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历史上真的存在白莲教吗?

 

从古到今,白莲教这个神秘组织,都是各种小说传奇中的重要元素。清代的志怪小说《聊斋志异》中,那些妖人术士,多出自于白莲教;各种武侠电影,白莲教也是最频繁使用的元素。而网络文学发达的今天,白莲教依然是各写手热衷的写作内容,网络上白莲教相关的YY小说比比皆是。

白莲教中各种身怀神技的高人,各种招神引鬼的法术,神秘的仪式和捉摸不透的组结构,依然时刻挑逗着人们的好奇心和想象力。

然而,历史上真的存在白莲教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国学者已经争论了很多年。民国时的学者大多认为中国历史上存在组织完善的白莲教组织,然而由于资料缺乏,证据不足,这个观点一直颇受怀疑。同时,由于资料匮乏,也让这个问题研究起来颇费脑筋,很少有学者去细究。然而,荷兰有一位叫田海的汉学家,对这个问题产生了浓厚兴趣,经过25年的研究,写了一部《中国历史上的白莲教》,真正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为了写《中国历史上的白莲教》这本书,田海查阅了海量的资料,这本书正文内容仅仅300页,而参考资料就足足有40页之多,足见作者对于这个问题研究的深入,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清晰的理解“白莲教”这一概念在中国历史上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我国历朝历代,对宗教(主要是佛教)的管理,都是极其严格的。宗教在政府严格的控制下,成为官府维持社会稳定的重要的工具。这种情况下,宗教本身慢慢变得世俗化和庸俗化,随即人们的信仰也变得庸俗化。

宗教庸俗化后,人们信仰佛教,并非出于虔诚,并不是追求“往生极乐”,而是出于现世求财求官求平安的需求,而寺庙除了仪式性的布道讲经外,其主要关注点已经放在了扩大寺产,广收香火等创收事宜上了。

正统佛教的庸俗化,让部分虔诚的信徒感到失望,他们开始抛弃主流的世俗化佛教,去追求更加纯洁的信仰。他们是一群真正的佛教徒,他们不求佛祖保佑现世,也不用佛教搞创收,他们每天只是按原教旨的佛教戒律,吃斋念佛,以求死后进入西方极乐世界。他们认为自己的信仰像“白色的莲花一样单纯”,并用“白莲社”称呼自己的宗教小团体。这就是白莲教的起源。

就中世纪基督教的清教徒一样,他们的信仰因为与主流不符合,难以被官府控制,而被贴上的邪门歪道的标签。地方政府给这些偏离正统佛教的佛教教派贴上了“夜聚晓散”、“男女混杂”、“吃菜事魔”的标签,暗指其阴谋叛乱(夜聚晓散),伤风败俗(男女混杂),不守传统(吃菜事魔),将其污名化。

官府通过污名化这种新兴的佛教教派,极力阻止更多的人加入这个教派,而当这个组织壮大时,政府还可以以这些标签为依据,打着“铲除妖邪”的名义对这种组织进行打压甚至剿除。官府这么做,是吸取了汉末黄巾起义的教训,防止有人利用宗教组织叛乱。

在官府的打压下,一直到南宋末期,白莲社都是一个非主流的小教派(但是十分活跃)。直到元朝建立,白莲社的发展才迎来春天。

南宋末年,和尚茅子元总结社会上的白莲社思想,整合了其教义,仪式,让白莲社看起来更像一个严肃的教派。此后,茅子元的弟子普度散尽家财,极力传教,白莲社的社会影响力渐渐增加。

相对于普通佛教徒求财求官的庸俗,白莲社由于其纯洁的教义,显得更加的高大上。而这种高大上的形象,深得厌烦了打打杀杀,急切寻找精神信仰的蒙古贵族的喜欢。当普度将白莲教义传授给蒙古贵族时,立刻被蒙古贵族们奉为正统。很快,白莲教义开始在元朝大范围流传,成了当时最受尊敬的佛教教派。

不过,一直到明末,白莲社作为一种佛教分支,从来没有被以“白莲教”的名字称呼过。白莲社只是类似于唐朝皇室密宗一类的佛教流派。

当社会动荡时,宗教无疑时煽动群众最好的工具。

在元朝末年的社会混乱中,韩山童以白莲教义创立明教,宣称自己是下凡救世的“明王”。不久,韩山童便以黄河中挖出独眼石人,宣称“莫道石人一只眼,此物一出天下反”掀开了反元战争的序幕。此后,韩山童被杀,他的儿子韩林儿被拥立为“小明王”,在“小明王”名义领导下的红巾军,最后终结了元朝的统治,并成为了新的王朝明朝的基石。

明教起义对白莲社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首先,明教名义领导下的红巾军,让后世渐渐将“白莲”与叛乱联系在一起,渐渐在后世形成了“白莲社等于叛乱组织”的印象。其次,红巾军的实际领袖虽然是朱元璋,但是小明王理论地位要高于朱元璋,这让这位开国皇帝难堪。朱元璋要确认自己皇位的合理性,必须让人们忘记明教。

为提高皇位合理性,朱元璋在全国范围内严禁白莲社。相比元朝时白莲社的繁荣,从明朝开国一直到万历年间,不论政府文件还是民间记录,都几乎没有关于白莲社的记载。真正的白莲社,在朱元璋当皇帝后,就基本就消失了。然而,这种消失,却代表着后世的“白莲教”的兴起。

当白莲社的教义被人遗忘,人们关于白莲社的唯一记忆,那就是反元战争给人们留下的深刻印象—叛乱了。明清两代,每当帝国发生叛乱,官员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映像模糊的“白莲教”。

1551年,一个叫做丘富的人带着一群汉人跑到蒙古,丘富见到蒙古俺答汗,宣传自己拥有神力,能够摧毁长城,能够让明军的铁器化为灰烬,能够千里之外杀人。俺答汗当时就被丘富骗住了。丘富趁机建议俺答汗断绝与明朝关系,并向明朝进攻。但是在俺答汗要求丘富演示法术的时候,丘富尴尬地露出了骗子的原型。于是俺答汗毫不犹豫的将丘富这群“汉奸”交给了明朝,以换取奖励。

明朝时,这种装神弄鬼的术士比比皆是,而许多人打出“白莲教”的旗号,在处理这类术士的时候,官府开始为这样的术士和团体贴上了“白莲教”的标签。但是,此处的“白莲教”与元朝的正统“白莲社”毫无关系,只是利用“白莲”名号勾起人们对那个消失的教派的神秘感,从而获得鼓动性。

事实上,在正统宗教之外,民间还一直存在着各种各样小的宗教教派。这些教派和如今形形色色的邪教一样,大多数目的都是敛财,他们也有相似的教义,即宣传末日即将来临,那时虔诚的信徒将会被下凡的天神拯救。

1557年初,嘉兴地区的李道人,自称白莲教主。他利用当时太湖水域正常干涸的情况,宣称这是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征兆。在恐慌之中,人们纷纷追随李道人,李道人短时间内积聚了大量的信徒。信徒的增加让李道人开始膨胀,便开始煽动信徒起义,口号是打倒明朝廷,开启新世界。

可惜的是,数天时间内,李道人的起义便被扑灭。当时平叛的将军认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民间骚动,除了斩首几个带头的人外,其他人员全部释放。李道人“白莲教主”,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名分。

白莲社教义虽然在明朝被禁绝,但恰恰由于被禁,白莲社的神秘性与日俱增,一直吸引着世人。而像李道人类似的游僧术士当时比比皆是,他们打着“白莲社”的旗号,自称自己能够斩妖除魔,拯救世界,建立了形形色色的民间教派组织。官府在打压过程中,也懒得分辨这些教派由来,一概贴上了“白莲教”的标签。

渐渐地,虽然有官府的打压和围剿,“白莲教”这个名号反而越来越响亮,成为了一个极具神秘性,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宗教教派。明朝官府对待民间教派的这种传统,也传到了清朝,在清朝,几乎所有已宗教名义的起义,都贴上了“白莲教”的标签。

这种情况下,当社会因迷信陷入恐慌,和尚方士的驱邪需求大增时,也就成了所谓的“白莲教”大发展之时。

1577年,江浙地区突然流行起“飞物伤人”的传说。据说许多妖怪从海中飞出来,浑身是火,专门袭击妇女和小孩。这种谣言不久便演化为江浙地区的区域性恐慌,和尚和术士趁机开始卖驱邪符咒,做驱邪法会。这让当时的官府十分恼火,认为和尚术士是流言的始作俑者,并将这些人贴上“白莲邪教”的标签。

1768年,浙江地区再次发生“叫魂”谣言引起的大恐慌,并在乾隆皇帝过度敏感的处置下,恐慌向全国蔓延。此后,清廷开始对各种民教教派持敌视态度,而此后的反清组织也多以“白莲教”的名义组织起义。

上述明清两朝两起典型的大恐慌事件,官府因归罪于“白莲教”而让“白莲教”名声大噪,而此后民间教派更喜欢借“白莲教”不断上升的名气搞事,在这种互动过程中,“白莲教”渐渐成了我们如今看到的形象:一个神秘的,高人云集,绵延千年,组织严密的秘密组织。当然,实际上,这种白莲教并不真实存在,白莲教只是政府给不受约束的各种民间宗教组织统一标签而已。

但是文学作品就喜欢神秘性,白莲教的这些特点,给了文人们提供了创作和想象的源泉,文人以历史为背景创作的各种小说,让白莲教变成为了世人皆知的一个神秘教派,在人们的思想和记忆中牢牢扎根,并不断演化,发展。

这个时候,问白莲教到底存不存在,倒成了一个哲学问题。

 

发布时间:2018/7/24 14:59:00,来源:搜狐

我有话说

book 历史档案
首页    19    18    1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