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牛年话牛

薛媛媛

 

插图张宇尘,天津日报配图

进入牛年,让人想起体积庞大的牛。牛头上一对弯弯的角,一双又大又深的眼睛,一身黑色或黄色的毛发,两个忽闪忽闪的耳朵,和一条长尾巴。在甲骨文中牛是象形字,牛字形象牛头,上面是牛角,下面是牛耳,中间一竖表示牛面。

牛在有的国家,象征最神圣的动物,许多少数民族将牛作为神来供奉,有些宗教信徒甚至把牛称作母亲。郭沫若曾在《水牛赞》中写道:“花有国花,人有国手,你是中国国兽,兽中泰斗。”

在中国古代农耕文化中,人们一千年前就用牛耕种水田,牛耕一直延续到中国的近代。现在虽然进入机械化耕种,牛的作用退到了次位,但在偏僻的山村,那些小丘小地仍离不开牛,牛仍是农民的宝贵。前年,我在偏远的山村扶贫,一到春耕,千家万户,赶着自家的牛去耕田。犁装到牛身上,牛很通人性,见主人装好犁,乖乖地下到田里。牛在前面拉,人在后头举起牛鞭,嘴里不时发出驾驾声,牛低着头,默默地、心无旁骛地耕作。犁在水田哗哗哩哩,身后掀起的土地散发出泥腥味和青草的甘味;田里的青蛙从地里钻出来又躲藏到地里,刚惊飞的鸟又落到田边的树枝上。那山村的景象,那幅田园劳作的画面,正如当代诗人臧克家《老黄牛》中描绘的:“块块荒田水和泥,深耕细作走东西。老牛亦解韶光贵,不待扬鞭自奋蹄。”

牛具有勤劳本分,默默奉献,忍辱负重的自我牺牲精神,李可染在他的牛画中写道:“给予人者多,取与人者寡,其为牛乎!”鲁迅先生一句名言:“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

牛又是力量的象征。在西班牙斗牛士中,牛瞪着圆圆的眼睛,耳朵竖立,尾巴夹紧,头低低垂下,一步一步,用坚硬的角顶过去,健壮勇猛……

真可谓,牛年话牛意不尽。

作者简介:薛媛媛,湖南桃江人,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199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已发表和出版作品五百多万字。著有长篇小说《湘绣女》《我是你老师》《六三班的成长报告》,小说集《雕花床》《湘绣旗袍》,散文集《那个女人那个雪夜》,长篇传记文学《中国橡胶的红色记忆》。作品多次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中篇小说选刊》转载,有作品翻译到国外并拍成影视剧,曾获多种奖项。

 

发布时间:2021/2/18 13:58:00,来源:天津日报

我有话说

book 文友笔会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