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电视节目聚焦前邪教成员

Genevieve Rota 大兵(编译)

 

人本网艺术鉴赏

【核心提示】据澳洲“布里斯班时代网”2018年7月25日报道,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电视节目“你不能问”在近期播出新一期节目,8名前邪教成员详细地描述了他们身处邪教以及离开邪教后的生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深受欢迎的电视节目“你不能问”(YouCan’tAskThat)在周三(7月25日)播出的新一期节目中,8名前邪教成员详细地描述了他们身处邪教以及离开邪教后的生活。

虽然没有透露这些邪教的名字,但其中一个问题-“他们让你做了什么蠢事?”——让我们更加深入了解了邪教的生活方式。

“我们经常剃光头”,来自艾丽斯斯普林斯的艾丽莎·布坎南(AleciaBuchanan)说。“他们一直给我们剃光头,脑袋蹭蹭亮。我们都穿着橙色长袍,大多数人只有三、四件衣服。”

来自珀斯的本·桑顿(BenShenton)认为,“染金发”和“统一着装”还不是问题。“我认为更可怕更令人讨厌的是使用麻醉剂和迷幻药。”他说:“教主给信徒用这些药,目的是镇静和控制他们。”

艾丽莎·布坎南是前邪教成员。

当前邪教成员被问及他们在那段时间是否忍受过任何强迫性行为时,结果更加严重。对某些人来说,不幸的是,答案是肯定的。

“我从12岁开始就被邪教教主性侵犯了,这种情况持续了20多年,”一名来自珀斯的男子说道:“刚开始非常慢,只有触摸。然后是不断的触摸触摸。然后在一周或几个月之后情况变得更糟。

“我不想让上帝不高兴,因为[教主]对我来说是一个和神沟通的渠道,”他解释道:“你无法相信他是如何伤害了同一个组织中的那么多人。如果你是一个男性,又长得好看,那你就是他们的猎物。”

布坎南说,当她14岁时,“为精神领袖提供性服务”成了她的另一个责任。

她说:“一开始我隔着裤子把手放在他的性器官上。然后,(教主)要我把手伸进他裤子里,接着他会摸我的乳房。”她就是这样一步步被慢慢操纵了。

一旦她离开邪教组织,詹尼·伍德(JenniWood)就不允许与她的家人联系。

在后半集中,一些信徒们说道,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意识到自己身处邪教并且自愿离开。他们还讨论了融入正常社会的难度或者说真正地第一次掌握自己的生活。

“15岁时,突然妈妈不是妈妈。爸爸不是爸爸。一切都是谎言,”出生于邪教组织的桑顿说道。“警察不是邪恶的,他们实际上是来帮助我的。这不是轮回,没有主人。突然之间,我所信仰的一切都成了谎言。

“我记得说过被驱赶的场景,'这是一个结束,新的一页已经打开。我是自由的。”

对于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与熟识的家庭分离是最难的。

“我不被允许见到我的父母。一旦你离开教会,你就禁止与家人有任何接触,”悉尼的詹妮·伍德说道。

“我曾经给我的母亲打电话......她会说,我不能跟你说话,你需要和主一起纠正自己的错误'。我父亲去世了,他病得很重。我们去看望了他,而他只是把脸转向墙壁。他不认我。”

伍德接着说,在她离开邪教组织后,她的两个兄弟相继来看望她,他们告诉她,如果她敢于和教会以外的人结婚,她的孩子会有残疾。

“我的第一个孩子患有囊性纤维化,我的第二个孩子患有白血病,所以我觉得被诅咒了,”伍德说道:“我仍然......这个念头仍然在我的脑海里。我是个傻瓜。”

尽管过得艰难,伍德坚持认为她很幸运能逃脱。“我很坚强,而且我活了下来。我将永远活下来,我将永远是幸存者,”她说。“我希望教会我的孩子坚强。”

电视节目“你不能问”于每周三晚上9点在ABC和ABCiView播出。

 

发布时间:2018/8/30 9:37:0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book 他山之石
首页    15    14    1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