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从一起案件看法轮功邪教之邪性

李绵楚

 

人本网艺术鉴赏

这是一起发生在笔者身边曾经轰动当地的一起“法轮功”案件。

2002年2月28日,湖北省安陆市公安机关在经过了半年多的监控、侦查的基础上,在该市府东街一举捣毁了一个制作、传播“法轮功”反动宣传品的地下窝点。现场抓获主犯龚华涛及犯罪嫌疑人王丽、朱大华、雷大英、程萍、刘阳、陈永俊等6人。现场收缴的电脑、速印机、复印机、刻录机、录放机等现代化的办公设备及反动横幅、条幅、宣传资料、书籍、纸张等足足装了两卡车,总价值达十万多元,还有一万多元的活动经费。同年8月底,安陆市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对主犯龚华涛及同案犯王丽、朱大华、雷大英、程萍、陈永俊等人分别判处了刑罚。目前龚华涛、王丽、朱大华等仍在服刑改造;雷大英、程萍、刘阳、陈永俊已脱离了邪教,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其中雷大英还在凯风网上发表了文章,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控诉了“法轮功”邪教的滔天罪行。

在7年后的今天,笔者重翻案卷,心情依然十分沉重,回顾着当事人的所作所为,更进一步认清了“法轮功”组织之邪性。

一、“无私”——倾家荡产“讲真相”

李洪志在传播“法轮功”的过程中,不断标榜自己是超凡脱俗的“最高的佛”,但现实生活中,李洪志对金钱格外贪婪,依靠传播“法轮功”疯狂敛财,短期暴富。他在家里设立“功德箱”收钱,办班收钱,讲法收钱,卖书、卖像、卖图标、卖练功服、卖练功用品收钱,每年收入都在百万元以上。

李洪志一面疯狂敛财,一面毫不知羞地大谈什么“失与得”:“在修炼界经常谈到失与得的关系,常人中也在谈失与得的关系。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么过得好,过得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见《转法轮》125页)接着还有一大段有关钱财的赘述,说过来,说过去就是要求其弟子对金钱“无私”,对师尊“舍得”。

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李洪志又连续发出多篇放下生死情,放下名利情,走出去“讲真相”经文,鼓动弟子们“无私”地为“法轮功”卖命。

在李洪志的妖言蛊惑下,龚华涛、王丽夫妇等人舍弃对个人金钱收入的“小私”,追求“上层次”,“升天圆满”,“成神成仙”的“大私”,决定就是不吃不喝,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搞宣传“讲真相”。从2000年初开始,龚华涛夫妇纠集朱大华、雷大英、程萍、潘菊英、刘阳、陈永俊等人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经营起了地下制作、印刷、传送反动宣传品窝点。

龚华涛、王丽夫妻俩发挥自己年纪轻,文化水平高,懂电脑,有技术的优势,关闭了自己投资5万多元,经营得十分红火的打字复印部,负责网上下载、制作反动宣传品。雷大英、潘菊英转让了经营了多年的熟食部、小卖部,各自把转让所得的一万多元钱拿出来购买电脑、复印机等设备。程萍、潘菊英、刘阳、陈永俊尽管家庭生活困难,也三千、五千不等地出钱买设备、纸张。朱大华一家五口人,上有老,下有小,全靠他开面的养家糊口,他经常有客不载,开着面的传送反动宣传品,搞得家里吃了上顿愁下顿,夫妻俩经常为柴米油盐讲口打架。

在案件的侦查审讯过程中,当办案民警问龚华涛等人为什么对“讲真相”这么热心,这么卖力时,他们的回答出奇地相似:“‘讲真相’就是传法,‘讲真相’就能‘上层次’,‘上层次’就能早日‘圆满’,‘圆满’了就成了‘神’,为了尽快‘圆满’成‘神’,就是倾家荡产也划得来。”这些供词足以暴露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极端自私,极端利已之邪性,他们这些受害者在李洪志歪理邪说的精神控制下,一个个沦为法轮功邪教组织的牺牲品。

二、“无畏”——绝食寻死“发正念”

李洪志为了消除弟子们的“怕心”,把他们培养成“视死如归”为“法轮功”卖命的人,在其“经书”、“经文”中一再鼓动弟子“放下生死”。“生命的平衡也存在着不同的表现形式,作为修炼者首先应放下一切执著。”“生命在法中会自然存亡,宇宙有成、住、坏,人有生、老、病、死,生命的平衡同样存在着非自然存亡。忍中舍,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最高法理。”“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见法轮佛法精进要旨53—55页)字里行间教诲弟子不要有“怕心”,不要在乎生命。

2000年,李洪志看到越来越多的弟子觉醒了,他急了,一连发出了“放下生死”,“走向圆满”,“去掉最后的执著”,“忍无可忍”等多篇新“经文”,赤裸裸地叫嚣:“只有真正地将生命溶(融)于法中,才能走向圆满。”并宣称世纪之交是“真正圆满”的最后期限。煽动弟子“放下生死”,“舍弃一切”在世纪之交“修成正果”。在李洪志的妖言蛊惑下,河南开封的刘云芳等7名梦想“圆满”的痴迷者于2001年1月23日,即新千年的第一个除夕,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自焚事件。这一事件向全世界曝光后,让世人更进一步认清了“法轮功”残害生命之邪性。

龚华涛等人在李洪志“经书”,“经文”的启发、催促下,在自焚事件“壮举”的启示、鼓舞下,决心去掉“怕心”,舍弃一切,“放下生死”,为法轮功卖命。他们抓紧印制,抓紧发送反动宣传品,一时间,安陆城乡反动宣传品泛滥,还有大量的反动宣传品被传送到武汉、随州、荆州及附近的各县市。数量之多,流传之广,令人触目惊心。案发时,仅从其窝点收缴的各类宣传品就达2万多份。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龚华涛等人成天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搞所谓的“发正念”,集体绝食对抗闹事。还多次用自杀自残的形式进行反抗,龚华涛趁人不备窜上二楼往下跳,摔伤了腿。王丽、刘阳、潘菊英、朱大华等人多次用头撞墙。这些人在看守所关押期间,经常十天半个月地搞绝食,全靠干警及医护人员强行补液、灌奶粉、蛋花维持生命。

这些痴迷者(当然也是邪教的受害者)在看守所关押期间绝食寻死的“无畏”壮举“足以表明,他们当时对李洪志是多么“忠诚”,对“法轮功”是多么“执著”。这就又一次暴露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草菅人命、残害生命之邪性。

三、“无情”——抛开亲情认“师尊”

李洪志自称是“宇宙最大的神”,根本就不承认自己是人生的,爹娘养的,甚至不怕天打雷轰地说他的爹娘也是他造出来的。这么大的神,当然是要“唯我独尊”,当然是要对我顶礼膜拜,当然弟子是要抛开世上所有的情,永远、绝对只认我李洪志一人。

他在《转法轮》中说:“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公开传正法,我做了一件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在末法时期开了这么一个大门。”“你要修炼,你就必须专一,不然的话,你根本就修炼不了。”(《转法轮》90页)他在法轮佛法精进要旨“修者忌”中强调:“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之晚也。”(《法轮佛法》52页)

李洪志的“金口玉言”,弟子岂能岂敢不听不信?龚华涛等人更不例外地成了无情无义、六亲不认的木偶人。

龚华涛不张罗打字复印部的生意,专门制作印刷“法轮功”宣传品,其父母亲数次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劝他为自己眼前的生活,为今后的日子,为老人今后的所养所靠想想,龚华涛公开说:“你们都是影响我上层次的‘魔’,我心中只有师父,我要与你们脱离父子、母子关系才是”。搞得父母亲痛不欲生,无言以对。

朱大华为了传送反动宣传品,成天开着出租车到处乱窜。有一天晚上,他的儿子高烧近40度得了肺炎,生命垂危,妻子求他回家送儿子到医院急救,他说儿子是在“消业”,叫妻子莫理他,自己会好。后来还是妻子请人把儿子送到医院抢救捡回了一条小命。

在安棉集团当工人的刘阳成天到处发宣传资料,经常旷工一、二个月,被企业除了名。丈夫劝她做点正事,好生过日子,她坚决与丈夫离了婚。

潘菊英为了摆脱丈夫及家人的约束,方便宣传活动,一连五个多月没有回过一次家,丈夫股骨坏死病在床上他也不问一句,不瞄一眼。

雷大英为了抛开“情魔”曾一次放火烧屋,一次打开煤气罐子,企图与丈夫和两个儿子同上“天堂”,幸亏及时采取措施才未能如愿。

在这一案件的8名当事人身上,每人都发生过类似的无情无义,六亲不认,只认“师尊”的典型事。他们当时毫无人情,毫无人性的表演,再一次暴露了“法轮功”邪教仇视社会、仇视人类、灭绝人性的邪性。

重翻案卷,重放个案,使我们更进一步认清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的险恶用心,丑恶嘴脸——

什么“无私”?原来李洪志就是要把弟子驯化成极端自私之人!什么“无畏”?,原来李洪志就是要把弟子驯化成邪教的殉葬品!什么“无情”?原来李洪志就是要把弟子驯化成自己的精神奴隶!

 

发布时间:2017/5/4 17:35:00,来源:凯风

我有话说

book 以案说法
首页    14    13    1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