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我所认识的“法轮功”

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 郭正谊

 

1.与“法轮功”练习者们交谈

2000年春,我与几位执着的“法轮功”练习者谈话(她们有大学教师、工厂职工和家庭妇女,他们中有的就是原练功点的负责人,他们既参加过4.25中南海周围非法聚集事件,又多次以‘反应情况’为名到过天安门广场,她们既未判刑劳改,也未受到“劳教”)在交谈时发现,不仅这《转法轮》一书背得烂熟,而且李洪志1999年6月2日发表的“我的一点感想”,一个中年妇女,可以一字不差的背诵下来。

于是我就问他们李洪志在他的这个“感想”中说:“美国一向是以尊重人权为表帅(按:应为“率”)的国家,那么美国政府会出卖人权做此交易吗?而且我是美国的永久居民,是在美国的法律行使范围内的永久居民。”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不是说明,你们心中至高无上的“师父”已经宣布是美国人,要美国的庇护了!这你们又怎么看?

他们有的说:这是师父要超度美国人!还有的说这是一种很深的“天意”,不是我们能理解的。

我说:我是你们认为的“常人”,但是我们还想举出你们心中至高无上的“师父”的话(你们称之为“经文”的)来反问你们,李洪志开口闭口就说:我们不问政治,没有组织。1996年9月3日他在“修练不是政治”短文中说:“我们大法修炼的形式就是这样的,也不投靠任何国内国外的政治势力。那些有势力的人不是修炼的人,就绝不能担任我们大法的任何名誉的和实质的负责人。”(见《法轮佛法-精进要旨》第97页)请问你们的李洪志要求美国的“人权”保护,这难道不是“投靠任何国内国外的政治势力”了吗?这样一来李洪志本人是不是应该“就绝不能担任我们大法的任何名誉的和实质的负责人”了呢?直到如今,你们还在为一个已经是美国人的“师父”“效忠”,岂不是太傻了?

他们无言可对,只能说:这不是我们能理解的。但是我们还是要加紧“实修”,国灰时间不多了。

我问她们:是不是因为地球要爆炸?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这是有人造我们师父的谣”!还说:我们师父从未说过这种话。甚至有人立刻举出李洪志1998年5月30日在法兰克福“讲法”中讲过:“还有一些专门讲什么世界末日的这种宗教,专门讲这些东西。这都百分之百的是邪教,在制造社会动乱,对社会不负责任,所以不难区分这些邪教。”而我们是“大法”,不是邪教。

于是我又问他们是不是反复认真地从头到尾读过李洪志的《转法轮》等书,请问书中一再讲的“末法”、“末劫”、“劫难”、“危险的边缘”到底是什么意思?

例如,李洪志说:“我告诉大家,我早就给大家讲过这件事儿了:末法时期高层次的,他都在劫难之中。该保护的都保护起来了,没有保护起来的都随着爆炸销毁了,现在谁都没有了”(1995年1月2日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答问,见《法轮大法义解》70页)。是不是讲地球要爆炸?

我再问她们:你们有病吃不吃药?

这次回答的就不一样了。有的说:练了“大法”就不生病了。还有的说:师父没有说有病不吃药。

我说:李洪志在1999年7月22日发表了一个耍赖的《我的一点声明》,想把他说过和作过的事都赖掉,你们就跟着学。请问李洪志在《转法轮》第二讲“有所求的问题”中明确地说:“所以我在办班的时候都讲,法轮大法的弟子都不许看病,你看病就不是我法轮大法的人。”(第一版第77页,海外版第80页)说的又是什么?

他们无言可对,但是一个红了眼圈,说什么:“传宇宙大法真是难啊!”另一位则说:“师父为了拯救世人正在美国受苦,我们是知道的。”

我问她们:谁告诉你们,李洪志正美国受苦?她们说:这是我们“悟”出来的。我们告诉她们这是有人造谣煽动你们,说什么:李洪志正在美国吃糠咽菜!你们听了就信以为真,就立刻往天安门广场跑,去闹事!

实际上,李洪志早就想往美国跑了。1994年底,他的老家长春就有100多人给中央有关部门反映了李洪志的问题,揭了他的老底。于是他慌了神,在1995年1月2日就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明确地说:“大过年的还把大家召集来开个会,这个会不开还不行,因为我们好多学员都知道我马上要去国外传功。”“还有这样一种传说,说李洪志出国了,可能不回来了。说这话的人就把我当作和一般的常人一样。我出国了,到那儿去打工挣俩钱儿回来,或者就定居在那儿了。我可不是那样的人。大家知道我在国外是有亲戚的,我出国是随时随地都能出的,生活条件是比这儿要好的。”(见《法轮大法义解》67页)

我们交谈的问题很广泛,但他们很执着,一直说是李洪志是在教他们做好人。但是,可庆幸的是他们也承认自己是中国的公民。我说:好人和好公民是不能对立的,即使你们自认为不是“常人”,但你们仍然是在常人社会里生活和工作,那就不能去破坏常人社会中应遵守的共同规矩,就不能不遵纪守法,破坏社会安定。

再一次是与中科院某研究所的博士生曹凯的对话。他患有糖尿病,但是奉信李洪志有病不吃药,眼睛近于失明,仍不肯就医。他曾发表过“法轮功--不是迷信,而是博大精深的科学”一文。

我问他:你是学生物学的研究生,是高学历的人,为什么崇信一个初中文化水平的李洪志编造的那些无根据的胡言乱语。

他说:现在有许多未解之谜,例如大金字塔、百慕大三角,史前文明包括史前核反应堆以及外星人光临地球……,现代科学都解释不了,但李洪志老师解释了。所以我说法轮功一一不是迷信,而是博大精深的科学。

我又问他:《转法轮》第五讲,“开光”中李洪志说:“过去明朝有个修道的人,修道时就有蛇附体,后来这个修道的人没修成死了,这个蛇占有了修道人的身体,就修出人形来了。因为他本性不改,又化成一条大蛇跟我捣乱。我一看也太不象话了,我就把它抓到手里,用了非常强大的一种功,叫做化功,把它下半身化掉了,化成水了,它上半身跑回去了……93年他又跟我捣乱。因为他老干坏事,他破坏我传大法,我就把他彻底销毁了。”这是宣扬迷信还是高深的科学?

曹凯说:常人从字面上看认为这是迷信,但是他理解不了这个例子背后蕴涵的真正意义。

我说:请你给我解读一下这个例子背后蕴涵的真正意义,好吗?

曹凯说:我还没有修练到那个层次。

我问:听说读《转法轮》后来每个字甚至偏旁都会变成法轮或李洪志的像跳出来。这个层次你练到了吧!

曹凯说:我也没有修练到那个层次。

最后我问:李洪志的书你都读过吗?有多少种?

曹凯说他都读过,但怎么也说不清有多少种。我告诉他有17种,我倒是都看过。

在临走时曹凯苦着脸问我:你看了那么多的书为什么不练“法轮功”?我说:我没有你那么糊涂。看来学历高的人,一但陷进去就会比一般人更为“执着”而难以自拔。

2.“法轮功”向儿童入侵

1999年4月25日以后李洪志从中国大陆飞往悉尼,在5月2-3日,召开了两天会。就在这个会上,李洪志说:“其实有的地区幼儿园的园长一直到老师啊都在炼,那些小孩都在炼。小孩他没有执著嘛,往那一坐,哎哟!太好了,真是纯净啊,真了不起。这个事情当然是好事啦,对小孩用大法的法理来教育,对他们一生都是受益无穷的。”

果然,1999年在清查法轮功的过程中,在山东济南地区竟然真发现了一个以少年儿童为对象的“法轮功”学法小组19个孩子被骗去“法法”,小的才4-5岁,最大的12岁。小的是用糖果饼饵骗去的,大的是用能成仙得道引诱的。他们被关在秘密的小屋中,看李洪志的录像带,学读法轮功的书,还要背诵李洪志的《洪吟》中的反动诗词!太可怕了,这那里是什么学法小组,实际就是一个摧残孩子们的“集中营”!

仅仅10岁的胡振炜小朋友被解救出来以后,她控诉说:“让我练功时憋气,憋的我心口都痛”。问到另一位叫王光军的小朋友,到底练了什么,他说:“打坐,冲关”,而且他们自己讲:“我的学习成绩本来是优等的,现在只能刚刚及格。”

这个“学法小组”在干什么呢?在和我们争夺下一代,我们教孩子们的是要;学科学,爱科学,用科学。而法轮功在干什么?正象这个“学法小组”创办人所交待的:“小孩吗,告诉他们什么就信什么!”

太可怕了,孩子们的心灵醒来就是一张白纸,绝不允许在一开始就被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抹黑,然而,他们是作了,这决不是小事!争夺接班人的斗争就在我们身边。

在这里我还要讲一件就发生在我家旁边幼儿园里的事,有一个幼儿园老师是修炼“法轮功”的,她看中一个小姑娘,就不让这小姑娘出去和另的小朋友玩耍,而把她留在屋里盘腿练功,又向小姑娘的父母说要认小姑娘作干女儿。小姑娘的父母赶快把小姑娘接回家,再不来幼儿园了。

据我们了解,李洪志在海外办了不少“明慧学校”,在校内教孩子们学什么真是值得认真调查的。

3.李洪志近两年的新动向

“经文”的删削调整:

这是李洪志行动的新调整的准备。

首先是把他最无耻的“我的一点声明”偷偷地删除了。因为他企图抵赖的什么地球要爆炸,有病不吃药……已是白纸黑字无可狡赖。至于‘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反政府’的“保证”则更是空话。再就是2000年9月26日“明慧网”上发表的“严肃的教诲”也删除了,因为该谈话中说到:“其实国内一定高的社会阶层的学员如能在自己的环境中利用他们的条件证实大法,因此不向邪恶暴露自己,也是了不起的在证实大法”。这正说明他们早就在组织秘密隐蔽的第二梯队,继续扰乱中华,在他们幕后的操纵下,一些“法轮功”的执迷者被利用而茫然无知。在“讲真相”的口号下,他们贴标语,撒传单,送光盘,打录音电话,发垃圾邮件,直到干扰电视播出……,无所不为。而那秘密隐蔽的第二梯队,也不断浮出水面,暴露原形。

2003年9月22日,“明慧网”又发表了“大法书籍目录”并声明《中国法轮功》和《转法轮卷二》不再印行。接下来就在“法轮功”的报纸“大纪元”发表连载文章攻击何祚庥拿到《转法轮》不认真读,李洪志才是真正反对气功,反对特异功能的大觉者。这就使我们想起李洪志赖以起家的《中国法轮功》,在书中明白写着他会“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功能。这岂是能以“不再印行”能赖掉的!

集体“发正念”(诅咒)

2001年5月19日在加拿大的会上,李洪志发明了邪术的作法,那就是集体“发正念”(诅咒)。用来消除“邪恶”。这套邪门歪道的图曾经成为“明慧网”的着页。据说只要口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就能把“邪恶”消灭,化成血水。“明慧网”宣称在2001年5月27日的再“发正念”时已把何祚庥先生化为有毒的血水!

2002年10月13日李洪志还觉得不够,要全世界大法信徒每天同时“发正念”,他说:“但是一般每天大家的集体发正念就要更大范围地追找邪恶。做法是:1.要集中精力,头脑绝对地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强大,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2.暂时看不到另外空间的弟子,在念完口诀时集中强大的念力念一个“灭”字。“灭”字要强大到象宇宙天体一样大,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为了减少损失,为了救度众生,发挥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吧!显出你们的威德吧!”

为此“明慧网”2003年10月26日宣布“从今天凌晨2:00开始,北美及其他相关地区的夏令时间结束(澳洲夏时制除外)。纽约时间凌晨2:00时,时针应往回拨一个小时,成为凌晨1:00。请海外大法弟子注意发正念时间的相应调整。

中国大陆因没有实行夏时制,所以时间不需要调整。仍为北京时间每天早上和晚上的6点,以及每天正午12点和午夜12点,以及星期日的上午5点、6点、7点。

北美及其它实行夏时制地区的海外大法弟子请注意:全球同步的每日四次发正念时间从今天起应为:纽约时间早上5点,上午11点,下午5点和夜间11点;每周六的三次连续发正念时间为:纽约时间星期六下午4点、5点、6点。其他海外地区类推。

为保护基本的休息和体力,长期工作紧张繁忙的同修请酌可将每天四次的同步发正念时间减少到每天两次,但一定要保证这两次做好。请有关的同修相互提醒与转告。”

“发正念”(诅咒)已经成为“法轮功”不可少的邪教仪式。不论搞什么活动,都要集体“发正念”(诅咒)。

造谣与无赖

大家都说“明慧网”是个造谣网站。这里只想举两个例子:

有两个“论坛”网站,总的是宣传“法轮功”的,当然也有不同观点发表。

今年6月,一个论坛上发了一个“贴子”说:“法轮功”屡屡败诉,还要在“明慧网”上造谣说一再取得胜利。不信的话就请搜索“法轮功败诉”便知分晓。这一来揭了造谣的老底,于是,“法轮功”就用大量的垃圾文件把该网站冲垮,至今也未恢复。

另一个是“法轮功论坛”,2003年6月25日,一个名叫王平的“法轮功”笃信者发了一个贴子“我们该向谁真?”“法轮功”又用大量的垃圾文件把该网站冲垮达一个月之久,至今虽然恢复但已停摆,但“我们该向谁真?”贴子仍在网上。

王平在网上说了什么呢?

他说:“近日,我从大法网上,看到我们本地的一名邪恶得了癌症,已经不能动了,得了报应。可我昨日在大街上却看到,他正指挥其他人,清理我们的标语。

还有,我们本地有位同修被抓去了。过了两天,听说他被从数上扔下来,摔成了重伤。后来,大法网上,也刊登了这条消息。可今天,听他的一位亲戚说,这位同修亲口对他说,是因为逃避迫害,自己跳下楼的。近来,大法网上发表了很多迫害真相和邪恶遭报应的事例,水平不高,道听途说一些消息,就胡编乱造,与事实不符,大法网发表出来,对那些还不是同修的人们来说,只会加强他们对大法的不信任感。”

就是这样,对于一个维护“法轮功”的弟子的真心话,他们也是容不得的,又谈何“真、善、忍”呢?(2004.02.27中国反邪教网)

 

发布时间:2004/7/21 12:22:17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2.[游客]已过期删除(提交时间:2013/6/18 21:02:54)

1.[游客]听不上下边(提交时间:2013/6/18 20:54:12)


book 文友笔会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