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關于中國南傳佛教對外文化交流的若幹思考

 

人本網藝術鑒賞

中國南傳佛教與南亞東南亞南傳佛教一脈相承,共同構成“東南亞南傳佛教文化圈”,佛教文化交流源遠流長。在中國與南亞東南亞的公共外交中應充分發揮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獨特優勢,使南傳佛教成爲與周邊國家文化交流的“共同話題”,實現南傳佛教“地緣優勢”與“中國敘事”的良性互動,講述中國故事,傳播中國形象、傳遞中國聲音,傳輸中國正能量,真正促進中國與南亞東南亞國家間的民心相通、交流互鑒。

一、中國南傳佛教對外文化交流取得的成績

十多年來,中國南傳佛教界開展了一系列民間外交活動,與國際佛教界,尤其是南亞東南亞佛教界保持友好互訪和交流,增進了中國與南亞東南亞國家的傳統法誼,在促進民心相通方面頗有建樹。舉幾個實例來說。

一方面是“走出去”:1.中國南傳佛教界參與到佛牙舍利海外供奉。2003年,以雲南佛協會長刀述仁爲團長的中國佛教護侍團護送佛指舍利到泰國供奉。2.中國南傳佛教界的高僧大德受邀參加各類國際性佛教交流活動。例如刀述仁會長和帕松列龍莊勐、祜巴罕聽、祜巴等傣、祜巴提卡達希等在促進南傳佛教對外交流中的踐行和努力。2016年,以帕松列龍莊勐爲團長的中國佛教代表團赴泰國出席第十三屆“聯合國衛塞節”國際佛教大會,帕松列龍莊勐在大會開幕式上致辭。3.走出去開展中緬邊境地區講經交流。比如祜巴等傣、祜巴問地達在緬甸木姐、南坎、臘戌等地開展的講經交流活動。

另一方面是“請進來”:1.2012年,舉行西雙版納總佛寺開光慶典,來自印度、斯裏蘭卡、尼泊爾、孟加拉國等國家的三大語系上千位高僧大德參加,標志著中國與南亞東南亞的南傳佛教文化交流進入了一個新的曆史時期,對增進我國與南亞東南亞地區的友好交往有著積極的推動作用。2.中國瑞麗連續幾年舉辦“中緬邊境地區佛教文化交流會”,促進了中緬邊境地區的南傳佛教文化交流,進一步鞏固了中緬佛教界的法誼。3.2016年,“首屆南傳佛教高峰論壇暨帕松列和帕祜巴升座慶典”在西雙版納州景洪市舉行,來自美國、英國、泰國、斯裏蘭卡、緬甸等國家和地區的高僧、學者和嘉賓500余位,共同探討開展中國與南亞東南亞佛教文化合作的可行途徑,充分發揮南傳佛教所具有的民間外交功能。正如刀述仁會長在致辭中所說:“中國南傳佛教起到了溝通大乘佛教和南傳佛教的橋梁作用。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首次大型國際南傳佛教盛會,對中國南傳佛教的發展意義重大。”2017年,“第二屆南傳佛教高峰論壇暨帕祜巴升座慶典法會”在德宏州芒市舉行,來自泰國、緬甸、斯裏蘭卡等國家和地區的專家學者、國內外僧侶共500余人參會。論壇圍繞南傳佛教文化在促進國際和平與社會發展中的積極作用展開研討和交流,爲深化瀾湄合作、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區域交流合作搭建平台,爲中國“一帶一路”建設和雲南構建“面向南亞東南亞輻射中心”營造了良好的社會文化環境和國際合作環境。2018年3月舉行的臨滄南傳佛教祜巴升座法會,對提高中國南傳佛教僧團的對外交往地位,促進中緬佛教文化交流,也發揮著積極的影響和作用。

二、中國南傳佛教對外文化交流存在的問題和挑戰

近十年來,中國南傳佛教在對外文化交流中有所作爲,也面臨不少困難和挑戰,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對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地位和作用認識不足。事實上,宗教民間外交與我國公共外交是相輔相成的,南傳佛教可以爲民間外交提供良好的平台和通道,南傳佛教國際文化交流活動對提升中國文化的影響力展現中國形象,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然而,目前對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獨特地位和作用的認識缺乏前瞻性的考量,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中國南傳佛教在對外交流中正能量的發揮。

第二,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主體和主渠道不夠明確。目前,中國南傳佛教團體開展民間外交的主動性和積極性不足,對外文化交流缺乏宏觀、系統、可持續性的規劃,隨意性大,進而導致南傳佛教對外交流缺乏實質內容、流于形式。這主要是因爲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主體和主渠道不夠明確,南傳佛教民間外交主體未能充分發揮主體性和能動性作用造成的。

第三,缺乏開展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高層次平台和專業人才。一是缺乏高層次平台。隨著首屆和第二屆南傳佛教高峰論壇相繼舉辦,論壇作爲一個高層次的交流平台贏得了高度贊譽和肯定。然而,由于多方面原因,目前論壇的可持續性堪憂。二是缺乏開展國際佛教文化交流的專業人才。當前南亞東南亞國家較有影響的佛教道場和禅修中心均以英文和當地語言作爲溝通和交流的語言,而語言問題恰恰是中國南傳佛教僧衆對外交流的一個難題。

三、南傳佛教如何在對外文化交流中發揮積極作用

佛教文化在民間外交中發揮的獨特作用,是其他公共外交手段難以替代的,新時代中國南傳佛教如何在對外文化交流中發揮積極作用,我認爲著力點有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充分認識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獨特地位和作用,在“導”字上下功夫。相關管理部門和佛教團體都應該加深對南傳佛教民間外交之獨特地位和作用的認識,並給予足夠的重視,努力創造一切有利條件,使南傳佛教文化交流真正爲中國外交事業做出更大的貢獻。我認爲中國南傳佛教的民間外交還有很多潛力可挖。一是探討如何促成南傳佛教高峰論壇的常態化機制;二是持續推動中國與南亞東南亞南傳佛教界的對話交流;三是鼓勵和支持中國與南亞東南亞佛教院校的教育合作。

第二,明確開展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主體和主渠道。開展公共外交的主體是政府外交部門,而民間外交更多的是依托非政府組織,如民間團體、大學、研究機構、媒體、宗教團體以及國內外有影響的人士等等。一是民間佛教團體可以發揮佛教民間外交的主體作用,成爲民衆交流的良好通道;二是有影響的高僧大德可以成爲“中國敘事”的和平使者;三是中國僧衆在南亞東南亞國家弘法、留學、修行,可以發揮民間外交的文化橋梁作用。

第三,搭建開展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高層次平台、培養專業人才。一是呼籲推進南傳佛教高峰論壇的規範化和常態化,逐步完善南傳佛教高峰論壇的機制建設,搭建開展南傳佛教民間外交的高層次長效平台,打造對外交流的“文化品牌”,提高中國南傳佛教對外交流的影響力。二是加強中國南傳佛教對外交流人才的培養。建議從以下幾方面著手:一則在我國現有的佛學院應當加強當地語言及英語的教學;二則考慮增加選派優秀僧人出國留學深造的名額,提高中國南傳佛教僧人的國際交流水平;三則寄望中國巴利語系高級佛學院與南亞東南亞國際佛學院開展實效性的教育交流合作。

如何實現宗教民間外交與國家公共外交的良性互動,已經成爲中國和平發展進程中具有全局性意義的時代話題。我認爲,政界、學界、教界應該各歸本位,形成政界引導、學界助推、教界踐行的格局,合力推動中國南傳佛教事業的健康發展,則中國南傳佛教也將能夠在對外文化交流中扮演好友好使者的角色,講好中國故事,全面促進中國與南亞東南亞國家的人文交流與和諧發展。

 

發布時間:2019/12/2 9:46:00,來源:《中国宗教》2018年第4期

我有話說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