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麦加朝觐纪实

 

朝觐是伊斯兰教的“五功”之一。今年1月15日至2月27日,我有幸率中国穆斯林朝觐团,赴圣地麦加如法如仪地完成了朝觐功课,成就了一次难得的朝圣之旅。

初抵麦加

麦加,是穆斯林的第一大圣地,是穆罕默德的诞生地和伊斯兰教的发祥地。在阿拉伯语中,麦加是“吸吮”的意思。从穆罕默德率众于伊斯兰教历10年(公元632年)组织第一次仪式齐备的朝觐到现在,这一重要的宗教活动已延续了一千多年。千百年来,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年复一年地来到这里,吸吮宗教的知识和珍贵的精神乳汁。

1月15日,我们乘坐中国民航的哈吉包机前往圣地麦加。16日凌晨1点左右,飞机抵达吉达哈吉机场。据说,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机场,是专为世界各地的哈吉出入境建造的。当沙特海关工作人员看到中国哈吉统一着装、精神饱满地走下飞机,主动配合检查时,举起拇指,连声说“中国好”,表达他们对中国穆斯林的特殊友好感情。走出机场正是午夜,我驻吉达总领馆的杜总领事早已率人在机场外等候,欢迎来自祖国的哈吉。令初到异乡的哈吉们深为感动,大家发自内心地感谢领事馆官员,也感谢国家对朝觐者的深切关怀。

副朝

代表团到达下榻地点后,稍事休息,便虔敬地洗好“乌斯”(大净),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拜谒禁寺、转天房,履行副朝功课。

禁寺坐落在麦加市中心,是伊斯兰教第一大寺,总面积达30.9万平方米,再加上周围宽阔的广场,可容纳百余万穆斯林同时礼拜。为了保持伊斯兰教的尊严和神圣性,禁寺绝对禁止非穆斯林进入,即便是国家元首、外交使节,也不例外。禁寺建筑庞大,气势恢宏,结构严谨,装饰华贵,庄严肃穆,典雅大方,充分体现了阿拉伯建筑的典型风格。64道拱形大门,95个出入口使禁寺四通八达。地面铺以白色大理石,在阳光的辉映下,光彩夺目。围绕禁寺的9座高达90米的白色宣礼尖塔,直刺蓝天,极其壮观,给人一种庄严神圣之感。

禁寺的中心是天房──克尔白。镶嵌在天房东南墙角上的黑褐色陨石(玄石),直径约30厘米,是转天房仪式的起点和终点。禁寺东南方有一金色圆顶小亭,连同基座约3米高,四周用透明玻璃封闭。玻璃内罩有一块石头,这就是著名的易卜拉欣驻足处。据说当年易卜拉欣曾经站在这块石头上建筑克尔白天房,石头上还有他留下的深深脚印。

在对禁寺有了大致了解后,我们依照仪式规定,开始副朝功课。首先是以玄石为起点,转天房7圈。因为几十万人同时转天房,所以十分拥挤。为了怕出意外,我上到禁寺的二楼长廊。这里人虽少些,但长廊的柱子及其它建筑物又使人迈不开步子。最后,我上到禁寺三层的平台上,在这里围绕天房一圈有1400米。平时缺少锻炼的我,赤脚走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还不到4圈,就感到两腿发酸,举步维艰,有些坚持不住。可看看别的哈吉,不分男女老幼,无论强壮瘦弱,都在口诵祈祷词,虔诚地转行着。为何自己就受不了这点磨难,不能完成朝觐功课呢?想到这里,我鼓足勇气,坚持转完了7圈天房。然后,去易卜拉欣驻足处附近,礼了两拜。接着,又按规定在位于天房东北的萨法和麦尔卧两山之间奔走7趟,总共行走12000多米。虽然两脚都起了血泡,但也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完成副朝功课后的自豪与欢欣。禁寺周围有500多个饮水处,转完天房的哈吉们可以任选一处,痛痛快快地喝杯“赞目赞目”(渗渗泉)水,不仅充满了对安拉的感激和对先知的怀念,而且甘冽的泉水沁人肺腑,让人劳顿尽消。

洗天房

1月17日晚10时,沙特朝觐部通知我,18日下午1时参加洗天房仪式。这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令我喜出望外。洗天房的仪式非常隆重,只有参加朝觐的国家元首、沙特王公大臣、宗教领袖、驻沙使节和朝觐团长中的少部分人才有机会参加。在我国,迄今为止参加这一活动的人屈指可数。我能被邀请,真是三生有幸。这是我们国家强大了,2000万穆斯林在国际上有地位、受重视的生动体现。

18日下午1时,我准时来到禁寺附近的沙特王宫会议大厅,与其他七八十位贵宾一起,从警卫人员组成的人墙中依次走向天房。当286公斤黄金镶成的金门徐徐打开时,禁寺内数以万计的哈吉向着天房举手致意。如果说哈吉是“真主的客人”,那么进入“真主的房子”的哈吉“赛瓦布”(指真主的报酬)就更大了。当我登上阶梯,双脚迈进天房时,看到一些人激动得小声啜泣着叩头礼拜,我则睁大眼睛,先环视天房,尽量看个明白,看个够。原来天房内是空的,里面没有任何崇拜物。公元630年穆罕默德率军收复麦加后,就捣毁了克尔白殿内360尊偶像及多神崇拜的祭台,只留下那颗玄石作为转天房起点与终点的标志。真主无形无像,但又无时不在,无处不在,这就更加凸显了天房的神圣性。天房由弥足珍贵的三根沉香木柱支撑着屋顶,顶上有很多有规则的方格,用阿拉伯文书写着“清真言”或历次修建的记录。四面墙壁用青绿色大理石贴面,地面则铺满白色大理石。一盏水晶吊灯把天房照得通明,几案上香炉内薰香袅袅。整个天房显得那么温馨、和煦、肃穆与圣洁。

众所周知,世界任何地方的穆斯林礼拜必须朝向天房。而在天房内礼拜,则朝向东南西北任何一个方向都是可以的。我选择了朝东的方向,因为我的祖国在东方,那里有我的13亿各族同胞,有我2000多万穆斯林兄弟,在天房里我祈求真主赐福给我的祖国和人民。洗天房只是象征性地擦拭天房墙壁或地面,并不是用水去洗。一进天房,有的人就用事前准备好的白布擦拭,有的用阿拉伯头巾或阿拉伯袍,有的则脱下西服、解下领带擦拭,然后当作圣物加以珍藏。我没有这样做,而是用双手轻轻抚摸、拂拭光滑的墙壁,用自己的手在天房内抹去自身的污点与过错,借以洗涤个人的灵魂,使它纯净、完美、高尚,用自己的语言、善行努力做出善表。当我完成洗天房仪式,恋恋不舍地走出天房时,不想马上被哈吉人群包围起来。不分国籍和民族,不分语言和肤色的老少穆斯林,争先恐后地与我握手,热情地道“色兰”祝贺,并以此“沾吉”。尤其是中国哈吉,见到洗天房贵宾中有自己国家的代表,更感动得热泪直流,很快地聚拢来,纷纷握住我的手,却喃喃地说不出话来。后来,我们十几个中国哈吉站成半圆形,在众人的注目下骄傲地看着天房,面向东方,共同举意接个好“都阿”:祝愿我们伟大祖国更加强盛,祝愿全国穆斯林生活幸福。

正朝

按照朝觐规定,希吉来历(即伊斯兰教历)的12月8日至13日是大朝(正朝)的日子,在规定的日子完成所有规定功课的人,才能成为哈吉。

希历12月8日,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哈吉再次受戒后,进驻麦加城东南七公里处的米那。翌日晨礼时,再由米那到距麦加东南25公里处的阿拉法特(阿语“相认”之意)站驻一天,是为大朝日。这是兴奋、敬畏、赞颂和知觉的一天,是朝觐的要素。缺少这一天的功课,整个朝觐被视为无效。在阿拉法特站驻到黄昏时分,动身返回米那途中,要在一个叫穆兹得里法的地方停留,按规定做完拜功,抽空在地上拣拾49颗或70颗花生大小的石子,准备射石打鬼。晨礼后返回米那。这一系列活动中,哈吉们都要赤脚或穿拖鞋,同样披戒衣,在同一夜空下宿营或住在30多万顶帐篷的沙地上,这里没有贫富、尊卑的区别,人人一律平等。

希历12月10日是宰牲节。据传,易卜拉欣为了表示信主的真诚,决心牺牲自己的儿子伊斯玛依,但受到魔鬼的阻挠。易卜拉欣在米那的路上投石,终把魔鬼赶跑。然后去宰自己的儿子献祭。真主看到他如此真诚,就赐他一只黑头白羊替代他儿子。这就是投石打鬼与宰牲节的来历。这一天,要宰上百万只羊(很多哈吉要到指定银行交宰牲费),冷冻后无偿分发给非洲等贫困国家和地区的穆斯林。我把49颗石子装在袋内,随队来到射石场。原来“鬼”是用砂石钢筋混凝土筑成的三个30米高、大小不一的石柱,象征着当年阻挡易卜拉欣的魔鬼,人们愤怒地将石子依次投向石柱,意味着驱除自己身外的恶魔与诱惑,连同自己的私心杂念一同投掷出去。在完成了射石打鬼、宰牲,开戒后我成了一位哈吉,身心感到无比纯净与轻松,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与喜悦。

朝觐随想

据统计,今年参加朝觐的人数达192.4万人,来自世界175个国家和地区。人们也许要问:为什么那么多人长途跋涉、历尽艰辛去朝觐呢?朝觐的意义何在?

从这次亲身经历中,我体会到,朝觐体现了伊斯兰教的团结、和平与平等,有利于提高穆斯林道德修养和遵纪守法观念。

首先,朝觐充分显示了全世界穆斯林的团结和力量。按规定,朝觐者要在希历12月8日至13日,同一时间,沐浴、受戒、转天房、站驻米那和阿拉法特、射石、宰牲等,近200万人在同一地方,完成同一仪式,这是全世界穆斯林团结与力量的集中展示。其次,朝觐昭示着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禁寺不仅是禁止非穆斯林入内,而且在规定的范围内,禁止流血。哈吉受戒后必须戒除各种淫秽、纷争、咒骂,从而禁止战争、流血、暴力和恐怖。今年的朝觐是在美伊战争的前夜进行的。沙特政府因此严禁与朝觐无关的各种宣传、集会,全力保障朝觐的严肃性和弃恶扬善、宽容、仁和的气氛。第三,朝觐也反映了伊斯兰教的平等精神。朝觐者必须受戒,这是天命。上至国家元首,王公大臣,下至平民百姓,男性皆着两块白布,同样赤脚或穿拖鞋,不分贫富贵贱,没人搞特殊。大家以哈吉相称,表现出真正的平等、谦让与互济的精神。

http://www.sara.gov.cn/GB//zjzc/a48c62bc-1f71-11da-8483-93180af1bb1a.html

 

发布时间:2006/3/25 10:36:49

我有话说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