界上就不應該有不幸和苦難。再比如李洪志說修煉人是不會生病,可“學法精進”的新唐人電視台的李國棟還是死于肝癌,美國法輪功骨幹封莉莉還是死于胰腺癌,這都說明宗教和邪教教主們所鼓吹的關于神、神迹的理論,不僅是荒謬的,同時也是自相矛盾的。盡管如此,邪教與宗教信仰者們還是照信不誤,爲什麽?因爲邪教與宗教信仰都是非理性的。恰如歐洲教父時期神學家德爾徒良所說“正因爲荒謬,我才信仰”。

2、宗教情感上的相似性

宗教情感是是宗教意識在情緒、情感上的反映,是由于宗教信仰者把其信仰和崇奉的神靈奉爲超人間、超自然的神聖,自然而然地在內心産生的一種尊敬、景仰、愛慕、畏懼的感受和相應的感情流露,是宗教和邪教信仰最重要的心理基礎。所以深谙此道的邪教教主就總是借助狂信讓信徒在心理上進入一種狂熱狀態,對之産生多鍾強烈宗教感情,因此,與傳統宗教相比,邪教信仰者在宗教情感上除了更爲狂熱之外似乎並無二致。

(1)敬佩感、敬愛感、敬畏感

邪教信仰與宗教信仰者由于都認爲其創立者不僅力可降妖伏魔,而且,法可創造世界,左右乾坤,對之無不懷有敬佩感;都認爲創立者心地善良,本性慈悲,他們有的爲了普度衆生而苦苦修行,有的爲拯救世人而在十字架上喪身,對之就懷有敬愛之情;在敬佩、敬愛的基礎上,由于創立者法度的威嚴,地位的崇高。理想、追求的神聖,信徒們就會因神聖而對之産生強烈的敬畏感。

(2)恐懼感

在邪教或宗教信仰者的心理上,他們所信奉的教的創立者就是神,擁有廣大的神通,他們怕對神的不忠會使自己得不到庇佑,背叛神會給自己帶來厄運,于是,信仰的對象也就成了恐懼的對象。

(3)依賴感

在變動不居的自然和社會面前邪教和宗教信仰者都會感到自己的無力、渺小,因而就會産生對超人間、超自然的異己力量的依賴感。差別僅在于依賴的神祗有所不同而已。

(4)神秘體驗

宗教和邪教信仰者都會通過修煉、崇拜或其它途徑獲得超越感覺的神秘體驗,他們在神秘體驗發生之時,心理會進入高度興奮狀態,甚至達到心物合一,物我兩忘的神秘境界,不少自認爲獲得神秘體驗的信奉者還會産生強烈的對宇宙、對生命的感悟。而一旦有了神秘的宗教體驗,他們就會無比執著地信仰宗教或邪教,對任何理性的論證和說服,都會不假思索地予以否定。邪教信奉者中有過神秘體驗如看到師父金身等的人,往往是最難以得到救治的。

三、邪教信仰的識別(邪教信仰與宗教信仰心理上的相異點)

3、終極關懷上的一致性

邪教和宗教之所以能夠擁有那麽多信仰者,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們都能給信仰者提供它們的終極關懷。終極關懷是當事人對生命本源和死亡價值的探索,是當事人對生與死,有限與無限的思考,反應了他超越有限追求無限以達到永恒的一種精神渴望。邪教和宗教由于能以自己的方式爲信仰者提供終極關懷,這樣就化解了信徒生與死尖銳對立的緊張狀態,克服了他們對于生死的困惑與焦慮,實現了他們超越性的價值追求。

人皆有對死亡的恐懼感,趨樂避苦、避死求生是所有生命也是人類的天性,但一些在苦樂觀和生死觀上持有非理性思維的人,則會由趨樂避苦發展到追求只樂不苦,由恐懼死亡發展到想逃避死亡,祈求永生。當這種追求不能實現的時候,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就會患上疑病症、抑郁症、焦慮症等心理疾病;另一些人則會投入到宗教甚至邪教的懷抱,因爲邪教和宗教都信誓旦旦地許諾:信奉了宗教,特別是信奉了邪教,就可修成金剛不朽之身,不僅不生病,而且能逃脫死亡。不庸諱言,這部分人也和上述那部分人一樣,患上了另一種心理疾病--—走火入魔(邪教綜合症)。這一病症與上述疑病症等心理疾病不同,其發病基礎是宗教和邪教的終極關懷。這些人把皈依宗教和邪教作爲最後的精神寄托。

用教主們虛構的天國世界來吞沒現實世界以消弭生與死,有限與無限的矛盾,把生死完全委付給宗教和邪教,想以成爲教主的弟子和仆從的方式與教主在天國世界同在,獲得無限和永生。

盡管邪教與宗教信仰在心理上有不少相似點,但邪教畢竟是邪教,它們之間在信仰心理的差異同樣也是非常巨大的。掌握這種差別,有助于識別什麽是邪教信仰。

(1)信仰追求的目標不同

正統宗教要人修來生,修在死後能夠進入天堂,或者至少不下地獄,邪教要人修今世追求直接進入天堂。法輪功就是讓信奉者追求“升天圓滿”,“白日飛升”,國外的“天堂之門”也是如此,結果是修煉邪教的人爲了早赴天國而自焚、自殺。

(2)導致信仰發生的信息源和獲取信息的方式不同

導致人們信仰正統宗教的信息是來自基督耶稣、佛陀、安拉、老子李聃這些或者是抽象的神,或者是已經故去的人和傳說中的人的言論、思想觀點和理論,以及記錄他們的論述和思想觀點的典籍,獲取信仰信息的方式是間接的,是通過傳教的神職人員獲得的。但邪教崇拜的則是活著的教主。他們都是活著的人,都可以通過身段語言、面部表情和眼神來加強邪教信息的傳遞,借助耳提面命的機會提高邪教信息傳遞的效果,這可能是邪教的傳播的速度要大大超過正統宗教,在一個地區只用短短幾年時間就能獲取大量信徒的原因之一。

(3)傳播信仰的心理途徑不同

正統宗教允許信徒以多種方式的修煉來獲取信仰信息,來踐行自己的信仰。有的宗教,信徒們雖然可以進寺院、道觀、修道院去修煉,但大多數信徒都是在家單獨修行;邪教則不然,它們大多強調集體生活或集體練功、集體學法。。

(4)制約信仰形成的宗教體驗的獲取方式不同

從宗教體驗産生的曆程去比較一般宗教與邪教,就可以看出邪教與傳統宗教的宗教體驗的不同。一般來說,傳統宗教信徒獲得宗教體驗的方式,大致有如下四種:一是理論的論證;二是道德的淨化;三是宗教的修習;四是藥物的刺激。而邪教組織則往往用減少睡眠、信息阻斷、感覺剝奪、廣施暗示、集體練功和學法、粗劣的飲食、過度的工作、禁止性生活等欺騙的、違反人性的手段使信徒的身心都處于易受暗示和極度疲憊狀態時出現幻覺,從而産生神秘的宗教體驗。心理學家通過研究認爲,這種宗教經驗實質上是一種生理變態和心理變態的綜合現象。

(5)信仰者存在人格差異

心理學調查結果顯示,易于選擇邪教組織的人至少具有以下性格傾向中的一、二項:一是具有偏執、強迫型人格傾向。二是具有分裂型人格傾向。三是具有癔症型人格傾向。四是具有沖動型人格傾向。五是具有神經質人格傾向。六是具有受施虐型人格傾向。與此不同,正統宗教信仰者絕大多數人格是正常的。不排除信仰正統宗教的人中也會有人有不同程度人格障礙,但那是和全社會人口中人格障礙者所占比例基本一致的。

 

發布時間:2021/6/22 7:24: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3    32    3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