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邪教神力治病的心理奥秘

 

人本网艺术鉴赏

一、邪教包治百病的面面观

在中国,从古到今很多邪教为了有效地捕获信徒,往往都声称其教和教主有治疗百病的功能和神通,以治病强身为诱饵来招徕信众加入邪教,发展邪教组织。比如明代的红阳教,清末民初的“悟善社”就都是以鼓吹服用其药或者依法“坐功运气”就可以祛病延年,长生不老来诱惑和网络信徒的。时至今日,现代邪教更是如此:观音法门宣扬打坐可以治百病;全能神叫喊驱除附体“邪灵”就能治好病;灵灵教要人相信它能“赶鬼”治病;新冒出来的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则发明了对话治病,还证据确凿地说他用对话治愈了脑血栓、心率不齐、前列腺肥大、癌症等多钟疾病。

“天下乌鸦一般黑”。世界上很多国家的邪教也都是如此:日本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宣扬自己有“神奇医术”可以做透视诊断,能用“宝发疗法”、“喝血疗法”治病;南非一先知莱色波?拉巴拉哥(LetheboRabalago)竟然宣称,用杀虫剂可以治愈癌症和艾滋病等各种疾病。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邪教治病的功能和神通通常用两种方式来展现:一种是由邪教教主利用自己的神功神力,直接给信奉者立马治好所患的各种疾病;例如,“法轮功”的李洪志用五巴掌就拍好了“罗锅”这样陈年的脊椎变形毛病。1992年6月21日,李洪志在北京建材礼堂作带功报告时说,“有一个罗锅的人背驼得很厉害,后面像背了一个大包袱一样,进来了,要治病,他说很痛,我看一看,我也不能不管他,我说这样吧,大家先耽误一会儿,我给他看一下,我用掌给他拍了5下,然后我一顶他,这个罗锅立刻就直了……”,

另一种展现方式是宣称信奉其教可以修炼身体,从而达到百病不生的境地。观音法门的教主清海无上师就说,信了她的教就可以消除业障,百病不生;李洪志也说修炼“法轮功”不仅可以消业,还能净化身体,使身体完全被高能量物质代替,形成金刚不坏之体,令百病望而却步。

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吗?邪教真的能治百病,甚至能治好华佗、希波克拉底都无可奈何的各种绝症和疑难重症吗?邪教信徒用他们的亲身体验感激涕零地作了肯定回答:“法轮功”信徒张××说:“二十年前她患有头疼、小腹部无名疼痛、颈椎病、肩周炎,四处求治,西医中医看遍,还练过中功、香功等气功,但结果均属无效,但自打练了“法轮功”,上述四种疾病就无影无踪了,不信,你到我家去翻翻,看能否找到一张病历。”由于建立在自身感觉基础上的认识是很不容易被别人动摇的,同时,中国人历来都深信“事实胜于雄辩”,这位自认为是修炼“法轮功”才使她多种疾病得以痊愈的女士从此理所当然地成了“法轮功”忠实的信徒。邪教通过用所谓“神功”、“法力”治病来笼络和捕获信徒以求快速发展邪教组织由此可见一斑。另一位“法轮功”信徒程××拍着胸说:“我患有高血压,时常头晕,练了“法轮功”以后,头也不晕了,血压也不高了,你看我身体现在不是棒棒的。”不过,医生用血压计测量的结果却是舒张压140,收缩压220。虽然如此,自我感觉良好的程××还是拒不服药。因为他认为自己的业已消,身体已净化,甚至是已经形成金刚不坏之体。对于血压计上所显示的数字,他一笑置之,认为在“超常科学”看来根本不屑一顾。(此人不久就去世了)

面对邪教信徒们的这种被治愈体验,人们不禁要问,邪教教主究竟使用了什么手段和策略从心理上征服了信徒,让他们真切地感受到自身的病真的是他的神功和法力治好的呢?教主所用的手段和策略中到底包含了什么心理奥秘呢?

二、神功背后的把戏———假神功神力之名,行心理治疗之实

从医学心理学的视角看,邪教教主并没有什么神通,信徒们的病也不是靠他的神功和法力治好的,教主们装模作样地给患病信徒施展所谓神功和法力治病,实际上是在作心理治疗(精神治疗),更确切地说,是在作信仰治疗。受治信徒之所以认为他们的病是教主的神功治好的,是受了邪教教主玩的一套偷天换日把戏的欺骗:邪教教主是在假神功神力之名,行心理治疗之实,将心理治疗达成的治疗效果硬说成是他们的神功和法力取得的疗效。 只是他们的欺骗手法很高明,患病信徒根本无法识破这一把戏,因为这是邪教必须深深隐藏的涉及邪教存亡的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要揭露这一秘密,就必须回答邪教信徒这样的问题:如果说邪教的所谓神功和法力治病,实际上是一种心理治疗(精神治疗),那么,作为治疗要件的心理因素只是一种非药物、非医疗器械的非物质性的信息,它怎么能治病并被邪教用来包治百病,其中包括癌症、支气管哮喘、偏头痛、类风湿性关节炎、高血压等这样一些现代医学都只能治标无法治本的疑难病症呢?对此医学心理学对心理治疗与各类疾病在疗效上的关系给出了如下解释和说明:

人类的疾病相当复杂,可以概分为两类,一类是躯体疾病,是由病菌或者病毒进入我们身体后引起的,诸如肺结核、大叶性肺炎、乙型肝炎、艾滋病等等,或者虽然身体没有受到细菌和病毒等微生物的侵害,但机体确实有了器质性的损伤和病理性改变的一类疾病,如肾小球肾炎、各种肿瘤,胆肾结石等,这类疾病主要靠生物医学手段,如化学(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和外科手术治疗等来救治,不过心理治疗在减少患者的病症痛苦,增强治疗信心从而提升上述治疗效果上也可以发挥一定作用。至于躯体疾病中一些绝症和已经发展到晚期的重症,根据实际案例的调查和医学文献的记载,无论患者是否信仰正教或者邪教,都有或者好转了、康复了,或者死亡了的情况。其中,那些身体的各项功能已经趋向衰歇的患者,心理治疗对之就无力回天了。

另一类是心因性的疾病,这类疾病又可以分为两种亚类:一个亚类主要是由急剧或持久的社会心理因素所引起,但组织和器官没有器质性改变的疾病。如反应性的精神疾病和强迫症、疑病症、恐惧症等神经症类的疾病以及人格变态、癔症等纯心理性(精神性)的疾病。对这类疾病中的某些症状如兴奋躁动、自杀企图等虽然并不排除采用生物医学手段处理,但由于这类疾病的起因就是心理因素,所以主要还是靠心理治疗来实施病因治疗,其目的在于消除致病的心理因素,解除患者的顾虑,改善患者的不良情绪和纠正其病态行为。

还有一个亚类是心身疾病,即心理生理疾病,如原发性高血压、神经性皮炎、类风湿性关节炎、支气管哮喘、偏头痛、过敏性结肠炎。紧张性头痛、口腔溃疡等,这类疾病虽然是以不良的心理刺激为主要发病原因,作用于某些具有易感素质的人身上而引起的疾病,在其发生发展中心理因素起作重要作用,不消除致病的心理因素,就不可能有效地预防和治疗这类疾病,因此必须要对这类病人进行心理治疗。但是,这类疾病的临床表现却是以躯体方面的症状和体征为特征。这类疾病的发病的机理是心理社会因素的持久作用于个体,这种作用通过包括植物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神经递质系统和免疫系统这样一些生理中介机制,造成个体内环境失衡,从而导致各靶器官出现两种有差别的心身疾病状况:一种状况是患者靶器官产生功能异常,如疼痛、眩晕、呕吐、腹泻、失眠,但仅只是功能出现异常,并无组织结构方面的变异;另一种状况是患者不仅是靶器官功能异常,而且还出现了组织结构方面病理性的改变。

从长期对心身疾病治疗效果的观察看,对仅只是靶器官产生功能异常,尚无组织结构方面的变异心身疾病,心理治疗(精神治疗)会奏效;对已经明显地出现了组织结构方面病理性改变的心身疾病,以及一般慢性疾病或疑难杂症,心理治疗可能有效也可能无效,因为治疗效果不仅取决于患者对心理治疗的态度,也取决于治疗者所施加信息符号是否具有针对性、正向性和平衡性。所谓针对性就是要针对患者的疾病状况和心理需求;正向性就是施加积极和良性的信息,平衡性是指信息的和谐和恰如其分。

上面文中的张××的疾病应当是属于靶器官的功能异常而并无组织结构方面变异的一类心身疾病,若要施治,应当主要用心理治疗来消除其致病的心理因素。正因为如此,所以张××体验到练习“法轮功”以后,师父的神功就(实际上是心理治疗或精神治疗)治愈了她的由不良心理刺激导致的心身疾病;而患高血压的程××,由于已经明显地出现了组织结构方面病理性改变(如血管弹性降低、血管内膜增厚、动脉粥样硬化),心理治疗(师父的神功)并不能修复已损伤的组织和器官。

所以,他练习“法轮功”后虽然自我感觉良好,并声称他的高血压已经治愈,但受损伤的组织和器官并没有得到修复,血压依然高达140-220。从这两个案例就不难看出,他们修炼“法轮功”对其疾病所达到的疗效差别也正是心理治疗对不同类型疾病所产生的疗效差别,因而说明邪教施予两位“法轮功”信徒的实乃是心理治疗,决非是什么神功治疗。

至于心理治疗为什么能对躯体疾病和器官与组织发生了实质性改变的疾病也能产生疗效,从心理免疫学的角度看,那是因为人的心身是一个整体,人的身体作为信息接受器,除了直接感受外界环境的变化,对之进行反应外,还对自己的认知、情感等心理状况作出反应,当起治疗作用的心理因素作为一种良性信息符号被人感知后,就会引起良好的情绪反应,情绪反应通过高级神经系统影响内分泌系统和免疫系统,调动和激活人的自我修复能力,纠正身体的不正常或病理性状态。

三、邪教神力神功治病的心理-生理奥秘邪教教主所声称的神功和法力治病实乃心理治疗,但是他们是怎样把心理治疗的效果变成了神力治疗效果来欺骗信众的呢?这里且以“法轮功”为例来揭示其中的心理奥秘:

1.功法本身具有的健体强身、防病治病的作用

“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分别来自佛家的禅密功、道家的九宫八卦功和泰国的舞蹈动作,而打坐和气功都具有调身、调心、调息,防病治病、健身延年的作用,所以,有的人练了“法轮功”病况好转,身体渐佳,实际上是“法轮功”所包含的几种功法本身的作用,并非李洪志有什么神通;

2.兴奋情绪引发的生理效果

由于李洪志反复地告诉信徒,只要你真正地修炼,就能把体内的黑色物质转化成高能量物质,从而远离疾病的困扰。这对那些为疾病所苦的信徒,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他们因此会从心理上产生一种狂喜和兴奋。而人在心情兴奋和愉悦的时候,内分泌系统会分泌出一种有益于健康的荷尔蒙,它能起到提供免疫力和镇静止痛的作用。心理因素和心理治疗因此在这里起到了治病和强身的作用。

3.精神控制导致的生理作用

国外研究邪教的专家通过实验得出一个结论:邪教信众由于长期受邪教的精神控制,生理上会发生某种变故,其内分泌系统会分泌出一种类似大麻的物质(内源性大麻素),大麻可以用作麻醉剂,做手术时使用它可以减轻病人的痛苦,起到暂时的镇静和止痛的作用。当这种作用发生在患病的信徒身上的时候,他们躯体和内脏的一些心因性的疼痛和不适就会减轻和消失。这一实验结论从另一个生理侧面揭示了神力治病的欺骗性。

4.白日催眠效应

邪教教主为了控制信徒,往往采用集体诵读方式来让信徒学习他的歪理邪说,而这最容易对信徒起到白日催眠的作用。这种催眠作用的发生是因为人在睡眠中感觉疼痛的神经容易被锁闭,对疼痛失去知觉或只有轻微的知觉。很多人睡梦中从高处滚下来,往往不受伤害,也不感觉过分疼痛,其原因也就在这里。一些身上有病痛的邪教信徒不了解白日催眠效应的道理,练功后自觉病痛减轻了,就深信是师父的神功所使然。

5.歪理产生的歪打正着效果

很多人修炼“法轮功”以后,不仅自我感觉,而且客观事实上身体和疾病确实有所好转,不过这并不是李洪志施行神功和法力的结果,这种好转除了上述诸项原因外,也是他的歪理产生的歪打正着的结果:

其一,在消除不良情绪上的歪打正着从生物化学的角度看,患病信徒的病痛感觉是通过一种叫“P”物质的神经导体传导的。“P”物质是一种肽,是痛苦信息的携带者,存在于中枢神经系统中的好几个部位,经由病痛感刺激活化。所以,患病信徒处于负性情绪状态时,中枢神经系统中的“P”物质就增加。

一些“法轮功”信徒在练习“法轮功”之前往往都处于各种负性情绪之中,这些负性情绪如果长期得不到释放和缓解,脑内的“P”物质就不断增多,内酚酞则会不断减少,甚至停止分泌,疾病带来的病痛感受就不可避免地加剧。练功之后,李洪志告诉他们,别人对你不好,是因为你生生世世欠下了别人的债,是积攒的“业力”所致,遭到这些烦心事是让你“消业”,你不能怨恨别人……。并且消业的事还用不着他们自己操心,师父会帮助他们下法轮来消业。听信了李洪志的这种歪理,怨恨、不平、不满就会消除,“P”物质的指数就会明显降低,脑内的内酚酞的分泌就会增多,病情就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和好转。这里李洪志的歪理只是改变了信徒对疾病的认识和提高了他们的应对信心,但却对其疾病起了歪打正着的作用。

其二,在转变对疾病看法上的歪打正着李洪志认为所谓病是业力的表现,治病是“业力”往外推,业力推出来了才可以祛病。非但如此,推掉了业力,用白色物质彻底取代了黑色物质,还可以炼就金刚不朽之身,即灾病不入之身,长生不老之身,在另外空间永生之身!尽管李洪志兜售的是一套歪理邪说,但这对那些盲目崇拜他的练习者来说是深信不疑的。这样,他们就转变了对疾病的观念,把坏事当成了好事,有了病以后非但不像过去那样痛苦,反而如获至宝般的高兴和喜悦。而这种高兴和喜悦就会使脑内的生物化学物质发生有利于疾病的改变,对疾病起到抑制或改善的作用。

其三,在改变生活方式上的歪打正着对于烟酒,李洪志说:“抽烟也是执著,“……练功人身上不是有各种功吗?当你一喝酒,‘唿’一下全都离体,”戒烟戒酒没有一定的毅力是很难成功的。由于“法轮功”信徒把“长功”看得至关重要,心理深处还追求着永生长视,又将李洪志奉为“主佛”而对之五体投地,言听计从,所以练功后都能戒烟戒酒。而烟酒确实对人的肺、肝、肠胃、心脏都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害,彻底戒除当然会对疾病的改善和治愈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一位“法轮功”练习者患有严重的肝病,医生说他最多只能活上半年,在极度绝望的时候,他接触了“法轮功”,练功半年后症状明显减轻,后来症状就渐渐消失了,为此,他到处宣讲“法轮功”治病的神奇功效。后来,当他从救治者那里得知除了怒气伤肝外,酒、烟、肉和甜食也很伤肝,而绿色食物对肝有益。这使他恍然大悟,他说,我在财政局工作,经常有人请吃饭,碍于情面不好推托,抽烟喝酒是家常便饭,练功后,李洪志让“修去名利情”,他怕不能长功,就不再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再不怕得罪人,就拒绝了所有的应酬。结果是歪打正着,生活方式的改变使他的病情得到好转。弄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他说:“明明是戒烟戒酒才使我的病情得以好转,但李洪志却利用我们的无知来进行蒙骗,让我们感恩于法轮大法和他的神功与法力。”

四、暗示疗法是教主搞神力治病的最大奥秘

尽管上面的揭示表明,邪教的神功神力治病实乃是在对患者实施心理治疗(精神治疗),但对邪教教主到底以何种手法实施心理治疗从而让患者确信并感恩于教主的神功的心理奥秘依然未能深刻揭露。通过对邪教治病行为的长期观察,心理学者终于发现邪教教主们吹嘘的依靠神功和神力治病的效果,实际上是用暗示或“暗示疗法”取得的。

那么,为什么“暗示疗法”不仅能对由心理社会因素引起的心因性的疾病产生良好的疗效,而且还能对组织和器官发生器质性病理改变的疾病也能产生疗效?邪教教主们又是怎样在神功治病的幌子下实施暗示疗法的呢?

暗示之所以能对组织和器官发生器质性改变的疾病产生疗效,是因为它不仅对人的心理产生强烈的影响,也能导致生理上的改变。心理学上的“人工印记”的实验就能说明这一点:用邮票大小的湿纸片贴到被试者的皮肤上,告诉他说,贴上之后这块皮肤就会发烧。不一会儿,揭去纸片,皮肤果然变红了;有类如此,有人将一块金属硬币放到暗示者的手臂上,暗示说这块硬币刚在火上烤过,会把皮肤烫起泡来。没过多久,硬币下面果真“烫”起了水泡,呈现了二度烧伤痕迹;对个体暗示他吃饱,结果会引起只有在真正进食后才能出现的血液中白血球增多的现象,而当对他暗示饥饿时,则会出现与真正饥饿时相同的血液中的白血球数量降低的现象。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专家们发现,暗示可以改变大脑的活性,可以激活或者关闭特定的大脑区域。脑科学家们发现,当患者接受了积极的暗示和人在喜悦、大笑、听悦耳音乐、回忆幸福体验时候,上面述及的内酚酞就会分泌得更多更快,相反,当给以消极暗示或身体有疼痛、痛苦等消极情感时,则在体内有大量的P物质、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等对人的健康不利物质的释放。由于内酚酞具有麻醉和抑制体内产生P物质和去甲肾上腺素的双重作用,在减轻病人的疼痛和痛苦的同时,给人带来精神愉快,所以患者会产生一种无痛的、疾病被治愈的感觉。不同的信息和心理因素,都会使体内产生相应的生化物质。这种在心理作用下产生的体内生化物质,又会反过来引起和强化相应的心理活动。教主们在神功治病的掩盖下进行的心理治疗,就是一个心理暗示引起生理上生化物质变化的过程,一个精神变物质和物质变精神的过程。

1.通过自我封神来实施暗示

在中国,特别是在偏远农村,人们得病以后,往往会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神能治病,有病求神在中国已经深入到了人们的潜意识之中。西方也不例外,试问基督徒们谁敢质疑圣经里耶稣能治百病的真实性:“一个患癞病的人拜倒在耶稣面前说:‘主,你若愿意,就能清洁我。’耶稣伸手摸抚他说‘我愿意,你清洁吧!’他的癞病立刻洁净了。”“耶稣对躺在担架上的瘫子说:‘起来!拿了你的担架,回家去吧!’那人就站起来,回家去了”。这都说明无论中外,在人们的潜意识中万能的神是能治百病的。邪教教主们都是精于洞悉世人潜隐心态的高手,所以他们才都纷纷把自己吹嘘成法力无边的“神”。

在国外:一百多年前创立了“基督教科学派”的玛丽?贝克?艾迪声称“耶稣基督是上帝父性的男性代表,她(艾迪夫人)是上帝母性的女性代表”;“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自称是“上帝”,是全体教徒的“父”和“主”;“大卫教派”教主弗农?豪威尔将自己改名为“大卫?考雷什”,说自己是复活的耶稣;刚被处决的“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说他是全人类的“救世主”;在中国,国产邪教的教主们在这方面表现得十分崇洋媚外,一个二个也吹得够呛:“门徒会”的季三保说他是“神所立的基督”;“被立王”的吴扬明宣称“只有‘被立王’才是唯一的真神”;“全能神”的“女基督”说她与耶和华、耶稣为同一个神,仅是这些就已经令人瞠目结舌,但他们的吹功和““法轮功””的李洪志称自己是宇宙最高“主佛”,是“万王之王”,其它所有的佛、道、神,当然也包括上帝、耶稣基督、佛祖等等,都只是低于他的不同层次的神相比,又都是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不要以为教主们的这些离奇的胡吹只是为了过过“嘴瘾”,非也!他们是在有意识地进行心理暗示,暗示他们法力无边,有治病神功。患者如果在认识上接受了这种暗示,把他们当神,那么,哪怕他们的神功和法力是自我吹嘘的、虚假的,身体也会把它当成真实的,因为身体没有认识功能,不会区分外来信息是否是客观真实的还是虚假的,所以,只要认识上当真身体就会当真,就会在组织结构上出现器质性真实反应,在病理生理学上发生真实的变化。

2.通过群体活动来实施暗示

邪教组织都特别强调邪教成员以“家庭”“教团”等过群体生活和进行群体活动。“天父的儿女”就是以“家庭”为基本活动单位而构建起来的。它规定每个“家”成员每天8时起床,吃完早餐先一起读一段《圣经》,然后分工做家务,到11点再一起读经,然后读教主写的《摩西书信》,读完后做笔记,写读后感。“太阳圣殿教”也要求信徒过群体生活。统一教则用欺骗的手段让青少年离家入教。加入统一教的所谓“大家庭”过群体生活。

在中国活动的一些邪教也都要求信徒集体学经、集体修炼,反对单独学经练功:“门徒会”要求信徒再忙都要在一起集体学经;全能神十分善于利用群体交流,设有教会、分会、交通这样一些组织作为群体活动的平台;“法轮功”的李洪志则要他的弟子“在群体中练功”、“在群体中学法”。鼓励他们相互交流、切磋,聚在一起“比学比修”,看谁学得好,悟得好,对他的歪理邪说领会得深。

为什么国内外的邪教都要把信徒组织成群体,过群体生活呢?这里除了群体能满足成员的亲合需要、自尊需要、自我确认需要、提供安全感之外,还因为邪教教主们把握了另一个奥秘的群体心理功能———群体能产生“群体心理暗示”并引发“从众”心理现象。比如在集体练功、学法中,一些学得好的信徒说:“我吃了多年的药都没有一点好转的腿疼、腰痛、颈椎病、高血压现在都好了,你看我现在是不是红光满面?”这对有病的信徒就是一种暗示和心理压力,慢慢地其他的一些有这样那样毛病的信徒,就会放弃自己原有的感受,也觉得自己身上的毛病好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群体中的个体心理上潜意识地存在着一种害怕偏离群体和害怕被群体抛弃的心理压力,心理学称为“群体压力”。心理学已通过实验证明,群体压力会导致群体成员明显的趋同行为。

3.通过宣扬邪说来实施暗示

邪教之所以邪,就是因为它们都有一套邪说。通过邪说来暗示信教能治百病是邪教施行的一种理论性的暗示,一旦接受了这种邪说,信徒们就会在邪说的暗示下,拒绝正规的现代医学治疗,执迷于邪说所暗示或明示的方法去治病,许多人因此误了性命。

“基督教科学派”的患病邪说理论告诉它的信徒:“上帝是一切,上帝是善的,所以任何痛苦和疾病都是完全不可能的,它们的存在是假象,是感官发出的一个假信息。上帝是决不会让人生病的。”

“灵灵教”的华雪和创立的患病邪说理论认为“凡人身上有病,都是魔鬼缠身,只要将魔鬼赶走,病就会好”。谁能赶鬼呢,不言而喻当然是华雪和,因为他就是耶稣的第二次降临,就是主基督。

门徒会患病邪说理论是疾病都是因犯罪而来,“只要罪得赦免,病就得以医治”。罪怎样才得赦免呢?要祷告,“挖罪根”,祷告赎罪就能医治百病。找谁祷告,怎么样祷告,应该奉“三赎的名”祷告,求三赎医治。为什么要奉“三赎的名”祷告?因为门徒会的创立者季三保又叫“三赎”,是神的化身,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的基督。

“法轮功”的患病邪说理论是剽窃和曲解佛教的“业力”而来的“业力说”。李洪志认为“病是一种黑色的能量团。”病的表现是在“消业”。他暗示炼“法轮功”就能治百病:“炼功人的身体已经是纯净的了,出功以后身体是不能有病的,因为体内的高能量物质已经不允许黑色物质存在了。”并严厉责怪不能领会他的暗示的信徒:“炼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炼功能治病,信你还吃什么药?”患者如果听信并接受了教主们的这些邪说,在相当大的一部分人身上就会在生理上产生心理治疗(信仰治疗)的效果,或出现“安慰剂效应”。

4.通过伪造疗效来实施暗示

基于人们相信事实不轻信纸上谈兵这一心理特点,邪教教主们就伪造和编制了许多虚假的治病疗效来暗示他们的神功和法力能治百病,“门徒会”的教主季三保为了让人们相信他的治病神功,就谎称经过他的“祷告治病”,许多盲人重见了光明,瘫痪者站起来行走,哑巴说了话,耳聋的人听见了声音,死人复活了,包括他自己的孩子也是经由他的祷告才死而复生。为了证明他说的都是真的,每当他为人祷告治病的时候,就会弄来一些“见证”(即一些自称被“祷告治病”治好了的“门徒会”成员)来参加祷告和现身说法地进行劝导。

“人民圣殿教”教主吉姆?琼斯自称像超人一样具有神力,也能像耶稣基督一样对信徒的各种像癌症之类的疑难病症实施灵治。为了让信徒对神奇的灵治心悦诚服,他当众表演所谓自然神力,为病人摘除了肿瘤。其实,所谓治疗肿瘤的办法,就是把鸡肝、鸡胗放在塑料袋中,拿到太阳下晒几天,再放到塑料膜里。而后由琼斯把患肿瘤的病人从人群中叫出来,接着护士把他们带到浴室,稍后他就拿着放到塑料膜里被摘下的肿块,宣布肿瘤已从病人体内摘除了出来。这是一种低劣的伪造疗效的表演,但是却起到了极佳的暗示效果,它使信徒们对教主敬佩得神魂颠倒,一个个对他拜倒在地,狂呼“圣父”,对灵治能治当今医学都无能为力的绝症深信不疑。

中国的“法轮功”为了让人们相信修炼“法轮功”确实能治百病,还搞了《法轮功健身功效北京万例调查报告》《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北京紫竹院辅导站抽样调查分析》﹑《广东省部分地区法轮功部分学员身心状況调查报告》﹑《广东省高校系统部分法轮功修炼者身心变化实例》和《广东省党政军系统部分法轮功修炼者身心变化实例》等5篇调查报告。这些报告一致宣称﹕练功使一些病人“症状消失或明显现好转”﹐一些人甚至“在练功后不再求医问药,一些难治重症患者……一修炼“法轮功”便奇迹般地康复”﹐并不惜笔墨﹐连篇累牍地罗列了一些所谓的身体状况“变化实例”和“典型病案”。目的不外乎是暗示李洪志具有神力神功,修炼“法轮功”就能治百病。但是,这些调查的设计是违背随机、对照、重复、均衡4项数理统计条件,违背医学调查方法常规,5篇调查报告的结论只能都是荒谬和错误的。

5.通过阅读来实施暗示

大凡邪教教主都会有自己的“专著”,科学教派的的罗德?哈伯德著有《戴尼提》,太阳圣殿教的吕克?朱利特著有《新基督》,奥姆真理教麻原彰晃著有《惊人的瞬间,我的身体浮在了空中———超能力开发法》,门徒会的季三保著有《闪光的灵程》《慈祥的母爱》,“全能神”的“女基督”著有《话在肉身显现》,“法轮功”的李洪志著有《转法轮》,如此种种,不一而足。教主们为什么都要写“专著”呢?从心理学的角度看,他们此举的重要目的之一,是让信徒在阅读“专著”过程中对之实施“阅读疗法”,并借助“阅读疗法”这种心理治疗产生的治疗效果,暗示教主拥有超自然的神力,能治百病。

一位“法轮功”信徒的阅读经历说明了这一点。他说当初他还没有练功,仅仅听了别人的介绍,怀着兴趣看了“法轮功”的书,身体就发生了好的变化,甚至是令自己惊奇的意外的好变化。他觉得很不可思议,很神奇,由此,他已经被暗示:李洪志确实有非同寻常的超凡能力,是能治百病的神。

一些邪教教主就要信徒阅读他们的书籍正是出于这一目的。

毋庸讳言,通过阅读来实施暗示治疗是有心理学依据的。比如一些患有慢性疾病的“法轮功”学员,在习练“法轮功”之前,对自己的病可能觉得没有什么痊愈的希望,想的是如果能控制住,不再严重,就过一天算一天。读了“法轮功”的书他才知道,他的病是过去或前世做了不好的事造成的病业,修炼“法轮功”,这个业就可以消。不仅如此,还可以修成“金刚不坏之体”,演炼成“佛体”。这无疑会在阅读者心理上引起极大的震撼。如前所述,人的身心是一个整体,心理可以影响生理,精神可以变物质,从阅读中获得的暗示所致的信念的魔力,不仅能对由社会心理因素所引起,但组织和器官没有器质性改变的疾病产生疗效,而且对组织和器官发生病理生理学变化的疾病也能起到某些治疗作用。然而,这些作用是暂时的、有限的、更多的人是没有尝到效果的,甚至因贻误正规医学治疗而造成恶果。即使是那些自称身心受益的信徒,他们的个人所得与充当邪教组织工具的所失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发布时间:2019/7/22 10:48: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50    49    4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