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破除风水迷信

陶世龙

 

人本网艺术鉴赏

一、令人吃惊的风水热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风水”现正大行其道。2004年5月23日在香港出版的《凤凰周刊》中,刘若男写的《古老方术的现代复活》,描绘了这一场景: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对风水术的赞美行列中去,乡村神汉、头脑精明的商人、民间《周易》爱好者、大学教师,甚至大小官员,还有朴素的寻常百姓。流风所及,甚至于连蒲松龄的一生坎坷、命运不济也被认为是居宅的风水使然”。

2004年9月13日又看到风水论坛开进人民大会堂,巫婆神汉欢欣鼓舞的消息。在这个论坛上,某位著名的哲学教授赞扬“风水文化历久弥新,它越来越放射出它的光芒,日益受到了重视,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天津大学建筑系某教授曾多次表达他的观点:中国的古代学科与西方是不一样的,它是不分科的。像天文、数学、建筑这些学科,在古代都是归在“风水”中的;风水是集地质地理学、生态学、景观学、建筑学、伦理学、美学等于一体的综合性、系统性很强的中国古建筑理论之精华。在这个论坛上他再次提出:“对建筑风水不加研究就加以否定,这本身就是一种迷信。”

二、风水是迷信

在大家公认有权威性的《辞海》中,“风水”被定义为:

也叫“堪舆”。旧中国的一种迷信。认为住宅基地或坟地周围的风向水流等形势,能招致住者或葬者一家的祸福。也指相宅相墓之法。《葬书》(旧本题晋郭璞撰):葬者乘生气也。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辞海》把当时学术界的共识,做了准确、简洁的概括。李约瑟也是把风水归入迷信一类的。

《辞海》中所引《葬书》中的话,是对“风水是什么”的准确回答。《葬书》中的风水,不是指自然界的风和水,“气”是这个风水的核心。此气也不是科学中的空气、大气,而是一中“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说不清是什么东西的超自然的神秘。人体被认为是“气之聚”,“凝结者成骨”。因此人死了,要是埋在那种能聚集“生气”的地方,这个遗骸便能“反气入骨”,后人就能得到“鬼福”。

因此,“风水”是一个有特定内涵的概念。

什么是“生气”?什么地方能“聚集生气”?什么是“反气入骨”?《葬书》都没讲清楚,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都说将先人遗骸葬在他所选择的风水宝地里,便可以升官发财,多子多孙。这才是风水追求的目标,将风水美化为“人类生存环境的最佳选择”、“人与自然的和谐”,是欺人之谈。葬下去的是死人,他还需要什么“生存环境”!

建筑住宅也讲风水,可以和生存环境挂上钩了,但其追求的目的仍是福、禄、寿三星高照,要找的是那种存得住“气”的场所。帝王的都城、皇宫更要求建在有“王气”“天子气”的地方。

在当代,建屋买房看风水,讲究“前向秀水可聚财,后靠名山当掌权。”一样是为了升官发财。不讲升官发财多子多孙,风水早在中国自然消亡了。某些专家学者有意无意回避了这个要害问题,挖空心思地想把生水打扮为科学。比起来,不如风水师诚实。

香港的风水师自认“风水学用现代科学的眼光来看,不是一门科学”,而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唯心哲学”。(《堪舆管见》1991,香港创建出版公司出版,页31)风水书在港台书店里一般列在“命理”一类,与看相算命及鬼神之书摆在一起。在加拿大华人社区,风水盛行,中文电视台有专门讲风水的节目,但没有宣称自己是科学的。

中国道教协会的王成亚说得很清楚,他认为完全从科学角度谈风水,脱离了风水的原初意义。因为在他看来,风水中有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的一面。

风水就是一种迷信,决不是科学。

三、风水在中国本来社会地位低下

那位哲学教授说,风水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有人说,“作为环境文化和环境艺术的中国风水文化,不仅包含某些科学和技术的因素,而且包括有终身的价值选择和产业的道德规范。

事实并非如此。

在正统儒家的眼里,属于怪力乱神的风水一直是没有地位的(朱熹是个例外),不用等到科学来否定,历代都有人在批驳、嘲笑风水。(详见本刊《风水问题资料》)

这些对风水的批判,虽然都是从礼数的要求出发的,但足以说明,什么“风水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风水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是不符合历史真实的误导。

四、“风水”典型“八卦村”

据说“风水学是中国独创的一门艰深学科。它集天文学、地理学、环境学、建筑学、园林学、伦理学、预测学、美学于一体,历经五千年的时间检验,经过广袤地域的空间实践,具有世界上最充分的统计学价值和应用价值。风水学既是一种民族传统文化,也是一门严谨的科学。”这是王其亨教授等的研究成果,许多房地产商以此为据,用自己的房屋风水好来招徕顾客。

还有人说“风水理论的重新发现,在英、美、法、德、日等很多国家,引起了学者的浓厚研究兴趣,在对风水理论的深入研究探索中,也取得了不少成果。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风水理论虽不缺乏神秘内容,但同时,风水理论实际是综合地理学、景观学、生态学、城市建筑学等学科的一门综合自然学科。”

他们的重要例证之一,就是热过一阵的八卦村。

浙江兰溪的“诸葛八卦村”,据其旅游材料的介绍,是诸葛亮二十七世孙于公元1340年前后营建,具有别处没有的“九宫八卦布局”。村子的中心有一个钟池,一半水塘一半陆地,形如太极图,是“八卦阵的阵眼”。八条弄堂自此向四周辐射,使村中所有的民居归入坎、艮、震、巽、离、坤、兑、乾八个部位,组成八阵图式。

有费孝通1998年题字:“八卦奇村,华夏一绝。”

但是,“八卦”云云,全是假的。2002年3月22日《人民日报》华东新闻第一版发表记者陶锋写的《诸葛村之惑》说,村里长者诸葛达介绍,村子面积较大,地形复杂,巷道纵横,建筑高大遮蔽视线,外人到此确实容易迷路。但所谓建筑布局上的”八卦“玄机,属子虚乌有。

目击者见到,所谓“八条弄堂自此向四周辐射”,实际是九条。

另据知情者透露,“八卦说”实乃某年有一位有身份的人到此考察后灵光一现的“创意”,虽然与实不合、于史无据,却因有这“指示”,便无中生有地成了神秘的古迹。八卦村也几乎成了诸葛村的代名词。那个“八卦阵的阵眼”,是有关单位在20世纪90年代中改建的,给有几百年历史的钟池上,加上个鱼形的水泥盖子,便成了“太级阴阳鱼”。

但诸葛村确实地理位置良好,并保存一批很有特色的、元代就有了的民居。研究民居多年的清华大学建筑系陈志华教授,发现了它的价值,推动诸葛村成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经过长期考察研究,他与楼庆西、李秋香合作,出版了《诸葛村乡土建筑》(1996),他们认为,诸葛村“可樵”、“可渔”、“可耕”、“可易”(靠市镇近,交易方便)的地理环境,应该是诸葛大师迁居到这里来的前提条件。当然那时的人们是重视风水的,诸葛村的地形也符合形势堪舆家的理想模式。对于风水的作用,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高隆诸葛氏宗谱》里非常乐于把宗教的兴旺归因与当地的风水。这是因为,在一个农业社会里,宗族的团结是宗族生存发展的重要条件,而要造成宗族成员的认同归属之感,必须也培养他们对土地的依赖和眷恋之感。培养人们对土地的感情,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依靠迷信,风水就是适合这种需要的一种自然崇拜,一种万物有灵论的拜物教。风水术认为自然地形、地貌和地物能决定生活在这地理环境里的人和他们的后代的吉凶祸福。把风水与祖先的阴阳宅联系起来,自然崇拜与祖先崇拜结合,风水就成了团结宗族的有力因素。(《诸葛村的选址与格局》)

这说明风水是一种迷信,不迷信也就不成其为风水。虽然在它的应用过程中,有可供科学研究应用的材料,犹如术士的炼丹、炼金虽然是荒谬的,但也为化学的建立提供了材料相似。现在要将风水拔高为科学,建立它的“知识体系”,只能是与科学南辕北辙,从将古人原本与风水无关的正确认识和今天的科学概念,拉来附会为风水,直至走到依靠伪造的东西来自圆其说,无中生有的搞出个八卦村,应该就是一个教训。

五、用风水消除科学的负面作用?

风水的巫术性质,使它的作用不仅仅限于找风水宝地,而是可以扩展到社会生活的各方面,成为抵制科学的力量。

2003年1月24日的《科学时报》,从游修龄《说“风水”》一文中,专门摘出一段文字发表,告诉读者:“无休无止地开发地球资源,付出环境污染、陆海生态恶化、物种消灭的代价,充分暴露出科技这柄双刃剑带来的负面作用,在反省思考中,西方学者开始注意到中国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有助于弥补西方还原论的不足,其中也包括风水的考察理解在内。”也就是想用风水来消除科技的负面作用。

据说,迷信的人怕风水被破坏遭报应,如不敢砍树,环境得到保护了。

因信风水而不敢破坏山林的的情况是有的,也许风水有时起了阻遏人们破坏环境的作用,但这种建立在迷信基础上的制约,不是对人类活动与环境变化之间的因果关系有了认识,因而是靠不住的。愚昧迷信导致对环境的破坏也可以很严重。发菜因与发财同音,港台吃发菜的流行,使人们大挖发菜,破坏草原加速沙化;秦始皇修长城因迷信亡秦者胡的预言而起,而修长城正是对环境的一次大破坏。在温哥华,发生过华人移民因信风水,把那里应当保护的古树砍掉的事件。

再一个例子,据笔记《幕府燕闲录》记述:(唐末)钱镠割据吴越建国后,准备扩建他的都城杭州,这时有术士告诉他;如果你仅仅是改旧为新,你这个国最多能维持百年。如果把西湖填了新建,则可以延长10倍的时间。希望他考虑。钱镠没有接受术士的意见。仅仅将他原来的衙门扩建了事。到他的后代交出权力给中央政府时,钱氏统治吴越国的时间是98年。作者记下这件事,是在说术士的话“应验”了,同时有赞许钱镠不为个人的国祚绵长而把西湖保存下来之意。

更胜于雄辩的是中国的历史事实。在科学传入中国以前,中国的森林早被大量破坏,从“蜀山兀、阿房出”到繁荣的西域、青青的鄂尔多斯大面积沙化,从长安的井水变得咸卤不宜人,到北京地区森林的大面积消失。所谓风水文化为什么没起作用?而又如何能诿过于科学。

有些人津津乐道的风水有帮助人们选择在依山傍水,房子朝向南方……等功能,正如陈志华先生所说,这都是常识,连蚂蚁、老鼠都知道坐北朝南。

环境的恶化恰恰是人们缺少科学知识,盲目行动所致,要保护环境,不靠科学靠风水,是缘木求鱼,开倒车的行为。

六、风水在过去阻止了中国的发展和进步,今天仍然是阻碍我们走向现代化的消极因素。

认为风水阻止了中国的发展和进步,并不是1949年后才有的看法,而是历史的事实。一个著名的事例是张之洞兴建的汉阳钢铁厂需要开采萍乡的煤矿,遇到的阻力就是风水。当时中国没有自己的地质人材,只好请洋人去探矿,萍乡的童生们以反洋人为由,集合起来闹事,发出揭贴也就是传单,号召人们:“洋人一到,各家出一丁,人执一械,巷遇则巷打,乡过则乡屠,一切护从通事之人皆在手刃必加之例。”够凶狠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干,是因为“萍邑迭起科名,素称富庶,皆由山川之精华既固,都邑之脉气未伤。”怕开矿破坏了风水。而说到底还是怕影响到自己的升官发财。

这场风波地方官软硬兼施算是平息下去了,但也可见寻求发展的困难。难怪曾纪泽要说:“吾华开矿较西人为难者,厥有二端:一曰股本难集,二曰风水难避。”

从今天最热衷于“风水”的人士中也可以看出,风水对现代化究竟起着什么作用。

如《天府早报》2004年7月5日的一篇评论中说,近4年来被湖南省纪委、省检察院查处的厅级领导干部身后大都“鬼神当道”。比如,原副厅级官员李会刚因某“大师”预言能官至副省级,为此花费149万元在北京买官;正厅级干部唐见奎因小庙的和尚“算准”了他职务升迁的几件事,为此从省财政拨出200万元专款为这座小庙修了一条水泥路;三湘女巨贪蒋燕萍曾经常跑到南岳衡山问计于神灵,脚上总是系着两根红线。官场之上竟然也香火缭绕起来,官员们竞相“不信科学信风水”。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目前在北京、上海、尤其是广州、深圳等沿海城市,请风水学研究人士以“地理顾问”的身份“看风水”,已渐成地产项目设计、店铺选址、租房买房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但一般不大张旗鼓,而是通过“小圈子”请他们来相地,这种现象在商人、富人中尤其普遍。位于大兴的一家楼盘的总经理说:“据我们的经验,10个买别墅的人有8个以上要看看风水好不好。”能买得起别墅的人当然是有钱人。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谈风水的不仅是谈墓葬、买房,也有以此分析预测国家大事的,如台海何时开战;天安门广场的风水与国运之类。如听任其发展,难保不起扰乱人心的作用。而像风水论坛进入人民大会堂,以被一些人渲染,用来为风水迷信招摇过市,鸣锣开道。在此已可看到个别学者将风水打扮为科学所起的恶劣作用。

亢亮、亢羽在所编著的《风水与城市》中,宣称“在风水术的传播者或者研究者们来看,风水有术,但却不可理喻,而重在领悟”;在所编著的《风水与建筑》中传播“前窄后宽,高贵如山”、“前宽后窄,失印逃走”,什么“南北长的房子吉、东西长的房子凶”之类谬论,甚至清代《聊斋志异》作者蒲松龄之所以命运不济,也被说成是风水在作怪。武汉大学王析先生为此写了《风水阻止了中国的发展和进步》,文中指出,这种主要靠领悟的东西肯定不是科学,而只能是伪科学。城市风水如果是指合理布局、道路通畅、环境绿化之类,那是科学;而如果硬要指什么道路的走向有冲犯、草坪的形状有吉凶之类,那就是糊弄人的伪科学。

王析先生说,英国传教士麦高温1909年在上海出版的《中国人生活的明与暗》一书中尚能有“城市如果发生了洪水、干旱与瘟疫,在中国人看来,这不是由恶劣的卫生条件、排水系统的缺乏而导致的,而是由于没有风水,致使恶的力量在这座城市肆意横行的结果”的认识。看到风水“比其他力量更加阻止了中国的发展和进步”,“风水作为一种迷信,给整个中国带来了无法估量的灾祸……”。由此他甚至认为中国人正“处在一种比中世纪时笼罩欧洲的更浓重的黑暗中”。今天鼓吹风水是科学的这些人,还不如这个外国传教士有见识。

 

发布时间:2005/6/19 14:44:28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1.[游客]不深入研究者之言!你敢请人选凶日办亊试一试?(提交时间:2014/4/18 23:02:06)


book 信仰论坛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