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是不是邪教 三種狀況一般就能辨識

 

人本網藝術鑒賞

“說實話,那時候信‘法輪功’,真的是誤信,不知道它是假佛法!”在深圳市法制教育學校,“法輪功”原練習者李伯笑著告訴記者。上世紀90年代初,李伯接觸到“法輪功”,“那時正好想尋個精神寄托,他們剛好打著佛教旗號,利用一些佛教的說法、儀式等,那時我也不懂,就信了,後來越陷越深。”

幸運的是,在社會各界積極幫助下,李伯最終從“法輪功”邪教的陰影中走了出來。不久前,深圳市法制教育學校組織一批曾誤入邪教歧途的人員到當地弘源寺體驗正信宗教,李伯主動報了名。“去正規宗教場所體驗後,我終于切身了解正信宗教。‘法輪功’騙了我那麽多年,真是太毒了!”

“正勝邪則治而安”。早在2017年6月,廣東省佛教協會、省道教協會、省伊斯蘭教協會、省天主教愛國會、省基督教三自愛國會聯合發布《反邪教倡議書》,倡議全省各宗教活動場所、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衆認清本質,識別邪教;堅定立場,愛國守法;以身作則,堅決抵制。

“近年來,邪教組織通常冒用宗教的名義,盜用並歪曲宗教術語,招搖撞騙,蠱惑人心,擾亂社會,殘害生靈,成爲現代社會的毒瘤。”廣東省民族宗教研究院研究員陳曉毅說,邪教不是宗教,二者在信仰對象、教規教義、活動方式、出入自由度和社會功能等五方面有著本質區別。另外,還可以從是否把活的教主稱爲神、是否貶低宗教經典及是否瘋狂斂財三種狀況辨識。

體驗正信宗教,辨清邪教僞裝

禅坐、出坡、抄佛經、吃齋飯……不久前,深圳市法制教育學校組織曾誤入邪教歧途的人員到弘源寺體驗正信宗教。活動爲期兩天,吸引了近20名“法輪功”原練習者報名參與。這些人中年紀最大的70多歲,最小的23歲。

“說實話,像我這代人,對佛教大概也都有個模糊認識,很多人還或多或少去過寺廟拜過,但總體很模糊,就是知道有這樣一個教,但它更深層次的東西,比如具體的教義、儀軌,我們很少懂,所以當‘法輪功’稍微用假佛法包裝了一下自己,我們就輕易著了道。”活動體驗者張姨說。

張姨此前是深圳某學校的數學老師,工作體面,收入也不錯,家庭幸福美滿。上世紀90年代末,張姨誤入“法輪功”邪教,家境從此一落千丈。爲了專心“信教”,她甚至把工作都辭了。

“其實最初我就是想禮佛保平安,卻不曾想竟然誤入了‘法輪功’,而且被它一害就是十幾年!”張姨說,在披著佛教外衣的“法輪功”蠱惑下,她根本分不清什麽是正教什麽是邪教,以致跟著他們幹了不少違法亂紀的事,“上訪啦、非法傳播啦、絕食對抗啦,等等,我當年都幹過……”

在兩天活動中,體驗者們與弘源寺僧侶同吃同住,真正體驗了一番正信宗教的儀式,如“禅坐”。

佛教裏的“禅坐”,在“法輪功”那兒叫“練功”打坐,雖然表面上看都是閉目盤膝而坐,但二者有本質差別:法輪功“練功”打坐是爲了修煉“神功”,而佛教更多的則是追求內心甯靜。

“法輪功”的“打坐”,實際上是從佛教中“偷”來的。據凱風網此前報道,李洪志的早期合作者宋炳辰回憶,李的“法象”是宋“遵旨”僞照的:先爲李洪志拍一張身著黃色練功服打坐的照片,再剪紙做一個蓮花瓣,然後把打坐的照片拼接在蓮花上,並在背景上畫上光暈充當“佛光”,最後攝影制版而成。

“邪教要創造出新的術語並讓信徒廣爲接受並不容易,這需要一個過程,且其內涵的‘私貨’容易被社會公衆識別和抵制。因此,邪教往往會借經典宗教教義和廣爲人知的宗教術語來兜售‘私貨’。”陳曉毅說,因爲要兜售“私貨”,邪教對這些經典宗教教義和廣爲人知的宗教術語的闡釋,就會在不同程度上偏離正統宗教。

“這種‘偏離’經常是故意的甚至是惡意的。”陳曉毅說,李洪志對佛教“法輪”概念的惡意誤讀就比較典型。

他解釋說,佛學辭典一般將“法輪”解釋爲“佛法的喻稱”,且指出以輪比喻佛法的三個含義:催破衆生罪惡、輾轉傳播而不停滯和圓滿無缺,而李洪志則將“法輪”神秘化、巫術化了,並將給修習者體內裝“法輪”和教人練“法輪”的特權緊握在手裏,爲自己借教斂財、推行教主崇拜、對教徒實行精神控制奠定基礎。

“經過這次體驗,讓我對正信宗教以及邪教有了更加清楚的認識,有了這兩天的直觀、切身體驗,以後在幫助其他還未走出邪教歧途的受害者時,我們就更有話說了!”張姨高興地告訴記者。

學習反邪知識,僧侶成爲反邪力量

新學期伊始,位于深圳的本煥學院專門邀請深圳市法制教育學校的楊曉婷,爲2018級新入學學僧上了一堂生動的反邪教知識培訓課。本煥學院由高僧本煥于2010年創辦,是培養宗教人才的高等佛學院。

“日常生活中接觸過邪教嗎?”“知道中國政府認定的邪教組織有哪些嗎?”課程開始前,楊曉婷特意對學僧做了現場調查。隨後,她才切入主題,向他們詳細介紹了在我國活動較爲突出的邪教組織種類,著重講解了冒用佛教和道教教義的邪教組織。

“在今後的弘化道路上,我們要積極勸導廣大信教群衆認清邪教面目,遠離邪教組織。”課後,學僧們紛紛表示。

去年以來,深圳市法制教育學校特派老師爲當地寺院僧侶講授反邪知識,成爲深圳市探索利用正信宗教資源、增強反邪力量的一項有益嘗試。“比如現在我們跟弘源寺的合作,除了組織相關人員去寺廟體驗之外,也會派老師來寺廟給僧侶們講課,對各方都是有益促進。”楊曉婷說。

在雙方交流學習中,很多涉邪教的疑難問題愈辨愈明。如,傳統宗教和邪教往往都會提到的“末世論”問題,雙方逐漸有了更深入的共識:

傳統宗教並不刻意排斥現世,相反卻在相當程度上關注現實生活的安樂與福祉,宣傳“末世論”無非是勸人抑惡揚善,對人能起到一定精神安慰、勸勉和鼓勵的作用。而邪教往往宣揚具體的、極端的“末世論”,以實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又如,在交流和探討中大家更加明白:傳統宗教不會鼓吹教主個人崇拜,但邪教組織往往通過制造教主崇拜,蒙騙群衆加入。

“邪教大多有一個具有克裏斯馬型人格的、有蠱惑力的教主。教主爲了實現其權力欲望,通常會采取各種手段、渠道提高自己的地位乃至于神化自己,其他核心組織成員在教主授意下,配合采取各種手段神化教主。通過這樣的包裝,教主樹立自身在膜拜組織內至高無上的權威。”陳曉毅進而分析稱。

“通過加強與宗教組織的深入合作,我們的反邪教工作正不斷打開新局面。下來,要把相關合作經驗規範化、制度化,形成長效機制,推動雙方更深入合作。”深圳市委政法委相關負責人說。

■專家訪談

廣東省民族宗教研究院研究員陳曉毅:邪教信仰在本質上是教主崇拜

馬克思主義宗教觀認爲,宗教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社會曆史文化現象,有其發生、發展和消亡的過程。因自然、社會、認知和心理四個方面的根源,宗教在社會主義社會仍將長期存在。

傳統宗教與邪教有何區別?邪教在發展初期熱衷于“依附”宗教的原因有哪些?如何識邪辨邪拒邪?本報記者專訪了省民族宗教研究院研究員陳曉毅。

從五大方面可以辨識正邪

南方日報:近年來,社會上出現了不少打著宗教旗號、四處招搖撞騙的邪教,實際上卻與宗教格格不入。傳統宗教與邪教的主要區別有哪些?

陳曉毅:具體說來,宗教與邪教的區別主要體現在信仰對象、教規教義、活動方式、出入自由度和社會功能等五大方面。

一是信仰對象不同。宗教信仰抽象的神靈,而邪教信仰在本質上是教主崇拜。區分宗教和邪教,最重要的就是看其中的“至高無上者”是無限的、超越的“神”,還是有限的、功利的“人”。邪教教主通過各種謊言和欺騙手段進行自我神化,其核心同謀和一些不明真相的追隨者亦有意無意地對其進行神化。于是,本是凡夫俗子的教主搖身一變,成爲所謂的世間唯一的“救世主”和宇宙的“主宰者”。

二是教規教義不同。宗教傳承經典,而邪教編造邪說。邪教教義大多是剽竊、盜用宗教術語,加以故意乃至于惡意的歪曲,從而編造出來的歪理邪說,如“法輪功”的《轉法輪》、“全能神”的《東方發出的閃電》等都在不同程度上分別剽竊盜用了佛、道教和基督教等宗教的經典教義。

三是活動方式不同。宗教活動公開透明,邪教秘密結社。宗教在長期發展中形成一套崇拜儀式和其他宗教活動的儀軌,是公開的、開放的,教內教外的人均可了解甚至參與。邪教活動則比較詭秘,內部組織嚴密,活動或“夜聚曉散”或秘而不宣,外人難窺其裏。

四是在出入組織方面的自由度不同。宗教在入教和出教方面都比較自由,邪教則大多要付出較大代價。在宗教信仰自由的社會中,宗教信徒可以今天信而明天不信、現在信而下一刻不信,而身入邪教則會受到精神上的洗腦和人身自由的控制,要脫離需付出較大代價,被殘害乃至被剝奪生命。因此,邪教與“恐怖主義”“黑社會”被統稱爲現代社會的三大毒瘤。

五是社會功能不同。宗教以正功能爲主,邪教以負功能爲主。宗教在曆史長河中,與其他社會子系統充分磨合,相互之間的關系比較和諧;而邪教因其教義上的異端性、教主思想上的極端性及教團行爲上的破壞性,與其他社會子系統的關系比較緊張,有的甚至經常處于沖突狀態。這就是邪教經常導致本來平靜的家庭紛爭不已,導致本來穩定的社會矛盾驟起的主要原因。

邪教常以貶低宗教標榜自身

南方日報:目前,中國反邪教協會提醒公衆注意的邪教共有20余種。其中,“法輪功”等邪教假冒“佛教”,“全能神”等邪教則假冒基督教。邪教在發展初期熱衷于“依附”宗教的原因有哪些?

陳曉毅:現代社會中,我們經常看到宗教在千方百計地與邪教撇清關系,而邪教在發展初期則想方設法地“依附”宗教。我國曆史上和現在都出現了各種“附佛外道”“附道外教”,基督宗教傳進來之後又出現了各種冒用基督宗教名義的邪教。歸根結底,邪教之所以“依附”于宗教,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首先,搭宗教便車發展信徒。在發展初期,邪教如果在各個方面都以與以往社會文化現象完全不同的形象展現出來,絕大部分人是不容易接受這種陌生事物的。不依附于宗教,就沒人相信。一些邪教利用和宗教的表面相似性,到合法宗教活動場所或非法宗教聚會點拉人入教,也是一種明顯的搭便車行爲。

其次,借宗教名義躲避法律制裁。在當代世界,宗教信仰自由理念成爲各國主流,相關法律法規也保護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邪教包藏禍心,爲非作歹,自知早晚會受到法律懲處,因此想方設法改頭換面,將自身包裝成宗教的樣子,最終起到綁架宗教信仰、混淆信仰市場、躲避法律制裁的作用。

最後,通過貶低宗教來標榜自己的地位高。這是在邪教組織發展到一定程度時采取的手段。李洪志就把傳統佛教教法貶低爲“初級層次”,目的是爲了說明其“佛法”是“高級層次”。

有這三種狀況一般都是邪教

南方日報:群衆應該如何識邪辨邪拒邪?

陳曉毅:辨別正統宗教和冒用宗教名義的邪教,可以從三個方面著手:

首先,把還活在世上的教主稱爲神、上帝的,一般都是邪教;

其次,攻擊、貶低、歪曲宗教經典典籍的,一般都是邪教。

最後,瘋狂斂財的膜拜組織,一般都是邪教。這些組織會大肆宣揚世界末日,恐嚇人捐出家産。比如此前有幾個福建的私人企業家被“全能神”蒙騙,把企業變賣後的錢都“捐”給了邪教組織。

我省宗教界人士自覺行動正本清源

發動正信宗教壯大反邪力量

廣州成立廣州街坊·華峰義工服務隊、汕頭市紮實推進宗教界反邪教工作、湛江市舉行反邪教大型宣傳活動……廣東各地通過大力發動各類宗教界人士在反邪教工作中的作用,將豐富的正信宗教資源轉化爲反邪教力量。

“珍愛生命,遠離邪教!”不久前,廣州市黃埔區專門成立了廣州街坊·華峰義工服務隊。服務隊成員由佛教聖地華峰寺常住僧侶、常住居士、登記義工、信衆及黃埔區關愛小分隊隊員組成,隊長由華峰寺負責人釋賢竹大法師擔任,首批隊員100人已招募完畢,目標發展隊員1000人。

服務隊將常態化開展反邪教宣傳進社區活動,上門對邪教人員進行幫教鞏固,對高齡孤寡老人、社區貧困低保戶等探訪慰問活動,組織各類公益講座,開展社會面巡防,收集社情民意,及時掌握涉邪教等各種社會動態,充分發揮宗教界正本清源、扶正祛邪的力量。

汕頭市積極引導全市宗教界關注反邪教問題,切實把好“四關”,即是把好“認識關”,從思想上堅決與邪教劃清界限;把好“場所關”,杜絕邪教人員混入場所非法傳播;把好“講台關”,提高講台人員講經布道的素質;把好“制度關”,強化宗教場所反邪教的制度保障,從而充分發揮愛國宗教團體作用,堅決抵禦邪教的滲透。

湛江近期舉行了主題爲“宗教抵禦邪教、建設平安湛江”的大型宣傳活動,旨在發揮宗教正本清源、扶正祛邪的作用。下來,湛江還將開展三大活動:一是反邪教宣傳進宗教場所活動。二是加強宗教場所陣地建設,堅決防止邪教組織滲透和侵蝕。三是舉辦宗教知名人士電視訪談活動。

茂名全市5條少數民族村和99間宗教場所均在顯眼位置設立反邪教宣傳專欄、張貼宣傳標語,宗教界人士以正信正行參與到反邪教工作中,擔當社會責任,淨化社會環境。

“長期以來,‘法輪功’等邪教組織肆意歪曲、誣蔑、盜用佛教名詞術語,大肆宣揚歪理邪說,危害社會。作爲宗教界人士應該自覺擔起大任,義不容辭地充當反邪防滲的宣傳員。同時積極爲信衆釋疑解難,正面引導信衆遵紀守法,弘揚正信,反對邪教。”釋賢竹大法師表示。

文:南方日報

 

發布時間:2020/10/20 9:01: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焦點報道
首页    57    56    5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