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残酷邪教酿惨案

本报驻南非记者 李新烽

 

3月17日清早,乌干达邪教组织“恢复上帝十戒运动”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集体自杀和诱杀儿童事件,约600人顷刻葬身火海,“奔赴天国”。这是继1978年“人民圣殿教”914人在圭亚那集体自杀之后,邪教信徒集体自杀的又一起重大惨案,世界为之震惊。

那天,他们男女老幼列队进入教堂,有的头戴白帽、身穿蓝袍或黑袍,俨然像出席某种盛大庆典。进入后,教堂的所有门窗即被封死,他们高唱圣歌数小时,接着将汽油泼洒到身上点燃自焚,教堂随之起火爆炸,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和阵阵短促的尖叫声传向四方。清理现场的警察说,所有尸体都被烧成焦炭一般,不成人形,仅有二三具尸体依稀能辨认出男女,惨不忍睹(见上图)。更令人痛心的是,现场清理出近百具孩子的尸体。人们不禁感慨,邪教是多么的残酷!

据报道,事件发生前曾有不少预兆。此前一周,邪教信徒在其首领的唆使下变卖了全部家当,宰牛设宴,大吃大喝,高唱圣歌。该教派的最大头目基布韦提雷曾写信给妻子,劝告她“信守诺言”,参加自焚。一位拒绝参加自焚而他的妻子和孩子却葬身火海的教师说:“我最后看见妻子是在3月8日。妻子告诉我17日将有重大事件发生,如果不发生的话,她会再见到我。”警察还在现场发现了烧焦的汽油桶,这说明自焚用的汽油显然是邪教信徒事先准备好的。那么,他们为什么甘愿自焚、走向毁灭呢?

贫病交加,邪教温床。乌干达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连年战乱致使经济发展十分缓慢,人民生活普遍贫困;文化教育水平相对低下,文盲率高达44%,农村妇女的文盲率则更高;近年来,艾滋病又加速传播,威胁着普通民众的生命安全。正是在这种贫病交加的情况下,邪教才得以乘虚而入,使乌干达成为非洲大陆邪教组织最多的国家之一。

教魁蛊惑,不择手段。1984年4月,“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创始人基布韦提雷到处散布圣母马利亚“显形”,说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自诩是先知先觉的大“预言”家。为了吸收和愚化信徒,基布韦提雷不惜采用诡辩术、催眠术,剥夺信徒睡眠和吃饭的自由,采取惩罚和人格污辱等卑鄙手法,引诱和迫使他们一步步就范。

惨无人道,丧尽天良。基布韦提雷的儿子在接受采访时说,3年前他兄弟去世时,基布韦提雷仅略表哀悼,从此便杳无音信。“去年6月,我们在一周内失去了两位姐妹,他竟连一纸哀悼信都没有,我们开始相信他已经去世的谣传。”为了勒索钱财和毒害儿童,“恢复上帝十戒运动”曾创办了一所寄宿小学,300多名学生午餐只能喝稀粥,晚上睡在光板床上无被褥,而且还被逼迫当童工。一名3年前出逃的年轻人这样控诉:每天干11个小时的繁重农活,外加不分黑白的7次长时间祈祷;相互间不能说话,只能通过手势交流,唯恐声音亵渎了上帝的训诫;男女严格分居,禁绝性生活;必须出售自己的财物,将钱悉数交给首领;违反戒律者将遭鞭打。

难圆其说,谎言败露。基布韦提雷曾预言,新千年到来之时人类将毁灭,当这一“大预言”败露后,他又不得不将“世界末日”“推迟”一年。到今年底又将怎么办呢?基布韦提雷只好提前想办法了。另一方面,乌当局正在全力打击邪教,其创办的学校因虐待学生被勒令关闭,另一邪教组织的首领被逮捕。环顾四周,面对信徒,他深感绝望。

走火入魔,自我毁灭。邪教信徒一旦在精神上被搞得神魂颠倒,就会在精神上沦为邪教的奴隶,从此便忘乎所以,不能自已,进而被牵着鼻子步入深渊,走向自我毁灭。邪教信徒在邪说蒙骗下,容易轻信“圣母马利亚17日晨降临凡尘,把他们带入天国”的胡言。再则,他们已将财物变卖,已向亲朋好友告别,似乎不赴火海就没有退路了。

邪教不除,国无宁日。惨案发生后,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强烈谴责邪教组织制造的这起集体自焚事件,政府关闭了“恢复上帝十戒运动”在全国的所有分部,并决定取缔一切邪教组织。

(本报约翰内斯堡3月23日电)

《人民日报》(2000年03月24日第6版)

 

发布时间:2012/12/13 9:21:00

我有话说

book 他山之石
首页    8    7    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