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周小平:警惕“流量明星”“活佛化”

 

典型的男性流量明星形象

导读:注意,这里的“活佛化”不是指世俗化的正规宗教,而是指那些利用迷信来奴役剥削人民群众的黑暗手法。

目前由于网络和资讯前所未有的发达,笔者发现“流量明星”成为一个非常发达的新产业。和正规明星艺人不同,“流量明星”本身往往并不具备出色的才艺,也没有什么艺术修养,通常只是靠不断买热搜榜单、不断参加综艺低俗恶搞节目、不断摆拍奶油娘炮扮酷耍帅照片来制造广泛的性吸引力,从而获得年轻女性粉丝的高度关注。

很多家长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为什么突然就变了,突然就对生活不关心,对学习不关心,对事业不关心,对亲戚朋友甚至是父母也不关心,而是一心扑在所谓的“爱豆”身上,全身心投入到了“支持爱豆”的活动当中。“爱豆”已经成为其生活的全部重心,掏空了全部精力,套走了全部钱财,最终只给一个个普通家庭留下被欲望扭曲且求之不得的没有灵魂的空壳。这背后,其实就是“流量明星”运作手段日益宗教化和“活佛”化带来的恶果。

活人制作的“法器”

在流量饭圈信徒眼里,“爱豆”和“活佛”并无区别。她们对“流量明星”这个行业更是拥有宗教般的信仰,愿意全身心供奉。

在解放前我国存在过很多利用迷信来奴役和压榨人民群众而被取缔的“活佛”,当然现在也还有很多敛财的非法“活佛”被查被抓,而这些“活佛”的敛财手段都有哪些呢?首先“活佛”们会向信众宣扬一种虚假的神话国度,并告知信众只要足够信仰和供奉“活佛”,就能进入天国,享受无边的幸福。其次“活佛”们会建立起一套完善的“供奉制度”,根据信众的供奉程度不同,而制定不同的功德贡献计算标准,“功德贡献”足够高的信众,还可以获得“活佛”们的亲自“灌顶”服务,使你距离神国更近。

打榜一夜花光工资

比如“活佛”们会要求信众做“功课”,本来正规的宗教“功课”就是建议信徒们按时按点念经颂经而已,但“问题活佛”们在这个时候则会额外要求粉丝们全身心、无条件地信奉自己这个“师傅”。然后“功课”也是有积分制度的,比如念10万遍就可以如何如何,念100万遍又可以如何如何。信徒会被告知,如果在师傅生日或坐床日、特殊纪念日念经做功课,这样就有能念一遍顶百遍、千遍、万遍的效果。为了获得这样的翻倍“加持”,信徒们就更需要全身心去学习和信仰以及供奉“活佛”,并努力做“功课”以期获得“醍醐灌顶”的机会。

借钱甚至是贷款给爱豆“打榜”

可以说,很多利用迷信来剥削和奴役信徒的“问题活佛”和“假活佛”们,都是利用这种手段不断加强对信众的洗脑和精神控制,拿走信众们的全部财富甚至是身心。到最后,有些信徒甚至甘愿奉献自身,让“活佛”把自己的皮或者骨头做成法器。上图这些所谓的“法器”,都是用活人做的。

手机照片、行程轨迹都能卖钱

那么今天,通过我们把“活佛”换成“流量明星”,把“进入神国”换成“见到爱豆”,把“功课”换成“打榜”,把“法器”换成“周边”,把“法会”换成“见面会”的话,你就会发现,这两者的运作模式似乎完全一模一样,甚至在互联网的加持下,后者对信徒的洗脑以及剥削能力更为强大。

一个“流量明星”的背后运作路数大概如下。首先“流量明星”会打造一个人设,一般就是油头粉面、全身奢侈品、扮酷耍帅,从视觉和欲望上吸引涉世未深的小女生。然后就开始布置“功课”,即:不断引诱信众粉丝们为自己迷恋的“流量明星”上网“打榜”。不仅要按时为自己迷恋的“流量明星”点榜、转推、扩散,还需要在各种网络排行榜以及综艺节目排行上为自己迷恋的“流量明星”充钱、刷礼物、刷榜单、买流量、买热点、上热搜。并且信徒们还会通过各种群组不断展示和攀比谁点赞快、谁转发多、谁买的流量多、谁贡献大、谁刷榜单的消费大。

当肯花钱、能花钱、转发积极的信徒出现之后,“流量明星”背后的公司就会贴心地为这些小女生送上一些根本不值钱的“限量周边”抢购特权。这些东西往往就是价值只有几十块钱的明信片、塑料卡片、礼盒等等,但是由于有了“流量明星”的加持和开光(所谓的亲笔签名或私享照片)马上在信徒眼里就能价值几千上万,并且竞相争抢。抢到的人,会得到其他信徒的羡慕和喝彩。

这就特别像以前的开光法器拍卖会,一串普普通通的坚果种子经“上师”开光之后,就能卖到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笔者亲眼见过一种可食用的野生酸枣类植物种子被叫做“凤眼菩提”并经顶流“上师”开光之后,卖给信徒18万元一条,而且瞬间被抢空。

对比之下,两者的运作模式实在是太像了。都是通过一个能极度挑起人们欲望的憧憬描述来引诱信徒。前者是通过迷信描述死后的神仙生活,后者则是通过人的性欲望来为其提供一个油头粉面的帅哥级性幻想对象。然后再给上钩者提供一条貌似可以达成自身欲望的“途径”,这个途径就叫做“功课”和“打榜”。而信徒参与这种“功课”和“打榜”行为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被强化洗脑的过程,基本上想要通过这些“打榜”得到较好的积分和排位成绩,就需要一个人全身心地投入才行。这种全身心的投入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它要求信徒全面了解自己所供奉之“流量明星”的一切,必须知道“流量明星”的身高、体重、兴趣、爱好、血型、星座、属相、八字,知晓“流量明星”的家庭、背景、人设特长、愿望,了解“流量明星”未来每一天的行程、活动、日期乃至坐哪一班飞机、住哪个酒店、在哪个餐厅吃饭。同时必须明确掌握“流量明星”喜欢什么时候上网发帖、什么时候在什么平台需要打榜、自己需要出多少钱、定多少次闹钟才能在第一时间去参与“供奉打榜”。一个月的工资,一晚上就全部供奉给了"流量明星"。

当一个人如此全身心投入到“流量明星”之后,就会失去自我,怨恨日常生活,对生活中的朋友甚至是亲人日益冷漠,对工作学习以及自身发展完全提不起兴趣,每天心里眼里只有“流量明星”一人。只有参与供奉打榜或得到流量明星开过光的“周边礼物”时才能得到一丝快感,这个时候人完全已经被这种“流量明星”宗教给彻底洗脑和控制了。

因此这才出现了很奇葩的事情,“流量明星”生病注射过的针头被万元拍卖,“流量明星”抽过的烟头被卖出几千,“流量明星”吃饭用过的筷子被粉丝哄抢,“流量明星”出个机场也被千人围堵,“流量明星”住过的酒店房间第二天入住权被高价拍卖,拍到“流量明星”的照片也能在饭圈群里卖出一手价,甚至有人愿意支付上万元的费用去获得竞争一个餐厅服务员的职位,只因第二天“流量明星”要去这个餐厅吃饭,这样就可以有一定几率争取到一次“见面机会”。这已经超越了日常追星的范畴,开始向邪教性质发展。“流量明星”邪教化,已经不是趋势而是事实。

“流量明星”的“打榜”可以看做是“功课”,“流量明星”的人设可以看做是“神国传说”,“流量明星”的周边礼物可以看成是“开光法器”、”“流量明星”的一次粉丝“见面会”或所谓的演唱会则完全可以看做是一场“布道法会”。如此一来,这个行业的真实面目已经昭然若揭,和那些解放之后被依法取缔的那类“活佛”运作模式完全一致。

利用这种手段,信徒本来就不多的财物被掏空,信徒的精神世界被掏空,信徒不仅是对现实生活和家人没有兴趣,甚至到最后对自己也没了兴趣,全身心变成了操纵者眼里的“食物来源”。比起物理上的拘禁和抢劫来说,精神上的洗脑和奴役才是最恐怖的。

这些年来,随着网络的不断发展,各类“供奉打榜”、“开光周边”、“饭圈法会”、“供奉经验”、“人设神话”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正在渐渐变得六亲不认、变得暴躁易怒、变得对学习工作失去兴趣、变得对正常婚姻和恋爱生活完全不能接受、成天沉溺在对“流量明星”的幻想和追随与供奉当中,眼里只有“打榜功课”、“参与线上线下布道”、“买机票看法会”、“花高价抢开光周边”等等,日益失去自我,沦为“流量明星”幕后操纵资金的待宰羔羊。

我们国家当然有宗教自由,但是我们更提倡的是,宗教不干涉世俗生活,宗教不能取代正常生活,我们倡导人们热爱生活、鼓励大家通过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什么神仙皇帝,唯有靠自己踏踏实实去努力学习和努力奋斗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这句话现在也可以这样说。从来就没有什么“流量明星”,也不靠爱豆人设,唯有靠自己踏踏实实去努力学习和努力奋斗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我们国家不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中国是一个高度世俗化的国家,熟悉世界历史和有民族责任感的人都很清楚,中国的这种高度世俗化是来之不易的,是无数先贤、先烈和先辈们付出了无数代人的努力、奋斗和牺牲才换来的。但是今天,我们的世俗化社会在面临其他外来“唯一神教”威胁的同时,还面对异化宗教的威胁。比如“流量明星”的准宗教化架构和运作,实际上就是寄生在现代信息传播工具之上的一种异化宗教或宗教变种。这种宗教变种对一个民族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和透支是巨大的,它可能会使得我们这个民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一种新型“政教合一”的非世俗社会。

“流量明星”的信众除了要承担起所有人都要承担的正常生活压力、社会责任以及赡养和抚养责任之外,还要同时承受“流量明星”开光法器、功课供奉、法会活动的额外剥削,这种剥削甚至比小额贷款更加残酷而彻底地搜刮走了信众的全部财富和全部精力,最后被剥削到一无所有的这些信众将无力赡养老人、无力抚养下一代、不能承担起自己的生活责任、更没有任何社会责任感和现实人生理想目标与追求。其所有的后果和恶果,都只能由社会和家庭来买单,而这将变成一代人的问题,甚至是影响和动摇全民族未来的重大问题。

 

发布时间:2021/3/15 8:02:00,来源:网易

我有话说

book 大千世界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