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试论“法轮功”邪教在高校传播的原因及对策

──天津市反邪教征文作品选登

石韵

 

美术作品欣赏

通常我们认为,科学是邪教的天敌,知识分子作为掌握科学知识较多的群体,抵制邪教的能力应该比较强,高校应该是抵御邪教“法轮功”最坚固的阵地。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法轮功”邪教在高校酿成了一桩桩目不忍睹的惨剧,一些高校“法轮功”痴迷者身陷其中至今仍执迷不悟,有些高校人员对“法轮功”邪教的认识尚不到位甚至有迎合的迹象……。社会科学的科学性在于其与现实的一致性,如何从理论的高度正确解释这些现象,成为摆在社会科学工作者面前的一个突出任务。笔者经过长期的关注和思索,试图对“法轮功”邪教在高校传播的深层次原因做个剖析,与诸位同仁商榷,以期理出几条对策,为进一步做好反邪教工作做点有借鉴意义的工作。

一、“法轮功”邪教在高校传播的主要原因

社会现象离不开当时的社会环境。中国社会处于转轨变型时期,经济体制改革打破了计划经济的旧有格局,而新的市场经济框架正处在建立与完善的过程中。改革是利益的再分配,它打破了原有的利益分配机制,同时也使旧有的伦理观念、价值取向、理想信念等意识形态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心态各异,部分人感到失落、矛盾、茫然。这种社会心理,恰是“法轮功”邪教得以滋生蔓延的一般原因,其在高校传播也是这种社会问题在高校的反映。但是,校园毕竟不同于社会,知识层次、环境条件、人员结构等都有自己的特点,这里仅就“法轮功”邪教在知识分子比较集中的校园传播的特殊原因做一点探讨。笔者认为如下几点尤其应该引起重视。

1、科学的发展同时推动着宗教和迷信的发展。人需要信仰,信仰对于人是现实生活取代不了的东西。知识分子同样需要信仰,选择唯物主义和无神论作为信仰,无疑对实现人生价值十分重要和有益。但是,有些知识分子却有意无意地选择了唯心主义和有神论。这其中有些科学家虽在自己的研究领域不自觉地运用唯物论的观点,做出了重要贡献,例如大科学家牛顿和华莱士,但他们的哲学信仰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升华。牛顿晚年醉心于论证第一推动力的存在,想从上帝那里找到宇宙的起因;华莱士更是热衷于建筑灵魂存在的证据,沉迷于骗人的通灵术之中。用列宁的话说,他们是“科学的巨人、哲学的矮子”。可见,从事科学事业的人如果不具备彻底的唯物主义的哲学信仰,同样难以经得起一些歪理邪说的诱骗,陷入有神论、唯心论的泥坑,当然不能有效地拒绝邪教的进攻。显然,这里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有些从事科学事业的知识分子并不能上升到彻底的唯物主义?我们发现,科学的发展同时也在推动着宗教和迷信的发展。具体表现在如下三个方面:

一是科学扩大已知领域的同时昭示了更大的无知空间。科学发展的空间是无限的,科学揭示的已知越多,其延伸的无知也就越多。据说,大科学家爱因斯坦的学生对他说:老师您是这个世界上最有知识的人。爱因斯坦却说:不,我比普通人还无知。学生迷惑不解,爱因斯坦画了一个大圆,里面画个小圆,小圆代表已知,小圆与大圆之间部分是未知,学生很快就明白了。原来,未知是已知的延伸,“已知”的领域越大,由已知延伸出来的“未知”领域也越大。科学家认识到的世界比普通人大得多,他们的视野更为广阔,看清楚的东西和看不清楚的东西都远比普通人多,他们思考问题的深度远非普通人可比,所以他们的困惑当然也非常人可比,认识不到的世界也比普通人大得多。因而,科学家既比常人更清醒,因为他们更有知,又比常人更容易陷入迷信,因为他们更无知。

二是科学的重大发现和突破同时给宗教和迷信发展提供了新的论据。面对科学上的重大发现和突破,无神论者宣布,上帝和神灵的地盘没有了,科学已经证明,上帝根本就不存在;而有神论者却宣称,又找到了上帝存在的新证据,科学再次证明并且揭示了上帝存在的具体根据。譬如宇宙大爆炸理论,一些科学家认为这一模型表明宇宙完全是靠自发力量生成的,用不着上帝的参与,而一些神学家则认为这一理论揭示了现世存在是一个由超自然的“不动的推动者”最先驱动的,表明了上帝创造世界的具体机制,体现了“上帝的意志”。一般认为生物进化论是神创论的死敌,但也有些人指出,也许上帝正是用进化的机制来创造万物的。

三是科学的异化作用促进了宗教和迷信的发展。人不是纯理性动物,是既有思想、又有感情,既有肉体、又有精神的复杂存在。科学创造和发展了文明,但科学是纯理性的,科技冷冰冰的理性会导致人的异化,使人成为机器的奴隶,使人类社会成为一个冷漠的、功利的社会,成为一个丧失人情味的社会。现代科技的发展更是给人们带来了伦理上的困惑,譬如基因工程和克隆技术。互联网给信息的交流和传递带来了极大的方便,而李洪志正是利用互联网来作为控制信徒、兴风作浪的有力工具的。我们不难感受到现代社会的弱点——拜金主义、缺乏政治信念、怀疑科学和物质、正常宗教的衰退等等,这些使人们对十九世纪以来在西方发展至今的社会产生了怀疑,从而创造了一种社会需求,这种需求使有些人觉得只有在邪教组织里才能找到,例如,有的人在邪教组织里找到了“温暖”,找到了“生存的意义”,等等。邪教正是利用人们对传统社会的怀疑,对传统信念的怀疑,对前途的怀疑,对现存制度的怀疑,而提出要重新界定人生,提出“一揽子解决办法”,并将自己打扮成“真理”的掌握者。20世纪80年代个人主义在西方开始重新泛起,进一步推动了邪教的发展。在科学文明造成的异化环境中,邪教对世界未来的描述和提出的解决方法,对一些知识分子是有诱惑力的。

2、对国情的理论认识偏差为邪教传播提供了政治土壤。中国的封建时期比较长,长期闭关锁国的政策,不能提供中国融入世界的宽广渠道和空间,致使中国在自我封闭中被世界快速发展的滚滚大潮淘汰出局。面对落后挨打的残酷现实,一部分先进的中国人肩负起探索中华民族复兴道路的重任。从戊戌变法到洋务运动,从辛亥革命到新文化运动,从民族革命战争到国内革命战争,从社会主义改造到改革开放,从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贯穿这个历史的一条主线就是,先进的中国人探索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政治是社会发展的纲领。什么样的政治体制才是适合中国国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政治体制?高校知识分子由于自身的知识层次、较强的民主意识和抽象思维能力等原因,对这个问题尤为敏感和关注。

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中国的落后是全方位的落后,相对于世界上一些发达国家,中国离更加民主的政治尚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因此,适应经济发展的政治体制改革成为当前的重要任务之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面对农业占主体的经济基础,我们只能选择与其相当的相对集中的政治体制。对于脱离经济基础人为拔高上层建筑,我们是有过惨痛教训的。实事求是地讲,对于这一点,有些高校的知识分子尚需进一步提高认识,脱离国情的做法只能走向愿望的反面。这种认识上的偏差或不到位,使一些高校的知识分子感到思想不自由,舆论不自由,对现实不满,精神有些压抑,甚至盲目崇拜西方发达国家的民主政体,恨不得让中国立即实现他们希望的更加民主的政治。

如果“法轮功”邪教仅仅是传播其歪理邪说,应该说知识分子具备较强的抵御能力。问题是,“法轮功”邪教是个披着宗教外衣的政治组织,它在西方某发达国家的操纵下,矛头直指中国的政治,直指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与高校一些知识分子对现行政治体制不满的情绪恰好合拍。于是,个别高校知识分子便加入了以宗教作掩护发泄对中国政治不满的行列。我的一个朋友毕业于山东大学,前些时候他的一位在加拿大的同学回国,朋友前往宾馆拜访。那人花费大量时间说服我的朋友习练“法轮功”,言语中不乏对中国政治的不满。两人就这事竟谈了一个夜晚。朋友立场坚定,天亮时两人不欢而散。

3、追求超常智能的潜意识与邪教发掘超自然能力的谎言相吻合。如果生活在高校学生中间,我们不难听到一些学生津津有味地谈论“特异功能”,虽有相当多的人对此持怀疑和否定态度,但也有人深信不疑。怎么开发这种所谓的“特异功能”成为少数学生关心的问题,有的甚至孜孜以求。这种意识状态,为打着开发特异功能旗号的邪教和伪气功提供了可乘之机。法国是一个具有较高教育水准的国家,但就为什么有一批知识分子也会被邪教所吸引,法国国民议会曾展开调查。调查发现,邪教都有强调“个人能力”超常发展的特点,邪教正是通过强调个人能力的发展(比如能够产生超自然的能力),来吸引知识分子加入其阵营。高校大学生、知识分子甚至科学家被荒谬的邪教所吸引,有时候就是被邪教对个人能力发展的鼓吹打动了。特别是,知识分子往往觉得自己是一个具有分析和判断能力的人,因此自认为对“精神控制”具有“免疫力”。邪教恰恰是利用这一点来吸引和误导知识分子,然后又反过来利用知识分子来扩展其组织。

4、互联网是校园“法轮功”邪教传播的重要渠道。互联网在中国还是个新事物,在我国政府对发展网络经济加大措施之前,在大多数的中国民众认识网络之前,“法轮功”邪教组织就将互联网作为其传播的主渠道,大肆散布和鼓吹其歪理邪说了。尤其是在我国政府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之前,他们就利用互联网无与伦比的强大优势,开设网站,进行网站与信息的推广传播歪理邪说,进行联络和串联活动了。李洪志的经文都是通过网络发布的。可以说,有效地利用互联网,是“法轮功”迅速在全国蔓延开来直至形成气候的重要原因。但是,上网需要一些基本的知识,知识分子更容易接触互联网。网络对高校人员具有很强的诱惑力,在中国的网民中高校知识分子占有较大的比例,尤其是前几年,高校很多人以能及时在互联网上得到知识和消息为时尚。高校最早网民中部分人往往成为接触“法轮功”最早的人群。由此可见,作为高科技发展结晶的网络,它和其它科技一样,是一把双刃剑,具有两面性。互联网上无所不有,需要有关部门加强管理,需要网民具备一定的鉴别能力,才能使网络阵地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但是,有关部门的管理工作滞后于网络在中国的发展速度。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作了一个试验,使用优秀搜索引擎和高级搜索技巧,还能够在网络上搜索出“法轮功”组织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言论,有中文的也有英文的!由于高校网民并未都具备了防范和识别能力,故而难免有人上当受骗。应该说,高校网民比较集中也是“法轮功”邪教能在高校传播的一个原因。

“法轮功”邪教在高校传播有着复杂的原因,除了上述几个重要原因外,高校政治思想教育薄弱跟不上形势,“法轮功”邪教组织将高校知识分子作为其主攻目标,等等都是不可忽视的因素。这样我们就不难解释,“法轮功”信徒为什么不乏博士、硕士、大学生,以至还有物理学教授、主任医师、高级工程师、高级农艺师;为什么作为中国最高的某理工科大学的“法轮功”之盛行令人吃惊;那些物理学教授、高工、硕士、博士们何尝不知道李洪志的科学知识是多么贫乏,何尝不知道把“光年”当成时间单位的荒唐可笑,为什么这并不能阻止他们拜倒在李洪志的脚下,不能动摇他们对李洪志执着的崇拜。对此,李洪志在美国曾骄傲地说,他在国外发展的信徒大多数都是高学历者,如果他传的是伪科学,这些精通真科学的人怎么会相信呢?

邪教在高校传播后果不堪设想,不仅败坏了校风,扰乱正常的教学、科研秩序,同时也是对我国教育方针的一个严峻挑战,关系到祖国和民族的的未来,必须站在讲政治的高度,针对诸种原因,采取断然措施,加大防范力度。

二、加大防范力度,铲除校园邪教

防范和铲除校园邪教,应着手于增强高校人员抵御邪教的能力,铲除邪教在高校传播的土壤。这里谈几点看法供有关单位和部门参考:

1、大力探索和深入开展以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名利观为主题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这一点对于解决邪教在高校传播问题具有根本性。尽管我没有作调查,但可以断定,那些痴迷“法轮功”的高校人员,肯定在这个问题上有偏差。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名利观上有了问题,就不可能有正确的理想抱负,人生航程就没有目标,生活就没有方向感,就容易被各种各样的歪理邪说和扭曲变形的生活方式所诱惑或迷惑,以至偏离正确的人生航道。相反,如果有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名利观,树立了报效祖国的远大理想,人生就有了正确的方向,自然对形形色色荒谬的歪理邪说和生活方式有较强的辨别和抵御的能力。但是,树立起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特别是在中国转轨变型时期干扰因素纷繁芜杂,渗透性很强;同时,在当前一些高校,不客气地说,大学生思想成长几乎处于放任自流状态,这个情况很应引起注意。如何帮助高校人员明确起正确的人生方向,需要与时俱进,突出主题,从实效出发,大力探索与改进我们传统的政治思想教育模式,使高校真正成为人才的摇篮,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培养德才兼备的“四有”人才。

2、全面辩证地理解科技发展对人类文明进步的作用。科技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第一推动力,但对科技发展要持辩证的观点,对科技发展的负面影响有清醒的认识。针对科技发展也在推动着宗教与迷信发展的一面,应该加大教育力度,使高校人员保持清醒头脑。例如,科技发展必然会昭示更大的未知空间,必然会为宗教发展提供的新的所谓的“论据”,必然会带来一些异化作用等等,都应该有个正确到位的解释,帮助高校人员正确认识科技的发展。只有这样,才能趋利避害,使科学技术的发展在更宽、更深的层次上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

3、加强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教育。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是社会科学发展史上的一大发现。生产力和经济基础决定着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就有什么样的上层建筑与其相适应;同时,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对生产力和经济基础又有反作用,适应生产力和经济基础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就能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反之,不适应生产力和经济基础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就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马克思的这个重大发现是对人类的巨大贡献,在社会科学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用这个观点看待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就能得出科学合理的结论,否则,就容易造成政治上的偏激。例如高校某些持“全盘西化”观点的人员,很可能就是在这个基本理论上认识不到位。显然,为我国现行生产力和经济基础所决定的,决不可能是西方式的民主政治,只能实行由中国国情所决定的有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走出自己的道路。所以,需要在高校加强理论教育,尤其是唯物史观的教育。

4、加强国情教育。中国高校基本上是独立于社会之外,高校人员离社会较远,往往对中国社会、对中国的国情认识不清,对中国生产力状况、经济基础状况等国情认识不全面、不到位。这种情况同样难以正确认识由国情决定的中国政治。所以,要对高校人员加强国情教育,使其认清中国农业占主体的经济基础以及由此决定的农业文明的社会性质。有了牢固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有了对中国国情的清醒认识,对中国的政治体制才能有个正确的认识,面对反华势力及其走卒邪教“法轮功”的种种花招,才能保持清醒头脑,站稳脚跟,义正辞严,理直气壮地予以揭露和批驳。

5、深化对“人”的理解。人本主义是教育顺应社会进步的体现,从而也成为教育改革的方向。其内容之一,是以对人性的理解为基础,正确看待人,正确估价自己。只有深化对人性的理解,清醒地认识自我,才不至于异想天开地幻想什么特异功能、超自然能力等等歪理邪说。所以,应该深化教育体制改革,使教育进一步体现人本主义的特点——个人不能异想天开,不能寄希望天上掉馅饼,而要靠好学上进、自强不息,不断充实自己,通过辛勤劳动表现出来的真才实学和做出的出色业绩,体现人生价值。有一首流行歌曲唱到:“给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世界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那“慧眼”就是水平、是造诣啊!水平和造诣是从哪里来?只能从艰苦的实践、学习、总结中来,谁又能给你呢?“法轮功”自称能给你,叫做“开天目”。这种宣扬投机取巧、不劳而获的强调竟然一时风靡全国!

6、加强网络管理。互联网的发明与利用将会改变世界,这一点正在变为不可争辩的事实。但是,目前我们对互联网的管理尚存在着明显的不足之处,形形色色的伪科学和邪教歪理也利用互联网无与伦比的强大优势大肆传播蔓延。这对于网民比较集中的高校,显然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所以,应该加强对高校互联网内容的管理,使网络向着健康有益的方向发展。做到这一点,技术困难并不大,需要业内人士来做,每个高等院校都不缺乏这样的人才;同时,也需要根据网络传媒的特点,拓宽政治思想工作的阵地,提高政治思想工作者的素质,积极做好舆论引导工作,有效增强实施效果。

邪教在高校传播原因比较复杂,仅就考虑所及谈谈看法。有些问题需要专题研究,得出科学结论,用以指导实践,使我们的工作与时俱进,扎实有效。

(本文为“校园拒绝邪教的理论与实践”——中国反邪教协会第六次报告会暨学术讨论会交流论文)

 

发布时间:2004/7/21 10:01:40

我有话说

book 工作动态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