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迷信“消业”却得了肺结核

王阳

 

人本网艺术鉴赏

她叫张伟容,今年55岁,广东茂名人。张伟容是一个平淡、朴实的人,两个儿子懂事、听话,现在的她本应该在家安心养老、含饴弄孙。可因为法轮功,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

张伟容原本有一个温馨、祥和的家庭,丈夫在外做生意,自己在家里照顾两个儿子,一家人和和睦睦。然而,因生意经营不善,1996年丈夫不辞而别,家庭生活水平直线下降。张伟容承担起了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重担,无人帮扶,内心苦闷。这些挫折使张伟容陷入人生低谷,联想到自己从小到大不平坦的人生道路就更感觉命运悲苦。

1998年的一天,张伟容去热电宿舍活动中心散步时,有人向她推荐修炼法轮功,说法轮功是一种能包治百病的神奇功法,只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生病不用打针、吃药,病自然会好,现在很多人在练。当时因为患有咽喉炎、胃病等慢性疾病,听别人这么一介绍,张伟容对法轮功的神奇功效产生了好奇,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练功,后来又买了《转法轮》和练功录音带。张伟容心想:自己通过练功、“学法”不花钱就能治好身体,这么好的事情到哪里去找呢?当张伟容看到书中介绍说“消业治病,‘师父’能帮练功者调治身体、能帮助人提高‘心性’,修‘真善忍’能帮助人净化心灵”时,就对法轮功产生了浓厚地兴趣。

随着练功的深入,每天有规律的饮食、适当的运动、良好的心理暗示等原因,张伟容感觉到走路都很有精神了,她便认为这是“师父”调治的结果,更加相信法轮功的“神奇功效”。当她看到李洪志“业力论”和“宿命论”的观点时,一下子为自己的生活艰辛、命运坎坷找到了解释。于是,张伟容开始全心全意的“学法”、练功。慢慢地,她在法轮功中找到了荒谬的精神寄托。张伟容看到小儿子身体瘦弱又有胃病,想到法轮功的“好处”,还带动儿子一起练习。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后,小儿子不再练习。面对儿子的劝告,张伟容不为所动,仍然偷偷习练法轮功。看到小儿子的胃病加重,张伟容不但不带他去医院诊治,反而牢记李洪志说的“人之所以生病,就是前世做了坏事,积攒了‘业’”,想再次劝说儿子练习法轮功,无奈儿子不再相信法轮功。张伟容就想,只要我坚持修炼,“师父”的“法身”一样也会保佑的。于是,不顾儿子的感受,一声不吭就与功友结伴外出宣扬法轮功,一去就是一年多。在这期间,由于家庭情况困难,张伟容的大儿子被迫辍学打工照顾患病的弟弟,洗衣、做饭、带弟弟看病……里里外外都是一个人忙碌,而小儿子则因为未及时治疗、缺乏营养等原因留下了长期胃痛的毛病。听到别人家里的欢声笑语,看着同龄的孩子都有父母照顾,两兄弟既伤心又焦急,期盼着母亲能早日归来,让他们能有一个温暖的家。

但两兄弟日盼夜盼盼回来的母亲张伟容却俨然变了个样,回家后更加痴迷法轮功,完全脱离了正常人的思想、生活状态。40多岁便不工作赚钱养家,一门心思修炼,全部的家庭开支由儿子辍学打工承担。从来不舍得吃好穿好,连剪头发的二元钱都不舍得,却舍得拿钱买法轮功的书和录音带。一心放下“名利情”,对儿子感情冷漠,极少语言交流。兄妹之间没来往,连喜庆事都不参加,亲情观念、家庭责任感抛在一边,只顾自己“上天堂”。练功以来,张伟容经常出现咳嗽、感觉嗓子有痰的现象。儿子们多次劝她去找医生看看,而张伟容丝毫不在意,“‘师父’说了,修炼人不会得病,即使有点不舒服,那也不是病,是‘业力’,只要‘消业’,病自然就好了”。张伟容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修炼、“弘法”、“讲真相”上,奔波劳累,身体更加糟糕。

随着病情的发展,张伟容出现全身不适、发热、乏力等症状,精神、脸色明显变差。2009年,张伟容浑身发热、精神很差,两个儿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准备带母亲去医院。而张伟容却固执地认为这是“师父”对她的考验,听到儿子这样说,便大声喊:“‘师父’说了,如果练功者有病去了医院,那就会把‘业力’压回去,积攒‘业力’,病会越来越重,将来会受更大的罪。今天谁要送我去医院,就是跟我过不去,也不配当我的儿子了”。两个儿子没办法,只好偷偷开了些消炎药放在母亲的饭里。受李洪志“不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就不能圆满”的影响,张伟容害怕自己“掉层次”、不能“圆满”,便拿出家中不多的积蓄,拖着患病的身躯多次与功友卢洪飞、梁耀成等人制作法轮功宣传资料,并到附近的区、镇派发,争取成为一名“精进”的法轮功弟子。在散发资料时,张伟容一边散发一边“发正念”,希望这样能让自己的“心性”、“层次”提高的更快,更能得到“师父”的庇护。

由于拒不就医服药、病情加重,张伟容开始急速的消瘦,身体虚弱的有时连走路都困难。2010年9月,张伟容的儿子实在不忍心看到母亲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便强行将张伟容带到医院,让医生给她做个全面系统的身体检查,检查结论为“肺结核”。想到肺结核有病不治的后果,两个儿子非常害怕。父亲已经离开了他们,可千万不能再失去母亲,于是想方设法的让张伟容服用抗结核药物。可是,张伟容根本不相信自己这么虔诚的弟子会得病,认为这只不过是亲人不想让自己练功、欺骗自己的手段,所以每到服药的时候,要么背过身去,要么将药扔到地上,口中还振振有词,“练功人不会得病,身体不舒服那是‘业力’”、“练功人能自动产生一种功,杀死病菌”、“‘师父’能给‘消业’”。过了一段时间,张伟容咳嗽的越来越厉害,有时咳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人也越发消瘦,但她仍然硬撑着坚持打坐、练功。终于有一次,感冒高烧中的张伟容再也坚持不住了,练功时晕倒在家中,后来被儿子送到医院。张伟容醒来后,医生严厉地批评了她这种对自己身体不负责任的态度和行为,并建议她抓紧时间治病。

回想自己多年来在法轮功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到头来却得到这样的下场,张伟容低下了头,默默地流着眼泪。经过近半年的治疗,张伟容的身体状况明显改善,食欲增加,脸色、精神状况好转。

在此之后,反邪教志愿者又对张伟容进行了耐心帮助,现在她已彻底从泥潭中走了出来,脸上又见到了久违的笑容。

 

发布时间:2017/5/5 14:14:00,来源:凯风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27    26    2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