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被立王

 

自封的“被立王”

吴扬明,安徽省颍上县陈店乡大谢村小何庄的农民,生于1945年,文化程度初中。1979年他开始信奉基督教,1983年到河南参加了非法组织“呼喊派”,1987年被依法判处一年徒刑。

1988年,吴扬明刑满出狱,却发现自己原在“呼喊派”中的头衔早已旁落,于是便决定标新立异,独树一帜,自创新教。他借用《圣经.路加福音》中“被立”的启示,取名为“被立王”。作为一教之主,他也封自己为王,就是“被立的王”。从此,吴扬明走上了一条打着宗教旗号,宣扬封建迷信,欺骗信徒,违法乱纪的罪恶道路,直到1995年12月29日,一颗正义的子弹给他的生命画上了句号为止。

“被立王”自有“王法”

在世界各地冒出来的林林总总的邪教组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些邪教教主,几乎无一例外地自封为神,或称“上帝”,或称“耶稣再世”。吴扬明正是这样。他十分欣赏“呼喊派”头目李常受说的“现在没有耶稣了,神要借着人讲话传道”。他自称“耶稣再世”,受耶稣之拖救世,叫“被立王”。他一再鼓吹“耶稣已死,只有‘被立王’才是唯一的真神,天堂的主宰”。他说耶稣两字是“一只耳朵硬,一只耳朵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是一条鱼挂在树上,死定了”。“耶稣死后再次复活是以被立王出现,降临人间,天国不在天上而是在地下”。吴扬明及其一帮骨干分子,甚至把《圣经》中凡有耶稣的地方一概改为“被立王”,表示自己已取耶稣而代之。

为了进一步神化自己,吴扬明规定信徒“三不准”:不准进教堂、不准做礼拜、不准唱赞美诗,只能一心一意祈祷“被立王”的名字。吴扬明还恶毒地攻击基督教三自爱国会是“大淫妇”。要人们“弃恶从善”,归顺“被立王”。他们在聚会时,将吴扬明写的荒谬歌词,配上地方小调和流行歌曲曲调,作为赞美词教唱,甚至用《东方红》曲调填进荒诞的句子,如什么“圣人已到,众女跟随把身献”等,要求信徒人人会诵会唱,有些不识字的老人不会唱,不会背,就要罚站、罚跑,直至背出、会唱为止。

为了巩固自己的“王位”,让更多的人迷信崇拜自己,吴扬明建立了一套严密的组织体系,自上而下等级森严,处罚严厉。吴扬明为最高首领,自封“被立王”,以皇帝自居,令信徒跪拜;赐封与他姘居的一个女教徒为“主母”,相当于皇后;还按被他诱奸的先后次序,封一些女教徒为“主”、“权柄”、“奉差”、“代权”。其中仅仅权柄就有16人,相当于大臣。教内保持着浓厚的封建色彩,下级见了上一级必须跪拜认罪。他还经常将女信徒关在屋里,抄写背诵他写的《权柄与服从》、《历惊基督的身体》,要她们在“蒙召”之前吟唱他写的描绘蒙召快乐情景的“圣歌”。据南方某地信教群众揭露,他们村里曾来过两位年轻女子,自称是“被立王”之命来传教。他们组织信徒进行秘密聚会,每次聚会时都要求在聚会场所放一张皮着红巾的椅子。聚会时,女信徒先进屋,男信徒后进屋,大家静坐等待。当那位年轻女子高高地坐在椅子上时,在场的信徒都要向她跪拜,然后毕恭毕敬地听她说教。

“被立王”组织仿佛是一个游离于法律约束和社会规范之外的“独立王国”,对内强调对教主的绝对服从,对外封闭。为了避人耳目,“被立王”的聚会一般都选择在偏僻的地点,且多在晚上进行。按吴扬明订下的“王法”,信徒之间不准互相说话,不准互问对方真实的姓名、地址,凡入教者都要隐去真实姓名,由传教者为其起一个“灵名”,必须说话时要以灵名相称。平时信徒之间实行单线联络,不准随便串联。新“蒙召”者外出必须有人跟随监视,还要求穿着统一的服装以便辨认。凡违犯规矩者,便用皮鞋踢下身。吴扬明还立下规定,教内只有职位高低之分,而无父母子女的区别,对不信此教的人,一概称其为“外帮人”,即使是至爱亲朋,骨肉亲人,也要视如陌路。在“被立王”信徒的眼中,那些不信奉“被立王”的人是魔鬼,是恶人,是要下地狱的。

“被立王”教义之“精髓”

狂热地渲染末世的恐怖性和紧迫性,倡言世界末日将至,唯有入他的教方可获救,这是邪教最为惯用的伎俩。“被立王”并没有完整系统的教义,吴扬明在传教中讲得最多、最起劲的,就是世界末日论。

“被立王”传教的重点在农村。那里经济、文化都比较落后,人民生活水平低下,许多人连温饱问题都未能解决。由于缺医少药,那里人们的健康状况自然也不容乐观。他们急于摆脱贫困,想改变现状,期待有朝一日时来运转,生活从此有所改变。吴扬明正是抓住了这些信徒的心理状态。他在说教时反复强调“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并造谣惑众,宣称:“我要预告你们,2000年是世界的末日,到时人要死去三分之一。信被立王的可以消灾免难,不信的都要死,都要下地狱。”这些耸人听闻的恐怖语言吓坏了那些孤陋寡闻、单纯老实又急于想升天堂的信徒。他们轻信吴扬明所讲的“不信‘被立王’的都死,只有信了‘被立王’才能得永生”的奇谈怪论,于是,纷纷加入了“被立王”。一时间,“被立王”犹如瘟疫一样,在许多贫困地区蔓延开来,并在短短的几年中,影响到全国20多个省市。

“被立王”竭尽权利,大肆宣传世界末日论,一方面是为了编造谣言蛊惑人心,乘机发展教徒,另一方面是为了煽动群众对社会不满,对政府不满。他们说,地球毁灭之时,也就是改朝换代之日,共产党将要下台,“被立王”将掌权为王。1994年7月,彗星与木星相撞,这一天文奇观本属自然现象,“被立王”的骨干却乘机说什么“这是地球毁灭的预兆”,鼓动信徒抓紧时间,积极传教,拯救灵魂,并肆无忌惮地宣称,要在2000年以前推翻“撒旦”政权(指共产党政权),用“被立”精神建立“神国”大业。果然,在那一阵子,“被立王”利用了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到全国各地散发所谓的“公开信”,宣传“先知预言,末日预兆”,威胁政府、爱国教会和广大群众要“彻底悔改,归顺上帝”。借“世界末日”,宣传改朝换代,这就是“被立王”教义之“精髓”。

自称“神体”侮辱女性

以耶稣再世、“被立王”自居的吴扬明,口口声声吹嘘自己的身体是“神体”,并编造种种神圣的理由,以之为幌子,对女教徒进行身心摧残。他故意歪曲圣经教义,将“妻子应顺服丈夫、与丈夫合为一体,如同顺从主一样,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这样一段比喻性的话,解释为女教徒应像妻子顺从和献身于丈夫一样,顺从并献身于作为教主和耶稣化身的他,与他肉体上合为一体;将“蒙召”解释为年轻女教徒心甘情愿把身心交给神(即吴扬明本人),声称只有与“神体”发生关系才能“蒙召”得救,并说这是“神对凡人的拯救”;将“见证”解释为其他女教徒观看他与被“蒙召”的女教徒搞性关系。女教徒们纷纷上当。吴扬明白天吃补品,晚上摧残女性,被诱奸人数难以计算,仅1993年,在徐州一地,就有七八十人之多,其中最小的才12岁。此外,还有母女、姐妹同被吴扬明诱奸的。可怜那些单纯朴实的花季少女,被甜蜜的幻觉欺骗了。不惜弃学离家出走,以被吴扬明“蒙召”为荣,一心做着当“父王”的皇后、妃嫔的美梦,而一旦大梦惊醒,却已留下终生难愈的创伤。

一名16岁的南方女孩,是这样回忆她信教及“蒙召”过程的:

我是在大姐家里见到四姐的,四姐就对我讲信“被立王”的好处,从此我就跟着她们去传教。1993年8月,我跟四姐、“常青”、“赐福”共4个人去,从大湾坐汽车转到英德火车站,先到南京,后从南京坐火车去徐州,共两天两夜。在徐州,我曾同“父王”睡过一次觉,同我在一床上的还有一个比我大的女子。当时我睡在左边,“父王”先与我发生性关系,这是我第一次这样,那时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有14岁。只记得具体时间是8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常青”来叫我见“父王”,她带我到“父王”的房间。我去时,那个女的还未到,她一进来,自己脱光衣服先上了床......大约10天后,我就被派跟“看清”去了广西,后又去贵州,从贵州又到广西,直到春节前我才回家。回来后,我不想去了,太辛苦了,自己又不会传,但他们吓唬我,说要是我不去的话,一个月后将会有大灾难。我很害怕,所以又去了一个月。上面的人说回来后一个人带一个人去徐州,我带邻村一个女孩去后就回来了。我很后悔,我恨四姐,要不然我已经读初一了,现在我无脸见人......

骗钱谋财破坏家庭

“被立王”的活动经费来自信徒的“奉献”,吴扬明规定每个信徒的捐献要占自己家产的十分之一,这叫做“十输其一”。他劝诱说,“大难就要来临,不要把钱财看得太重。信被立王的,要拿出家产的十分之一,作为奉献,交给神,去拯救你们。”可怜那些贫困地区的信徒,原本家境贫寒,为了表示自己的虔诚,不得不节衣缩食,有的甚至变卖家产,弄得一贫如洗。他们哪里知道,“被立王”用他们的血汗钱租下了豪华的楼房,拥有2辆轿车和20多万元的财富,为他的糜烂生活。提供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许多人信了“被立王”之后,如同中了邪一般,学生退学,工人辞职,农民弃地,整天沉溺于宗教迷信活动。“被立王”鼓励信徒外出传教,有些信徒离家出走,奔赴各地进行“传道”、“开荒”,发展教徒。有的长期流窜在外传教,引发了不少家庭矛盾。

广东省河源市东埔镇某中学教师黄某,原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温柔,儿女孝顺。可是,自从“被立王”传入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他的妻子、儿子、女儿、女婿都成了邪教的信徒,好端端的家庭被破坏。他在忍无可忍之际,给女儿写了一封绝情信。1995年10月15日《青年报.生活周刊》摘要刊登了这封信:

XX:

我现在怀着悲痛的心情写了一封绝情信给你,不管你看后是否更加憎恨我。自从那绝代的邪教传入我们家,你就千方百计地对我进行报复,因为你传来的“福音”是没有上下之分的,就是说已没有父母、子女之分,只有“兄弟姐妹”之分的绝代伦理。也就像你以前对我说过的那样,你和你们教徒是一家人,不信你们那一套的是另一家人,现在你就可以实现你的愿望了。本来我以前应该制止你们,可是现在已晚了。以前我是这样想的,你们通过学习、信仰来增进亲友之间的感情,搞好和睦相处的家庭,而现在正好与自己的愿望相反,你们已说出你们的心里话,相信你们那一套的就是你们的亲人,直至现在发展到夫妻分居,哪里还有幸福和温暖的家庭存在。因为你们既然六亲不认,那么我就没有亲人。我将永远离开你们,因为我与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从今以后我不想见到你。我宁愿收养别人的孩子,使自己今后有一个较好的归宿,来安度晚年。

遭到破坏的家庭又弃止黄先生一家。

有一位女信徒自从迷上“被立王”后,不原在干家务,两个孩子仍下不管。更为荒唐的是,她相信所谓的守圣洁,拒绝与丈夫同床睡觉,时常在夜晚瞒着家人出去聚会,任凭年幼的孩子哭闹不停。她视帮她照料家务的婆婆如陌生人,不理不睬。她甚至打算抛弃家庭,外出传教。家人硬是把她扣下来,但她的心已经完全变了。

村民蔡某的三个女儿信仰“被立王”后,与同村的其他两个女孩离家出走,家人倾家荡产,四处寻找。

村民刘某的孩子患病发高烧,他那位迷信“被立王”的媳妇将孩子背上山去,请当地聚会点头头祈祷,结果因此耽误了治疗而死亡。

加油站工人伍某的妻子信“被立王”后,不再料理家务,三天两头往聚会点头头家里跑。伍某怀疑妻子与那位头头有不正当关系,夫妻俩天天吵架,闹着要离婚。

这样的事例太多了。“被立王”打着基督教的旗号,到处宣扬他的歪理邪说,欺骗信徒,造谣惑众,听到之处无不留下斑斑劣迹,严重搅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影响了社会的安定团结,它已经把自己置立于人民群众的对立面,理应受到群众的抵制和法律的严惩。

 

发布时间:2004/7/21 15:56:38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1.[真是害人不浅,我也身受其害.]“被立王”邪教真是害人不浅,我也深受其害.(提交时间:2009/5/23 1:32:45)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