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任定成:现代科学与新迷信的界限

任定成

 

人本网艺术鉴赏

在新旧体制转型时期,人们所处的社会关系发生较大变化。一些人在经济收入、身心健康、家庭婚姻等方面遇到困难,强烈需要安全感、寻求精神慰藉、期盼掌握前途命运。

由于受限理性的作用,人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完全有可能找不到社会已经提供的解决这些问题的有效办法。而且,科学总是面对未知领域。这样,客观上就为迷信留下了产生和传播的空间。新迷信紧紧扣住人们的需求,按照生老病死—生命归宿—社会演进—宇宙景观这样的顺序,错用科学的术语,编造出无根据的信仰,杜撰出相应的歪理邪说,辅之以荒唐的方术,从肌体到精神控制信徒。

自塑的新“神”们无一不妄称他们能够补充、代替、甚至超越科学。但是,科学就是科学,迷信就是迷信,什么样的“神”也模糊不了二者之间的界线。现代科学与新迷信之间至少有以下区别。

1.科学的主体是知识系统,迷信的主体是信仰系统。科学与迷信之中都有一些不能直接用经验检验的信念。这种信念在迷信中表现为无根据的信仰,在科学中表现为范型中的形而上学预设。迷信中的信仰是可以言说的、必须言说的、而且同一个迷信体系中相应的其他命题都是为之服务的;科学中的形而上学预设则是难以言说的、在知识体系中不必言说的、是服务于同一个科学范型中相应的形而下命题的。对于同一个论域,可以有互相矛盾的不同迷信体系,其中的信仰也是相互矛盾的;科学范型一旦确立之后,与之竞争的其他形而上学预设也就随之失去市场了。迷信中的骗人方术和歪理邪说都是用信仰控制信众的工具。科学论文只论证具体的科学结论,形而上学预设只存在于字里行间。现代科学论文决不会论证信仰。科学中的形而上学预设是得出科学知识的启发性构件,迷信中的信仰是腔制人的工具。

2.科学理论具有自洽性和相容性,迷信中的歪理常常自相矛盾、盲目排他。自洽性是指一个理论内部各命题之间的无矛盾性,相容性是指某个理论中的命题与这个理论之外的相关背景理论之间的无矛盾性。科学中一旦出现了悖论,科学家们就会在解决悖论的过程中把科学推向前进。迷信的制造者们常常歪曲、盗用科学、宗教和文化术语,把不同领域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随意加以拼凑,以掩盖其大量、明显的逻辑矛盾。在对待背景理论的态度上,科学与迷信的这种区别尤其明显。科学上,如果已有理论遇到挑战,必须认真检查相矛盾的命题;迷信中,可以对任何已有的理论命题置之不理,无根据地断言已有理论失效。

3.科学命题具有可检验性,迷信中的命题则尽量逃避检验。科学中的命题有两类,一类是特殊的命题,可以直接与经验比较;另一类是普遍性的命题,不能直接与经验比较,但是可以导出特殊的命题(检验蕴涵)接受经验的检验。迷信办不到这一点,它们往往借助同义反复兜圈子、模棱两可生歧义等手段逃避与经验的比较。对于癌症,现代医学已经形成了一套严格的检验办法和指标系统。一些新迷信的制造者谎称他们所谓的“功法”可以治疗癌症,条件是练功者不得去医院检查疗效。他们设定的类似条件,是为了掩盖其歪理邪说与已有理论的不相容性,也是为了逃避检验。

4.科学研究的结果一般要求有可重复性,迷信命题则没有这样的性质。50年代,韦伯曾经宣称探测到了引力波的存在,但是,这一结果不能重复,所以没有得到科学界的承认。今天的一些所谓“功法”,一会儿是这样的结果,一会儿是那样的结果,难以重复。

5.科学强调主体间性,迷信强调个体体验。科学命题既可以意会,又可以言传。科学上的结论,不仅其原创者可以得出,而且任何具备一定知识的人都能够得出。观察实验结果,不仅其完成者,而且原则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重复。科学概念、科学定律、科学理论,原则上人人都能够论证。迷信宣称可以意会,不可言传,故作高深、故弄玄虚。科学面前人人平等,迷信却因人而异。

6.科学的过程和手段是公开的,迷信的过程和手段有不少是秘而不宣的。科学命题的可检验性、可重复性、主体间性实现的重要条件是过程和手段的公开。世界上不存在所有人都不懂的科学成果。科学事业是为了探索和理解自然之谜,变未知为已知;迷信则是变有知为无知、变知之甚多为知之甚少。迷信要造神,要把自然现象说成是受超自然力控制的,就得蒙骗信徒,编造的神功奇能当然不能公开。迷信讲“显灵”,把非神秘现象变成神秘现象;科学讲批判,化不理解现象为可理解现象。

7.科学知识只有经受了批判性检验之后才能被科学共同体接受,迷信靠“诚则信、信则灵”的信条获得受众。科学追求理论与实在的一致。现代科学的原创性成果一般须刊登在严肃的学术刊物上,以接受共同体的批判;新迷信就是打着科学的旗号,也要绕开正规发表途径,借助锦旗、患者来信、专家意见、与首长合影之类的辅助手段,以及未来灾难、“来世”报应之类的恫吓,强化信徒的“诚”,让人们失去理智的判断力。恩格斯针对著名科学家克鲁克斯等人用科学仪器研究“降神术”的现象,指出科学上最重要的仪器是“怀疑的批判的头脑”。

8.科学有严格的适用范围,迷信没有这样的范围。任何科学的命题、规律、理论,都讲条件;迷信大都妄称无所不能,能够呼风唤雨。真理只要越过其适用范围一步,就会变成谬误。

9.科学承认自己犯错误,迷信从不承认自己犯错误。科学的力量在于它有一套自我纠错机制,而迷信造成的恶果只有靠迷信之外的东西来弥补和纠正。科学知识是可变的,迷信则是相对稳定的。

10.科学成果的意义一般靠成果创造者之外的人的事后评价;迷信创造者往往在宣传其具体内容之前就对神奇“效果”大肆吹嘘。自我标榜完成某场“科学革命”者,往往是在制造和宣扬迷信。科学理论靠论证取证,论证越严密越令人信服,迷信靠唬人称雄,牛皮吹得越大越能唬人。

总之,科学是理性的产物,迷信是放弃理性、迷而信之。不少新迷信的信徒就是模糊了科学与迷信的界线,而上当的。

本文原载于《科技日报》论苑版,1999年8月14日第5版。

 

发布时间:2018/4/26 9:05:00,来源:科技日报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28    27    2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