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追憶陳潭秋夫婦

殘缺的右耳

姜桂榮

 

人本網藝術鑒賞

中國共産黨建黨百年了,中共“一大”代表陳潭秋三個字早已銘刻在紅色的黨的史記中,經曆了百年的風吹日曬,毫不褪色;承載著厚重的生命輪回,永垂不朽。

今年是陳潭秋烈士誕辰125周年,在南開大學西南村一座舊樓房中,我見到了陳志遠教授。他是陳潭秋和徐全直烈士的兒子,今年正值88歲“米壽”。老人耳朵有些背,他希望摘下兒子爲他配戴的助聽器,要聽本色的聲音:“戴上這東西有雜音,你們語速就慢一些。我有幾位老朋友,雖然都有些耳聾,但是彼此打電話都能聽得清,因爲是熟悉的聲音嘛。”這讓我不由想起,陳潭秋烈士殘缺的右耳。

曆數中共“一大”的13位代表,都是來自不同出身的知識分子。但是,唯有陳潭秋是在槍林彈雨中與敵人厮殺,在對敵火線上流血負傷的武漢代表。

自古黃岡人傑地靈,英才輩出。陳潭秋烈士出生在毗鄰武漢的湖北黃岡耕讀之家,早在中學和大學時代就被譽爲“文武全才”。因爲他既酷愛文學、精通英語,又是足球健將、長跑能手。參加革命以後,他文能辦報論春秋,武能持槍戰敵寇。

1921年7月,他參加了中共“一大”。1934年1月,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次代表大會上,他被選爲中央執行委員和中央政府糧食部部長。中國工農紅軍長征時,他留任中共蘇區中央分局委員兼組織部長,領導開展遊擊戰爭。

1935年2月,黨在長征路上發來電報:要求留守在蘇區的部隊立即進行突圍,到根據地及其周圍開展遊擊戰爭。隨後,陳潭秋和譚震林率紅軍第二十四師的1個營400余人,由瑞金西南向閩西方向突圍,准備到永定縣西溪赤寨鄉與張鼎丞會合,同紅八團、紅九團、明光獨立營會師,堅持閩粵邊界的遊擊戰爭。

梁廣(1927年加入中國共産黨,紅軍長征時因患重病留在蘇區)回憶說:“晚上,我們突破敵人的防線,插進舊縣河南的一座大山裏。這座山很陡,崖壁上的路又窄,天黑不見五指,爲防止暴露目標,行軍一律不准打手電,我們一個接一個,摸著繩子在崖壁上攀行。突然,潭秋同志一腳踏空,嘩地一下摔了下去。天亮時才在谷底找到他,只見他渾身血迹,左腳跌得趾斷、掌裂,耳朵也受了傷,他忍著痛,被我們攙扶著趕上了部隊。”

後來,與陳潭秋第一次謀面的人,都對他的耳部印象深刻,知道這是戰爭殘酷的留痕、英雄戰績的標志而肅然起敬。

 

發布時間:2021/6/21 7:38:00,來源:今晚报

我有話說

book 文友笔会
首页    45    44    4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