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伪科学的甜蜜谎言

 

本篇文章是根据俄罗斯科学院反伪科学和反科学造假委员会主席.Ⅱ克鲁格利亚科夫的谈话纪要整理而成。刊登于2004年第二期《科学世界》月刊上——编译者著。

现在伪科学甚至已经渗透到国家权力部门,并开始争得永久的立足之地

俄罗斯电视台“显然是不可信的”栏目中就有一个节目是解释身边神秘现象并以此来揭示伪科学的节目。最近几年来俄罗斯的信息中满世界都是有关神秘现象的新闻。C.П.卡皮察教授和著名粒子物理学家、新西伯利亚Г.И.布德克尔核研究所所长、俄罗斯科学院反伪科学和反科学造假委员会主席Э.П克鲁格利亚科夫积极研究医学领域中的虚假信息以及物质与人的本性观点的研究。现如今为什么人的思想这么混乱?是什么干扰着俄罗斯人正确思想的形成?

反伪科学委员会

反伪科学委员会成立已经5年,当时信息媒体嚣张到以至于所有可能的伪科学文章都在科学的招牌下刊出,所有与真理无关的魔术节目、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巫师和治病神医都能在电视上出现,他们以“水充电”,用人们不熟悉的“磁场”器械为你带来“健康和幸福”等等,还有那些热衷的吹鼓手。一些还未被科学解释的现象、与外星人接触及类似轰动一时的内容报道也充斥于各类出版物中。给人的一种印象似乎是,俄罗斯不再有基础科学。而大众媒体中各种“神奇”的信息更使人眼花缭乱,让人不知所措。神秘概念和伪科学盛行,而资深的科学家们上报纸杂志,特别是上电视的途径都被封堵。现在的状况有了根本的好转,这是由于有了委员会的工作和人们提高了对真正科学信息的兴趣。

在风头浪尖上

不久前《消息》报刊登了一篇由反伪科学委员会4名成员E.亚力山德罗夫院士、A.金茨堡院士、B.福尔托夫院士和Э.克鲁格利亚科夫院士联名撰写的文章。这篇文章是为了回应该报不久前刊登的一篇有关国防部下属的一个科学占星中心的事情。这是一个明显例子,说明占星术和伪科学正在对人们的思想产生着什么样的影响,这值得人们深思。

从前神秘论、魔术、占卜、巫术、蛊术是在贫穷的家庭妇女中以及没文化的农民中盛行。那些在贫穷的老妇人、不怀好意的人、“上帝派来的人”和“语言家们”沿街兜售“神秘知识”,他们仿佛一看你的星座就知道你的命运,你的未来,用各种启示来吓唬人。

遗憾的是,今天的伪科学甚至渗透到国家的政府,其中包括权力部门,并力争在那里的一席之地。谢尔盖·绍伊古就承认,国家非常局势部就曾接受过占星术家的建议。而在某部队完全自愿地并极其秘密地请来了巫术师为其服务。巫术和萨满教是人类文化中非常古老的一部分,已有近10万年的历史,但现代人不应使用这种古老的方法来认识世界,这会使人类倒退。迷恋伪科学的不仅是在俄罗斯,而且是在全世界。俄罗斯公认和社会意识危机以及苏联解体以后思想意识形态跟不上形势,随心所欲,丧失精神支柱导致神秘主义知识的泛滥,使得人们陷入自我世界,脱离实际生活。

靠占星术赚钱

现如今算命的人赚钱还用上了现代通讯手段和计算机技术。美国当代天文学家卡尔·萨根确信,美国对应1.5万星术者的是1千名天文学家,况且后者的生活比前者更贫穷些。这样一来,从中世纪以来当代世界的变化不大,那么首当其冲的问题是经济利益。占星术开始带来了难以置信的利润并且对很多人来说变成了不可比拟的类似精神麻醉剂一样的东西。一个人在相信了预言以后,将会下意识地开始“歪曲”自己的生活事实,并在和星座预言的比较中顺从地等待自己命运的实现,不再为实现自己的向往或者避灾做出任何的努力。

当代的孪生儿

英国人搞了一项出色的有2千名当代孪生儿参加的调查。根据星相学家的说法,他们不仅应该性格特点和志趣相似,而且会患同样的疾病,拥有相似的习惯和智慧。从参与统计的100多个参数中,没有发现任何相似的地方。多次反复的科学统计证实了星象对个人及其命运理论的欺骗性。占星术不仅渗透到国防部和军队,而且也渗透到权力部门,某个部门甚至认为刑事侦破因此而变得复杂起来。为什么会对国家权力部门的工作人员破案产生影响?如果每天有近30万人同时出生且同属于一个星座,那么这些人一出生就该戴着“凶手”的帽子而成为真正的凶手吗?那全世界会有多少杀人凶手?如果行为和命运是受万能天体的支配,那么罪犯还应该对自己的罪恶行为负责任吗?答案是很明显的,然而使人不安的是,有声望的人和部门倾听的不是科学和健康思想之言,而是欣赏伪科学的花言巧语。

赞歌从何而来

也许,不能正确反映身边客观规律的文化传统和认识束缚着人们的思想。除此之外,一个无力应对显示的人必然会努力回避。不应忘记的是,天文学是占星术的女儿。尽管当前的刊物极具敏感性和科学性,但伪科学知识还是在医学领域中传播开来。医学界中的那些丧失了严肃知识和品德的人渴望发财,自命为医生的人很少为病人的健康考虑,他们的目的不是治病救人,而是获取利润。

伪科学泛滥的另一个原因是社会的教育水平低下,其中包括官僚机关。他们营私舞弊,知识浅薄。在俄罗斯错误的认识和假发明中,有两个同盟者一是无知,二是贪赃受贿。后者是全世界的现象,而俄罗斯人在近科学的研究中则发明了极巧妙的有效的赚钱的方法。他们在某个项目的招牌下能得到一大笔钱,而并不是看实际结果如何,一笔不小的现款就流入那些向政府官员游说者的腰包。与这种现象进行斗争不仅应该是科学家,还应该有权力部门。

广告与责任

俄罗斯虚假广告满天飞的原由是法律不健全和执行不力。国家要有不良广告法。不仅广告人应该对虚假信息承担法律责任,而且还有媒体也应承担。不仅要对广告负责,还要对与新的科学思想和科学发明有关的产品负责。除此之外,当产品有权上广告的时候,应该告之读者(观众、听众)。同时,由于人们向来比较信任媒体,所以媒体应该在普及真正科学概念方面起重要作用。然而,多数记者不具备必要的专业知识,因而在捕捉轰动一时的消息和“未被公认的科学天才”时经常失误,使这些“天才人物”为自己轻易的打开上电视、报纸和杂志的大门。

谁是评判者

那些无法对科学发明的真实性做出正确判定的人,经常争论科学信息的可信度。科学家应该参加对那些准备推向市场的人们所不熟悉的制剂和仪器进行评判。比如物理学家能够参与某种辐射治疗仪进行的评估,仅用某种治疗仪或者锆质耐火材料制成的手镯就能治好病的说法是荒谬的。物理学家是判断不出磁性手镯是如何对人产生影响的,这只能在医生进行相关治疗后才能做出结论。应该由反伪科学委员会的成员医生来回答相关问题。遗憾的是,到现在俄罗斯医学科学院还是没有做出反应,委员会里没有它的成员,但情况已经开始有了变化。2003年5月27日俄罗斯科学院主席团会议上通告了伪科学泛滥的情况以后,出现了一大批自愿加入反伪科学委员会的人(其中包括生物学家和医生)。不论是科学家还是普通百姓都开始认识到反科学思想泛滥的危险性。

科学之外的奥斯塔普·边杰尔们

俄罗斯的伪科学——世界上最出色!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主要伪科学的概念正是从俄罗斯传向世界。比如,突然出现的热能发电机,它的发明人承诺有300%的效率,而最大胆的人说,有1000%!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们不去开发一种免费的电能呢?那就不再需要石油、天然气、煤,任何可供选择的能源都不需要了。这显然是与实际不符,但是已有一部分组合机件以可观的价格出售给了南韩。俄罗斯扭力学思想已经传入保加利亚(耗尽国家大量资财的以扭力场进行欺诈的行为发生在苏联时期),其政府完全郑重地审议了国家使用新的热能组件,热能发电机解决动力工程的问题。保加利亚和俄罗斯的科学家们共同努力,得以说服该国领导人不要如此轻率。当然政治家们和商人们的意图是可以理解的,他们合理地花钱做有效的投资,能源经济是非常有现实意义的。但没考虑周全的事情是不能做的。最终保加利亚拒绝了热能发电机的事。然而,这种商业活动在俄罗斯发展得非常顺利。

伦敦出过一件非常有名的事,一个领导过海军科技部的退役的英国海军将军,拿出自己的10万元钱给某个美国人做改造内燃机的事,也就是说可以给发动机加水而不是汽油。奇迹没有发生,钱也没了,2年以后一贫如洗的将军去世了,也不知道这个美国人的命运后来如何。

来自西伯利亚的“治病神医”发明了一个中微子发生器,说可以使肿瘤病人痊愈。他说,肿块经过一次照射就可以缩小30%以下。然而,这位无能的设计者忘记了,中微子——穿透一切的粒子。它们产生于太阳内部并能以强流自由地穿透任何障碍。为“捕捉”到中微子,物理学家们建造了强大的装置,而所获得的仅仅是几个中微子。所以积蓄在人体某个组织中(这就是照射)是怎么也不可能的。

然而这些发明家并没有那些钻入政权组织中的人物危险。不会给任何人带来伤害的科学对于他们来说是业余爱好。前不久传说一个农村发明家的故事,他“替代”牛顿和爱因斯坦,建立起新的引力理论甚至“发现”了抗重力。当然,实验和错误是认识的主要途径之一。如果反科学的概念变成有组织的体系,还拿国家的钱,那就是不幸。第一,会动摇对国家领导有效支配国家财政能力的信任。第二,真正科学的威性会受到损害。

伪科学的四个特征

可以从一系列的特征中“诊断”出伪科学发明和反科学的观点。

其一,这类发明者积极地运用特别科学的和多数人不太熟悉的术语,如“轻子场”、“中子射线”和“扭力场”等等,所有这些难懂的词汇给人造成的印象是,他们的研究处在科学前沿,而且可能是人类所认识之外的东西,并且是资源丰富、博得好评和迅速见效的。实际上这是“科学放荡”。在上面提到的术语后面,没有任何的内容,虽然他们也是出自科学词库。

其二,是神秘性,披着神秘的外衣,似乎与国家重大课题有关。因为要保护国家的机密,所以是无可非议。这个防护层通常只是为了拒绝参与鉴定和分析。

其三,是对以往科学发明持蔑视的态度。新规律不应拒绝原有的规律,它们应该对已掌握的知识进行不断的补充和确认,因为所有这些都是一颗知识树上的分支。相对论力学是相对论理论的组成部分,那么,可以用它来描述所有牛顿的法则。然而,宇宙飞船轨道的计算是按照“牛顿”法则计算的,没有相对理论是不行的,因为宇宙飞行器在茫茫宇宙中的飞行速度与光速比较显得太慢了。当我们与最接近光速的速度打交道的时候,只能利用最为复杂的理论,而它与原有理论是不可分割的。

伪科学的信徒们断然拒绝科学知识的继承性,彻底丢弃已有的理论。科学中最有意思的是,它绝对不是一成不变的知识体系,而是一个鲜活发展中的机体。这一点同样遭到伪科学拥护者的拒绝。他们很愿意回忆,当时人们认为遗传学和控制论是资产阶级伪科学的事,然而这些往事不是在科学环境下产生的,而是被意识形态战线的工作者们臆造出来的。同时也不应把客观的科学评价与政治上陈腐的说法混为一谈。

其四,打着科学招牌,用轰动的、惊世骇俗的方式在大众媒体上宣传的作品,可以认为是伪科学的特征之一。

E.阿列克山得罗夫院士、B.金茨堡院士和Э.克鲁格利亚科夫院士给俄罗斯总统普京写了一封信,提出了一系列与科学有关的原则性问题。特别提到了没有根据的信息危害俄罗斯科学的发展并影响先进技术的传播。信中指出,当国家决定投资新的计划时,务必要经过认真的审核和鉴定。

应该怎么办

首先要对发明进行科学鉴定,要有诚实的、拒收贿赂的、称职的专家参加鉴定,好在俄罗斯有很多这样的人。此事依靠专利局是不行的,因为它只负责发给专利证书,如果这个发明有很好口碑的话。不仅在俄罗斯,就是在美国也常有各种各样的永久型发电机获得专利,而且并不需要产品性能的证明材料。按理说,在提交专利局之前,应该通过科学鉴定,这样就不会发生任何意想不到的事情了。然而,有时是婴儿和羊水一起出来了。比如说,前不久一个美国人因为发明了磁体层X线照像方法而获得诺贝尔奖,实际上列宁格勒的一位无线电物理学家早在美国人发表研究结果之前就已经形成了这个思想,但这个思想被我们给推翻了。当然,这是一个遗憾的失误,但给无关紧要的发明以专利证明是更可怕的倒退。

今天谈的是关于人们丧失对知识、科学、人类理性和现实生活合理性的信仰,在这方面不排除大型技术事故所带来的影响,比如切尔诺贝利事故和“切林德吉耳”的毁灭。但实际上这些是科学和技术进步的前沿,在科学和技术的进步中,谁也不可能不犯错误,谁也不可能没有危险,没有危险就没有前进。开拓者们总有一定的危险性。在学会建造蒸汽机车的过程中,发生过多少次爆炸?在飞机试制的过程中,坠毁过多少架?由于设计人员计算上的错误,有过多少轮船沉没?这是人类为追求自身幸福而付出的一份可怕的贡品。这就是真正的科学发展之路。(本新闻重新编辑于: 2005-6-15 16:57:32)

 

发布时间:2005/11/23 21:11:46

我有话说

book 文友笔会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