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轮功”邪教是“精神病毒”

陈哲

 

1999年7月22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国家民政部依法宣布“法轮大法研究会”及“法轮功”组织为非法组织,并予以取缔。

“法轮功”邪教组织被取缔后,“法轮功”的核心人物和骨干分子纷纷潜逃国外,投靠敌对势力,并转变破坏策略,进行国外策划、国内实施,遥相呼应,联合造势。

为了显示其利用价值,换取生存空间,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法轮功”竭尽反华之能事,从鼓吹修炼“法轮功”能治愈新冠肺炎到发展邪教成员,集聚反动势力;从新冠病毒命名污名化中国到病毒溯源,一连串反华动作,让世人看清“法轮功”不但邪而且毒。

制谣、造谣,借疫情兴风作浪

兴风作浪的“法轮功”,自疫情发生以来,亦步亦趋,追随西方反华势力,造谣不断,屡出滥招,种种秕言谬说不绝于耳。

谣言一:1月25日,网上曝出一段视频自称是武汉汉口疫区名叫“瑾慧”的一名医护人员,说武汉已有9万人感染。

结果,经咨询专业的医务工作人员,视频中的医生是个假医生,这个视频是个假视频!而视频是“法轮功”媒体“大纪元”精心制造出来的,放到网上,发给西方媒体,其目的就是扰乱视听,制造恐慌。

谣言二:2月1日,“法轮功”媒体发文造谣“四川宜宾有人因感染病毒当街倒地死亡”。

宜宾警方出面辟谣。

谣言三:2月初,一段引爆国外网络的视频:一对小情侣先是抱在一起,其中可以听到女方在哭诉着什么,周围则有一名打着雨伞的民警和两名穿着粉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这段视频,被境外“法轮功”邪教组织利用,成为渲染中国的疫情“恐怖”、病患“没人权”的素材,而那对情侣则被说成已“处理”掉。

原来,事情的真相是,女子是来武汉旅行的,车辆是征用环保监察来接她去隔离点的,女子已在男友家居家隔离,根本不存在“法轮功”所说的“被处理”。

谣言四:2月初,“法轮功”邪教组织在境外网站上传所谓武汉医生感染病毒在手术中晕倒的视频。法国媒体法兰西24电视台(observers.france24.com)对该视频进行了调查,确认该视频是“法轮功”邪教组织利用一段发生在云南的视频进行“移花接木”捏造出来的,意图造谣煽动,制造恐慌!

谣言五:2月10日,“法轮功”媒体造谣“武汉大气二氧化硫爆表,是与大量火化尸体有关”。

中国环境监测总站辟谣。

谣言六:2月24日,“法轮功”邪教组织与郭X贵等反华分子接力炮制传播了一段有关武汉疫情的视频。视频中,一名妇女自称在武汉一家医院亲眼目睹重症冠状病毒患者被活活火化。还声称已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在好几个病人身上。这段视频在境外社交媒体广泛传播,

结果,该视频被2009年普利策新闻奖得主、美国“政治真相新闻”网认定为“虚假信息”!而该视频传播者之一为“法轮功”媒体“新唐人电视台”。

谣言七:5月,“法轮功”邪教媒体称“中国有2000万人因新冠病毒死亡被隐瞒”。其“依据”主要有2条,中国三大运营商用户今年1月至2月两个月内减少约2000万;某知名作家在“日记”中说“殡仪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

多国学者联合在《柳叶刀》上发表声明

实际上,受疫情影响,很多实体营业厅不能正常营业,新增用户数量大幅减少。随着携号转网在全国的实施和提速降费深入推进,部分原来有双卡或多卡的用户,不再需要单独的流量卡,从而注销了号码。

“法轮功”邪教信奉“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了真理”,认为只要不断地篡改事实、扭曲叙事,就可以达到栽赃陷害、祸水东引的目的,这除与他邪教本性有关外,更离不开他卖国求荣、为虎作伥的丑恶目的,可以说“法轮功”邪教充当着反华势力在疫情面前想干而干不了事情的马前卒急先锋。然而,纵然摇唇鼓舌、重复万遍,谎言依旧是谎言,在真实记录面前丝毫站不住脚。

国际研究团队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

时至今日,“法轮功”邪教组织依然造谣不断,在西方社会,利用其谎言媒体疯狂推送新冠疫情阴谋论广告,派送新冠疫情谣言报纸,利用政治黑金利益链勾结反华势力,诬告滥诉、煽动反华情绪,企图达到扰乱中国的目的。

诚如,美国新闻聚合网站(Patch.com)文章认为,“法轮功”的阴谋论和洗脑术已被大众识破,“法轮功”这样的媒体组织,凭借制造谣言而兴起,也必将因制造谣言而败亡。

宣扬歪理邪说,编造治病神迹

在疫情形势处在严峻复杂,防控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法轮功”邪教组织趁机大肆宣扬所谓的“疫情”“神迹”,声称只要相信“‘法轮大法’就能得救、保平安”,诚念“九字真言”就能逃过病毒劫难,“面对瘟疫,逃生有秘诀”等,教唆信徒“走出去”“讲法”,于是乎,国内一些残存的“法轮功”分子闻风而动。

多地公安机关抓获多名频频出来闹事的“法轮功”人员,收缴了大量“法轮功”反宣品。

修炼“法轮功”真的能治愈新冠肺炎传染病?我们还是先用几个事例来确证一下!

周安患有传染性疾病——肺结核,在修炼“法轮功”期间,不停地咳嗽,但周安拒医拒药,相信修炼“法轮功”治病,结果患了晚期肺癌,终于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李军,修炼“法轮功”期间检验出患有传染性肝炎,在住院期间,拒医拒药。终因慢性乙肝重病肝炎死亡。

丁招娣,自练上“法轮功”后,坚信“法轮功”能强身健体,医治百病。患了感冒病毒,坚持不去医院、不吃药,结果病情越来越重,最终撇下自己的亲人离开人世。

据山东省潍坊市反邪教协会2011年2月对该市“法轮功”人员死亡、患病情况,特别是患病后因拒医拒药而死亡的情况进行专题调研得出结论:不论是死亡的“法轮功”人员还是身患重大疾病的“法轮功”人员,传染病都是主因。

事实胜于雄辩,修炼“法轮功”照样死亡。“法轮功”吹嘘的“真言”“神迹”“功力”不仅保护不了任何人,还会害人害己。

新冠肺炎其传染性不分种族,无论贵贱,真正打败病毒的是科学防控和科学救治,绝不是“法轮功”所吹嘘的什么修炼“法轮大法”,诚念“九字真言”“百毒不侵”等谎言、“神迹”,更不是念几声邪教咒语就能避免。

充当反华势力走卒污名化中国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法轮功”邪教为配合西方反华势力掩盖失职渎职除制造了一系列谣言外,而新冠病毒命名污名化中国,“法轮功”则无所不用其极,其真实意图无非是抹杀中国在抗击疫情所发挥的制度优势、治理优势、文化优势取得的巨大成功,抹黑中国在抗击疫情中赢得的良好国际形象,以莫须有的罪名惩罚中国、掠夺中国,消解中国迅速增长的国际影响力,让中国失去发展的机会,配合西方某些政客“甩锅”中国,转移国内注意力、掩盖自身防疫不力的责任,更凸显“法轮功”向主子表忠心,换取苟延残喘,得以续命的手段而已,有着险恶的政治企图。

从1月6日,“法轮功”媒体就已开始恶意污名化中国,企图将病毒来源的帽子扣在中国头上。

其实“病毒”命名早已有国际机构指导原则。2020年2月11日,世卫组织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正式命名为COVID-19,来源于corona(冠状)、virus(病毒)以及disease(疾病)三个词,而19则代表这个疾病出现的年份2019年。同日,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根据生物遗传学分析,将新冠病毒命名为SARS-CoV-2(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

命名的原则是遵循世界卫生组织与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商定的准则,“必须找到一个命名,不涉及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人群,而且这个命名也要易读,并与该疾病有关”。换言之,无论是病毒名还是疾病名,都竭力避免对国家、地区、民族乃至动物贴上不必要的标签。

而“法轮功”完全不顾国际组织的命名规则,把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置于公众利益和科学常识之上,偏执地污名化中国,使人们仇视中国,以卑鄙的手法,诽谤的手段挑起种族歧视与反华情绪,入罪中国,污蔑中国,将中国与“异类”“非我族类”划上等号,实施语言暴力,一概吠之咬之,实在无耻且无聊。“法轮功”境外媒体在病毒污名化上已冲在最前面,充当了西方反华舆论的急先锋。

其实,病毒“起源于哪里”并不意味着“谁就该为此负责”,新冠病毒究竟起源于何处,目前依然没有科学定论。

钟南山院士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发生在武汉,但“没有证据表明源头也在武汉,这是科学问题”。

来自日本的一篇研究就表示,通过比对病毒基因、建立病毒繁殖变异树状结构,推断出台湾、美国、日本等地病毒各自独立,“世界上其他地方传播的病毒与武汉的病毒完全不一样”。

近日,英国牛津大学询证医学中心荣誉高级研究员、纽卡斯尔大学客座教授汤姆·杰弗逊发表评论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在亚洲暴发疫情之前就已存在于世界其他地方。

炮制疫情源头阴谋论,肆意栽赃、抹黑中国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发挥制度优势,举全国之力,取得了显著成效,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为世界各国防控疫情争取了宝贵时间,做出了重要贡献。

然而,见不得中国好的“法轮功”又炮制出“新冠病毒来源于武汉一实验室”,实际上,这一阴谋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法轮功”旗下的喉舌媒体“大纪元”从4月7日开始,在油管等境外主流视频网站炒作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

这段视频在油管平台上获得了160万的观看量,在脸书播放量达7000万次。由于内容太过离谱,脸书经核实后将其标注为“虚假信息”。

BBC科学编辑保尔?林康也辟谣称:“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新冠病毒来源于武汉任何一家研究机构。”

“法轮功”这种毫无底线、无耻下作的行为,受到一些西方主流媒体的批评。

2020年4月18日,英国广播公司BBC在其网站驳斥了“法轮功”谣言“新冠病毒来源于武汉一实验室”,还揭出了最近两年来“法轮功”一再造谣的老底。

2020年4月19日,英国著名纪录片制片人、自由记者丹尼尔·沃尔夫(DanielWolf)在专注记者行业的自媒体网站“文章”网(thearticle.com)发表深度评论文章指出,针对中国产生的一系列阴谋论,“都是未经证实的,难以服众,是一些人的癫狂之语”。

新冠病毒溯源是一个严肃的科学问题,要以科学为依据,由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去研究。

早在今年2月19日,27名来自8个不同国家的医学专家在国际专业医学权威期刊《柳叶刀》上联合发表声明,指出:“来自世界各国的科研工作者已经对引发该疾病的病原ARS—CoV—2的全基因组进行了分析并公开发表了结果,这些结果压倒性地证明了该冠状病毒和其他很多新发病原一样来源于野生动物。

该科学结论也得到了来自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医学院院长及其所代表的科学界人士的支持。”

3月17日,由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多国学者组成的国际研究团队在科学杂志《自然医学》(NatureMedicine)发表文章称,导致全球大流行的新冠病毒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该文章采用的证据分析表明,新冠病毒“不是在实验室中构建的,也不是有目的性的人为操控的病毒”。

世界卫生组织发言人法德拉·沙伊布4月2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当前媒体和社交平台上流传着一些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谬论和阴谋论。所有已知证据都表明新冠病毒源自动物。

多位医学专家也与世卫组织的观点一致。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一个团队发表文章称,没有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是实验室制造或以其他人为方式设计的。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Collins)也发表博客文章,援引并力挺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支持的国际研究小组在对比几种冠状病毒(包括引起COVID-19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公开基因组数据后得出的结论:该病毒是自然产生的。

新冠肺炎疫情是“天灾”,是未知病毒对人类发起的突然袭击。病毒无国界,疫情无种族,中国和世界各国一样,都是疫情的受害者。

病毒污名化,一颗抗疫舆论的“毒瘤”,一场群魔乱舞的闹剧。“法轮功”借疫情散布阴谋论谣言,对中国肆意诬蔑栽赃,抹黑陷害,是罔顾事实、违背科学的丑陋表演。其真实意图是将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在各国滋生对中国不信任情绪,瓦解全球共同战疫的努力,搅乱全球团结合作抗疫的大局,其心可诛,必须予以坚决抵制!

除此之外,眼见西方大国成全球新冠疫情“震中”,民主国家形象轰然坍塌,为了配合西方某些政客蝇营狗苟,“法轮功”还玩起了向中国索赔、追责的鬼把戏,在此不一一而论。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中国抗击疫情公开、通明、负责,环环可考,甚至被评价为是面向全球的“现场直播”,这就是中国态度!中国智慧!完全经得起时间与历史的检验。

一场疫情,让“法轮功”的原形更加赤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新冠病毒损伤的是人的肌体,是生理;而“精神病毒”损害的则是人的思想和行为,是生理加心里,比自然病毒更甚。“法轮功”种种丑陋行径不难看出,“法轮功”这种“精神病毒”是一种真正的“人造病毒”,它极大危害全球抗疫大局,不仅加大了合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难度,还混淆科学正义的声音,蒙蔽民众的心智,让世界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福祉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法轮功”邪教组织编造抹黑中国的一切“精神病毒”,在中国取得抗击疫情胜利铁一般事实面前,必将撞得粉碎,必将被更多人识清其阴险丑恶,中国必将更强、更好,朋友更多,抗疫的伟业必将载入世界史册,留下光辉的一页。

 

发布时间:2020/7/27 9:42: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2    51    5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