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致欧洲法会》十一问

方言

 

美术作品欣赏

李洪志于2009年11月22日发表经文《致欧洲法会》,全文共六百余字。讲两方面内容:其一,“祝欧洲法会圆满成功”,仅用九个字,体现对“欧洲法会”的失望与冷漠;其二,用五百八十余字“针对那些不争气的学员说几句”,一股气嚷了十九句话,其中连珠炮似的发十一个问句。可见“宇宙主佛”李洪志恼羞成怒、飞扬跋扈至极,“真善忍”荡然无存。笔者针对李洪志十一问,结合李洪志所作所为,为李洪志疏解。

第一问:你真的不知是在给谁修吗?

这第一个问句是李洪志提醒弟子“谁修炼谁受益”。弟子们逐渐明白,“修炼成佛成仙”只是李师父用来欺骗弟子的幌子。法论功发展至今近二十年,没有一个事例能证明某个弟子获得“圆满”。大法弟子面临的是噩耗不断,集会游行受到社会谴责、打击,狼狈不堪。

面对死亡的弟子,李师父无情无义。在《新加坡法会上的讲法》中竟然说:“大家知道我们有个别学员去世了。有的是圆满的,有的是破坏的,所以我对这方面也不表态也不去说。”

弟子起初为了强身健体练习法论功,轻信修炼法论功“一是可以永保人身;二是可以永不吃苦,永远美好。”(《义解》)精神逐渐被李洪志控制,入了法论功邪教梦想长生不老,李洪志信口胡说能上天入地,“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里的名册中有名。”(《洛杉矶讲法》)李洪志变本加厉,一步步蛊惑弟子出来蔑视法律法规,对抗社会,使弟子们走上歧途。李洪志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他说:“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走向圆满》) “当大法和师父遭到诽谤时,你们在干什么?等着天上掉馅饼吗?”(《严肃的教悔》)

宣称有一亿多法论功弟子,却没有一个修炼“成佛仙道”的,弟子遵照李洪志要求“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扰乱社会,迫害家庭,行反社会、反科学之事,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弟子们是给谁修炼的呢?是给李洪志“修炼”的。李洪志借“修炼”欺骗和愚弄弟子,指使弟子做伤害家人、危害社会的事。

第二问:你真的不懂这不顺心的事是在帮你修炼、去你的人心、去你的执着吗?

法论功修炼最高境界是“圆满”,“功成圆满佛道神”到比西方极乐世界更美的法轮世界,那里“要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来什么”。而首要条件就是“去你的人心、去你的执着”,去掉“名利情”,成为无情无义的人。

李洪志要求弟子去掉人心,去掉执著心。“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得到的是什么呢?就是层次的提高,最后得正果,功成圆满,解决的是根本问题。”(《转法轮》)

“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提高心性》)“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转法轮》)

按照李洪志要求,弟子们去掉人心,去掉执著心,修炼长功,不专心工作,不勤劳致富。因修炼法论功失去自尊、自重和自爱;失去责任感、荣誉感和上进心。甚至放弃对子女的教育,李洪志说:“一切都安排好了,为什么还要教育?”(《九八年欧洲法会讲法》)

“去你的人心、去你的执着”是为了让大法弟子完全听命于他,受他驱使。近来,李洪志组织弟子叫骂诬陷刘醇逸,刘醇逸最终高票竞选为纽约市第一位亚裔审计长;李洪志组织弟子到新加坡利用召开的APEC高峰会议期间集会闹事,弟子被拒绝入境或者被逮捕;美国国土安全部不将中文教育经费拨款给法论功组织机构;法论功组织机构内部不协调、资金匮乏、员工流失……

这么多“不顺心的事”不是帮助弟子修炼而是宣告法论功组织在衰败溃散。

第三问:你从修炼那天开始,人生的路不是改变成修炼的路了吗?

弟子们练习法论功是为了强身健体和做法轮世界里的有道德人,上了“法论功”修炼船,身不由己,李洪志也无法兑现“圆满”,一次次许诺延期,又以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来愚弄弟子。所谓:“除了你们个人在走向最后圆满的路上所要经历的、所要开创的,你们最主要的、也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美国首都讲法》)

他还说:“所以大法弟子在世间听法、得法、修炼、奠定大法基础这股力量,就是为了能够在这个期间挽救众生,也建立着大法弟子的威德,从而成为大法造就的最神圣生命。”(《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李洪志撕去画皮,改弦易辙,赤裸裸地将“修炼的路”变为敌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背叛中国人民,积极谄媚讨好西方反华势力和各种敌对势力,公然与世界上追求和平共处、和谐发展的许多国家政府和人民对抗。譬如明慧网、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等法论功媒体追腥逐臭、歪曲造谣,尽显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的邪教本质。

法论功的修炼路是一条绝路。

第四问: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

为了达到个人目的,李洪志巧舌簧辩、出尔反尔。许诺让弟子修炼成“佛道神”,信口开河、自圆其说。

一会儿自我吹嘘炫耀,说大法弟子不能“圆满”,是因为他设置障碍考验弟子。“人类的事也是神安排的,……从现在起,我与众神完全撤掉人类这种职业的前程……”(《除恶》)

一会儿无奈沮丧,说是“旧势力”的阻挠迫害。“反正是邪恶的旧势力就用相生相克的理来干扰世人得度。”(《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一会儿把责任转嫁给“邪恶”。2001年3月,李洪志在发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的经文中说:“邪恶利用坏人手中的权力经过近两年的造事,使用了集人类历史中最下流的行为、动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与修炼者”。

一会儿把矛头直指大法弟子,诬赖弟子以前“造业”。“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的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转法轮》)责怪弟子无诚心:“有些学员修炼中一直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谁对自己不好了、谁说的话不好听了、谁太常人了、谁和自己总是过不去了、自己的意见总是不被采纳了,因此什么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事都不干了,甚至一气之下不修了。”(《致欧洲法会》)

李洪志故伎重演,以“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继续为弟子鼓劲打气,企图挽留幡然醒悟的弟子。法论功邪教的大势已去了。

第五问:你不是走在神的路上吗?

李洪志借“神的路”行不义事。2001年12月29日,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要求大法弟子做“三件事”,他说:“我想呢,就讲这么三件事。一个是大家学法的问题,一个是发正念的事,再有呢就是讲清真相这件事情是极其重要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成为法论功弟子的必修课。李洪志以“学法”进行意识形态统治,以“讲真相”造谣中伤、制造假象,以“发正念”恶意诅咒、增强对抗。

2006年11月18日,李洪志在《致澳洲法会》中继续强调:“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法论功组织在世界许多地方打着“争人权”、“反迫害”的幌子,集会闹事、诬告滥诉。并于2003年1月20日宣告成立“追查迫害‘法论功’国际组织”,以“国际组织”冠名,可见其狂妄自大。

李洪志借“神的路”藐视法律,狂吠不止。他说:“法律管常人中的事情,这是没有问题的。作为一个练功人就是超常人了,那你作为一个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转法轮》)1998年5月30-31日李洪zhi在“欧洲法会(法兰克福)上讲法”中说:“不管政府承认它还是不承认它,你们政府的法令不是宇宙的真理。因为政府的法令是人定出来的,人在定法律的时候都是想要治人发出这颗心制定的,或者为了维护和得到权力和选票而违心制定的,所以它是无善念的。”在李洪志歪理邪说的煽动下,法论功组织制造事端、破坏和谐社会。例如:法论功组织历时7年,起诉加拿大《华侨时报》社长周锦兴的官司,最终以失败而告终;法论功组织多次围攻、控告“欧洲卫星公司”;法论功学员在新加坡扰乱秩序、破坏公物、骚扰游人等等。

法论功组织以道德为表、邪恶为里,在“真善忍”的道德幌子下专做不道德、违法违纪之事。多行不义必自毙,法论功邪教组织蝇营狗苟终将社会发展浪潮所淘汰。

第六问:你真的认为耳朵听的是好听的、大法弟子都顺着你的心讲话你才愿意修炼、你才能提高吗?

法论功组织被中国政府取缔后,远遁海外的李洪志和法论功组织一心钻营干扰和破坏中国经济建设,组团游说,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发展网络媒体诬陷、抹黑中国政府和领导人。2001年12月29日李洪志在 “美国佛罗里达讲法”中说:“你说共产党要战胜‘法论功’,那神怎么能干呢?共产党怎么能战胜宇宙的法呢?”。2003年6月22日在“美中法会上的讲法”又说:“这政府不可怕吗?难道不需要铲除吗?”

叫嚣推翻中国政府、叫骂围攻国际社会里凡是反对法论功的个人或者组织机构,成为法论功弟子“修炼”形式。“逢中必反、逢喜必闹、逢灾必乐”邪恶本性,受到国际社会谴责。李洪志以“修炼人要最大程度地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指使弟子聚会闹事、发骚扰邮件、法院滥诉、破环公物等危害社会和危害他人活动。

对那些死亡的或者违法犯罪被关押的弟子,李洪志一律追认为“圆满”,看来“圆满”不是“白日升天”,不是“进入极乐世界”。他说:“我为这一年多来,为证实大法而走出来的弟子、未来的大觉者们而高兴。无论他们被关押或为坚修大法而失去人的生命,他们都是圆满”。(《严肃的教诲》)

对那些不愿听他驱使,逐渐悔悟、踌躇不前且要据理力争的弟子,李洪志责难说:“我发现有许多人那个东西还在扩大,个别人已经到了根本就不能碰的程度了,稍微听到一点不中听的马上就受不了,一碰到个人执着就炸了,那个东西已经很顽固、很大了。”(《曼哈顿讲法》)

李洪志教唆弟子藐视社会法律制度和道德规范。他说现在的道德规范已经下滑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地限制人,封闭人,包括制定法律的人在内。”(《在美国讲法》)

对照李洪志以前郑重其事的宣言,看清李洪志的丑恶嘴脸:“凡修炼法轮大法者,要严格遵守各自国家法纪,任何人违反国家政策法纪的行为,都是法轮大法所不容许的。违反及一切后果均由当事人自己负责”。(《法轮大法修炼须知》)使人嗤之以鼻。

事实胜于雄辩,渐渐的,谁还会听信李洪志的鬼话呢?

第七问:那些一气之下不学法、不炼功的是与谁斗气?

李洪志一直色厉内荏,以“警醒、棒喝、重锤”对待弟子, 要求“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2007年致法国法会》) “救度世人”成了弟子们的“神圣使命”。否则,就要接受“大审判”,就要“转世成植物、石头”等被淘汰。

“一气之下不学法、不炼功的是与谁斗气?” 李洪志假仁假义地对弟子“循循善诱”。实际是到了山穷水尽地步。

李洪志大肆诋毁人类社会。“你看今天这个社会,吸毒、贩毒、制毒、变性、同性恋、性解放、黑社会,层出不穷。”(《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 “地球在这个庞大的宇宙中就象我们看一个苹果一样,它已经烂透了。苹果里面的每个分子就像每个人一样都已经腐烂了。”(《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

李洪志极力美化法轮世界。“天上的佛没有苦,全是高兴事、幸福事,要什么有什么,大自在。”(《转法轮(卷二)》)“极乐世界树都是金的,地是金的,花是金的,鸟是金的,房子也是金的”。(《转法轮》)

李洪志要引领弟子到“极乐世界”,又设置重重关卡,用起江湖术士的咒语、鬼魔附体等骗术一再延长他设定的“圆满”期限。许多弟子在退出或者在绝望中死亡。为了让弟子看到曙光,减轻重负,2003年6月,李洪志在“美中法会讲法”中对弟子说:“旧势力虽然从根本上被清除了,但是这些具体干的也一定要清除,它们是旧势力的真正黑手。”李洪志一路吆喝着,2004年7月在“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又说:“那些黑手到目前为止只剩下过去的百分之五左右。”甚至,声嘶力竭道:“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天要变,谁能挡的住!”(《问候》)甚至“到了最后了,最后的最后了。”(《二零零九华盛顿国际讲法》)

十多年来,法轮功弟子真正得到了什么?宣称“一亿多”弟子,竟没有一个修炼成为“成佛道神”就是铁证。弟子们得到的竟是奔波劳碌、家破人亡、世人唾弃、罚款监禁等。

无论李洪志怎么作秀怎么叫嚣,现实给李洪志一锤又一锤的打击,弟子们“不学法不炼功”不“是与谁斗气”而是迷途知返。

第八问:神?

李洪志自称“宇宙主佛”,有无数法身,无所不能,他要对包括众神在内的“三界”进行“大审判”。“不只是做坏事的要审判,起正面作用的人和神,包括大法弟子,也将接受审判。”(《二零零九年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讲法》)

他曾经也矢口否认自己是“神”。 1999年7月22日,在《我的一点声明》中,声明说:“我是个修炼中的人,向来与政治权力无缘。我只是教人修炼”。

李洪志自称八岁圆满,二十二岁出山,自称“佛体金刚不破”,却也发热、头痛,吃药扎针未断,腹部切口未曾发现一个“法轮”。1984年7月8日7时30分,李洪志急性化脓性阑尾炎入院,当日下午,实施局麻阑尾切除手术。吉林省人民医院主刀医生赵永瑞当时对李洪志的病例记录是:术中可见阑尾及回盲部明显充血水肿。阑尾长约10cm,粗1cm,提出阑尾,分段钳夹切断,结扎阑尾系膜,常规切除阑尾。充分说明李洪志就是有血有肉、五脏六腑俱全的常人。

在李洪志创立的法轮世界里,“神”是蛮横凶残、作恶多端的,略举几例,加以证实。

李洪志以救“神”显示自己“宇宙主佛”地位。李洪志不仅扬言要对众神进行“大审判”,他还责怪说:“各个境界不同的神在我这次正法中才表现出对旧势力的干扰视而不见。所以我过去讲,我说整个宇宙众生对这件事情都在犯罪,我说他们都欠了我,因为我是在救他们,这部法就是一切生命的根本。包括一切佛、道、神、人。”(《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宇宙中高层次上的神不是纷纷下来得法转生成人吗?”(《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李洪志以“神”捉弄弟子,“神”成了李洪志的“帮凶”。“学员中还有那么几个人,由于走近大法的初期听信了常人的一些胡言乱语,不知那是神对其心的试探,却一直对大法弟子的修炼抱有疑惑。”“虽然走到今天,却一直是众神嘲笑的对像。”(《别放纵 别招鬼 ◎师父评语》)

李洪志以“神”的恶毒反衬自己的慈善。“就包括现在社会上最烂的东西,也都是不同的神弄来的。”(《旧金山法会讲法》) “我告诉大家,我今天要不传这个法,神首先消灭的对象就是同性恋者。不是我来消灭他,是神。”(《欧洲法会(法兰克福)上讲法》)

李洪志以“神”恐吓弟子。“我讲的这个意思就是说一切都是神安排的。”(《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你出自于善念还是出自于恶念,神都在看每一个人的思想念头,决定着那个生命的留与不留。”(《二零零八纽约法会讲法》)

李洪志以“神”要挟弟子,“神”总是在搬弄是非、挑拨离间。“很多神在我耳边讲:你们大法弟子不能被说,一说就炸,说也不能说怎么行,不能被人说怎么修,这叫什么修炼人,等等等等。”(《曼哈顿讲法》)

由此看来,李洪志的“法轮极乐世界”里,在这帮众“神”的折腾下,必然存在着鄙夷不屑、尔虞我诈、虐杀辱骂现象。

第九问:师父?

李洪志自称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我对着空间一说形成什么,马上就形成了。还可以随意造成任何东西,在空中一画就会形成。”(《转法轮》)

法轮功新唐人电视台于2002年2月在北美开播, 2008年6月16日,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和亚洲的发射信号被中断。此后,法轮功众多媒体开始对“欧洲卫星公司”疯狂诅咒、谩骂、污蔑、责难,经常性组织法轮功信徒围攻集会闹事,组团控诉“欧洲卫星公司”。2009年11月17日下午四点,法国巴黎商业法庭宣布:“新唐人控诉欧卫切断新唐人对华信号事件”新唐人败诉!

李洪志应该对这空间说形成一颗卫星啊,或者对这空间说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和亚洲的发射信号开通啊!“无所不能”的李洪志只是会说大话空话鬼话,只能唆使弟子为他冲锋陷阵,为他卖命。

李洪志还恬不知耻地说:“我是这么看的。有能力或具备条件,律师我觉的还是应该请。”(《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自己承认无能了,请律师帮助滥诉。

回顾法轮功组织诬告滥诉,吠影吠声,告报社的、告商会的、告公司的、告政府政要的……上帝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丧失理性,泯灭人性,践踏人伦,离灭亡已经不远了。

近来,李洪志要求弟子“赚更多的钱”,成了“推票奴”,弟子成了赚钱工具。如大纪元、明慧网、新唐人电视台、神韵艺术团、飞天艺术学校等,成为法轮功内部一些个人和群体营利机构。李洪志在2007年“纽约法会”上就承认“不传功”搞“舞台秀”了,他说:“包括创作排练,许多事情师父也都参与了”。“神韵演出推票的问题其实也反映出了当地学员的修炼状态,我看的非常清楚。”(《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李洪志要求弟子去掉常人的一切“执著心”,而他沉浸执著于社会物质世界里。

在李洪志得意时,他就躺在圣詹姆斯城的豪宅中,哄骗弟子说:“只要你能修成,你做的一切错事师父都会想办法给你圆容”。“因为你是修炼人,师父会管你的”。“你身前身后所有的事师父都得给你管”(《2003年元宵节讲法》)。

在李洪志未能达到目的时,他又暴跳如雷要淘汰弟子。“如果这些人也因此走入歧途从而失去被救度的机缘、将来面临的是被淘汰,那么你怎么偿还呢?还不止这些,只乱法这一个责任就巨大如天。师父不会吓唬人,面对这些不争气的学员棒喝一声吧。”(《警醒》)

综上所述,李洪志离经叛道、保藏祸心、厚颜无耻、巧言簧辩,焉能为师?

第十问:还是你自己?

李洪志以“严重的违约与不干正法中应该承担的那部份,就会影响总体進程”,对弟子恩威并施、连哄带吓。时间可以说明一切,法轮功已经时过境迁到了日暮途穷时。

李洪志伪装宽宏大量,表现出对违规弟子既往不咎。他说:“一个人走向神的修炼过程中,因为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那么人在修炼过程中就一定会犯错,就一定有过不好的关,当然也有犯大错的。”(《走出死关》)

李洪志以要求弟子“修炼圆满”为诱饵,蛊惑弟子放弃生死,为他卖命,实现他不可告人的勾当。李洪志说:“大法弟子的修炼,不仅仅是为了个人圆满。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致美中地区明州法会》“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对受到惩处或者死亡的弟子,李洪志诱骗说:“大多数学员都在不同方式中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有的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师父都被谣言恶毒地攻击……”(《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无论他们被关押或为坚修大法而失去人的生命,他们都是圆满。”(《严肃的教诲》)

李洪志为弟子画饼充饥、望梅止渴。“大法弟子整体走过了个人修炼的阶段,目前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也接近完成,历史将很快走入新的阶段。”(《放下人心救度世人》) “师父不希望你们老是走错路,更看不了你们被迫害。很多时候你们吃的苦真的是人心带来的。”(《清理》)

一些痴迷弟子在李洪志的安抚、激励、诱导、威逼下,捣乱破坏手段翻新,活动种类繁多。譬如,在公共场所集会闹事,利用网络媒体造谣诬陷,利用手机传播反动信息,拨打IP电话散布反动言论,张贴、散发、邮寄、投放反动标语、传单和光盘等。这些法轮功痴迷者失去自我,受制于李洪志,成为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的奴隶。

弟子们逐渐醒悟,纷纷脱离这个邪恶组织,重新建设富裕、和谐、文明的新家园。

第十一问:长期糊涂的学员,你真的认真想好何去何从了?

这是《致欧洲法会》最后一个问题。李洪志生气了,以“长期糊涂”喝叱弟子,他曾经说过:“我只看你那颗修炼的心,你下定决心要修下去,那么另外一面由师父来做。”(《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李洪志在“另外一面”里究竟为弟子做了写什么,无非是发挥他的吹小号的拙劣技能,在幕后操纵,想方设法鼓动弟子继续做反社会、反人类、反政府、反科学的事。

法轮功邪教组织已经受到国际社会的围歼。略举几例加以佐证。

2007年5月4日,大纽约地区25所高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发出公开信,声援哥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针对“法轮功”破坏中国形象抗议活动。公开信说:“对任何在高校内破坏祖国形象,有损祖国名誉的谣言和行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都将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予以坚决的驳斥和回击”。

2008年10月30日晚上八时黄金时段,加拿大国家法语广播电视台(RADIO - CANADA)节目《ENQUET》播放长达四十分钟的新闻纪录片,向广大观众系统而重点地介绍了法轮功一贯鲜为人知的虚假面目。引起魁北克社会对法轮功的关注。

近日,乌克兰议会人权最高代表尼娜?卡尔帕乔娃表示,乌克兰政府应该采取措施在该国取缔法轮功组织。她说:“在乌克兰的法轮功人员多是受雇佣并定期领取薪水,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和基辅市中心伺机滋事……与‘人民圣殿教’‘奥姆真理教’等国际邪教如出一辙。这是对现代文明社会的公然挑衅,社会危害性极大。”

……

李洪志和法轮功组织在国际社会受到许多国家政府和人们群众的一次又次的“重锤”打击。弟子们“真的认真想好何去何从了?”答案显而易见,是脱离法轮功,开创新生活。

法轮功组织的邪恶本质已经被世人识破,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制止、取缔,步入衰败期。近来,李洪志在经文、贺辞、评注中摔盆子掼碗的出尽洋相。一味地利用“警醒”“棒喝”“重锤” 等惊世骇俗词语标榜“神威”,体现李洪志焦头烂额,黔驴技穷。法轮功组织苟延残喘,崩溃指日可待。

 

发布时间:2010/5/6 16:03:00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2.[管理员]已修改。谢谢!(提交时间:2019/10/28 12:49:20)

1.[游客]看着你满篇的拼音,真是感慨万千。(提交时间:2019/10/28 9:49:56)


book 邪教剖析
首页    17    16    1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