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馬祖列島——民間信仰文化的基本內涵和特征

黃建銘 方寶川

 

馬祖列島位于福建省閩江口外東海中,西距福州約十六海裏,包括東引、西引、亮島(海浪)、高登、大邱、小邱、北竿、南竿、東莒、西莒等島嶼及若幹礁嶼,馬祖是馬列祖島的總稱。

據文獻記載,明永樂三年(1405年)至宜德八年(1433年)間,在馬祖列島上,除了時有福州及閩東沿海漁民出海捕魚而泊憩或避風者,逐漸開始有了定居者聚居的小村落。康熙年間,爲了消滅海上鄭氏抗清勢力,實行嚴密的“海禁”和“遷界”政策,將沿海居民及島民強行遷入內地。但是,迫于生計,沿海尚有少數冒死移民海外者。康熙二十三年(1683年),清政府統一台灣以後,又逐漸形成移民潮。直至民國初年及抗戰時期,馬祖列島的移民數量日益增多,遂形成了一些頗具規模的自然村落。

由馬列祖島的開拓史實得知,馬祖社會是一個經典的移民社會,移民的活動勢必伴隨著文化的傳播。移民社會的文化形成和傳播是建立在母體文化的基質上,他們對異地文化的涵攝是有選擇性的,尤其是在俗文化的方面,具有更強的傳承性和排它性。早期的馬祖移民,絕大多數是社會下層民衆。他們迫于生計,冒險渡海,旨在開拓新的生存空間。他們遷居之後,舉目無親,爲了抵禦各種自然和人爲的災難,就必須團結一起,形成集體力量。于是,他們按照同一祖籍聚居一起,結成地緣性的社會群體以相互照應。當移民中間姓宗親的人數不斷增多之後,宗教之間的血緣關系又逐漸取代了同一祖籍的地緣組織。由于早期的馬祖移民,文化層次偏低,所以作爲民族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民間信仰文化中的各種地方神祗,便成了他們繼續生存的有力精神支柱。例如:他們以海爲生,經受風濤之險,爲了帆牆穩渡,一路平安,惟賴天後慈航。他們身在異鄉,水土不服,爲保佑健康,祈福禳災,敬祀臨水夫人。他們筚路藍縷,披荊斬棘,爲求生産豐登,安居樂業,供奉福德正神等等。因此,幾乎毫無例外,一如既往地通過分身、分香的形式,由故鄉攜帶了祖籍地的保護神,或設一神龛,或搭一草屋,或立一小廟,崇拜祭祀。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個個民間信仰祭祀圈。

馬祖的移民根在大陸,來自福建,主要是福建的長樂和連江兩縣。馬祖的民間信仰文化源在中華傳統文化,傳自福建本土。根據林金炎先生所著的《馬祖列島記》和《馬祖列島記續篇》二書記載:“馬祖列島供奉神明的寺宇,據統計:南竿有19座,北竿16座,莒光14座,東引5座和亮島1座,總計多達55座,足見神祗備受民間的尊崇。”目前馬祖共有22個自然村,其廟宇卻多達55座,平均每個自然村都有兩個以上的廟宇,密度是相當高的。“在居民的家中,也有祖先靈位的奉祀和神明的崇拜。”綜括林氏二書所敘及的馬祖民間神祗有:天後媽祖、臨水夫人、關聖帝君、梅石高總、玄天上帝、白馬尊王、福德正神、萬壽尚書公陳文龍、陳將軍、趙大王、肖大哥、周大王、五靈公等等。幾乎均可在福建本土找到其信仰根源,有的還與福建祖籍地保持著極爲密切的聯系。

馬祖列島民間信仰文化究竟具有哪些基本內涵與特征呢?筆者以爲有以下三個方面。

1、馬祖民間信仰文化是中華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它保留了不少漢族古老民間信仰的共同基質。馬祖列島的民間信仰文化源于福建。而曆史上的福建也是一個移民社會,其文化的主體是中原漢族傳統文化對東西沿海的延伸和發展。例如:普及于中華大地的觀音菩薩、關聖帝君、玄天上帝、福德正神、司命竈君等民間神祗,同樣在福建各地得到了最廣泛的崇拜。儒家倡導的“慎終追遠”精神和崇拜祖先的祭拜觀念和儀規,也同樣在福建各地代代相沿,曆久不衰。諸此信仰崇拜伴隨著福建的移民流傳到馬祖列島、澎湖群島、台灣等地、甚至東南亞各國的福建華僑聚居地,均成了福建民間信仰文化圈中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

2、地方性的神祗崇拜,構建了馬祖民間信仰文化的主要內涵和區域特色。

生産于福建本土的地方神祗,影響最大的當屬天後媽祖。不但福建各省、煙海各省、台灣、香港、澳門及至東南亞各地的華僑社區,都有其崇拜者。據林金炎先生的《馬祖列島記》一書得知,目前馬祖列島上廟宇最多、影響最大的也是天後宮。其宮廟遍布南竿鄉的津沙、馬祖澳、鐵板、北竿鄉的坂裏,芹壁,西莒島青蕃(現改青帆)、田澳,東莒島福正,東引島中柳各村等。

除了媽祖信仰外,在馬祖列島頗有影響的福建地方神祗還有臨水夫人、五靈公、白馬尊王、萬壽尚書公等等。

明清以來,臨水夫人成了福州等地民間信仰領域中最有影響的神祗之一。其信仰圈以福州、古田爲主的閩東方言區爲核心,逐漸向北和東南方向輻射。

五靈公,即盛行于閩江流域的五帝信仰,又有五聖、五通、五福大帝、五瘟神、五方瘟等稱呼。五帝信仰的內涵是瘟神崇拜,馬祖列島,開拓之初瘴疠叢生。移民水土不服,亦有瘟疫流行的時候。五帝信仰的傳播,勢在必然,香火頗盛。據稱:目前馬祖列島上“祭祀五靈公的廟宇有南竿鄉牛角,北竿鄉芹壁、午沙、橋仔,東莒島大坪、大埔、福正”。

福建的白馬三郎信仰,始于漢初,盛于唐宋。直至清末民國初年,福州、連江、長樂以及閩東霞浦等地,均有其廟宇,香火依然不斷。至今在長樂莒前尚有多處“白馬孚佑王廟”的遺迹殘存。據說,馬祖的“南竿鄉山隴、清水、四維,北竿鄉大邱,坂裏,東莒島福正、大埔,東引鄉中柳各地都有立廟祭祀”,其信仰圈還是比較普及的。

萬壽尚書公又稱水部尚書,崇祀的是宋末民族英雄陳文龍。閩江流域民間傳說陳文龍“因國難盡忠,赴水身亡。上帝嘉其忠心,封他掌理水部尚書之職,凡海洋皆屬所司。”明代開始顯靈,護救舟船。清嘉慶十三年(1808年)齊鲲出使琉球冊封球國王時,將陳文龍奉爲冊封舟上的護航神。據說在清中後期,閩江流域上水部尚書信仰,達到“終日商船祈禱不歇”的程度。今福州台江塢尾街尚有一座萬壽尚書廟,原面積約一千平方米,分前後殿。前殿奉祀陳文龍,後殿奉祀天後媽祖及其助手千裏眼、萬裏耳。

從上述的臨水夫人,五靈公、白馬尊王、萬壽尚書公等信仰的源流、內涵和傳播範圍來看,其小區域的特點尤爲明顯。他們基本上是流行于以福州爲中心的閩江流域和閩東方言區之內,一旦超出這個範圍,其香火就會銳減、甚至無人知曉。而十分盛行于閩南方言區的保生大帝、閩客方言區的定光古佛,以及泉州人的王爺崇拜,漳州人崇奉的開漳聖王陳元光,安溪人信仰的清水祖師,惠安人奉祀的靈安尊王,南安人崇拜的廣澤尊王等,在台灣都形成其相應繁榮的祖籍性信仰祭祀圈,在馬祖列島卻基本沒有,這又從另外一個側面反正了馬祖列島因移民源流的局限而決定了民間信仰文化的小區域性特色。

3、民間廟宇的諸神合祀現象,體現了中華傳統文化的兼容並蓄精神

福州、莆田、長樂、閩南等地的廟宇中,佛、道、儒三教及衆多民間神祗現象也都不同程度的存在著。這種多神合祀並崇的信仰習俗,隨著福建的移民傳到馬祖、金門、澎湖、台灣等地。如台北的慈護宮正殿祀媽祖,陪祀孔夫子、釋迦佛、太上老君及王母娘娘,東西庑側分祀水仙尊王\福德正神及神農大帝\關聖帝君等。馬祖列島民間廟宇,在祭奉主神外,也有從祀、寄祀等擺滿神龛的信仰習俗。例如:1979年桃園縣八德鄉馬祖鄉親籌建的閩台宮媽祖廟,除主祀媽祖之外,並供奉威武將軍、通天府、鐵甲將軍、臨水夫人諸神位。1974年重建的南竿山隴的白馬尊王廟,除了祭祀白馬三郎和白馬夫人之外,尚有華光大帝、五靈公、福德正神、臨水夫人、虎將軍、雲滿爺等神靈,也是集中供奉了山隴各社團所信奉的神祗。坐落于東莒島大坪村的福德宮廟,正殿供奉土地公、左殿奉祀臨水夫人、右殿奉祀五位靈公等等,都是福建多神合祀並崇信仰習俗的具體表現。

如上所述,民間信仰是一種承傳性很強的文化成果,代代相沿,少有變化。因此,通過移民的活動,福建的民間信仰文化,尤其是以福州爲核心的閩江流域和閩東方言區的信仰習俗,至今在馬祖列島還十分完整地保留和盛行。

(作者單位爲福建省行政學院)

 

發布時間:2008/8/13 22:28:00

我有話說

book 其它宗教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