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家庭宗教——隐藏在民间的邪教温床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出生在一个西南小城的普通家庭。爷爷是个孤儿,红军长征路过的时候收留了他,在军中才完成了扫盲教育;父亲初中毕业,母亲高小毕业,毕业时正好赶上了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因为爷爷是老红军,受过党的无神论教育,所以尽管是这样一个非知识分子家庭,总体氛围也不太相信鬼神和宗教,但谈到科学、无神论等等,似乎又距离很遥远。

80年代末期中国流行气功热,家人也跟着疯狂了一把,不小心和某邪教搅到了一起——一个亲戚修炼了该邪教的功法,拿着死亡威胁传单回了家(就是那种传给多少人你就能得到幸福,不传就等着飞来横祸的传单,可以算是现在那些让你转发给别人,不转发就倒霉的微博的祖宗),家里赶紧印制了几十份,私下里给熟人送去。而我也将传单给到了几个小伙伴手里,这让我一直内疚至今。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知识的增长和人身阅历的累积,无神论的观点逐渐在我心中生根发芽,现在我已不再相信任何宗教、鬼神和超自然力量。

与此同时,家里人却随着思想的放开,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到宗教迷信活动中。

我的外婆是一个末代地主家的女儿,出生后过了十几年“好日子”——吃的是糙米饭泡水加辣酱,偶尔能有几块咸肉——按照外婆的说法,在那个年代,小地主家也就是有吃有喝不饿肚子的水平,和现在城市里的普通老百姓都没法比。外婆十多岁嫁给了我外公,外公家也算是大地主资本家,家产据说有半条街,算是门当户对吧。可惜好日子还没开始就解放了,之后记忆里就是各种苦难。也许半辈子的苦难使得老人家希望找点精神寄托,她开始吃斋信佛。开始时只是初一、十五两天,接下来就开始往家里请佛像。随着佛像一起请回来的,还有一些破破烂烂、印刷得歪歪扭扭、一拍就往下掉渣的宣传小册子。册子里除了劝人向善的偈语,就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尊号,以及一堆狗屁不通的怪力乱神,隐约记得和童年时家里亲戚传播的邪教那一套差不多,有利诱,也有恐吓。但外婆此时已经陷得较深,卧室里香烟缭绕,蜡烛常明,吃素也从初一、十五变成了每天都吃。我心想这可了不得了,发动全家来规劝,说长期只吃素对身体不好,会导致营养不良云云。但这些劝说并没起到太大的作用,几经周折,最后在佛教经典中查阅到佛教其实并不禁止喝牛奶,这才使得她勉强同意喝牛奶,维持着少量优质蛋白质的摄入。可总体来说,我对家庭的“科普”显然没有外婆做得成功:在外婆的不懈努力下(每年的生日都办素宴),我的母亲也开始初一、十五吃素,还号召家人不吃牛肉。好在那时我已经成家立业,没受到这些折磨,现在想来仍不免心有戚戚。

其实我的外婆和母亲所信仰的并非正式的宗教,她们从不去寺庙参拜,更谈不上正式地入教、出家、皈依、受洗礼,她们所信奉的,是一种叫做“家庭宗教”的宗教组织。

在基督教里,有一种叫做“家庭教会”的宗教组织,他们把家布置成一个小教堂,挂上十字架或者耶稣受难像,家庭成员就是所谓的“教职人员”,每个家庭教会下面还有若干该家庭以外的教徒——是的,家庭教会就是基督教版的家庭宗教——除了家庭教会以外,佛教版本的家庭宗教也很多,此外还存在着一些道教、密教版本的家庭宗教。

在中国,家庭宗教通常出现在农村或者城市里的城中村,这种小型的宗教组织有时直接使用大宗教的名称,有时在常见宗教名称前加个前缀作为自己的教名(如“救难耶稣教”),还有时使用其所挂靠的宗教的化名(如挂靠在佛教下面的“福教”),还有些干脆连名称都没有。

在家庭宗教中,教徒和传教对象通常是中老年妇女,所信仰的神灵也是千奇百怪,有原创的神灵,也有山寨的神灵(例如信仰佛教的家庭宗教常常供奉着看起来貌似观音却不是观音的神像,而有些信仰基督教类的家庭宗教则供奉着看起来很像耶稣却又并非耶稣的神像)。家庭宗教的教义,通常印刷或手写在一些七拼八凑的宣传册上,这些小册子非常不系统地使用佛教、道教或者基督教的内容,并杂糅了很多的迷信思想、神鬼故事甚至当地民间传说,以此作为他们杂乱粗鄙的原始教义。

某些家庭宗教有时会被组织起来,形成一个更大的宗教组织,更大的宗教组织有助于帮助各个家庭获取一定收入。家庭宗教的收入通常来源于该家庭之外的教徒;单独家庭的收入除了自给自足外,还要给上层组织上供;如果是小家庭自己搞个神叨叨的小教派,大多没有什么钱途。而一旦加入了组织,稳定的盈利模式就不再是个梦想,大型家庭宗教组织的收入来源要广泛得多。例如我外婆加入的这个家庭宗教组织,其收入来源主要包括:卖给信徒素饭;在信徒的生日或各种节日出售春联、喜帖、道符(虽然挂靠的是佛教)、鞭炮等杂物;出售神像;另外,教徒的捐赠也是收入的一部分。

虽然看起来收入来源不少,但是每一项收入都不多。例如卖素饭,算是经常性收入了,逢年过节、外公忌日或者外婆自己的生日,基本上都会在那个宗教家庭里摆上几桌。对于我这个无肉不欢的人来说,素宴上的素鸡、素鸭、素鱼等虽然看上去很丰盛,但是假的毕竟是假的,遭过一次罪后就再也没去过,只提前给外婆问好、送礼。渐渐地我家其他男性也很少再去,只剩外婆、姨妈和妈妈和另外几个教友。这样的宴席在这个家庭宗教中算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但由于采买食材和制作有我外婆全程参与,这家其实也赚不了几个钱。一桌赚个100块就算不错了,这还是做寿之类的大场面,平常则更少。底层老头老太有自己天然的愚昧,也有自己天然的精明。他们信教有时候也讲究投资回报率的,虔诚不重要,重要的是划算。

家庭宗教之间的差异很大,有的家庭宗教只有几个到几十个信徒,有的则是更为庞大的组织,拥有多层结构。控制教徒的手段也有高低之分,基本上家庭宗教的高层都是一些文化程度不高的巫婆神棍,控制手段无外乎古今常见的那几种:温情、恐吓、利诱,甚至还有暴力胁迫等。可不管是严密还是松懈的家庭宗教,都是邪教组织扩招信众的最好预备军和温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一些小的家庭会带着自己的信徒拜师投教,形成一个邪教的分部。当然前提是邪教也要看得上这个家庭,看其是否有足够多的教众,是否有发展潜力。

家庭宗教也是迷信、骗术、偏方的泛滥地。在家庭宗教中,驱邪辟鬼的迷信和包治大病的偏方是最害人的东西,两者都可能导致信徒生病后拒绝正规诊疗,延误治疗时间。并且,由于信徒大多是中老年妇女,有可能将她们求得的偏方、药酒、驱鬼辟邪等乱七八糟害人玩意儿用在自己的孙辈、重孙辈身上,成为毒害少年儿童的杀手。

在我看来,家庭宗教就是邪教的前身和温床,也是寄生在愚昧群众身上的一个毒瘤,最大受害者就是贫穷的普通民众。只有消除愚昧,普及科学和无神论,才能将之彻底根除。任何宗教都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之上,它们的本质就是欺骗,对宗教宽容就是对民众残忍,任由宗教传播就是危害社会。

无神论者与宗教贩子之间的论战将会旷日持久,但这并不代表宗教贩子的辩辞有多么值得一驳。在无神论者眼里,宗教的教义是千疮百孔、溃烂腐败的,之所以与宗教贩子进行辩论,是为了防止旁观的人被宗教欺骗。我们对待宗教的态度,应当是坚决地不宽容,不尊重。

因此,战斗的无神论者不仅要和宗教本身做斗争,更需要宣扬科学、铲除迷信,只有这样才能保护我们自己和家人不受毒害,才能让更多的人放弃盲目、幼稚和可笑的宗教信仰。

 

发布时间:2019/9/17 14:05:00,来源:科学公园微信号

我有话说

book 邪教温床
首页    30    29    2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