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罕見“臉盲症”家庭:無法辨別任何臉孔

 

美國大學退休教授傑姆·赫德和他的兩個女兒凱瑟琳、簡妮盡管在一起生活了好多年,但他們卻經常彼此“見面不相識”,原來赫德一家患有一種罕見的“面孔遺忘症”(又稱臉盲症)。

父女經常見面“不相識”

傑姆·赫德是一名退休的美國大學藝術系教授,他經常會忘記熟人長得什麽樣。經常有熟人在路上跟他打招呼,但赫德卻壓根記不起此人是誰,他只能假裝認識他,免得引起尴尬。赫德說:“我一直隱藏自己的缺陷,我認爲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患有這個毛病。”

不過,赫德漸漸學會了通過聲音、發型、體型或走路姿態來辨認他人的身份。

在赫德無法辨認的衆多臉蛋中,竟然還包括他自己家人的臉。但赫德後來才知道,他的兩個女兒——藝術家凱瑟琳和神經學家簡妮竟然也遺傳了他的“臉盲症”:她們不但經常認不出老爸的臉,甚至也經常忘記老媽長什麽模樣!這一家人經常會出現“見面不相識”、擦肩而過不打招呼的怪異景象。

女兒將別人兒子接回家

事實上,父女三人並不具有視覺障礙,他們都能看清楚別人的臉,但只是無法分清那些是誰的臉,無法記住那些看過的臉。

據簡妮稱,她對自己的“臉盲症”從來沒有太重視,直到有一天她到托兒所去接兒子加布裏爾時,才震驚地發現自己竟然接錯了孩子,將別人的孩子當自己兒子接了回來。簡妮說:“我感到事情有點不對頭,我將那個孩子接回來後,有點不確定他是否我的孩子。我感到非常困窘。最後我通過詢問,才知道他的確不是我的兒子。”

一生沒記住一張臉

赫德一家並非惟一遭受“臉盲症”折磨的家庭,在美國另一所大學教授英語的女教師海瑟·塞勒斯也患有同樣的怪病,並且更加嚴重。當她走進當地一家餐館時,盡管許多人都跟她打招呼,但所有臉蛋對于她來說都是陌生人。塞勒斯從來沒有記住過一張臉,即使是那些和她朝夕相處的人。

目前沒有任何治愈方法

“臉盲症”患者並非記憶力差,他們能夠記住名字、電話號碼,甚至讀過的書籍。但令人困惑的是,他們無法記住別人的長相,甚至鏡中的自己模樣。譬如塞勒斯經常對著鏡子看自己,但她就是記不住自己的模樣。科學家認爲,一個單獨的病變基因可能導致了“臉盲症”,並使它能夠被遺傳給後代。科學家稱,目前“臉盲症”還沒有任何治愈方法。

http://tech.qq.com/a/20071219/000007.htm

 

發布時間:2008/9/24 17:00:00

我有話說

book 大千世界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