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不可缺失的靈動理性

──天津市反邪教征文作品選登

石韻

 

美術作品欣賞

今天,一個強音在民衆心中敲響。這個強音,是多災多難的民族經曆無數次挫折之後的驚醒,是對舉世矚目輝煌業績的回味,是民族走向偉大複興的旗幟。這個聲音,鼓舞著有識之士去實現民族複興的未酬壯志,呼喚著海外遊子奉獻出對祖國母親最深沈的摯愛,安撫著爲祖國富強鞠躬盡瘁的亡靈。這個聲音,就是對科學精神的呼喚。邪教“法輪功”的孳生蔓延毒害人類,使這個聲音更加強勁而急迫。

科學精神是科學史的結晶。科學史賦予科學精神的基本內涵是實事求是,其本質要求是開拓創新。人類社會豐碩的科研成就,無不是科學精神的豐碑。沒有科學精神,科學便失去了根基,人類就失去了全面發展的力量源泉。科學精神的內涵和本質要求,決定了其必然是反邪教、反僞科學的銳器,它能讓我們客觀面對“法輪功”等一切邪教的說教,開動機器,分析其觀點,審視其論據,推斷其邏輯,分辨其結論,定能識破其彌天大謊。沒有科學精神的有力制約,迷信、愚昧、反科學、僞科學的東西就會泛濫成災,搞亂人們的思想,破壞安定團結、快速發展的大好局面。

比知識更重要的

在科學史上,有一類現象引起人們關注:19世紀功勳卓著的英國科學家華萊士,曾經與達爾文同時提出了物種進化的“自然選擇”理論,卻醉心于“神靈世界”問題,變成一名“降神術”的虔誠擁護者。近代科學最爲輝煌的巨星牛頓由于相信“神的第一推動力”而轉向神學。20世紀著名的現代天體物理學家愛丁頓,曾最先觀察證實了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由于相信“熱寂說”而提出“宇宙末日說”。日本東京大學教授、著名的火箭專家五島勉竟利用現代科學技術注釋查丹瑪斯的僞科學作品《諸世紀》,大力宣揚1999年大劫難。“法輪功”信徒中有本科生、碩士生,有博士、碩士、技術專家、高級醫師,有研究馬克思主義多年的講師、教授。這類科技工作者可謂知識豐富,卻倒向了迷信和邪教的懷抱。

科學精神比科學知識本身更爲重要,具有科學知識的人未必都能具備科學精神。科學精神來源于科學研究的實踐和理性思維的培養,如果僅僅專注于某一科學研究而忽視理性思維的培養,這樣的科學工作者雖能從事具體的科研工作,但出了本專業未必能具有較強的辨別能力,同樣容易被一些似是而非的論調所迷惑。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往往有較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如果不具有相應的科學精神,反比一般人更容易被宗教乃至邪教所迷惑。所以,科技工作者要注意思想鍛煉,提高抽象思維能力,拿起科學精神的武器,捍衛科學事業的尊嚴,與各種歪理邪說、僞科學作不懈的鬥爭,作反邪教的楷模。這比科學知識更爲重要。

透過社會現象

1883年,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社會科學家卡爾·馬克思逝世。在馬克思的墓前,恩格斯以充滿誠摯感情的話語,高屋建瓴地盛贊馬克思偉大的人格及其對人類做出的重大貢獻。他指出,馬克思一生最重要的貢獻是發現了曆史唯物主義和剩余價值兩大規律。社會規律的發現使社會科學的科學地位得到進一步確立,它告訴人們,社會現象是有規律的,要用科學精神看待社會現象。

調查發現,“法輪功”信徒中的知識分子絕大多數從事的是自然科學或應用科學,其知識結構往往比較單一、不夠全面,他們在某一專業學科領域可能達到了一定水准,但在其他領域、特別是在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領域的知識往往十分貧乏甚至相當幼稚,對社會發展缺乏規律意識,更不能用科學的精神看待社會現象。例如,隨著改革開放政策的實施,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認識到,中國的落後是全方位的落後,相對于世界上一些發達國家,中國離更加民主的政治尚有相當長的路要走。根據曆史唯物主義規律,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面對農業占主體的經濟基礎,我們只能選擇與其相當的相對集中的政治體制。對于脫離經濟基礎人爲拔高上層建築,我們是有過慘痛教訓的。對此,並非所有的知識分子都能有個正確的認識。由于不能用科學精神看待社會發展,不能及時拿起曆史唯物主義的武器,一些知識分子感到思想不自由,輿論不自由,對現實不滿,精神壓抑,輕信了李洪志編造的一套關于社會發展的歪理邪說,投入了邪教的懷抱;另有一些知識分子盲目崇拜西方的民主政治,恨不得讓中國立即實現他們希望的更加民主的政體,以至于誤入歧途,加入了以宗教作掩護發泄對中國政治不滿的行列。

“法輪功”問題再次告知人們,看待社會現象同樣需要科學精神。一個優秀的自然科學工作者,同時也必須具備一定的社會科學、人文科學素質,才可稱得上是一名真正的科學工作者和高素質的知識分子。

民族的希望

具有科學精神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民族,但使科學精神成爲民族精神是一個艱難的過程,是一個需要若幹代人努力的系統工程。筆者認爲,目前尤其應該重視做好如下幾項工作:

1、重視幹部導向作用,大力選拔培養專家型領導幹部。政治是社會的綱領,領導幹部的科學精神是最有效的社會導向,對于在全社會弘揚科學精神無疑具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但調查表明,我國領導幹部科學精神主要存在著盲目決策、弄虛作假、權力腐敗三種情況的缺失。改善這種狀況,要特別重視大力選拔培養既具有專業水平,又具有領導才能的複合型領導幹部,即專家型領導幹部。因爲專家群體是科學精神最爲集中的載體,他們往往不僅是某些領域的行家裏手,而且富有科學精神,這使他們具有較強的人格魅力。目前實行的《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較過去有較大改進,但對領導幹部科學精神的素質要求仍顯得不夠突出,實施中需要進一步量化。

2、重視企業社會效益,建設具有科學精神的企業文化。近些年來,務實創新、誠實信用、追求卓越的品格成爲不少成功企業制勝的法寶,形成了具有科學精神的企業文化。這種企業文化,不僅使企業取得了可觀的經濟效益,而且培養了一批富有科學精神的企業人,同時以商品、廣告以及企業和企業家的社會形象爲載體,爲在全社會弘揚科學精神作出了重要的貢獻。因此,如果說學校可以培養校園人的科學精神,那麽先進的企業文化是在培養社會人的科學精神,而且是在實踐中培養更加可靠的科學精神。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企業作爲社會主體應該是弘揚科學精神的主體。應該充分認識企業文化對弘揚科學精神的作用,下大力氣建設先進的富有科學精神的企業文化。

3、重視國民科學素養,加大科普工作的力度。當前,國民的科學素養偏低,仍是制約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也是“法輪功”邪教孳生傳播的群衆基礎。2001年我國公衆具備科學素養的比例僅爲1.4%,距10%的國際理想標准尚有很大差距。發達國家都把提高公民科學素質放到重要戰略位置,公民科學素質狀況比我們高得多,著手抓公民科學素質的提高比較早。如果我們沒有急迫感,與發達國家差距必然越來越大,在國際競爭中會越來越被動。當務之急是要破除兩個誤區:一是將經濟發展和物質生活水平提高與公民科學素質的提高劃等號,認爲公民科學素質會隨著經濟發展和人們物質生活的改善而自動提高;二是將人們的文化程度或專業技術水平與科學素質劃等號,認爲科學素質會隨著知識的增多而自動提高。對此,報紙、電台、電視台要多開辦科普欄目和節目。對于廣大農村,要深入做好“科技下鄉”、“科技扶貧”等工作,激發農民學科學、用科學的熱情,幫助他們樹立科學的立場、觀點和方法,使科學精神得到弘揚。

4、重視學生素質教育,改革現行的教育內容和教學方法。素質教育中極爲突出的便是科學精神的教育,人文精神是科學精神的底蘊,二者應該緊密結合起來。何祚庥院士認爲,“培養科學精神要有一個過程,這個過程一定要具體化,需要經曆和了解一些具體的事例才會有所收獲”。科學發展的曆史表明,熱愛科學的品質是在科學實踐中培養的,離開了實踐和實驗,科學就成了無本之木。如科學精神中實事求是的態度,堅持真理、不怕挫折、不怕失敗等品質,只有在科學實踐中才能真正養成。因此,素質教育應該給學生提供盡可能多的活動方式和活動機會,使學生在科學實踐中鍛煉、學習和體驗,萌生科學精神:包括享受科學探索的樂趣,培養求真務實的品格,激發科學創新的靈感,學會科學協作的方法,等等。

5、重視社會文化建設,用科學精神完善和充實傳統文化。台灣著名科學家吳大猷先生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長久以來就缺乏科學思想。”的確,中國封建曆史很長,在封建社會中,儒家文化強化的是“三綱五常”和“君臣父子”,科學技術被視爲“奇技淫巧”,被歧視、壓抑和摧殘。雖然經過"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啓蒙、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洗禮和改革開放的哺育,但國人的科學精神張力仍顯不足。同時,功利主義也嚴重阻礙了科學精神的提升。我們往往更看重科技的經濟價值,而對其包含的社會價值或深厚的文化思想往往忽略不見。因此,需要與時俱進,用科學精神完善和充實中國的傳統文化。

面對紛繁蕪雜的社會和大自然,懷著對文明幸福的渴求,人類摸索著邁出一步步艱辛的步履。幸運的是,我們找到了科學精神這把火炬。它能幫助我們看清坎坷羁絆,戰勝洪水猛獸,克服艱難險阻,到達文明幸福的彼岸;而一切迷信、愚昧、反科學、僞科學的歪理邪說在科學精神面前,將灰飛煙滅。

 

發布時間:2004/7/21 10:52:02

我有話說

book 工作動態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