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论当代邪教、恐怖主义的区别与联系

曹加亮 何 锋

 

冷战结束后,随着雅尔塔体制的崩溃,那些被两极对抗格局掩盖和压抑、长期得不到解决的次要矛盾和局部冲突,都从“潘多拉盒子”中迅速释放出来,国际社会处于更加动荡不安之中。恐怖主义、邪教两大社会毒瘤趁机肆虐和泛滥,在国际国内,城市乡村,到处播撒仇恨、残害生灵、掳夺财富、制造死亡,已成为当今国际社会的公敌。但是,邪教与恐怖主义有何区别联系呢?目前学术界仍然存在争论。笔者也将在下文对该问题进行讨论。

一、当代邪教与恐怖主义的区别

1.二者内涵、特征的不同

何谓恐怖主义?不仅是一个长期困扰学术界的现实的理论难题,也是一个长期阻碍当代社会各界各国合作打击恐怖主义的重大实践问题。目前,中外有数以百计的恐怖主义定义,各有千秋。其中,较有代表性的表述为:任何个人、团体或国家,使用暴力或其他毁灭性手段,残害无辜,制造恐怖,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是恐怖主义①。据此定义,恐怖主义基本特征可概括如下:(1)有特定的主体(包括个人、集团和国家,其中大量的是集团)。(2)有典型的暴力倾向,这里的暴力既包括武力,也包括利用现代化的先进技术和武器,如炭疽等生化武器、网络等先进技术。(3)打击的目标多为包括人和物在内的以人为主体的无辜者,呈现出鲜明的无辜性。(4)有明显的政治倾向。(5)全球化倾向明显,且越来越集中在美国。(6)多由民族、宗教矛盾引起。(7)邪教组织广泛参与恐怖主义活动。

对于邪教的界定,目前国内外学术界也没有形成共识。这些观点纷呈的表述中,最具权威性的当属1999年10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079次会议、1999年10月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第九届第47次会议通过的法律条文的规定:“冒用宗教、气功或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欺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②我国主流社会对邪教的界定的代表性阐述首推1999年10月28日《人民日报》的一篇特约评论员文章。该文不仅列举了邪教的六大特征: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编造邪说、敛取钱财、秘密结社、危害社会,而且强调指出“邪教之害,主要表现在用极端的手段与现实社会相对抗”。在国外,有的学者把那些规模较小,制度化程度较低、由卡里斯玛(Charisma)型教主领导,神秘主义倾向明显,注重个人精神和精神体验的极端膜拜团体(cult)称为邪教。

2.两者滋生、繁衍的根源不同

恐怖主义和恐怖活动是国家、阶级、民众宗教间各种矛盾尖锐化的必然结果。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恐怖行为源远流长,一直为各色统治集团所深恶痛绝。随着世界文明的不断进步,全球化已成为当今社会的必然趋势,但全球化在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同时,也带来了各种文明之间的冲突日益加剧、国际霸权主义的肆意横行、局部地区民族矛盾逐渐激化、少数宗教极端势力恶性膨胀、死灰复燃的种族歧视,以及贫富悬殊、社会不公正、下岗失业现象倍增的各种社会矛盾日益激化。这些现象已逐渐成为恐怖主义、恐怖活动滋生繁衍的肥沃土壤。

当代邪教滋生、繁衍的根源比较复杂。现概括如下:(1)政治原因。现代民主政治中的宗教宽容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民主政治生活中的某些缺陷和不足(如贪污腐败、滥用职权、营私舞弊等),给邪教的滋生繁衍制造了可乘之机。(2)经济原因。二战后,高速发展的工业在创造大量的物质财富的同时,也造成了垄断组织大量存在、资本高度集中、两极分化日益加剧等恶果。时刻被破产的恐惧所笼罩的普通劳动者和中小资本家在强大的资本面前惶惶不可终日。诚如列宁所说:“现代宗教的根源就是对资本势力的盲目恐惧,而这种势力确实是盲目的势力,因为人民群众不能预见到它,因为它使无产者和小业主在生活中随时随地都可能遇到,而且正在遭到突如其来的、出人意料的‘偶然发生的’破产和毁灭,使他们变成乞丐,变成穷光蛋,变成娼妓,甚至活活饿死。”③(3)其他原因。高度工业化带来的生态破坏、环境污染、矿产资源无节制开采等负面影响;20世纪70年代以来,西方各国普遍患有发达国家病(如情感危机、信任危机、生存危机等);大众神秘文化的泛滥;70年代末以来保守主义和右翼势力的抬头等。正是这些失望、恐惧、悲观、彷徨的心态促使一些人开始寻求宗教的保护却误入邪教歧途。在我国,邪教的猖獗有其独特的原因。在八九十年代的经济转型期,市场经济的竞争十分强烈,部分国营大中型企业不景气,工人大量下岗;一些行政、事业单位为了减员增效,也分流了许多富余人员。而在农村,由于农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承包制的实行和对大城市美好物质生活的向往,产生大量的剩余劳动力,他们涌入城市后,许多人沦为二次失业者。这些市场经济中的庞大的失意者群体,在对现实的希冀受挫后,极易成为打着“治病救人”、“教内周济”旗号的邪教组织的蛊惑对象。(4)科学盲区的存在、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副作用和科学万能论的破灭为现代邪教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思维空间。(5)宗教的世俗化、新兴宗教运动和大量传统宗教的长期存在,为邪教的滋生繁衍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幌子与可歪曲利用的理论。邪教已成为寄生于宗教之上而危害社会的一大毒瘤。当今社会新旧矛盾的交织和演变、腐化堕落思潮和落后意识形态所造成的精神空虚,为邪教的产生提供了精神空间。④

3.二者对当今社会的危害存在差别

当代恐怖主义活动不仅在全球有恃无恐,且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不论是影响中东地区和平进程的系列恐怖主义活动,还是使南亚的民族和宗教矛盾日益激化的恐怖主义活动,不论是针对美国单边主义的多起恐怖袭击,还是发生在俄罗斯的数起人质事件,都是以大量无辜平民被杀戮,巨额社会财富遭破坏为惨重代价的,其恶劣后果超出人们想象。在国际政治上,恐怖主义活动影响了地区间、国家间的友好往来和互利合作,践踏了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在特定条件下甚至诱发国际事变,导致战争。在经济上,不仅给遭受恐怖袭击的国家直接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由于袭击目标多是针对美国,极易影响世界经济增长,对国际贸易和国际资本流动产生不利影响。最后,恐怖主义活动不利于各个文明的交流与融合,延缓了全球化的进程。

当代邪教的危害呈现出一定的层次性。通常情况下,小型邪教多以劫财掳色为目标,超级邪教才有政治欲求。邪教的危害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1)制造恐怖事件,造成大量人员伤亡。(2)散布邪说,蛊惑民众,制造信仰危机。(3)劫财掳色,攻击政府,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4)部分邪教组织成为极少数奉行霸权主义国家干涉他国内政的帮凶,对世界和平构成了潜在的威胁。

4.当代国际社会对二者的态度不同

对日益猖獗和国际化的恐怖主义活动,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努力已远远不够。只有利用世界各国的力量,共同开展国际社会的反恐怖斗争,才能有效遏制恐怖主义的滋生、蔓延和猖獗。在这一点上,国际社会已基本达成共识。世界各国人民对2001年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的震惊、对中东地区以平民为袭击目标的恐怖事件的反对、对发生在俄罗斯的多起人质事件的谴责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面对当今世界各地频繁发生的邪教恶性事件,到目前为止,只有极少数国家对邪教做出法律定性。在欧洲国家中,立法治理邪教,法国、比利时等走在前列,德国、俄罗斯也逐步制定相关法律以遏制邪教势力的发展。在依法取缔邪教的斗争中,中国开创了独特的先河。⑤许多国家仍处于学术研讨、无法可依的阶段。因此,在邪教活动日益猖獗的今天,国际社会形成共识,立法治理,携手合作就显得十分必要。

二、当代恐怖主义与邪教的联系

1.二者本质相同

当代恐怖主义与邪教都具有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反人权的本质和本性,二者是一丘之貉。恐怖主义一般实施非常严密的精神控制手段,培植和豢养亡命之徒,仇视文明,仇视社会,为了实现自己的欲望和政治目的不惜伤害无辜,制造社会灾难。⑥肆意践踏人们的生命权和财产安全,呈现出异类组织的卑劣本性。而邪教,多通过歪理邪说,美化教主,对教徒实施残酷的精神控制,以达到敛财掳色、制造社会动乱、危害人民生命和国家安全的罪恶企图。不论是日本的“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幌、美国的“大卫教”教主大卫·考雷什、还是炮制邪教组织“法轮功”的李洪志,都在肆意践踏信徒的生存权、侵犯信徒的财产权中暴露其险恶用心。

2.二者的活动手法相似

(1)制造政治恐慌。无论超级邪教,还是恐怖主义,都有一定的政治图谋。为达其政治目的,往往不择手段。恐怖主义组织购置先进武器,生产炸药,豢养杀手,制造血腥恶性流血事件,对政府,某个别领导施压,妄图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一些大型邪教组织也大体相同。如“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幌在听说政府将对其罪行进行调查时,便疯狂地制造了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造成12人死亡,5000多人受伤,14人终身残废的人间惨剧。“法轮功”顽固分子不仅活动诡秘,而且编造政治谣言,一会儿诅咒某某领导人身患暴病,一会儿胡说某某公安干警横祸临头。煽阴风,点鬼火,制造政治恐怖气氛。

(2)制造精神恐慌。典型的恐怖事件“9·11”虽然已过去几年了,但他给美国乃至全世界人民所造成的精神(心理)伤害和打击难以估量,即使到了今天,美国和世界上爱好和平的人民的心中仍然有挥之不去的阴影。美国上下对恐怖袭击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人心惶惶,终日笼罩在恐怖不安之中,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巴勒斯坦人与犹太人之间的恐怖活动、俄罗斯的人质事件也同样如此。邪教组织大都编造的荒诞离奇、耸人听闻的“地球爆炸论”、“世界末日论”、渲染恐怖气氛,制造末日心理,使人们产生极大的恐慌和不安。

(3)制造社会恐慌。不论是邪教组织,还是恐怖主义都是以搞乱社会、实现政治野心为已任的。因此他们千方百计地煽动社会动乱,制造思想混乱,破坏社会稳定。基地组织、车臣叛军、东突分子的斑斑劣迹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部分穷凶极恶的邪教组织公然宣称地球要爆炸、人类要毁灭、诱导信徒自焚或集体自杀、围攻政党机关、冲击新闻媒体、恫吓不接受邪教观点和同邪教作斗争的人的种种闹剧的背后,都隐藏着其骨干分子一己私利和政治企图。

3.邪教与恐怖主义已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一方面,邪教组织正逐渐向恐怖主义滑行,并逐渐癌变为恐怖主义。恐怖主义已成为邪教组织壮大后的最终归宿。如“奥姆真理教”、“太阳圣殿教”、“人民圣殿教”、“法轮功”等邪教组织在初期都是以新兴宗教、健身组织等名义展开活动、招徕信徒的,达到一定规模后,就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一扫“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斯文模样,肆意走私贩毒、购买枪支弹药、开设地下兵工厂、研制杀人武器,甚至付诸实际行动,视人命如草芥。政治企图暴露无遗,彻底演变为恐怖主义组织。

另外,恐怖主义组织也经常以“宗教”或其他“合法”的名义为幌子,欺骗世人,博取同情,逃避打击。这些恐怖主义组织打着“宗教”的旗号,蛊惑信徒,强制洗脑,把一个个无辜的人训练成为别人谋求私利和实现集团政治企图的工具。

总之,恐怖主义和邪教是当今世界的两大毒瘤。两者之间虽然存在差别,但从另一面来说,它们是一路货色,都是当代人权的大敌。因此,世界各国人民在携手合作,摒弃“双重标准”,坚决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也应加强对邪教现象研究,力争达成共识,并立法治理,将形形色色的邪教组织扼杀在萌芽状态。绝不能心慈手软,养痈遗患,致使一个个邪教组织癌变为恐怖主义组织,给国际和平与安全构成新的威胁。

参考文献:

①何秉松:《恐怖主义·邪教·黑社会》,北京:群众出版社,2001

②⑤习五一:《邪教释义》,邪教研究与批判

③《列宁选集》第二卷,第278~379

④肖玉明:《现代邪教产生和发展的社会根源》探讨与争鸣,2001年6月

⑥杨星辰、杨无为:《小脚与恐怖主义评析》,学术交流,2003年1月,总第106期 第1期

 

发布时间:2005/6/19 14:39:45

我有话说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