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再談法輪功起訴趙致真一案

 

法輪功起訴趙致真整整十天了。依照法律無罪推定的原則,一個人告了另一個人,絲毫不意味著前者的法律地位比後者優越。惡人告狀的事自古有之,不過在美國于今爲烈罷了。然而,法輪功旗下的大小“媒體”卻如打群架般一擁而上,把互聯網鬧得烏煙瘴氣。不由想起三國演義中張飛把樹枝綁在馬尾巴上亂跑,掀起漫天塵土使人誤以爲有千軍萬馬一樣。

更令人搖頭歎息的是,這些文章充滿了辱罵和恐嚇。將趙致真說成是“輿論打手”,“文化痞子”,“罪責難逃”,“雙手沾滿法輪功學員的鮮血”,只差“砸爛狗頭”和“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腳”了。

除了我介紹的幾篇趙致真的作品外,許多人紛紛在網上轉貼他另外的文章。

西諺說得好,“樹因果實而知名。”(atreeisknownbyit’sfruit.)我沒有發現一篇趙先生的文章在煽動仇恨,讀他的東西越多,越增添了對他的了解和敬重。反觀法輪功幾個男將女將實在太失水准,有個自稱羽明的除了罵街說不出任何道理,卻好像參加過武漢電視台的會議一樣,把當時的“內部矛盾”描述得活靈活現,他敢對自己的話承擔法律責任嗎?有個叫章天亮的公開叫嚷,說盧旺達的前車之鑒已經擺在趙致真前面。有個叫鄭雯的竟然嘲弄趙在文革期間受迫害到煤礦挖煤的經曆,還有個叫王一峰的竟然把趙先生說成是當今的戈培爾,並誘導別人去株連趙在美國的女兒。你們寫過甚麽正經文章嗎,能不能拿出一篇像樣的代表作和趙致真“單挑”?也有一位我平時還算高看的作家,竟然也跟著這幫人鼓噪,未免太不懂得“愛惜羽毛”。

法輪功起訴趙致真如此“氣壯”,是否真正因爲“理直”呢?趙致真的主要“罪狀”,據法輪功“官方媒體”說是制作了電視片《李洪志其人其事》,他們聲稱“趙片”在中央和地方電視台反複播出並複制了億萬拷貝,因此犯了AlienTortClaimsAct的天條,應該象盧旺達種族滅絕中犯了煽動仇恨罪的3個人被判處35年徒刑和無期徒刑一樣,將趙致真在美國“就地正法”。(他們事實上已經妄圖把民事起訴升級爲刑事起訴)。我的天哪,趙致真這下真是命懸一線,危在旦夕了。

法輪功大概以爲別人都是嚇大的,美國的法院也是李洪志開的。據我所知,所謂盧旺達一案首先有種族滅絕爲前提,是由專門的國際法庭(ICTR)審判的。

而三位被告不但參與秘密策劃屠殺,而且在傳媒中公然煽動暴力。此案對被告播放內容有罪的認定是逐字逐句的,例如“胡圖族男人娶一個圖西族女人,就等于身邊睡一個敵人,應該立即采取行動。”並配以匕首等畫面。以此來比附法輪功的事,真是“哪兒跟哪兒”啊!中央電視台作爲中國最權威的電視台,播出代表自己觀點的電視片,純屬他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爲什麽不把這個“大毒草”拿到新唐人電視台“示衆”,然後一句句將它批得體無完膚呢?

更爲令人迷惑不解的是,我明明在上篇文章中指出,中央電視台的節目不是武漢電視台制作的,爲什麽你們都對這一根本性問題顧左右而言他?你們的情報系統和研究機構拿了高薪是幹什麽吃的?中央電視台播出這樣一個重大的節目,可能交給一個市級電視台制作嗎?趙致真這一級的幹部和江澤民隔著十萬八千裏,他能有“龍顔咫尺”,“臨危受命”的榮幸嗎?你們至少曾是中國人,竟然連中國的基本常識都不具備。其實事情一點都不複雜,全國電視界都知道,武漢電視台《科技之光》根據群衆來信赴長春拍攝了《李洪志其人其事》的電視采訪片,但從來沒有播出。此後,中央電視台制作自己的節目時也用了《李洪志其人其事》這個題目,並選了《科技之光》節目的一些素材。此《李洪志其人其事》非彼《李洪志其人其事》也。記得當時公安部政策研究室也發表了一篇《李洪志其人其事》。這全都不是什麽秘密,當時的經驗交流會上不止一次有過廣泛介紹。你們怎麽會荒唐到把中央電視台的《李洪志其人其事》稱爲“趙片”?你們不是在中央電視台和武漢電視台都有“臥底”的人嗎?怎麽不打個電話問問呢?即使這個節目得諾貝爾獎,奧斯卡獎,趙致真也不能“貪天之功”,“掠人之美”。反過來,倘若這個節目有“彌天大罪”,“滅族之禍”,也找不到趙致真頭上。我再次請你們把《科技之光》到底做了什麽節目拿出來放放。不要在這個最關鍵的事實上語焉不詳,混淆視聽。

其實你們已經亮出底牌了,你們的唯一根據是趙致真在全國科普工作會議上發言中的一段“自供狀”:

“《科技之光》5年來的另一特色,是堅定不移地批判僞科學。作爲一切歪理邪說、封建迷信的天敵,《科技之光》多年來在批判”水變油“、”邱氏鼠藥“、”巫醫胡萬林“等鬥爭中一向沖鋒在前。去年6月下旬,《科技之光》一行三人飛赴長春,拍攝了一部專題片《李洪志其人其事》及6小時的素材帶。後來爲中央處理“法輪功”提供了有益的參考,並爲中央電視台揭批“法輪功”准備了資料。我們多年來有一個共識,《科技之光》永遠應該是反對僞科學的前哨部隊。當有些群衆可能睡去的時候,我們必須醒著,這是我們職業的素質和責任。”(《人民日報》2000年1月1日的第九版)

這豈不恰恰證明了《科技之光》把揭露法輪功視爲他們批判僞科學的一部分嗎?要說爲了“賣身求榮”的話,據我所知,他們揭露的“沈陽怪坡”和“水變油”都是針對中國官方大報登載的錯誤文章;他們揭露邱氏鼠藥是科學家在中國法院敗訴的時候——不要忘記,他們還給蒙受不公的科學家捐贈了2萬元的訴訟費。他們對僞科學的反對正是他們在巴黎獲得儒勒。凡爾納獎的重要原因之一。

難道惟獨法輪功的老虎屁股不能摸?一個科學專欄5年前制作了一個沒有播出的訪談性節目,就要招致和盧旺達種族滅絕同罪的指控?!

退一萬步,就算中央電視台的節目“有罪”,《科技之光》的一些素材被中央電視台用了也“有罪”,趙致真並不是攝制組的成員,他作爲擁有幾百人的電視台的台長,又該承擔多大“罪名”?

就算按你們所言,中國的勞教機構對法輪功學員有虐待行爲,這和一部根本未曾播放的反僞科學電視片有何關系?如果有人指出小偷偷東西,結果小偷在監牢中被看守打死了,能說這是揭露者的罪?美軍在伊拉克虐待戰俘,能說因爲美國的傳媒刊載過批評薩達姆的文章而必須追究總編輯的罪責?

法輪功的決策人呀,你們也太狠毒,太心急了。美國的司法制度即使有再多漏洞,我想也不至于愚蠢到充當你們的打手,懲罰一個具有世界知名度的中國科普作家和電視制片人吧。把話說透點,在任何一個民主的社會,趙致真這類學者的科普工作都會受到尊重、鼓勵和保護。只有一種情況趙致真會必然遭殃,那就是你們掌了大權,成立邪教法庭,象把布魯諾燒死在羅馬鮮花廣場那樣,讓中國千萬有良知的科學和文化工作者遭受荼毒。

寫到這裏我很悲憤,五四以來,爲了救中國,多少志士仁人在呼喚德先生和賽先生。一個社會的進步,德賽兩先生是結伴同行,缺一不可的。我們需要有人爲德先生而鬥爭,也需要有人爲賽先生而奉獻。今天卻有人把推進民主和支持法輪功扯在一起,本身就很搞笑。卻還要對全身心普及科學的趙致真大動幹戈,實在有損自己的形象和名聲。連一些法輪功學員對起訴趙致真都表示了很難認同。

也許有人恨意難消出于趙致真的共産黨員帽子和武漢電視台台長的頭銜,但請不要忘記,中國有6000多萬共産黨員,其中不乏民族的精英分子。趙致真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據法輪功的追查中心公布,他們已經將許多中國媒體的老總都列入了黑名單,連一大批普通記者也不放過。經此趙致真一案,我倒建議你們整黑材料的“專案組”除了煽動仇恨外,至少也請幾個稍有正常心智和研究能力的人參加,盡量少鬧一些笑話。

法輪功起訴趙致真一案會如何發展,我將拭目以待。這對于進一步了解法輪功,了解海外各種政治力量及其頭面人物,了解中國政府和了解美國司法制度,都將是現實而生動的一課。(作者:曹源 摘自《新語絲》 發表時間:2004-08-23)

 

發布時間:2004/9/7 15:05:10

我有話說

book 文友筆會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