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警惕死而不僵的“中功”非法組織

陳哲

 

人本網藝術鑒賞

2021年4月21日,山東省招遠市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孫旭慧犯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並處罰金五千元。判決結果的宣布,自稱“女娲娘娘”“中功傳承人”的孫旭慧,在威嚴的法律面前現了原形,她那沒有成型的發財夢,也被徹底擊了個粉碎。(見中國反邪教網《利用明星吸引成員,編造“拜師費”等名目大肆斂財……80後“女娲娘娘”被判刑!》2021年04月27日)

一個早已定性、世人皆知的有害氣功(類邪教)組織,一個初中文化程度,年僅30余歲的80後女子,竟然在“中功”消亡多年後,死灰複燃,還組織社會上一些殘余人員興風作浪、改頭換面,繼續危害社會。這些怪異的現象,無疑給人們醍醐灌頂般的警醒和深思。

警示一,對一個人的憧憬膜拜要識其身份,辨其言行是否玄乎其神。

孫旭慧,受母親影響,在讀小學期間就被送到“中功”始作俑者張宏堡開辦的培訓學校學習“中功”,但“中功”卻給孫旭慧的成長帶來不幸的經曆。身處邪教的家庭,尚未成年的她就開始混迹社會。在經曆一番過往的痛苦後,孫旭慧從其母親身上見識到邪教精神控制的威力,開始包裝神話自己,謊稱自己是唯一能和“師父”張宏堡通靈的人,是現世“女娲娘娘”,是“特醫祖師張宏堡尊師培養出來的孩子”,是可以帶領信徒入“禹余天上清淨”的人,以此招搖撞騙,借機斂財。

孫旭慧利用自創的“禹余天文化藝術有限公司”,極力宣揚張宏堡及其“中功”的歪理邪說,並稱自己是張宏堡公開授權的法定執行人,教門內所有事宜皆由她全權負責,並以張宏堡傳人的名義傳達所謂“師父”的指令,發布“百日百人回歸行動計劃”,蠱惑從前的“中功”殘余人員抓緊回歸。爲了讓更多的人相信她那套騙人的鬼把戲,孫旭慧還利用明星效應吸引成員加入組織,如把影視明星鄧倫包裝成代言人,並謊稱另一影視明星李易峰也交了1000元加入了“中功”。

衆多“中功”老信徒拜倒其門下,這在當今網絡信息如此發達,一鍵知天下的時代,竟有許多冥頑不化的人繼續上當受騙,這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深思。人們應該很容易弄清楚張宏堡及其“中功”的來龍去脈和社會危害,然而卻沒有哪個人去認真做。“中功”的歪理邪說毒害著他們的身心。在信仰缺失,滿腦子迷信思想的作祟下,加之缺乏科學精神和科學辨識能力,人雲亦雲及不切合實際的幻想追求,上當受騙也就在所難免。

在衆星捧月般的追捧下,假“女娲娘娘”屢屢得手,確屬意料之中。

警示二,在宣揚所謂“仙境”“修煉不得病”明顯有違科學常識的說教時,要識其是否在斂財。

爲了拉攏更多的人,孫旭慧聲稱,加入她的“禹余天上清淨”可以“一年到頭不生病,大病沒有小病不來”“一起上仙境”,以此迷惑信衆。這正如孫旭慧所說:“我就是想讓更多的人加入,好讓我賺更多的錢。”

截止案發,短時間內,孫旭慧斂取錢財9.9萬余元,全部用于個人揮霍。孫旭慧供述:“如果把信張宏堡的人都整回來,那一個月賺個上千萬都是很正常的。”

縱觀天下,一切利用僞氣功、僞科學、迷信、邪教等套路,拉攏信徒,無不在于欺騙、榨取錢財。

那麽這個文化水平不高的孫旭慧是如何斂取錢財的?

補辦“中功傳承證”。對每一個受騙“回歸”的“中功”老學員,孫旭慧都要求補辦“中功傳承證”,收費100元。實際上,該證的成本只有8元錢,是孫旭慧在淘寶網上定制的。

向信徒兜售“信息産品”。孫旭慧設計了所謂已經“加持能量”的“麒麟衫”和“中華養生益智皂”等“信息産品”,學習張宏堡的騙人手法,宣稱能長功、治病、養生護體,向信徒兜售。比如,印有“中功”標志“麒麟回首吐旋極”的T恤衫,原訂購價18元,賣給信徒50元;“中華養生益智皂”,原訂購價3元,賣給信徒30元。僅售“信息産品”一項,孫旭慧就獲利1.1萬余元,但實質沒有任何功效。

增設“入門費”“拜師費”。在老學員辦了“中功傳承證”之後,就需要學習張宏堡的一部功,費用是1000元。此後還有二部功、三部功、四部功,分別是500元,想學一到四部功的總輔導,又需500元。如果還要拜師,則需繳納5000元……

在繳納最高檔的5000元後,可獲得一個“師承證”,整個一套程序學下來,需要8000元。

爲了發展下線,孫旭慧注重培養骨幹成員,甚至對核心骨幹成員封爲“普賢菩薩”“黎山老母”,並在網上找人繪制聖像。這些骨幹成員,實行傳銷式的斂財方式,只要能拉來更多的人,“入門費”1000元可以提成30%,“拜師費”5000元可以提成40%。一位80多歲的單身老學員,將自己積攢多年的低保錢5000元拿出來拜師,令人唏噓不已。

截止案發,孫旭慧共收取“入門費”3000元,“拜師費”80000元,還借氣功治病之名,騙取他人1000元。再加上銷售“信息産品”及辦理“中功傳承證”的費用,共計斂財9.9萬余元。

孫旭慧,曾是“中功”組織的受害者,在耳濡目染“中功”的歪理邪說後,不思悔改,竟偷梁換柱,效仿張宏堡的詐騙套路,不斷蠱惑“中功”殘余人員,誘惑信徒爲之瘋狂,死心塌地受其盤剝,任其宰割。一個假“女娲娘娘”能玩弄信徒于股掌之中並誘惑前來“朝拜”,這不能不說是“中功”信徒們的悲哀,也是孫旭慧能在短時間內斂取大量錢財,幻想成千萬富翁的重要原因。

警示三,對死而不僵的“中功”非法組織,要抱有戒心。

無論是邪教組織還是有害氣功組織,其在遭受打擊後,爲了繼續生存往往改頭換面,形成新的變種形態。

“中功”起源于1987年,其炮制者張宏堡將佛、道、醫等學說,融入了很多封建迷信和巫術、騙術等內容,聲稱修煉“中功”會産生醫學奇迹,如:高位截癱患者在經“中功”治療後四肢伸屈自如,不能講話的全癱患者能開口說話,而且還能下床走路……

2000年1月,張宏堡因涉嫌強奸婦女、謀殺和僞造證件等罪名潛逃美國,被中國警方發布通緝令追捕。諷刺的是,自稱有特異功能的張宏堡,竟于2006年7月在美國發生車禍意外死亡!

張宏堡雖然死了,但其變異組織多次死灰複燃,繼續危害社會。

2011年,原“中功”骨幹李長祿在山東濟南召集原“中功”組織部分成員,謊稱自己接到“太爺爺”(元始天尊)、“董事長”(張宏堡)的信息,要其重整旗鼓、重新遵照“彌勒佛”的指示,開創一個新的時代,組建“彌勒佛道”。這個披著公司外衣的非法組織,極力宣揚“世界末日”,兩年發展信徒4000余人,斂財上千萬余元,被我警方打擊處理。

家住湖北巴東縣茶店子鎮時年58歲的田師傅相信習練“中功”可以治病,交了3000元費用進入“彌勒佛道”,將每年掙得爲數不多的錢都用在買“信息”産品上,然而,自己的身體狀況不見好轉,老婆因此離家出走。

2013年4月,河北省有關部門破獲一起“中功”非法聚斂巨額錢財重大案件,隨即挖出了以湖南一名只有小學三年級學曆、60余歲的“中功”癡迷者彭水秀爲核心、涉及多個省市數百名成員的地下“中功”團夥,涉案資金、資産高達5000余萬元。其中幾位癡迷者,在2008年至2012年間,每隔一段時間就開小車去趟湖南專程送錢,每次去都裝幾袋子的錢,有時幾十萬,有時上百萬,有時甚至數百萬元。而彭水秀則外出多飛機豪車,一頓飯動辄一兩萬,還在長沙、北京、南甯等地購置了大量房産,擁有路虎、寶馬、奧迪等高檔轎車數輛,並購買一些貴重物品等進行揮霍。在抓獲彭水秀時,其家中現金1172萬元,銀行存款1237萬元。

2019年10月,黑龍江省撫遠警方破獲一起“中功”變異組織境外遙控境內斂財案件。該變異的“中功”組織在原“中功”境外組織骨幹張曉的精心策劃下,利用養生保健的形式,打著“天華文化”的幌子,聚攏一批境內“中功”人員,通過開辦實體,恢複活動,實施精神控制,進行詐騙斂財。

孫旭慧則以“弘揚傳統文化”爲名,打著傳播氣功的旗號,自稱“中功傳承人”,宣揚張宏堡是“靈寶天尊”,她本人是“女娲娘娘”,網羅曾經習練過或接觸過“中功”的人,欺騙他們說“中功”被國家允許了,並以補辦“傳承證”、舉辦“康養班”等進行詐騙。

如此荒誕的言行,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看中你錢包!

盡管形形色色的“中功”非法組織套路不斷更新,花樣繁多,但換湯不換藥,與原孽非法組織源出一脈,其特征與原孽非法組織如出一轍。如:神化包裝自己,打著強身健體的旗號,建立組織,傳播歪理邪說,宣揚反社會、反人類、反科學的觀點,宣揚“世界末日”,聲稱加入他們的組織能進入“天國世界”,繼而聚斂錢財、殘害信徒、危害社會。這些都體現在他們的言行舉止和具體活動中,只要稍加留意,不難辨別。

再狡猾的狐狸也總有露出尾巴的時候。對于這些死而不僵的非法組織,除依法打擊取締之外,培養健全心智的國民性格,豐富的科學知識,無神論思想,健全完善的社會組織保障體系,同樣重要。如此,人們上當受騙的噩夢才會減少。

 

發布時間:2021/5/24 10:09: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3    32    3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