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全能神”用“温情”毁了她的大学梦

侯春霄

 

        江媚终于回家了,这时,已是2015年9月。直到此时她方才明白:“全能神”是坑人害人的“神”,“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应该有更恰当的说法,那就是“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恨”;还有,“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也纯粹是骗人的鬼话,“熬炼”其实是让信徒遭受心灵的折磨,“成全”则是地地道道的毁灭。

 

       她的大学梦被“全能神”毁了。她最好的青春年华是在“吃喝神话”中浑浑噩噩的度过的。

      江媚的老家在广东省高州市的泗水镇,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她有一个姐姐、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在亲朋好友眼里,江媚不仅听话、懂事,而且还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

 

       江媚的心中很久以前就有了一个大学梦。她明白:知识改变命运,考上大学才能改变人生。怀着这个梦想,从小学到初中,再从初中到高中,她的学习一直都非常刻苦。拼搏加汗水,让她觉得自己离大学校门越来越近。

       伴着一路废寝忘食,江媚走到了2007年。这一年,江媚升入高三,也就是说:决战高考的时刻就要来到,通向大学的路只剩下最后一段。这是个希望与压力并存的时段,一方面是多年以来深藏于心的大学梦,一方面是人生的不确定因素带来的压力。因为有压力的存在,江媚渐渐感到苦闷,甚至产生了厌学情绪。

 

       2008年的春节到了,江媚回到家里。这时,在深圳打工的妹妹也回来了。从妹妹嘴里,江媚第一次听说了“全能神”聚会的快乐和“神路”的美妙。妹妹告诉江媚,她和“兄弟姐妹”在一起的时候,爱唱就唱,爱跳就跳,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没有了一点烦恼和忧愁。因三点一线的备考生活而心生疲惫的江媚,听了妹妹所描述的这般温馨的场景,不禁渐渐的心生艳羡。

       妹妹进一步告诉江媚:你如果有兴趣,也可以参加这样的聚会。江媚没有立刻表态,妹妹就把江媚的联系方式给了当地的“全能神”信徒。

 

       2008年开学不久,“全能神”组织就联系上了江媚。那天,来找江媚的是一个黑瘦的女孩。女孩把妹妹说过的“家庭聚会”场景重新向江媚描述了一番,最后,热情地邀请江媚参加她们的周末聚会。

       江媚答应了女孩的邀请,也真的参加了她们的周末聚会。聚会时,她们给江媚买了漂亮的衣服,还请江媚一起吃饭。江媚真就感到了家的温馨,因而把由紧张的学习带来的疲惫忘了个一干二净。这次聚会过后,江媚竟盼着下一次聚会快点到来。

       以后,江媚连续参加了几次这样的聚会。通过聚会时的“吃喝神话”,江媚渐渐知道了 “神”和“神的作工”,知道了“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明白了赶快信“神”才能得到“神”的“拯救”,悟出了学习的无用和自己的大学梦的可笑。而“兄弟姐妹”那些“温情”的开导和灌输,又加剧了江媚思想的转变。江媚多年来的大学梦日趋淡化,取而代之的则是被“成全”的梦幻:既然“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考大学还有什么用?现在唯一该做的,就是“跟上神的脚踪”。

 

       为了做到“合神心意”,江媚的学习时间被越来越频繁的“家庭聚会”所挤占,在临近高考的关键时刻,还在替“全能神”邪教组织抄写“传福音”材料。2008年4月,这个原本诚实、听话的女孩子第一次向母亲撒了谎。那次,江媚回家拿生活费,说是要参加补习。其实,她是要去茂名所谓的“教友”家中抄写“神话”。

       自以为“走在神路上”的江媚把“交通神话”“传福音”看的越来越重,竟渐渐生出放弃高考的念头。父母为此心急如焚,对江媚百般劝说。在父母恳求般的规劝下,江媚总算答应考一考。高考倒是参加了,可江媚却从未把考试与上大学联系在一起,只是为了应付父母。

 

       高考一过,江媚立即起身去了茂名,随便找了一份保安工作。不为别的,只为“传福音”更加方便。至于上大学的事,早已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

       因为江媚不把上大学的事记挂于心,好心的同事在网上帮她查询了高考成绩。结果发现,她的考试成绩超过了本科B类录取分数线。

 

       知道了高考成绩,江媚却对填报志愿无动于衷,因为她已经被“神家”的“发声”“说话”彻底洗脑。

       父母得知江媚无心填报志愿的消息,近乎绝望的在电话里斥责她,要她立刻回心转意,不要错过上大学的机会。

 

       这时,同是“走在神路上”的“兄弟姐妹”又向江媚发出“温情”的提醒,他们对江媚说:作工和读书都是“神”命定的,“神”命定的事不能违背,更不能抱怨“神”;如果抱怨,就会受到“神”的惩罚。

       通过不断“吃喝神话”,江媚早已了解到“神的性情”是什么。《话在肉身显现》里说:“神的性情主要是公义、烈怒、威严、审判、咒诅”。江媚不敢再想上大学的事,她想“被神成全”,更畏惧 “神”的“烈怒、威严、审判、咒诅”。

 

       尽管大学校门已经向江媚敞开,但在“兄弟姐妹”的“温情劝说”之下,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顺服神”。

      “全能神”所表现出的“公义”把江媚阻挡在了大学门外。

        江媚的痴迷受到父母的激烈反对。父母多次痛心疾首的劝她放弃信“神”,回到正路上来。江媚却认为父母的行为是“抵挡神”,甚至认为父母会因此而遭“报应”。

        2012年,江媚终于离家出走,和家人断绝了一切联系。那年,她23岁。

        父亲禁不起江媚失学及离家出走的打击,倒在床上一病不起。身体孱弱的母亲强忍满心悲苦,一边承受着各种生活压力,一边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父亲。

       家中遭遇不幸的消息,最终还是辗转传到了江媚那里。不过,此时的江媚满脑子都是所谓的“成全”“熬炼”,“神家”的“温情”已经让她身陷邪教泥潭而不能自拔,使她对父母的困境充耳不闻,真正抛弃了父女之情、母女之爱。

      江媚的前程被“全能神”彻底葬送了,而父母却从未放弃过把她接回家的念头。经过多方奔走、问询,终于打听到江媚的下落。

见到母亲的那一刻,母女俩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江媚说:“‘全能神’不仅毁了我的大学梦,更毁了我的一生。”

       她终于醒悟了。但是,“全能神”带给她的伤痛却已经永远无法抹去。

 

 

发布时间:2020/7/20 10:35:00,来源:薄荷茶社

我有话说

book 焦点报道
首页    56    55    5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