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反伪斗士何祚庥接受专访

 

6月5日,中国职工之家。

70岁的何祚庥个子不高但利索,白裤子蓝毛衣,一副老顽童式的笑容里却透着认真,使人想到他是那种可以在街上忽然停下来,忘我地观察地上一只小虫,或者旁若无人地与一个乞丐拉上半天话的人何祚庥在本行之外,一贯关心社会问题,以反伪科学著称,但也因此为人诟病,觉得他不务院士正业,称他为“何诈麻”,何院士自己并不在意。

事实如此,何院士确曾隔着他家的防盗门,面对面脸朝脸,和一群反对他的练功者连续争论了一周之久。争论需要体力,记者见到何祚庥时,他正提着一个不小的箱子准备出门。采访结束,他提起箱子噔噔噔就走,记者赶紧抢过来拎着,然后心里一咯噔———真沉。

何祚庥说到激动处会自称何祚庥。“说吧,你要何祚庥谈什么?说清楚就好办了。”他在床边急促地走来走去,摆着手,这样开始了和记者的话头。

何祚庥精彩语录

我是始终关心社会问题,假如社会问题的重要性超出了我的本行,我当然会关注社会问题。

因为何祚庥是党员,党员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有责任推进先进文化。

电动车凭什么不让人骑?说是影响交通,太没有道理了。这个问题我要讲到底。什么时候开放了电动自行车,何祚庥的嘴就闭上了。

我第一次讲风电重要,一堆院士一片嘘声。现在他们的观念开始转变了。因为何祚庥拿出的证据太强!

不要关注陈建明,越关注他越来劲

新京报:你是一贯反对伪科学的,最近成都有个老中医陈建明,把自己关在玻璃房子里绝食48天,说是辟谷,您关注这件事吗?

何祚庥(以下简称何):就知道你要问这个!何祚庥不关注他,你们也不要这么关注他!

新京报:为什么不能关注呢?

何:你越关注他越来劲,媒体少关注就好了!这事出来后,好多人找到我,要何祚庥说话,何祚庥就是不说。你说得越多他越来劲,说什么都一样。都不理他,他自己就没劲儿了。

新京报:但是您究竟对他的辟谷怎样看?

何:绝食当然不可能。

媒体在其中有责任,我觉得应该点名批评第一个关注的报纸,批评当地宣传部门,批评当地都市报,这是个路线错误,宣扬伪科学、封建迷信。没准我真的起诉当地的主管部门,告他行政不作为,让这种东西出笼。

我是始终关心社会问题

新京报:您现在还关注伪科学吗?

何:我不关注了,有关部门关注就行了。

新京报:为什么你不关注了呢?

何:我是搞物理的,反伪科学不是我的本行,是副业,当时是特殊需要,人家找我麻烦,只好对付。到一定程度,有人管了,我就不管了嘛!倒是风力发电没人管,我就想管了。

新京报:据我所知,您在关注伪气功之前,已经关注过邱氏鼠药这样的社会问题,还败过诉。去年毒鼠强事件轰动全国,您是否觉得自己有先见之明?

何:鼠药问题,有些人羞羞答答,当时判我们科学家败诉的法院,他们做过检讨没有,我不知道。他们想过没有,判了我们败诉,行政机关就不再去查办了,影响了很多人的生命安全。因此,那个判决的负面影响有好几年。

新京报:是不是也一直影响到了毒鼠强横行。

何:如果一开始就明确,要不得,后来也不可能泛滥,国家取缔也不会那么难。

新京报:一听您不关注伪科学了,好多人意味您不再关心社会问题,一心做科学实验了。但现在看来您其实仍旧在关注,只是方式不同。

何:我是始终关心社会问题,假如社会问题的重要性超出了我的本行,我当然会关注社会问题。如果非本行的问题已经有人关注,何祚庥就不一定关注了。

其实,我的本行也是社会事业的一种。

何祚庥是党员,要代表先进生产力

新京报:您曾经表示提倡克隆技术,说“克隆出几个小何祚庥来”,也没有问题。现在您的看法有改变吗?

何:我个人没有改变。

有关部门制定限制克隆技术政策,也征求了我的意见,我觉得有一定现实因素,再加上克隆技术对中国来说也不是非常现实的需要,因此也就赞成了限制克隆。

新京报:能源问题之外,您近期还关注了哪些问题?

何:磁悬浮列车、电动车,都关注。特别是电动车,凭什么不让人骑?说是影响交通,太没有道理了。

这个问题我要讲到底。什么时候开放了电动自行车,何祚庥的嘴就闭上了。

新京报:对社会问题持续的关注,是否影响了您的本行?

何:不能说一点影响都没有。但是,不要忘了何祚庥有两个本行:一是理论物理,二是哲学研究。刚才这些社会问题,其实也是很好的哲学研究题目。我做哲学研究的任务是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结合。我有两个博士的论文曾经都是关于伪科学研究的。

新京报:您因为关注伪气功,曾受到围攻,以后还有没有因此惹来麻烦?

何:麻烦当然有,有人说我不务正业。但我为什么关注这些事情?因为何祚庥是党员,党员是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有责任推进先进文化。在理论物理研究上,最近也有成果,可对你来说太专业了。

能源问题太严重,强调这个“太”字

新京报:您说到您最近在集中关注能源问题。为什么呢?

何:能源问题太严重,我强调这个“太”字。从去年形势看,我们GDP上升9%,电力消耗上升16%。

今年上半年GDP继续攀升,电力一季度仍旧上升16%。今年到处拉闸限电,说明电力严重不足。严重性在于,我们准备在2020年GDP翻两番,那能源要翻多少?很多人设想能源翻一番,可以保证GDP翻两番。这是能源界一些人的期望值。

新京报:这个期望值现实吗?

何:他们为什么有这个期望,是因为能源想大发展太困难。现在看来,翻一番保两番,这不可能。

如果不大力节能,这个想法要落空。

新京报:落空了怎么样?

何:落空了怎么样?严重性在这,别的一些资源短缺还好解决,大家省省还能过,能源问题绝对过不去,能量守恒定律不可能打折扣。

新京报:那还有没有办法呢,能不能改变GDP增长和能源增长的比率?

何:可以改变,就是大力节能。我和一个博士联合写一篇文章,说要全面向日本学习,日本是世界上最节能的,中国比日本浪费一倍。但这样一种学习,能否在16年内(2020年以前)达到,何祚庥怀疑。

新京报:何祚庥为什么怀疑?

何:何祚庥怀疑的证据是我们现在的差距,这个差距只能逐步缩小,时间又不够了。比如说现在能耗的很大一部分是建筑耗能,占了30%,其中很大一部分又是冷暖调节。

现在我们的房子保暖隔热性能很差,新建的房子没注意,老房子更不用说,最近中科院起了一幢院士楼,我住进去了,感到房子设计还是不注意节能,弄得老要开空调。我曾在海南的宾馆住,那里冬天热空调开到27℃,夏天冷空调开到23℃,你说这是不是不必要的浪费?

铁路速度增一倍,能耗增8倍

新京报:此外,你还关注什么问题?

何:还有,刚才提到了我关注磁悬浮列车。交通部门提速,我很欢迎。

但铁路消耗能量跟速度的三次方成正比,就是说速度增一倍,能耗增8倍,这是死的,没有松动余地。

黑龙江农垦引进了大马力拖拉机,一台管10万亩面积。

现在的水平是一台机器管3000亩。好事情,但耗能也提高了。节省了人力、增加耗能。

新京报:中国的人多,节省人力资本消耗能源,未必划算了。

何:还有循环经济,现在国家提倡循环利用,但作为物理学家,我知道循环经济是耗能经济,再利用本身是需要能量的。

总之,即使我们提倡低能耗技术,也有一个过程,究竟我们能否降下来,是一个疑问,因此GDP翻两番能源翻一番的想法就很难做到,社会经济发展目标要落空。

我建议发展风电,一堆院士笑我

新京报:那么就没有希望了吗?

何:有,何祚庥建议大力发展风电。从世界动向来看,电力正在向风电转移。

新京报:但现在是急着发展水电。

何:我也赞成发展水电,我国水电资源世界第二,但即使全部开发了,也无非是现在电力增长一倍,不够我们用,全部开发出来又不可能,深山沟里的总有一些不好开发。风电资源,国内已查明的10亿千瓦,是水电的2.5倍。这个数字还是错误的,还没有全部查清。

新京报:小风、微风也算进去吗?那能用来发电吗?

何:所谓风能,要求的就是年平均风速在每秒5米以上,这样就有经济效益。随着技术进步,这个要求还会降低。

新京报:风电成本怎么样,和水电比。

何:风电投资价格是水电的一半。三峡每千瓦电投资大概13000元,这还算是低的,小水电投资更高。内蒙古有个风电厂,投资是一千瓦7800元,这还算是高的,因为它用的是进口设备。

新京报:风有时刮有时不刮,不像水那样稳定,怎么调节?

何:风力发电一年一般可达2500—3500小时,水电发电时间多少?也就是3500小时。风电分配、储存的问题,可以通过联网和蓄电池,蓄电池本身消耗能量很少。

风电还能防止沙尘暴。

新京报:跟沙尘暴有什么关系?

何:假定在内蒙古多设风电厂,风能转化为电能了,风速就变小,沙尘暴也刮不起来了。

新京报:国际上风电发展形势怎样?

何:德国风电装机容量已达14座标准核电站,就是1400万千瓦。他们规划到2020年,风电要占德国电力的25%,2050年要占50%。法国近期做出重大决策,发展风电,每年以60%速度递增。

新京报:风电前景这么好,您对风电的关注引起反响了吗?

何:我第一次讲风电重要,一堆院士一片嘘声。现在他们的观念开始转变了。

新京报:什么使得他们转变了观念呢?

何:因为何祚庥拿出的证据太强!

人物档案

何祚庥,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兼职教授、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1927年生于上海,原籍安徽望江。195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

主要著作有《量子复合场论的哲学思考》(1997年)、《从元气说到粒子物理》(1999年)、《何祚庥与法轮功———1999年夏天的报告》(1999年)、《我不信邪———何祚庥反伪科学论战集》(1999年)。

 

发布时间:2004/7/21 8:42:25,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5.[游客]看了新京报采访何祚庥院士的报道,觉得何祚庥院士跑偏了。科学的重大进展需要不断的探索与发现。创造发明是人类前进的法宝!活到老学到老才是科学的态度!老百姓有句话:离了谁地球照转。何祚庥对中医有看法,反中医就不对了。就不是科学态度!是最最严重的错误!希望各大报纸,广播电视要把握正确导向!我们要对得起先人!对得起天地大自然!对得起生你养你的这片热土!对得起我们伟大的祖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提交时间:2018/6/7 10:13:10)

4.[游客]科学是规律。是人类探索世界真实本来面目的法宝!科学发明创造需要研究探索学习实践。何祚庥你反对中医是很严重的错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活到老学到老!才是真的科学态度。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人类长寿才是最最重要的。人类正在加倍努力。我们要对得起先人。对得起生你养你的这片土地。对得起我们伟大的祖国!好好学,天天向上!(提交时间:2018/6/7 2:26:04)

3.[游客]科学无国界!人类健康长寿。才是最最重要的!钱学森老一辈科学家就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何祚庥你反对中医就是严重错误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我们只有活到老学到老才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才对得起先人!才对得起生你养你的这片热土!才对得起伟大的祖国!(提交时间:2018/6/6 22:52:41)

2.[5412]何祚庥院士应该懂得所“真科学”就是伪得不太彻底的“伪科学”;所谓真理,也就是不太荒谬的荒谬。只含0.0005‰酒精的水溶液便被称之为(纯)水;若含量达99.99995‰酒精的水溶液则称之为(纯)酒精。其实所谓纯净物如纯水也就是其杂质含量极低而已;同理,那有真正绝对的真理,只不过其错误率,片面性,局限性稍低一些罢了?你何祚庥的思维就最高明哪?最严谨哪?就没想错过吗?最精美的真理哪?没有发展余地哪?不见得吧?别人的想法就是荒谬得一无是处?世上就你何某人才清楚“熵”的概念?在乡野普通岗位上工作的且没有硕士学位者,一定不清楚“熵”的概念?基础理论方面的灵感一定迸发于院士、博导们的头脑里?在基层作业的非专业人员谈论前沿基础理论就如同在十万八千里的大后方提议前方作战方案一样,毫无依据?

请问,当年的汤姆逊不就是前言的大帅嘛?为什么要与大后方的小工人焦耳合作研究热功当量呢?那“热质论”不是统治百余年的权威定论吗?那又为什么葬送在小工人焦耳的手下呢?无论是瓦特、爱迪生、爱因斯坦、伏特、孟德尔、伽罗华都是当年的民间科学家,都是在以“民间科学家的身份”进行计划外探索并取得重大成就的?国家队统治着教材和重要出版物。“热质论”就是当年的教材和重要出版物的“宠物”。说明教材和重要出版物也在宣传“热质论”之类的荒谬。当年认定热与功互化为民间谬论,故不予刊载,孟德尔的遗传定律也不予刊载!伽罗华的群论也不予刊载!今天的“引力影响温度分布”,热力学的“死寂态”即“无耗散”或曰“无熵产”的状态总保着“比熵均布”的认识也不予刊载!因为这不是出自何祚庥的口!也不是出自院士、博导们的口,所以不予刊载。

在中国,凡不是来自院士、教授、何祚庥式的大权威之口的言论一律视为“伪科学”,而凡是来自何祚庥们的哪怕是信口开河也都是真理全文刊载。看来,只有耐心等待何祚庥他们见天神那一天,才有出头之日!耐心再等二十年足矣(已经泪流满面……)!天哪,为什么不早一天“幽禁”何祚庥之流啊?有了何祚庥,科学就没有新发展?!有何祚庥他们压抑着中国科学事业,中国何以作出“零的突破”!何祚庥啊,何祚庥,不知您老人家心地狠毒何时休啊?不知您老怎么忍心压抑、埋没、迫害新灵感的呢?大概是您老的嫉妒心理在作祟吧!只有您自己说的才都对!凡是别人说的都不对!是吧!你何祚休有种敢与我一辩?我谅你不敢!(提交时间:2005/5/11 19:57:31)

1.[游客]何祚庥,中科院院士,反邪教斗士,是好样的。(提交时间:2004/8/21 23:57:39)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