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南非政治學博士:邪教的強權政治

蘇姗

 

《魔鬼村》劇照。原文配圖

核心提示:2021年9月3日,南非媒體“新格局”網(Newframe.com)登載政治學博士兼作家克裏斯托弗·麥克邁克爾(ChristopherMcMichael)的文章《邪教的強權政治》(Thepowerpoliticsofdangerouscults)。文章指出,邪教利用人們的恐懼心理和順服心理,通過欺騙信徒將自己的罪行正當化,完成對信徒的精神控制,甚至插手政治,制造出一出出人間慘案。

流媒體平台秀多多(Showmax)推出的紀錄片《魔鬼村》,講述了極端主義教派“上帝之選”(ElectusPerDeus)的故事,可怕且凶殘。該教派的成員在2012年至2016年間,造成了南非豪登省克拉格斯村至少11人死亡。這個教派是從早期一個名爲“受基督考驗者”(OvercomersThroughChrist)的組織中分離出來的。

“上帝之選”以其非正式頭目塞西莉亞·斯泰恩(CeciliaSteyn)爲中心,謀殺敵對的基督徒。他們還設下陷阱引誘房地産經紀人和財務顧問,爲了金錢和刺激感殺害了這些人。塞西莉亞謊稱自己是改良版“撒旦崇拜者”和“第42代女巫”。

根據該紀錄片中所曝光的采訪片段和檔案資料,長期以來,白人保守派中盛行對魔鬼和超自然現象等陰謀論的恐懼,種族隔離結束後,這種恐懼變得愈加明顯,于是便促成了塞西莉亞的恐怖統治。媒體將塞西莉亞的恐怖統治稱爲“撒旦式”謀殺,但他們卻將自己的這種罪行辯稱是在同魔鬼及其爪牙開戰。

塞西莉亞讓信徒們相信他們可以通過殺死“罪人”來做“主”的作工。她的組織吸引了很多專業人士,比如小學教師、精算師和警察。

忠心耿耿的信徒如紮克·瓦倫丁以及瑪琳達·斯泰恩,就參與了這些殺戮。但紮克·瓦倫丁的妻子就是該邪教的受害者之一。

一位心理學家接受采訪時稱,這些人“一生都在等待教主塞西莉亞”的出現,並試圖將自己最暴力的欲望合法化。他們把一棟破爛公寓樓變成了一座恐怖屋,在夜色的掩護下實施謀殺和搶劫。

權力有毒

克拉格斯村謀殺案,反映了邪教這一廣泛的社會學現象,世界各地各種精神信仰體系都存在類似現象。

“上帝之選”組織與傑弗裏·倫德格蘭(JeffreyLundgren)爲首的“可可蘭德”邪教(KirklandCult)的罪行相似。“可可蘭德”是美國俄亥俄州一個摩門教極端分子團夥,他們在1989年殘忍殺害了一家五口。傑弗裏告訴他的信徒說,謀殺不過是“修剪葡萄藤”。

類似的還有古巴出生的阿道夫·康斯坦佐(AdolfoConstanzo)所策劃的謀殺案。康斯坦佐是墨西哥一個邪教組織的頭目,該組織殺害了至少15人。康斯坦佐信奉非裔加勒比神秘主義,認爲利用人祭可以向信徒傳遞力量,例如在警察面前隱形。康斯坦佐同時也是一名毒販,他被抓獲後,墨西哥媒體稱該組織爲“販毒撒旦教”。

流行文化很青睐邪教這個主題。《魔鬼村》是在一系列邪教紀錄片推出後發行的,例如奈飛公司(Netflix)的《異狂國度》(WildWildCountry,2018年),該片講述了源自印度教的“拉傑尼希運動”(Rajneesh,即“奧修教”),以及HBO的《誓約》(TheVow,2020年),講的是“耐克塞姆”邪教(Nxivm,美國性邪教)及其頭目基思·拉尼爾(KeithRaniere)。

盡管這些組織的具體教義各不相同,卻都很激進。

例如,“拉傑尼希教”原本是一個在消費主義世界中專注于冥想和靈修的團體,最終卻在美國領土上發動了一場最大且惟一一場生物戰。

“耐克塞姆”成員認爲自己已經找到了自我實現的方法,但實際上卻大搞性交易。他們拉攏名人和超級富豪,包括來自《超人前傳》和《太空堡壘卡拉狄加》等熱門電視劇的演員。

《超人前傳》女演員艾莉森·麥克最近因幫助教主拉尼爾強迫成員成爲性奴隸而被判入獄。盡管拉尼爾被判無期徒刑,但仍在操控其成員。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有人試圖在他目前被監禁的監獄招募新成員。

什麽是邪教?

正如社會學家艾琳·巴克(EileenBarker)在她1989年出版的著作《新興宗教運動實用介紹》(NewReligiousMovements:APracticalIntroduction)中所說,危害性邪教與良性膜拜組織的區別在于,前者是對某一個被認爲具有特殊甚至超自然領袖的絕對服從。

這些組織成爲事實上的政治獨裁統治者,頭目們說服他們的追隨者逾越法律和道德界限。這些頭目和他們的核心圈創造了一個權力網絡,在這種網絡中,他們可以隨意剝削追隨者的金錢和時間,故意將信徒們與他們的家人朋友隔離開來。

2015年HBO一部關于山達基教(科學教)紀錄片廣受好評,參考了勞倫斯·賴特(LawrenceWright)的著作《撥開迷霧》(GoingClear)。作者認爲,危害性邪教的定義就是灌輸絕對道德准則。被洗腦後的邪教成員相信,教主永遠是對的,爲了更偉大的事業,濫用權力、甚至犯罪是合理的。

今天的一些邪教起源于上世紀60年代。當時,社會習俗面臨廣泛質疑,許多人去尋求秘傳的、新時代信仰體系。然而,很多這類看似烏托邦式、解放思想的組織,很快就曝露出其惡毒本質。

大衛·伯格(DavidBerg)秉持“性自由”的原則,創立了“上帝之子”(theChildrenofGod),但該組織一直面臨兒童性虐待和身體虐待的指控。演員羅斯·麥高恩(RoseMcGowan)和傑昆·菲尼克斯(JoaquinPhoenix)就是在“上帝之子”中長大的。

在一次采訪中,菲尼克斯描述了他家人的經曆:“我父母以爲找到了一個可以共享理想的社區。邪教一般不會這麽自我宣傳,通常就說:‘我們是志同道合的人,這兒是一個社區。’不過當我的父母意識到‘上帝之子’所做的遠不止此時,他們就退出了。”

上世紀70年代,左翼基督徒們加入了由吉姆·瓊斯(JimJones)領導的“人民聖殿教”(PeoplesTemple)。起初,“人民聖殿教”因其種族平等主義和幫助貧困人口做的一系列社會工作而廣受尊重。但在背後,瓊斯卻創造出了一個邪惡的組織,並最終說服他的追隨者逃到圭亞那叢林中的一個偏遠營地。

瓊斯聲稱,右翼軍閥已在美國掌權,“三K黨”正將左翼分子圍巢投入死亡集中營,借此將他的追隨者與世隔絕。國會議員利奧·瑞安(LeoRyan)前往瓊斯鎮定居點調查相關虐待指控,瓊斯殺害了他,隨後強迫他的900多名追隨者,其中包括多名兒童,喝下含有氰化物的飲料。“喝‘酷樂’”這個詞自此成爲一種隱喻,喻指對危險權威的盲目追隨(譯注:Kool-Aid是當時流行的一種飲料品牌,瓊斯逼迫追隨者喝下的就是含有劇毒氰化物的酷樂飲料)。

但正如記者蒂姆·雷特曼(TimReiterman)在他一本研究邪教的書中所寫,“人民聖殿教”的追隨者並不是被洗腦的羔羊,他們當中許多人是“正派、勤奮、有社會意識的人,有些還受過高等教育”,他們“想要幫助自己的同胞並爲上帝服務,而不是去信奉一個在地球上自稱爲神的人”。

瓊斯並沒有簡單地用抽象的教義控制他的追隨者,而是利用恐懼、孤立和暴力。邪教權力結構要求領導者將自己的意志強加于他人,不過這中間也存在一個反饋循環,即這些教主們受到的服從和尊重越多,就越有力量去追求其極端主義目的。

服從的危險

支持者和頭目之間的這種相互作用鼓舞了一些邪教試圖建立起虛擬平行國度,不僅要求追隨者積極服從,而且積極嘗試去改變世界政治格局。

現代曆史上最具破壞性的邪教之一——日本的“奧姆真理教”,由麻原彰晃“大師”創立,將佛教和基督教信仰與科幻意象相結合,宣揚世界末日論。該組織專門從日本頂級公司拉攏科學家和工程師,還招募公務員、警察。

上世紀90年代初期,“奧姆真理教”開始幻想引發世界末日,宣稱成員將在核戰爭之後統治世界。

“奧姆真理教”信徒曾企圖從蘇聯獲得核彈頭,還成功購買了一架武裝直升機,並建立起一個犯罪帝國,包括在富士山北麓的一個大院中制造突擊步槍和甲基苯丙胺(一種興奮藥)。根據刑事指控,該邪教于1995年用沙林毒氣襲擊了東京地鐵系統,造成13人死亡,數千人受傷。

 

發布時間:2021/9/23 14:24: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65    64    6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