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历史上第一写罪己诏的皇帝

赵芸

 

很多电视剧中有个情节——皇帝特别爱写罪己诏。这也成为古装电视剧的一大潮流。的确,很多皇帝都写过罪己诏,它是皇帝对自己罪责的一份检讨书,用现在话说叫做“写检查”。通常情况下罪己诏的形式分为三种:一是君臣错位,二是天灾造成的灾难,三是政权危难之时。其用意都是自责,情节有轻有重。那么谁是第一个发明罪己诏的皇帝?历史第一个写罪己诏的皇帝是谁呢?

汉武帝刘彻是一位英明的君主,他清楚地知道征伐战争不可能长期打下去,严刑峻法也不能一直持续下去,最终要转向清静守文。在完成“外事四夷”的任务后,武帝的既定方针是:把军国大政从对外征伐转达对内恢复发展经济、稳定社会秩序上来。而且已经到了需要马上进行的时刻。

就在此时,搜粟都尉桑弘羊联合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商丘城上了一道奏章,其重点是:扩大在轮台以东的屯田;在轮胎以西,修筑亭障,以威西域;加强西北边防建设;招募囚徒去匈奴搞暗杀。一言以蔽之,他们要继续推行开边政策。奏章是以丞相田千秋的名义写的,但桑弘羊是其主谋。桑弘羊是武帝开边政策的积极支持者,筹措开边经费、缓解财政危机的若干措施都是他主持策划的。他本来官居大司农,天汉四年因弟子犯法受到牵连,被贬为搜粟都尉。这是一个负责军队屯田的官职。轮台屯田,正是他分内的事。

当时,三公九卿中,除了丞相田千秋、御史大夫商丘城以外,在太常任上的是缪侯郦终根任光禄勋的是有禄、任大鸿胪的是戴仁,他们几个都是平庸之辈,在朝中影响不大。丞相、御史大夫二人都在桑弘羊主谋的奏章上签了名,说明这道奏章是很有分量的,基本上代表了朝中大臣们的观点。

武帝下决心,要给桑弘羊等人及全国吏民一个明确的答复。御史,就有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帝罪己诏—《轮台诏》。在《轮台诏》中,武帝首先检讨了征和三年进攻车师,特别是李广北伐匈奴造成的巨大损失。武帝承认,相信了卜卦之言而未听从公卿之谏,遂有此败。这是他的“不明”。作为一国之君,他为此而痛心疾首。接着,武帝转向对一些大臣的批评他把桑弘羊、田千秋商丘城提议的扩大轮台屯田斥为扰民;把招募囚徒去匈奴搞暗杀的方案斥为非仁义之举;痛责边陲长吏营私舞弊,致使边防松弛。最后,武帝宣布:“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田,修马复令以补缺,克乏武备而已”。归纳起来,《轮台诏》提出的政策转变,主要有以下几项:

—在统治手段方面:从严刑峻法转向宽松温和;

—在赋役征发方面:从赋役繁重转向轻徭薄赋;

—在经济建设方面:从垄断财力转向发展农业;

—在对外关系方面:从战略进攻转向战略防御。

征和四年,是武帝一朝,也是西汉一代的历史性转折。

《轮台诏》仅是一个纲领性文件,要实现政策性转变,当从哪里着手?无武帝决定先从农业抓起。要想安定社会必先安民,安民的首要问题是解决他们的衣食问题。于是,武帝诏封丞相田千秋为富民侯,以明休息,思富养民,把力农定为第一要务。农学家赵过总结前人的经验,发明了代田法。代田法实在一亩田上挖掘三条沟,深、宽各一尺。把种子播在沟里,待幼苗生长起来,进行中耕;在除草的同时,将垄上的土锄下以壅苗根。到了天热的时候,陇上的土削平,作物的根长得很深。第二年,将原来的垄改作沟,原来的沟改作垄。一年一换,故名“代田法”。“代田法”还有一好处:如此垄沟一年一换,使土地轮番利用,地力得到了充分的恢复。赵过还发明了从耕地、下种到耘锄一整套新式农具。班固在《汉书·食货志》提到了一种叫做“耦犁”的农具,由“二人三牛”进行劳作。

关于“耦犁”的使用方法,班固并未作出进一步的说明,汉代其它文献,也没有更为详细的解释,尽管后人众说纷纭,却始终莫衷一是。后来,山东刻石博物馆从金乡县香城堌堆收集到一块汉画像石,上面刻有“牛耕图”,解答了这个问题:

画面上二牛抬杠,共挽一犁,牛前一人双手各执系引牛前行,右牛后一人执竿赶牛。牛肚下一犊正在吃奶,长辕犁后一人扶犁掌握方向和深度、两牛间一孩童扶辕,似在戏耍,扶犁人上方还有一犊随耕前行。

从这幅“耕牛图”来看,“二牛三人”的耦犁是二牛共挽一犁,一人牵牛,一人扶犁,一人赶牛。如此一图,“耦犁”的使用方法,便豁然开朗。

赵过先在离宫外垣之内、内垣之外得闲地上,试验代田法和新式农具。结果,亩产量比别的农田高出一斛以上。武帝大为高兴,命大农令选择技术好的工匠制造赵过发明的新式农具。郡国守相派县令长、三老及里中父老善种田者,领取新式农具,学习代田法。不久,代田法和新式农具便在西北沿边各郡、河东、弘农、三辅等地推广开来,及大地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

 

发布时间:2018/7/2 15:01:00,来源:京都之声

我有话说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19    18    1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