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法轮功”痴迷者的心理奥秘

归心

 

人本网艺术鉴赏

究竟“法轮功”练习者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向痴迷以致酿成悲剧的?带着这个问题,笔者走访了一些已经转化了的“法轮功”练习者,并请教了部分专家学者。研究表明,“法轮功”痴迷者的心理历程可分为三个阶段。

一、“心诚则灵”赶人上路

“心诚则灵”即“信则灵,不信就不灵”。正是这样一个原则使大批人一步步迷信上了“法轮功”,丧失了理智。

“法轮功”教主开始时是利用人们身体上或心灵上的弱点,摆出一副善良的面孔,或者“关心”你的疾苦、孤独,或者义愤填膺地针砭时弊,许诺满足人们健身祛病、弥补心灵创伤的需求,诱使人们信赖他,亲近他,参加他的组织活动。待你加入后,他就给你办“学习班”,灌输他的观点,让你用他的观点反复检讨自己以往的一切思想、信仰、理念,达到一种“觉今是而昨非”的“新境界”;通过听讲演、读“经书”、看录像等方式,诱骗你;千百遍地、反反复复给练习者灌输:“相信,患者与李老师的信息就容易沟通,治疗效果就非常明显;不相信,两者信息就互相顶撞、干扰,效果就不明显,甚至练功的效果会走向反面。”令你逐渐排除其他一切信念和思想,进入只听信教主一面之词的偏颇状态。特别是,还有人在教主的鼓动下现身说法:“我有个体会,每当我怀疑这个功的时候,我就浑身难受。晚上回去练功的时候,我就默默忏悔:老师,我又对您的功失去了信心,我现在要改正错误,坚信不移。”“我的功夫远不如她们,什么原因呢?我个人体会,就是因为我对这个功产生过怀疑,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自己有点缩,这一缩就等于从头来,前面这部分功夫就等于洗掉了。”在一个个这样的现身说法面前,“大师”们轻而易举地让一些人相信了“法轮功”,并把自己当作“神”崇拜,同时也为自己找好了一条逃脱一切罪责的退路。凡是病好的,就都是练“大师”的功好的;凡是治不好的病人,都是因为“不信”“大师”的功所致。甚至把人治死了,不但不能对“大师”产生任何怀疑,相反还要责备自己对“大师”的“大法”产生了怀疑。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有人发现他原来对你的种种许诺并未兑现,对功法稍有怀疑,他就会拿起“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的原则,指责你“心不诚”,诱你从自身去找原因,不断地“反省”、“检讨”和“洗脑”,死心踏地地听他指挥,沿着他们的路子走下去。

二、催眠麻醉变人为奴

催眠是一个心理学概念。催眠状态是介于清醒与睡眠之间的、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恍惚意识状态。当注意力长时间高度集中在一件事物上,如练气功的“意守丹田”,或感觉受到外界长时间反复单调刺激,如乘火车长途旅行听到车轮声,意识就容易进入催眠状态。催眠师也主要是利用这个规律来催眠受试者。意识进入催眠状态后,大脑皮层接受催眠师命令的部分或自己关注内容的部分这时呈现强兴奋(清醒)状态,而皮层的其它部分则处于完全的或不完全的抑制(睡眠)状态。行为上,只对催眠师的命令或自己关注的内容发生反应,毫不怀疑地执行催眠师的命令,而对其它事物漠不关心或没有反应。据说,抑制程度深的人,甚至可以在这时对其进行剖胸或剖腹手术而毫无痛觉,此所谓催眠麻醉。处于催眠状态的人很容易出现幻觉,尤其在暗示下更可引发幻觉。如果长时间处于幻觉状态,不能回到正常的清醒状态,则可表现为精神分裂。

用这个原理看“法轮功”的习练,李洪志要求法轮功习练者每天最起码要早晚各集体练功两次。此外,他还要求习练者有时间就念他的‘经文’,以‘加快增长功力’。这就使一些人每天无修止的读他的书、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相。这种长时间接受李洪志歪理邪说刺激的习练方式,使习练者的大脑从早到晚一直充斥着那些所谓‘圆满’、‘升天’、‘消业’、‘去魔’等荒诞的内容。大脑皮层接受‘经文’的部分自然呈现强烈的兴奋状态,而皮层的其它部分——几十年形成的对客观世界和对自己认知的部分,则处于被抑制的状态。从而表现为习练者除对李洪志和法轮功有兴趣外,对其它事物,包括对自己的亲人、亲情,以及自己以前学习的科学知识,甚至马克思主义哲学知识,都因为相应部位的大脑皮层处于被抑制状态,而表现为没有兴趣、木然,甚至反感。1999年8月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报道某大学一位副校长,也是一个哲学教授,他不仅自己专业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且是一个向大学生传授辩证唯物主义课程的教授。当他最初抱着健身治病愿望学习法轮功接触到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时,尚有清醒的辨别判断力,认为李洪志的一套纯粹是胡说八道。但在功友向他说,你不是想健身治病吗,那你就别管李洪志的经文有没有道理,只管按照练功要求念就行了,念多了就能起到健身治病的作用。当这位哲学教授念来念去一段时间后,就对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半信半疑了,到后来满脑子想的都是经文内容,对李洪志的大法变成坚信不疑了,并且还积极地为他参加的法轮功组织做事了。

在将练习者导向痴迷的过程中,暗示和咒语具备了发挥作用的心理环境。当人们进入这种心理环境,人的思维、情绪就会受到相应的影响,特别是某些器质性病症者,心理状况可能对于人的生理状况产生影响。比如,当一个人获知自己得了癌症,即使信息是假的,也会对人的心理产生冲击,进而因心理变化,加剧生理症状。而得了癌症者,如果心理调节适当,可以缓解病情。但是,心理治疗必须配合药物治疗,否则,仅靠暗示,不可能治愈病症,这是被大量科学事实证实的常识问题。如果我们将这种心理暗示的作用无限夸大,就容易受骗上当。同时,“法轮功”教主还使用了咒语,你必须如何如何,如果你不如何如何,你全家就会如何如何。人们对咒语的恐惧,就像对黑暗的恐惧一样,胆儿小一点儿的走夜路也会害怕。对于“法轮功”练习者,暗示和咒语进一步使练习者找到了沉沦下去的根据,无疑强化了被催眠麻醉的效果。

就这样,“法轮功”教主巧妙地将练功“上层次”变成了练习者生活的全部(痴迷),从而将痴迷者变为任意驱使的奴隶。在“法轮功”教主的操纵下,痴迷者为了练功“上层次”可以抛弃家庭与亲情,六亲不认;可以到中南海、天安门静坐,因为那里的“气场最强”;可以攻击党政机关、新闻媒体等批判“法轮功”的阵地,因为那里有“魔”……

三、步入极端走火入魔(精神障碍)

道教将急于求成、长时间沉缅于习练“内丹功”等(道教中类似气功的习练方法),导致习练者言行失常的现象称作“走火”。佛教将禅定时急于求成、执着修炼而出现言行失常的现象叫作“入魔”。气功热时期,也有部分习练者急于求成,甚至追求练出“开天目”等特异功能,长时间习练而引起“出偏”。气功界人士和社会大众还将练气功不当导致的“出偏”合称“走火入魔”。“出偏”轻者表现为感知觉异常、出现幻觉,重者则自杀或杀人。据医学界人士说,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除少数气功专业科研工作者外,人们不认识“走火”、“入魔”、“出偏”的实质都是精神障碍。直到多年后,我国精神病学界专家接触到了那些严重的“出偏”者,不仅意识到了那些出偏者其实是自己专业领域内典型的精神障碍患者,而且在制定我国新的精神病诊断标准时,专设了练气功不当引发的精神障碍这个类别。

道教修持、佛教禅定和气功锻炼证明,习练者凡是过于追求和长时间练功都可以引发精神障碍。气功专业科研工作者在实践中早已总结发现了练功出偏引发精神障碍的原因和规律,并且为了预防出偏,在练功注意事项中明确规定,每次练功时间以15—30分钟为宜,最多不要超过1小时。然而李洪志却反其道而行之,要求“法轮功”练习者除早晚各集体练功一次、每次两三个小时甚至更多外,还要做到只要有时间就读他的“经文”、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象。胡说什么只有这样才能更快地长功力、上层次。这种长时间让信徒接受他歪理邪说刺激的习练方式本身就对习练者具有极强的催眠暗示作用,自然比佛教禅定、道教修持和气功锻炼等不当更能快速地引发精神障碍。

精神障碍主要表现为知、情、意、行方面的异常。所谓知,指感觉和知觉异常,包括“法轮功”练习者出现的“开天目”、“感觉体内有法轮在转”等幻觉;情,指情绪和情感异常,几乎所有“法轮功”痴迷者的家属都介绍,他们的亲人自从迷上“法轮功”后就失去了亲情、冷漠或喜怒无常;意,指思维异常,如出现妄想,认为自己想什么与做什么李洪志都知道,或认为规劝自己的亲人是影响自己长功力的魔;行,指行为异常,如有的“法轮功”痴迷者自杀或杀人的行为,实际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表现。焦点访谈记者曾赴辽宁省一个重点帮教转化中心(马三家)采访录制节目,请了当地的精神病专家一起与痴迷者谈话,精神病专家一眼就看出,那些痴迷者正是自己熟知领域内的精神病患者。

据北京医科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主任医师张彤玲介绍,十年来,她诊治了练功导致精神障碍(出偏)的患者617例,其中最小的练功出偏者14岁,最大的73岁,一半以上的出偏者在45-60岁之间。在文化水平上,中等文化水平的出偏者占51.4%,大学文化水平的占31.5%。她说:“全国除了台湾和西藏以外的所有省市自治区都有练功出偏者到我们这里来看病,有的香港同胞和美国华裔也到这里看这种病。”其中一位中年男子病人练气功,在某种幻觉的驱使下,用开水浇烫了自己的右手,又没有及时治疗,造成右手都烂了,不得不做截肢手术。这些都是揭开“法轮功”痴迷者心理奥秘的实事依据。

总之,“法轮功”教主利用人们身体健康、精神寄托等需要,用“心诚则灵”的信条将人们引向了练习“法轮功”“上层次”的道路;利用催眠手段麻醉练习者,巧妙地将练功“上层次”变为练功者生活的全部内容,致使练习者痴迷,产生精神障碍,达到精神控制的目的,一幅幅人间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本文发表在《家庭·育儿》杂志2001年第12期)

 

发布时间:2004/7/18 17:18:36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2.[游客]官方说的话还有人信!!!(提交时间:2014/4/11 6:39:59)

1.[游客]太无聊了!官方的说(提交时间:2014/4/11 6:37:03)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