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十字军东征的原因 概括 结果

 

十字军东征先后共进行了数次,持续了近两百年,给中世纪的欧洲带来了深远的影响。但十字军东征的原因究竟何在呢?是什么促使欧洲众多封建主、骑士以及农民积极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最后竟导致了两千两百万人因此而丧生呢?

十字军远征的定义

“十字军东侵是罗马教廷、西欧骑士和拜占廷封建主对近东各国的侵略战争。这场战争从1096年到1270年,持续将近两个世纪之久。西方侵略者为什么称为‘十字军’?主要因为战争的发动者罗马教会赋予它以宗教战争的性质,即基督教徒反对伊斯兰教徒,‘十字架反对弯月’。参加出征的西欧部队,每个人都带有十字标记。”

浅析十字军东征的原因

总的说来,十字军东征的原因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即西欧作为其中一个方面,而拜占廷以及近东地区的阿拉伯国家作为另一个方面。其中,在西欧中又包含了西欧的封建主和骑士、农民阶级以及教会这三个因素。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可忽略的因素。以下我们就具体从这两个方面来看十字军东征的原因。

从西欧社会和拜占廷帝国角度来看十字军东征

西欧的封建主与骑士阶层的动因

自十一世纪以来,西欧的城市经济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国内外贸易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西欧的财富积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欧洲的商人(尤以意大利的商人为代表)将东方的奢侈品、织物、武器和香料等运到了西方,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在促使人民生活水平有了一定提高的同时也使得封建贵族们的物质享受不断提高。他们贪图享受的欲望不断增长,但他们所掌握的能满足这种欲望的物质资料却是有限的。他们迫切地希望能找到更多的财富来满足其物质方面的欲望。

其次,在欧洲时兴长子继承制,这就使得许多骑士因为缺乏地产而无所事事。他们渴望占有领地和农奴。对他们而言,解决困难最方便的捷径就是抢劫掠夺。他们“时常袭击大的领地;教会和修道院的富庶领地特别引起他们的盗心。据11世纪中叶的文书记载,虔诚的骑士竟然‘袭击手无寸铁的神父、修士和修女’”。他们使得农民陷于赤贫,而大土地所有者和教会也因此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再有就是,当时在封建统治者之间不断爆发战争。领主在进行战争时必须养很多骑士来为其服兵役,而服兵役的酬劳则是赏之以土地。然而当时在西欧已经很难再找到无主的土地了,这就使得那些好战的领主们陷入了僵局:到哪里去寻找足够的土地来分予手下?

这样,为了满足其对财富、土地无限制的欲望,广大封建主们极力推动十字军东征。可以说,封建主们正是十字军东征的主要推动者。但是,参加十字军东征的并不仅仅是封建主和骑士,还有相当数量的农民。而他们参加十字军东征的原因又何在呢?

农民参加十字军的原因

在探讨中世纪农民参加十字军的动因之前,我们想先在这里对当时农民的境况描写一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其参战的客观原因所在。

11世纪时,西欧最大国家的农民几乎完全沦为农奴,在有些地方的农民还保全着人身自由,但其数量不多,而且也不是完全的自由,因为他们还必须向他们的主人交纳相当数量的地租,同时还必须承担繁重的劳役和徭役。而随着城市经济和商业的发展,农民的生活变得更加凄苦。封建主们的胃口越来越大,已经不再满足于从前的贡赋条目,每年他们都增加种种名目的横征暴敛。11世纪,有些地方已经征收农民困苦万分的货币地租;而封建主需要货币。使农民喘不过气来的不仅是封建主勒索的苛捐杂税,还有11世纪西欧频繁发生的战争。同时,11世纪时欧洲各国“岁岁饥谨”,若干地区的天灾如干旱、冰雹、雨水过多,而这些都是“由于农业技术的低下和整个社会的制度使然的”。而饥谨的程度是如此地悲惨,以致于时常发生人吃人的事件。“在11世纪有26个荒年,也就是说荒年占这一世纪的四分之一以上。到11世纪末,饥谨更成为农村的常客,西欧遭受连年饥谨——所谓‘七灾荒年’(1087-1095年)”。

经常的歉收和饥谨伴着瘟疫,这样,在西欧,有成千上万的人因此而丧生,这使得农村更加缺乏劳动力,农业经济陷入了恶性循环的境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出于对解脱农奴依赖地位、偿让债款和在东方获得土地以及其他战利品的希望,鼓励了成千上万的农民离开自己的家乡,跑道辽远的国土去”,参加了十字军东征。

当然,在这里要补充的是,十字军东征的主体是欧洲的骑士,而在最初两次十字架东征后,参加远征的农民数量就激减了,而以后的十字军东征就只是骑士性的远征了。历史上,农民是十字军东征的参加者,但决非主流。

商业城市的影响

不可否认,在十字军东征中,一些中世纪的商业城市如意大利的威尼斯、热那亚等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影响十字军的行动。这在第四次十字军东征中体现得特别明显,正是在威尼斯的影响下,十字军才掉转矛头进军君士坦丁堡,导致了拜占廷帝国最终的灭亡。那么他们的动因又何在呢?

意大利的威尼斯等商业城市依托着便利的水上交通条件,积极发展同拜占廷和东方的贸易。威尼斯商人不仅与拜占廷帝国的城市往来频繁,而且也是东方各国城市如安条克、贝鲁特、特里波利和亚力大里亚的贸易常客。拜占廷皇帝阿历克塞一世因与诺曼人打仗而希望得到外国的军事和物资援助,特给予了威尼斯商人以优待,他们可以不纳“一分钱”的税在拜占廷全国进行自由贸易。威尼斯商人的贸易行为促进了东西方的交流和经贸的发展,同时这也使得东方的局势和意大利商业城市的利益息息相关。所以这些商业城市一直密切地关注着东方局势的变化,同时以出钱出资的形式积极参与涉及东方的行动,十字军东征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它们提供自己的舰队来运送东征的十字军军人,并以粮食供给十字军民兵。它们参加分配征服的领土,竭力夺取东方的海港和市场据为己有”。而之后,它们撺掇十字军在第四次东征中改变进军路线,攻占君士坦丁堡,则是出与在商业上排挤拜占廷,借十字军东征来铲除这个商业上的有力竞争者的目的。

教会的号召

▲罗马教廷的如意算盘

可以这么说,十字军东征,打仗的是欧洲的封建主和骑士,以及少数的农民,而号召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这次行动的指使者,则是位于罗马的教廷。

在这一时期,教皇的势力达到了极盛时期。教皇在对俗界政权的冲突中屡次取得对皇帝的胜利。1054年教会大分裂后,教皇就念念不忘要统治东方的教会,他将利用各种手段来达到目的,如果外交手段行不通的话,就不惜诉诸武力,直接鼓励对拜占廷的军事进攻。

对教皇而言,十字军东征则意味着对于封建割据的欧洲的政治领导权,为十字军运动的事业募集巨额的捐款,使东方的分离派,即脱离了东方正教教会基督教徒屈服于罗马,同时在回教徒中进行“传教”活动。他甚至幻想着能让回教徒们改信基督教。

同时要看到的是,当时在欧洲频繁爆发封建主间的战争,而农民起义也不断,因此教会还有这样一个打算,即将战火烧到东方去,避免在西欧发生频繁的战乱和暴动。

罗马教会所作的工作

为了鼓动欧洲的封建主、骑士和民众参加十字军东征,教会进行了大量的舆论宣传工作。他们甚至不惜编造许多关于伊斯兰教徒的“残暴行为”、渲染他们“侮辱”西方朝圣者的奇怪消息,为发动侵略战争制造借口。“刚在十字军之前和十字军时期中,宣传品泛滥欧洲;其中包括有教皇的训喻、传阅文件、外交文件、官方布告、十字军战士的信札、记事、传说、诗歌,数量庞大。这些宣传品很多是纯粹虚构的、临时捏造的,旨在鼓起兴趣;例如,教长西缅写给乌尔班二世(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期的教皇)和西欧诸王公的信件,叙述侮辱圣墓和对朝圣者的暴行,又如,所谓关于发现银枪的故事。所以这一切,不管真伪如何,都属于所谓‘鼓动文学’这一类型,并且是富于辞藻的文章”。教会提出了从伊斯兰教徒的占领下“解放主的坟墓”这个蛊惑人心的口号。教皇也答应给十字军远征的参加者免罪,但有肯定地声言十字军战士可以在东方得到丰富的战利品。

值得强调的是,教会的宣传工作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我们所熟知的在法国克莱蒙举行的那次宗教会议,正是这样的宣传的一个典型代表。

1095年,教皇乌尔班二世在法国的克莱蒙召开了宗教会议。“会议结束时他向各阶级和阶层参加的广大人群发表激昂慷慨的演说。他号召领主、骑士和普通人拿起武器,从异教徒手中夺回‘主的坟墓’。凡是参加远征的人都可赦免罪孽,灵魂得救;在战斗中死亡的,可升入天堂。同时教皇也许以现实的物质利益。他说:‘这边所有的不过是忧愁和贫困,那一边有的是欢乐和丰足’”。参加这次宗教会议的有几千个骑士,其中一部分来自法国,而其他的则来自其他国家。参加者人数众多证明早在这次宗教会议前教会就已经在骑士中进行了宣传,而一部分骑士业已对十字军远征巴勒斯坦的计划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教皇的演说当然只不过是在组织上和思想上把已经开始的准备工作固定下来而已”。

从一定意义上来讲,正是教会所作的这些宣传工作为十字军东征作好了思想舆论准备。教会在顾及了封建主和骑士的利益并充分利用了民众的愚昧来极力推动对东方国家的远征。十字军东征,打仗的的军人和百姓,而策划的,是位于罗马的天主教会。所以,十字军东征,其实就是一场有罗马教会号召的、由欧洲的封建主、骑士和一部分人民参加的军事远征。

从东方角度看十字军东征的

塞尔柱土耳其的兴起

早在公元七世纪是,近东地区就已经被阿拉伯人所征服。但伊斯兰教徒对基督教徒的政策显得异常得宽容,并不像教会所宣传的那样,“迫害”基督教徒,而是准许他们进入“圣地”巴勒斯坦进行朝圣。塞尔柱土耳其的兴起极其西征使得东部地中海的局势更加复杂化。1055年,他们占领了巴格达,1071年在曼西克特一战中,拜占廷遭遇了惨败。此后的十年里,法提玛王朝埃及的领地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相继被其攻占,而整个小亚细亚都处于它的控制之下。但它始终没能形成一个统一的政权,而是分裂为独立的总督区。在各总督区的内讧和征战中,个别的修道院和教会受到破坏,部分富人逃到拜占廷的欧洲部分。这给了教会以诽谤阿拉伯人的口实。而事实上,欧洲的朝圣者仍然可以通过海路到达耶路撒冷,只须交纳为数不多的税而已。

日薄西山的拜占廷帝国

拜占廷帝国的艰难处境成为西欧侵略者发动进攻的有利时机。到1081年拜占廷已经龟缩在欧洲东南隅的狭小地区,西界阿得里亚堡,东临博斯普鲁斯海峡。诺曼人在占领南部意大利的拜占廷领地后,得到了教皇的赞许,于1081年夏在伊庇鲁斯登陆,占领阿拂隆和地拉希,破坏马其顿,进入帖撒利亚。只是1085年阿历克塞一世才赶走第一批西欧侵略者。但是帝国的处境并未好转。从十一世纪中叶起佩彻涅格人的侵袭,八十年代成为欧洲省份的致命威胁。八十年代末,佩彻涅格人与波洛伏奇人联合,在多瑙河附近击溃了阿历克塞一世,追兵直达君士坦丁堡,他们乘机与游牧民族谈判,要采取联合行动,进攻帝国首都。拜占廷帝国危在旦夕,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阿历克塞一世向西方各国求援,甚至向教皇乌尔班二世派出使臣,希望他利用自己的权威帮助招募诺曼人、盎格鲁"萨克逊人、丹麦人的雇佣兵,以便对付异教徒和穆斯林。这样,教会正好利用这一机会,声称“东方的兄弟”正在遭受着阿拉伯人的侵袭,所以西方“正义的人们”应当前去帮助东方的基督教徒们。这样的号召起了一定的作用。

导致十字军东征的其他一些因素

东西方的交往

在十字军东征之前,东西方积极地发展了经济文化交流,应当说,这些都有着积极的影响,为双方经济文化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创造了条件。这当然是好的一面,然而,正是这种交往的背后,使得西方的个别人贪恋东方的财富。东方的珠宝、木材和香料运到西方,使得当地的人产生了错觉,以为东方是“遍地财宝”的天堂,对东方财富的憧憬向往诱使他们极力推动对东方的侵略战争,希图通过战争来大发横财,夺取东方的财宝。可以说,正是东西方迅速发展起来的经贸往来刺激了西方侵略者的野心。

朝圣行为的影响

“十字军的根苗已深植于中世纪的历史土壤中。其中最长而又最深的根苗,是朝拜‘圣地’的惯例,这是早在第四世纪已经开始的惯例”。

教会要求以朝拜圣地作为忏悔某种罪行的行为。本着对耶酥基督的虔诚的信念,各阶级和个等级的人,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参加了这样的朝圣活动。据统计,“第八世纪有六次朝圣,第九世纪有十二次,十世纪有十六次,十一世纪则有一百一十七次了!”当然,作为一项大型的社会行为,也不乏有人为了做生意或是出于对旅行的兴趣而参加了朝圣。这样的远征队,还不能算作十字军。它们除了参加者人数较多以外,同普通朝圣没有什么不同之点。然而,它们在十字军起源的历史上曾起过重要作用。因为它们被西欧人熟悉到巴勒斯坦路上的各站;那有助于后来十字军所采取的路线;它们还鼓起了欧洲人对圣地的狂热心理。

几次战事的影响

“在第一次十字军之前,即在十一世纪中,欧洲事实上已有过三次具有十字军性质的行动,即:卡斯提尔的反摩尔人战争(1072——1099年)、诺曼人政府亚浦利亚和西西里(1016——1090年)和诺曼人征服英国(1066年)。这些都是真正的十字军;它们的动机和后来促成了大规模的正式十字军的动机大部分是在程度上的差别。这三件大事,以它们的榜样和影响感染力,曾刺激西欧民族的好战精神和经济欲望。有大批参加过上述事件中某次远征的冒险分子,后来也参加了十字军的东征。”

小结

十字军东征并不是历史的偶然,而是许多历史因素积累到一定时期突然爆发的必然。从西欧角度来看,是教会、封建主和骑士阶层的野心以及人民的愚昧导致了十字军东征,而东方角度来看,拜占廷帝国的衰落和塞尔柱土耳其的兴起在客观上也起到了它的推动因素,当然,还有本文所涉及的其他因素。在诸多的历史社会因素的作用下,浩浩荡荡的十字军东征开始了。十字军东征共进行了7次(有的史书上记载的是8次),持续了2百年左右,给近东地区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当然,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却又促进了欧亚间的交流与相互学习。

 

发布时间:2012/11/26 19:50:00,来源:百度文库

我有话说

book 基督教
首页    4    3    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