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正常是一种境界

 

人本网艺术鉴赏

人们习惯上总是把正常视为正常,其实这是不正常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因为,人们习惯上认为正常的事物,不过是某种强力条件加持那个事物并造成人的感觉经验扭曲而已。譬如有人说你爹你妈不是最亲的人,最亲的人是太阳,是月亮、星星、狗熊、鸡或者其他什么劳什子,而你也就真的这样认为了,你甚至觉得这很正常,谁能说这个“正常”是正常的?可见,谎言是把正常变为不正常的必要条件,没有了谎言也就没有了不正常,反之,活在真实中,是一个正常人生活在正常之中的最重要条件,没有其他。

老子有言:“道可道,非常道。”我们可以引申为“常可常,非常常”,意思是:常可以是正常的,而不正常也可以被认为是正常,而这里的所谓正常恰恰是不正常的。还可以换一句话说:在不正常的时候你所认为正常的东西,到正常的时候就是不正常的了,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你才真正回到了正常之中,回到了真实之中。“正常”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正常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极为奢侈的东西,远非唾手可得之物。

无奈的是,我们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都活在貌似正常的不正常之中,正常反而成为了精神视界中明亮却又极为遥远的寄望,我们奔行一生也未见得能够看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正常。倘若你不聪明,试图把寄望变为现实,于是想说点儿什么做点儿什么,这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一定会有一种力量(我称之为“强力”)站出来提醒并警告你说:“你这样就不正常了,不要这样。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你将要付出代价。”这不是威胁,这是真真切切的危险——谁愿意付出幸福与安逸、丢失掉所有利益在行走着的这个世界换取一个不正常的名声呢?于是在强力面前绝大多数人就都选择了妥协,选择了忍让,选择了随波逐流,故意遮蔽精神原野上的那团光亮,让自己正常而舒适地活在晦暗与庸腻之中。这意味着一个社会标准件,或者说,一个非常正常的人诞生了。

也有相反的情形,人的一生都在与不正常搏斗,然而这种搏斗就像堂吉诃德跟风车搏斗一样,是荒谬的,徒劳的,甚至是与其本意相背道而驰的——这是因为,如果不撤除掉强力(我们可以具体地描述为“谎言加强制”)这一作为“源”的条件,人的任何努力都会演变为滑稽戏,在这样的戏剧中,对所谓不正常的推拒恰恰是对正常的阻抗,反之,对正常的接受与认同,恰恰意味着你迈进了不正常之门,从此以后你与真正意义上的正常必定渐行渐远,这已经成为了一些人的宿命。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是因为,当人性被强力入侵的时候,人性必定丧失本真的色泽与形态,这意味着人生的内在驱力被寄主所掌控,“搏斗”成为了与自我所要求得到的东西毫不相干的东西。譬如说价值,在最浅显的意义上,价值就是被认可。被上帝认可是认可,被魔鬼认可也是认可,这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情形:前者意味着他像人那样做了他所能够做的,后者则意味着他无意或有意成为了魔鬼手中的玩偶甚或成为了帮凶,于是我们才在这个世界上看到两种人:一种是求作奴隶而不得的人,一种是暂时做稳了奴隶的人。这是绝大多数人的存在样态。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卢梭语)这句话,真可谓是道尽了人生的万般艰难。这里所说的“枷锁”,何止强力那么简单,人更多的面对着自我中极为虚弱的部分啊!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才认为正常是一种境界,一种高尚的境界——没有锲而不舍的追求,没有对人生意义的深刻体认,没有对祖国和人民的道义担当,没有舍我其谁的气概,人是绝无勇气摒弃不正常,将正常作为最高追求去追求的,因为他将付出极高的代价,过非常不正常的生活,即使到死也不会得到“正常”的评价更不要说被褒奖,他们是孤寂的边缘人——他们的源于信念的选择和时代赋予他们的使命把他们安放到了这个位置。所有为人的尊严而而奋斗而牺牲的人,都是值得敬重的,不管他是否被认为正常,也不管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是否被人知道。

人是精神的容器,正是在这一点上,才把人和动物从本质上区分了出来。动物的本能是延续生命,不具备价值判断的能力,世界在它面前也就无所谓正常或不正常——你很少听到到一只猪抱怨说:“我过的这是他妈什么日子啊?”人不是这样的,人总是在试图寻找适合于人类本性的存在,尽管在这个过程中不断被扭曲,被误导,然而他从未停下脚步,这是因为遥远时空中的那团被称之为“正常”光亮还在,它永远都召唤着他,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能够阻止人走向它。反过来说,那些试图阻止人走向正常的人(我前面所说的“强力”)也真是太不自量力了——你阻挡得住江河的奔涌吗?你阻挡得住日月星辰的光耀吗?你阻挡得住岩浆的涌流吗?你阻挡得住造山运动吗?你阻挡得住大自然以真实面貌出现在人的眼前吗?你阻挡得住万物呐喊出它们的声音吗?你阻挡不住的。江河永远都在奔涌,岩浆永远都在涌动,大山随时都会崛起,被遮蔽和涂抹的大自然总有一天会重新变得馥郁芬芳,万物的低吟和私语总有一天会响彻云霄……到那时候我们才可以说,我们值了,我们所做一切都得到了报偿,因为——我们进入到了完全崭新的境界,这个世界回归正常了。

面对此情此景,我们当然有理由赞叹说,这是多么崇高的境界!这是人类的伟大节日!可是你意识到过么?伟大和崇高竟如此朴素、如此简单,它只需要正常,其他什么都不需要了。就是这么一点儿需要,要真正实现起来也是难乎其难啊,多少人丧失了自由乃至于生命也未见所得啊!生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一种抗争的,这对每一个人都是如此。

 

发布时间:2020/1/9 16:24:00,来源:爱思想网

我有话说

book 文友笔会
首页    43    42    4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