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境外网站造谣孟伟哉退党真相

 

中国文联原党组副书记孟伟哉,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当代》杂志主编、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局长等职务,是中国作家协会和美术家协会会员,现已离休。

2004年12月6日左右,海外法轮功网站的BBS上出现ID为“孟伟哉”的帖子《孟伟哉宣布退出共产党!》,随后博讯网站、看中国网站、人民报网站及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等海外中文网站均报道了“孟伟哉宣布退党”的消息。

12月8日,又有一个《孟伟哉最后的声明》在海外中文网站上出现。内容为第一个声明引起的反应。

12月11日,中国大陆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所办网站新华网,刊发《本网特别受权:孟伟哉严正声明永做共产党人》。新华网称:“12月10日,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致函本网,授权刊发中国文联原党组副书记孟伟哉同志的严正声明。”(上图为孟伟哉在宣读“严正声明”)

孟伟哉写于12月9日的声明全文如下:

“12月8日夜间,我获悉一家中国境外网站说我退出了中国共产党,十分吃惊。为此,我严正声明如下:

1、我于1953年4月在朝鲜战场第一线加入中国共产党,半个多世纪来,忠诚坚定,从无悔意,‘退党’之说,纯属造谣诬蔑,毫无根据。

2、我的父亲孟守义是一位革命烈士,共产党员,牺牲于抗日战争。我在朝鲜战场负伤致残。对我父亲和我曾经从事的战斗经历,我感到无上光荣。

3、我自幼受中国共产党教育,是在党的培养下,在军队和革命战争以及和平年代的工作中上了大学,并成为一名作家,我不会忘记党的培养和教育。

4、我离休几年来,仍未停止文学创作和绘画,仍在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担任会长,为我们国家的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5、我至今交着党费,在党的基层组织里过着党员生活。

因此,所有关于‘退党’之言,全系彻头彻尾的恶意造谣,毫无根据。

我,孟伟哉,过去是共产党员,现在是共产党员,至死都将是共产党员,永远不会背叛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新华网刊出声明的第二天,“孟伟哉”退党事件再起波澜。法轮功网站、博讯等海外中文网站第三次登出“孟伟哉”的声明,标题为《孟伟哉痛斥:“中国共产党党员孟伟哉严正声明”是新华网伪造的》。

事件演进至此,局外人已经丧失了判断真伪的能力。

12月12日,美国之音记者海涛在香港做了“真假孟伟哉退党风波,真假难辩”的报道。报道称,“几天来,围绕北京作家孟伟哉是否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的问题,互联网上出现了孟伟哉的两种立场截然相反的声明。中宣部原文艺局长孟伟哉没有出面接受媒体的采访,外界无法得知事情的真相。新华网说,应该以新华网的声明为准。但是,其他一些中国分析人士认为,孟伟哉退党声明,似乎可信性要更大一些。”

在海外网站上刊登的第三篇声明中,署名“孟伟哉”者指责:“公平的说,恶意造谣的,不是我的退党声明,而是文联党组和新华网联合盗用我的名义编造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孟伟哉严正声明’。请问,你们可以根据我的档案材料编造我的声明,但是你们能够出示我的亲笔签名的声明原件吗?”

事实是,在这篇声明出来(12月12日)之前,中国国情网、中国文联网及国家文化网就刊发了孟伟哉手写的驳斥海外网站造谣的“严正声明”,并附有孟伟哉手拿“严正声明”及接受众多记者采访的现场照片。12月9日下午,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为此专门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

孟伟哉“没说美国好话”

军人出身的孟伟哉是山西洪洞人,生于1933年12月,早年毕业于南开大学中文系,他身上至今还有在朝鲜三八线作战时落下的伤疤,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年过70的他擅长绘画和写作,并以此为乐。他最著名的作品是发表于1970年代的反映抗美援朝的长篇小说《昨天的战争》。他时常通过文学作品表达对时局的看法,正酝酿撰写有关京城大拆迁的纪实小说《拆迁大拍卖》。他在时政小说《逃兵戈尔巴乔夫》中反讽苏联解体后的现实。今年1月4日,他接受《凤凰周刊》专访时说:“我蔑视戈尔巴乔夫。”

孟伟哉并不上网,他是从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位副主编处得知“孟伟哉退党”的消息。“12月8日晚上,他打电话问我,听说在海外网站上看到我退党的声明,问有没有这事。我当时就做了否认。”孟对《凤凰周刊》说。

12月9日晨,孟伟哉又打电话过去,详细核实了一些问题。“境外这么闹,最初我直感和境内有一定关系。”孟伟哉说。

同日上午,孟伟哉来到中国国情网,写了一个声明,当时即进行录音、拍照和录像。“这是别人造不了假的,这是我的真迹啊。”孟伟哉说,“我在声明中强调了我应该强调的,我不能纠缠于里面的法轮功问题,那我就上当了。我风风雨雨这么多年,还不懂这个经验?“

孟伟哉说,事后他又给中国作协党组写了封信,作协应他的要求将信及声明转给了中宣部主要领导。

在新华网等媒体刊发孟的声明前后,中国新闻社和香港《大公报》的记者也采访了孟伟哉,发表了《无官一身轻,退休后的孟伟哉笔耕不辍书画兼修》的报道。报道称:“卸去了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职务的孟伟哉,无官一身轻,写作再次成为他的主业,写字台成为他写作和书画的天地。得益于他在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工作经历,他对国画有了新的了解,并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书画兼修,在‘孟氏’文学之外独创出‘孟氏’大写意。”

孟伟哉说:“我在国内已经是边缘人物,脱离岗位,社会活动我都不参加了,也不邀请我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造我的谣。”

12月15日,中国作家协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贺敬之文学生涯六十五周年暨《贺敬之文集》出版研讨会”,孟伟哉被特邀参加,新华社和中新社均做了报道,并配有孟伟哉的照片。“这也算是一个反击吧。”孟伟哉说。此前几天,《人民日报》还通过文联要了几张他的画的照片。

孟伟哉说:“整个事情的背景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造谣?又为什么选择了我,并且牵扯到了别人?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过,我总要找机会发表一下对美国的看法。我在作品中,没说美国好话。如果境外的反华分子想讨美国主子喜欢,这也是一种作料吧。”

“50人退党救中国”事件

2004年最后几天和2005年初,海外中文网站又纷纷刊发题为《邓力群等五十位老同志和我一起发起“退党救中国运动”》的文章,作者署名又是孟伟哉。文章列出“退党救中国运动”第一批成员,除了邓力群外,还包括余秋雨、魏巍、刘梦溪等知名人物共50人。

魏巍在得知他“退党”的传言后反应很平静。他对《凤凰周刊》说:“这个事,有人给我看了一下,根本不会有这种事。”

魏巍今年85周岁,他18岁到延安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个有着60余年党龄的老党员,最为人们熟悉的,一是他在抗美援朝时期发表歌颂志愿军的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在国内引起轰动;二是他在1990年代主编的《中流》杂志(已停刊),成为当时左派的重要言论阵地。

著名作家余秋雨的助手坚决否定了余秋雨退党的传言。他说:“这海外网站闹着玩的吧?”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刘梦溪在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也表示自己没有退党。他向记者详细问过所谓50位签名退党者的名字后,不解地说:“这些人基本都是左派,怎么把我给列进去了?”

《凤凰周刊》查证,这50人中除邓力群、余秋雨、欧阳山、柳萌及刘梦溪外,其他45人,均出自另一公开信的135名署名者中。这封公开信的名字为《辱华反共的丑恶表演—我们对李志绥及其“回忆录”的看法》,对李志绥在海外出版《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表达了抗议。该信写于1995年7月22日。魏巍向《凤凰周刊》证实,该信确属他们发起。

这135位签名者中已有多人去世,其中包括:曾任解放军总政治部秘书长、解放军艺术学院院长等职务的魏传统少将,逝于1996年;曾任北京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著名作家刘绍棠,逝于1997年;原《文艺理论与批评》主编程代熙,逝于1999年;曾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歌剧《白毛女》的作曲者之一瞿维,逝于2002年;原全国政协副主席马文瑞,逝于2004年。

未在上述135人之列的作家欧阳山,早年参加“左联”,后历任作协广东分会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于2000年9月病逝于广州。

好笑的是,上述6人均出现在海外网站刊发的50位“退党救中国”者中。

“弥天大谎!”孟伟哉对《凤凰周刊》说。(本新闻摘自:凤凰周刊2005年02月28日文/记者韩福东)

 

发布时间:2005/4/24 21:53:45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2.[游客]终于真相大白了!!!(提交时间:2005/7/7 20:27:27)

1.[雪夜飞虹]中国有句俗语,无风不起浪。孟伟哉到底从心里是不是退党,也许只有他本人最清楚!谁知在强迫诱迫之下,孟伟哉会不会先声明、再推翻声明,或由别人推翻声明......(提交时间:2005/4/25 18:44:16)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