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新时代精神与西道堂伊斯兰教中国化实践

敏俊卿 马淑梅

 

人本网艺术鉴赏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这是我国宗教健康发展必须遵循的新时代精神。

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后,在坚持自身根本宗旨的基础上从政治认同、社会融入、文化适应、群体互动等多个层面开始了伊斯兰教中国化进程,经过1000多年的适应,已经成为具有中国品格的伊斯兰教。

西道堂是清末秀才马启西于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创立于甘肃省临潭县的一个伊斯兰教派别。其因立足我国本土,创立并倡导和践行“以本国文化发扬清真教学理”,所以可称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典型案例。

历史上,西道堂坚持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基本路径主要是在坚持伊斯兰教正统教义基础上,强调国家至上,尊崇明清时期四大经济学家之一刘智的学说,注重民族团结和宗教和谐。

西道堂号召穆斯林热爱自己生长的土地,并开展爱国实践。红军长征途经临潭时,西道堂邀请红四方面军十师师部进驻西道堂,打开粮仓为红军补充给养,收养红军伤病员。抗日战争爆发后,西道堂创办的学校组织宣传队积极开展抗日救亡宣传。他们排演爱国话剧,演唱爱国歌曲,用多种形式揭露日寇侵华的暴行。西道堂第三任教长马明仁徒步前往重庆,向国民政府呈“万言书”,力谏抗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西道堂将耕牛300多头、农具100多副、车辆100多套、土地1700多亩捐献给人民政府,表达对国家建设的支持。

秀才出身的马启西从创立西道堂开始,就设幛向穆斯林讲解中国传统经典《四书五经》和汉文伊斯兰经典《清真大学》《清真指南》《天方典礼》《天方性理》等。西道堂注重现代教育。民国时期,西道堂创办现代新式学校“临潭普慈小学”“临潭旧城私立第四高级小学”“临潭县立旧城第二小学”“临潭旧城私立启西女校”“启西中学”等,培养出中小学生数百人,其中有10余人考入北京大学、华西大学、中山大学和兰州大学等,西道堂60%的教民小学毕业,这在当时的西北边远地区难能可贵。

西道堂所处的临潭是多民族、多宗教共存的地区,在与藏族进行商业贸易时,穆斯林群众恪守商业道德,尊重藏族风俗习惯,与他们建立了友好的关系。藏族朋友来临潭时,西道堂就是他们的居所。西道堂穆斯林进入藏族聚居区经商时,藏传佛教的寺院也是他们的驿站。西道堂举行圣纪等重大宗教活动时,均会邀请兄弟宗教团体代表人士出席。

近年来,我们持续对我国内地伊斯兰教中国化实践和经验进行深入调研。并认为,西道堂在伊斯兰中国化实践方面所做的有益探索,可为新时代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实践提供有益借鉴。

爱国精神。爱国精神是坚持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的核心精神,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个体层面的首要内容,它同时表现在一定的仪式上。宗教仪式内含的意义和功能丰富而多元,它能够表达爱国情感、和平精神、民族团结精神等等。比如,西道堂在开斋节、古尔邦节和圣纪节以及纪念历任教长的活动仪式上,阿訇宣讲的“卧尔兹”主题集中在对伊斯兰教爱国、和平、团结、中道、宽容等精神的阐释,不断重温西道堂支持抗战等历史,带领穆斯林群众集体为国家祈愿祝福,引导穆斯林群众自觉传承爱国精神。

团结精神。团结精神是构建积极健康宗教关系的重要内容,是伊斯兰教坚持中国化方向在社会适应层面的价值理念。西道堂创建者马启西曾经书写过一幅著名的对联,“忠厚留有余地步,和平养无限天机”。这幅对联的书法作品是他唯一留存于世的手迹,其复制件几乎在所有西道堂穆斯林的家中被悬挂和珍藏。对西道堂集体而言,要在多元文化情景中生存和发展,既需要在群体内部形成有机凝聚,又需要在社会层面形成跨文化、跨宗教的团结关系。我们了解到,西道堂在佛教重要节日时均派人前往藏传佛教寺院拉卜楞寺院、江可河寺院和汉传佛教寺院慈云寺等进行走访和拜会;在西道堂举行重大宗教活动时也会邀请对方出席。在西道堂的展厅里悬挂着多幅其他宗教团体赠送的“民族团结典范”等内容的匾额和锦旗。就西道堂的个体而言,把尊重藏族、汉族等兄弟民族的价值观作为每个成员基本的文化修养和道德规范,形成了价值共享和利益互惠的群体团结。此外,商人一直是西道堂穆斯林的重要成员,大量的西道堂商人在西藏、四川、青海等地流动经商,从事冬虫夏草、旅游品和日用品等的经营,扮演着汉藏商贸往来“中间人”的角色。他们与不同民族合作对象的商业经营中恪守诚信,互相结成利益互惠的亲密关系,互通有无,自利利人,实现了个体道德和社会公德的高度契合。新时代,在团结精神的价值理念滋养下,西道堂与其他民族和宗教群体始终保持着友好关系,并愈加稳固。

法治精神。法治是协调宗教与国家、宗教与社会的重要手段,培育法治精神是伊斯兰教坚持中国化方向的基本任务之一。党和国家对信教群众培育法治精神方面的具体要求是:正确理解和处理国法与教规的关系,尊重和维护宪法权威,形成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氛围,依法依规开展宗教活动。近期,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倡导“四进清真寺”活动是我国伊斯兰教界推动伊斯兰教中国化的重要举措,其中一项为“宪法和法律法规进清真寺”。守法、用法的前提是普法。我们在调查中了解到,西道堂清真寺教职人员的“卧尔兹”宣讲稿和经学班的教材中,都有政策法规的专门内容;清真寺聘请了宣讲政策法规的专业教师;清真寺文化墙和宣传栏中,宪法、《宗教事务条例》等内容占有重要位置,全方位开展法治宣传教育。我们发放的调查问卷结果表明,前来清真寺的穆斯林接受政策法规教育的比例高达100%。同时,清真寺还经常组织教职人员进行宪法和《宗教事务条例》等的学习、培训和交流,并通过他们引导穆斯林坚持正信正行、遵纪守法,反对极端。当然,法治精神的融入仅仅依靠普法是不够的,需要对穆斯林践行权利意识的启蒙和法治精神的重塑,因为法治的真谛,在于群众对法律的践行。

融合精神。融合精神是伊斯兰教坚持中国化在文化层面的重要体现。中国伊斯兰教最鲜明的特征就是融合了伊斯兰文化和儒家文化的双重品格。刘智指出:“圣人之教,东西同,今古一。”民国时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学者、临潭人丁正熙说,“中国的回教,是中国的所有;中国的回教教义,亦含有中国文化的成分。至于回教的宗教,在中国能传一千多年的原因,无非与我国固有的文化相符合而融会之。再如,清初康、乾之世,回教数大贤哲,如介廉、复初等,亦莫不以儒家的学术,用以发扬教义。”西道堂的产生本身就是伊儒会通的典型代表。西道堂“临潭旧城私立启西女校校歌”中的一句歌词“说的是中国话,读的是中国书”既内化了强烈的国家意识,又展示了他们对中国文化的认同。我们在调查中发现,西道堂穆斯林对王岱舆、马注、刘智等明清时期经学家、汉文译著家们的熟识度非常高,特别是对《天方性理》《天方典礼》《天方至圣实录》都有一定程度的阅读和学习,大部分人能熟练背诵刘智的《五更月》《天方三字经》和马启西的汉文楹联,家里保存有相关书籍,悬挂着相关内容的书法作品。西道堂还特别重视与知识界的交流互动,这成为他们与主流文化界积极对话的一条基本经验。

教育精神。我国伊斯兰教坚持中国化方向,关键在于培养爱国人才。西道堂对于教育精神的培育是其坚持中国化方向和适应主流社会的关键因素。现任教长敏生光著有《西凤论稿》,其中多篇文章表达了他对振兴民族教育的认识和培养爱国英才的设想。他始终向穆斯林传达“教育是民族进步之本”的理念,鼓励穆斯林子女全部入学,接受良好的国民教育。他担任临潭民族一小的名誉校长,为学校发展多方奔走、捐资助学。从2011年开始,西道堂奖励考取大学的本科生、硕士、博士研究生以及各地伊斯兰教经学院的学生,资助贫困家庭学生,共奖励研究生20余名、本科生200余名,先后奖励和资助资金100多万元。

习近平总书记说,“实现中国梦必须弘扬中国精神。这就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这种精神是凝心聚力的兴国之魂、强国之魂。”西道堂在坚持伊斯兰教中国化的实践中,自觉融入新时代精神,自觉融入实现中国梦的伟业中,成为中国伊斯兰教的表率。

 

发布时间:2018/6/20 9:50:00,来源:中国民族报

我有话说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19    18    1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