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女星》编辑部曾收到少女时代赵一曼的求援来稿

天津女星社对赵一曼的帮助

杨仲达

 

在天津市档案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展览中,陈列有赵一曼的遗书与母子合影。参观群众往往在此驻足良久。在将近百年以前,赵一曼和天津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甚至可以说,是天津这座城市改变了赵一曼的命运。

《女星》收到一封求援来稿

1924年7月3日晚,天津《女星》编辑部的李峙山拆阅了一篇来稿,题为《请看我的家庭》,这篇自述性质的稿件,以满腔悲愤,声泪俱下般洋洋洒洒写了两千六百余字,把一个少女在孤立无助情况下的绝望和信赖都倾吐了出来,完全地是把《女星》当作了自己的依靠。

“全世界的姊妹们,请看我的家庭,是何等的守旧!是何等的黑暗!我自生长在这黑暗家庭中,十数载以来,并没有见过丝毫的光亮。阎王似的家长哥哥死死把我关在那铁篱城中,受那黑暗之苦……务望亲爱的同志,援助我,替我做主呀……”

作者叙述自己在封建家庭中的苦难遭遇,控诉约束妇女的所谓“七出”和“四从”,反抗男人对女人的压迫,向往“社交公开”“平等自由”的生活,她诉说痛恨,提出要读书的权利。全文一气呵成,一怒到底,基调是呐喊和咆哮的,文辞是不加修饰的,现在看来虽显幼稚但是激扬着斗争精神,把满腔的怒火都投向了她的哥哥,这个封建家长的化身,并旗帜鲜明地宣告自身的觉悟。

作者署名李一超。编辑李峙山将原稿标题改为《在家长式的哥嫂下生活的李—超女士》,刊登在1924年8月11日出版的《女星》第51期上。李峙山并为此篇文章写了署名按语:“这篇稿子——原名《请看我的家庭》——是七月三日晚收到的,本可早在《妇女日报》上发表。因投稿者声明要登载《女星》,而收稿时又正值《女星》稿已发印,故迟至今日始与读者相见。我已将我个人的意见写信告诉伊了。读者如有好的办法,请即刻写信来,我当转达。峙山。”

李一超的文章发表后,引起强烈反响,《女星》编辑部和李峙山陆续收到全国各地的读者来信30多封。是年8月18日的《女星》第52期率先发表署名续先的《我先说句幼稚的话》,支持作者脱离苦海、立身社会,鼓起勇气进行抵抗,逃到上海或者天津云云。

再过一周以后,8月25日的《女星》第53期,特辟《援助李一超》专栏,从30多封来信中摘要发表了7封,编者李峙山仍加了署名按语,她说:“自本刊发表李一超女士自述的那篇文章后,接连收到同情援助的函件三十余通。除声明不愿发表的以外,均摘录下。足见中国人并不是没有同情与互助精神。可是李一超现在四川,需过些时候才能领到诸君的盛意。我在这里先代表伊致谢一声。峙山。”

所刊登的来信分别是落款标明写于17日北京的张萍英、索陶、LC、卢少元,写于16日南京的希平,写于14日南京一农的世桂,“你不相识的朋友”王文彬的七位文章,他们都以极大的热情,从道义精神和生活物质的各个方面为李一超提供帮助。

李一超求援事件波及范围之广、反应速度之快,令人始料未及。8月11日见到的文章,而其回馈在25日又在《女星》发表,须知那是依靠普通邮寄的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而不是电子邮件的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来自天津和全国的援手一定是极大地鼓舞了李一超。

在妇女运动中的女星社

一个四川少女,在她危急时刻,把自述文章寄给了《女星》,可见天津女星社当时在全国妇女界的地位。

女星社由在天津以邓颖超为代表的一批在五四运动中逐步成长起来,已经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新青年创办于1923年4月,是继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女权运动同盟会直隶支部之后,在妇女运动中涌现出的又一个进步团体。成员邓颖超、李峙山、谌小岑、王贞儒、刘清扬等,都曾经是觉悟社的成员,它虽然不是觉悟社的直接延续,但和觉悟社有着不可分割的血脉关系。

《女星》在1923年4月25日创刊,最早是爱国教育家、达仁女校校长马千里主办的《新民意报》的副刊之一。它以战斗的姿态,活泼的形式,如诉家常的态度和丰富多彩的活动,宣传妇女解放,主张女权独立,积极为仍在封建旧式家庭痛苦中的女性呼号。它把妇女姐妹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开展起了一场包括恋爱、婚姻、生育、家庭、教育、职业等各方面涉及女性的革命。觉悟社曾经的重要成员,周恩来入党介绍人之一的刘清扬在回到天津后,于1924年元旦又创办《妇女日报》,《女星》自第37期改为周刊并附在其后出版。一直到1924年9月底,它随着《妇女日报》的停刊而停刊。

从援助李一超事件可见当年天津女星社和《女星》社刊影响力之大。

李一超就是赵一曼

李一超是控诉少女的笔名,她原名李坤泰,字淑宁,1905年10月25日出生在四川省宜宾县白花场柏杨嘴一户地主家庭里。她的父亲去世后,由兄长李席儒主持家政,自此失学,饱受兄嫂压迫。她坚持自修,并在大姐夫郑佑之函授辅导下学习。郑佑之1922年经恽代英介绍在川南泸州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于1931年为敌所害而牺牲。

在郑佑之的引导下,李一超的思想发生了飞跃。1923年,郑佑之介绍李一超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当时李一超再度向哥嫂提出到宜宾读书的请求,又遭到反对与训斥,她才因此写出那篇自述文章,并经郑佑之润色寄给天津《女星》周刊。

在得到《女星》的声援之后,1925年4月,李一超和二姐李坤杰共同成立了“宜宾县白花场妇女解放同盟会”,妇女解放运动在四川家乡开展起来。

1926年春天,李一超终于走出故土,考进宜宾女中,也就在那一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又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第六期女生队。

1935年秋,李一超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一师二团政委,那时她化名赵一曼,威震日伪敌胆,但在1936年不幸被俘就义。她在狱中曾写下一首《滨江述怀》:“誓志为人不为家,跨江渡海走天涯。男儿若是全都好,女子缘何分外差?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白山黑水除敌寇,笑看旌旗红似花。”赵一曼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女性,她的革命生涯是起步于天津女星社的。

 

发布时间:2021/3/11 15:00:00,来源:今晚报

我有话说

book 津门底蕴
首页    16    15    1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